第34章坚持

上一章:第33章暗示 下一章:第35章母亲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回头看到来人,视线移到她的肚子,微微愣了下,有些尴尬的笑笑,“好巧,肖月。”

肖月温和的笑,“是啊,我刚才说的人,叫做荣享。名字也很特别。”

易小聊闭了闭眼,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都理不清楚了。她苦涩的笑,她真的很笨,什么都不懂,连这么多简单的事情摆在面前都想不明白为什么。

柏笙脸色瞬间变得难看,铁青着脸,“易小聊,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易小聊一怔,随后挠了挠头,“唔,意外,他不太想要。”

易小聊紧咬着下唇,看吧,终于说实话了。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易柏笙,你个冷血怪。”

大清早易小聊就被柏笙拉着做晨起运动,易小聊最近很嗜睡,被压在下面猫似的半瞇着眼哼哼唧唧。柏笙看着她那样子,心里更是痒痒的,动作也越发不受控制。易小聊被他弄得没耐性了,环在他腰间的腿使劲踢了他一下,“好久,瞌睡。”

柏笙抱起她,正待把她反身压在身下时,易小聊忽然猛地推开他捂着嘴直奔卫生间去了。

柏笙眉间的“川”字紧得更深,耐心的哄她,“小聊,就算你很喜欢,应该和我好好商量。那次我喝了很多酒,如果要,宝宝不一定健康。而且,现在……”柏笙话还没说完易小聊就一脸愠怒的挥开了他搭在她肩上的手。

易小聊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被他撞得一阵阵的发懵,连带胃里也开始泛酸了,张嘴刚想回答他,忽然一阵噁心。

还有柏笙,她是从来都不知道,柏笙在外面也可以道貌岸然的和其他女人暧昧。现在,不要她的宝宝,理由也一样,健康的宝宝?

柏笙没说话,只是眉峰稍蹙就转身离开了。易小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扯了扯唇角,轻轻的叹了口气。换好衣服正準备去学校,柏笙忽然走到衣柜前拿了一身运动服递给她,“穿这个,待会做B超会比较方便。”

今天是週三,妇产科检查的人不算太多。柏笙去拿检查结果了,易小聊一个人坐在候诊区发呆。

易小聊还是不理他,别人高兴,别人喜欢有什么用,他根本就不喜欢。不被自己亲生父亲期待而出生的孩子,真的会幸福吗?就好像她……易小聊眼眶涩涩的,她又往窗外侧了侧身子。

肖月敷衍的扯起唇角,“嗯,是个不错的人。”肖月说起那个人时忽然变得表情很柔和,一改刚才的恍惚,似乎刚才的窘迫都是易小聊的幻觉一样。

肖月脸上漾着笑,轻轻摸着肚子,“还有三週就到预产期了。”

“……”易小聊刚才还在挣扎的手顿时失了力,她抿着唇不再说话,安静的跟在柏笙身后。

柏笙沉默了一会,回头注视着她,“是。”至少,现在不是时候。

易小聊红了眼眶,看着眼前的人,明明早晨还对自己又哄又亲的人,现在就变成这副样子。心里越发酸涩,她抬手揉了揉眼睛,不想没出息的哭出来。声音也低低的,“柏笙,你说实话,是不是不想要孩子。”

易小聊咬着唇看他,良久才慢慢挤出一点笑意,却极尽讽刺之意,“健康,你是怕,孩子会像我?”

易小聊僵着脸微笑,笑得眼都是涩的。

---

柏笙一听她拒绝,火气也上来了。好言软语的哄了半天,怎么还是油盐不进的。他沉下脸,声音也冷了几分,“易小聊,无理取闹也要有个限度。他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利决定。”

易小聊情不自禁的微笑,看着她抚摸肚子的动作,眼里也变得柔和。肖月看了看易小聊,小心的斟酌之后问到,“你……检查?”

易小聊是真的生气了,很用力的挣开他的束缚,“医院医院,去做什么?我不要去。”

“虽然你挺老的,但是我就勉为其难,扮演下你妈妈。”易小聊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髮,“小璟澜,乖啊。”

易小聊瞪着自己时居然是满眼的警惕,柏笙有些胸闷,他压着怒气,“不是不想要,我只是想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为什么你都不问我,自己就做了决定?”

易小聊轻轻一笑,“是吗,真好。”

柏笙走过来,把B超化验单递给她,易小聊看也不看就塞进了包里。柏笙将她的手握在手心,“小聊,你想过没,如果孩子不健康。怎么办?”

易小聊在洗手池漱了漱口,一抬头就从镜子里看到柏笙一脸肃穆的盯着她看。眼神一闪,她讪讪的笑,“昨天喝的酸奶,过期了。”

---

易小聊没说话,只是紧抿着唇。柏笙揽过她,温声细语,“为什么不吃药?”如果没猜错,一定是那一次易小聊背着自己把药藏了起来。不然不可能会有这种意外。

易小聊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我很老,为什么像妈妈,不是姐姐?”或者是前女友也好啊。

两个人独处,易小聊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视线不受控制的移到了她的肚子上,“几个月了?”

肖月对她点了点头,那个中年妇女若有所思的看了易小聊一眼就离开了。易小聊也觉得这个中年女人有些面熟,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易小聊看着面前情绪明显低落的周璟澜,她很明白那种对母亲的想念,她也是从小没有母亲的孩子。蒋陌给予她的并不输于真正的母爱。只是在内心深处还是会希冀着那份与自己有种相同血脉的人给予的感情。

易小聊只觉得今天脑容量似乎有些超负荷,她赧然的抓了抓头髮,“那个,刚才说,荣先生?这个姓,好特别。”

看吧,说到底还是不想要。易小聊转身不想和他说下去,“我上学了。”

车子终于开始前行,柏笙看她不说话,心里也闹得慌。易小聊倔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难伺候,怎么哄都不行。如果真的要孩子,他必须给她婚姻的承诺。可是……自己现在的身份,真的可以给她吗?万一将来他有什么意外……想到这,柏笙就开始动摇了。如果有了孩子,易小聊就真的被他绑住一辈子,是他太自私,因为捨不得,一路将她连累至此。

“小聊?”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坚持,什么喝酒了,你就是嫌弃他,就是不想要。”

肖月闻言顿时脸色不太好,本来白皙的脸似乎更渗出几丝苍白,易小聊小心的又叫了她一声,“肖月?”

肖月还想和易小聊再聊会,看到柏笙正在一边接电话,一边往这边走。而那个同肖月一起的中年女人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她扶起肖月,“小姐,刚才荣先生来电话了,他让你检查结果完给他回一个。”

易小聊指尖一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做什么B超?”

易小聊过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的笑了笑,她有些不自在的转移话题,“嗯,我知道。你呢,宝宝的爸爸,什么样的人。”

她沉默了会才接着说,“我见过她和盛世的其他小姐妹挺暧昧的,我知道你和他是青梅竹马。可是那种环境里的人,别说孩子,也许连个婚姻都是不可求的。”

从那之后周璟澜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来找过易小聊。易小聊其实也蛮好奇的,和自己那么像的人会长什么样呢?可惜当时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要看照片呢,就被周璟澜黑着脸给送回家了。

柏笙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开口道,“如果你真的喜欢就留下好了,到时候让妈陪你到澳洲,奶奶在那里,她知道应该会很高兴的。那里气候好,适合养胎。”

正是堵车的高峰,看着前面的长龙,柏笙烦躁的抽出一支菸想点燃,想到什么又直接折了扔到一旁。易小聊一直歪着头靠在座椅上,望着窗外不理他。

荣享口口声声说要补偿她,口口声声说就她一个孩子,现在……她的同学,竟然有了她父亲的孩子。她很快就会有个健康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荣享也是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吧?

“噢,好,我知道了。”肖月拖着沉沉的身体起来,看到易小聊又在双眼放空的盯着自己,她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聊,你怎么还是老是这样到处发呆。”

即使所以人都不喜欢她的宝宝,她也不会放弃。既然她就是不完美的存在,那么她的宝宝,无论健康与否,都只是她的,只是她易小聊一个人的。谁也没有权利来决定!

柏笙伸手拉住她,“先去医院。”

易小聊跪在马桶边难受的拍着胸口,可是刚才还噁心得不行,现在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柏笙听着卫生间里传出的声音,脸色一沉,抓起一旁的浴袍穿好。

“……”

柏笙不想再和她吵下去,直接拉起她就往外走。易小聊拽着他的手就用力咬了上去,柏笙咬着牙恨声道,“易小聊,你闹够了没。别逼我发火。”

这两个月来柏笙似乎变得很闲,大部分时候都在家。以前他忙得没空陪易小聊的时候她很怨念,现在他见天在家,易小聊更哀怨。为什么?因为某人一有空就会趁月圆变身。

周璟澜说完心底的那番话,看到易小聊一直处于放空状态,无奈的笑笑,“吓到你了?”他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覆下一层落寞的剪影,“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看到易小聊点头,她轻轻叹气,伸手握住易小聊的手,“小聊,我知道自己是最没有资格这么说的。可是,我现在说的,是真心为你好。那个人,他经常去盛世,我也看到过他和我们老闆在一起。知道他做的生意不乾净,而且……”

柏笙静静的看着他,把衣服扔在床上,“怀孕都要做B超。”

---

“你……”柏笙强忍着腾腾升起的火,咬了咬牙,“易小聊,听话一点,我没有说不要,只是,咱们先去医院检查。完了听医生的意见好不好?”

柏笙坏笑着吻她,“怎么了,最近跟小猪似的,等养肥餵谁呢?”

“不好。”易小聊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的话怎么觉得那么刺耳,什么叫听医生的意见。那是他们的孩子,即使还只是小小的一粒,那也会慢慢长成一个小生命。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别说他只是小小的几率会有问题,就是真的会有什么不好,她也捨不得。柏笙就是冷血,从一开始就没期待过他的出生。

周璟澜板着脸打开她的手,“真把我当你儿子了,走,送你回家。”

肖月撑着腰,艰难的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她身旁的中年女人小心的搀扶着她,待她坐定之后对她说,“小姐你在这等着,我去拿报告。”

易小聊只觉得脑子嗡嗡响个不停,肖月还在说着,“你太单纯,那样的环境和那样的人都不适合你。好好保护自己。”

易小聊抬头看他,眼里带着几分期许,“柏笙,咱们留下他吧。”

“他帮了我很多忙,帮我爸爸付医药费,帮我介绍工作。他很成熟、睿智,很有魅力。是个很好的人。”

肖月笑容僵在唇角,“是上次那人的?”她见过柏笙,可是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易小聊不高兴的嘟嘴,毛病!好心安慰他还敢嫌弃自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