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猜忌

上一章:第35章母亲 下一章:第37章了结

努力加载中...

“现在有牵挂了呗。”柏笙笑着打趣,只有他最清楚。三年前那些刀锋血雨得日子,他是怎么闯过来的。那时候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易小聊,心里没有一点牵挂。死了也就那样,大不了留个烈士的名还能让父母念想念想。而今,越是拥有的多了,越是捨不得豁不出去了。更何况,易小聊现在还有了孩子。想到这,他不由得自语,“这次,一定会没事。”

“周思成不知道为什么很信任我,他总是看着我发呆。我想,是我长得像他过去的初恋情人什么的吧。可惜,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唯独……”肖月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很艰难的开口,“他在某些方面,有些奇怪的嗜好。就是SM。”

肖月敛去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满眼黯然,“你说他是你爸爸,那我就懂了。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医院里,为什么他会突然出钱帮我爸看病。我想,是因为我那时候害过你吧。”苦涩的滋味蔓延到整个心脏,连自欺欺人的能力都没有了。

莫英明了然的笑,暧昧的凑过来,“想不到你小子还是个多情种呢,我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你这不怕死的主儿变得这么怕……”莫英明猛然收嘴,不想在这种时候说出什么不吉祥的话来。

“小聊?”肖月看着她在发呆,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手。

柏笙看着她有些发红的眼眶,心里咯登一下,揽过她轻轻抚着她的眉眼,声音也柔软下来,“哭了?”

易小聊呼吸有些紊乱,肖月似乎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那种笑,说出的那些话,让易小聊觉得胆颤心惊。

“为什么不接电话?”柏笙压着怒气,从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开始。从拿到那该死的化验结果开始他就疯了似的打她电话,生怕她是知晓了化验结果受不了。

“你知道吗,小聊。那个周思成有个儿子,他应该算是你同母异父的哥哥吧。他叫周璟澜,你知道么?”

柏笙看着跟个喷火恐龙似的人,第一次看他这么暴躁,忍不住笑出声,“莫队,你是不是怕我们出什么事,你得写报告啊。”

莫英明有些意外,“出什么事了么?”

莫英明望着他一脸凝重的样子,略有些惊心,“你知道是谁?”

看到易小聊懵懂的样子,肖月也不想让她明白这么骯髒的东西,只是一句带过,“他对我,除了在床上的时候,其他都挺好。孩子是他的,他似乎很高兴,可是我不喜欢。”肖月忽然变得有些咬牙切齿起来,“尤其当我知道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就更不喜欢。我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不爱他,一点也不。这辈子,我只会要我爱的人的孩子。除了他,谁的孩子我也不会要。”

柏笙心疼的搂紧她,从来没见她这么难受过。易小聊哭的时候,他比她还难受,哄不了,劝不了。易小聊什么也不说,只是一味的哭。看着这样的她,身侧的化验单更是怎么都拿不出手给她看。

“那时候,我已经山穷水尽了。他忽然出现,好像神祇一般,我很感激他。从来没有一个人会那么不求回报的帮助我,即使,很快,他的要求就来了。他要我去到一个叫做周思成的男人身边,我只用帮他取得周思成的信任。然后,拿到周思成的一本账本。”

肖月果然愣了下,脸色瞬间又白了几分,她嗫嚅道,“所以,你是有事想问我才来的对吗?”

莫英明没好气的擂了他一拳,“你小子别给我整这出,拿出你那股狠劲给我瞧瞧。不就是个尹盛么,咱们的计画万无一失,还能飞了他不成。”

易小聊看着忽然很激动的肖月,有些心惊。她连忙安抚的按住她,“肖月,孩子就差半个月就出生了。”她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引产。那孩子都成型了,易小聊忽然很想吐。忽然觉得一切都这么噁心。

易小聊有些感叹,为什么同为女人,同为母亲,她在得知柏笙不想要这个孩子时的心情会那么激动。可是反观肖月……这个世界,真的有太多东西她理解不了的。

易小聊在柏笙怀里疲倦的睡着了,柏笙看着她眉宇间的不安,蹙得紧紧的额头,伸手慢慢抚平,小心的抱她回房。

易小聊回到家就看到柏笙神色阴郁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的……好像是自己胎检的报告?易小聊猛然想起,她似乎完全忘记检查的事了。

她的妈妈曾经经历了些什么是她无法想像的,荣享会做这么多事来报复,一定是恨极了周思成。肖月呢,到底是有多极端,多可怕的执念,会爱得这么疯狂。而她呢,在柏笙那里,又是怎样的存在。

肖月冷静下来,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小聊,我很恶毒是么?我真羡慕你,以前羡慕你是易家的大小姐。现在,羡慕你,羡慕他是你的爸爸。”

柏笙无所谓的拍了拍他的肩,“怕死是么?的确,我现在真怕死,怕得跟什么似的。”他不知道易小聊离了他能不能过得好。至少,他离不开易小聊。哪怕是死,他也捨不得。

---

忽然接到尹盛说要见面的电话时,柏笙觉得很诧异。那么久都不动声色的人,怎么忽然有点沉不住气了?就在柏笙有些琢磨不透其中原委的时候,从莫英明那听到了更震惊的消息。周思成被双规了!

“我知道了,那就这么安排吧……吴医生,你就按我说的做……嗯……对她也这么说……她一定会乖乖做手术的……週五吧,週五我陪她过来。麻烦您了,吴医生。”

肖月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个涩然的笑来,“那时候,我说那个人对我很好,帮了我很多,还说了他很多优点。这些都是真的。”她握着小聊的手又用了点力,看到小聊有些紧张的样子,随即浅笑,“但是,孩子不是他的。”

肖月温和的摸了摸小聊的头髮,“小聊,周思成是你们的仇人。他害得你妈妈神志不清,害得你和父母失散20年。我在帮你爸爸报复啊,你知道他看到那个还有半月就要出生的婴儿的尸体时,是什么样精彩的表情吗?你看到,一定会很开心的。荣享就很开心,他终于如偿所愿,我能帮他报仇,也算是为他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爱了吧……”

“我知道。”柏笙将手里的烟按灭在桌上的菸灰缸里,搓了搓脸,“莫队,这次,如果真的成功了,我想回队里。”

柏笙俯身温柔的拭去她的眼泪,“乖,出什么事了,告诉我?”难道真的是知道结果了,可是护士说她都没等到化验结果就不见了啊。

易小聊有些难堪,她不擅长说谎,没有说话选择默认。

莫英明眼神一暗,“胡说什么呢,咱们都合作这么多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当年唐有天那边,你也没少出生入死。现在咱们变熊了。”

柏笙只是抽着烟不再说话。

柏笙无奈的笑,“没什么事,就是欠一个人太多东西。现在想找个机会好好补偿她。”

为什么,他就那么坚决的不要她的孩子。肖月不爱周思成,连只剩半个月预产期的孩子也要扼杀掉,那柏笙呢?难道……柏笙不爱她吗?

易小聊靠在门板上,抬手摸了摸乾涩的眼眶。已经没有感觉了吗,居然可以这么平静?

易小聊第二天去找了肖月,对于肖月究竟为什么要对自己说那些话,她到现在还是理不清。她不认为肖月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她当时说那些话的表情,小聊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纪委收到了周思成受贿、涉黑的证据,资料之详细,甚至连他每笔资金汇入来源的账本都有,每一笔都记得很详尽,而且笔迹鉴定之后属于周思成自己的。证据周密到周思成没有一点翻身的机会。

莫英明也不多问,转移话题,“对了,要小心尹盛这个人。周思成现在出了事,他这么着急要把手里的货出手,一定是想拿了钱跑路。这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柏笙沉默片刻之后对莫英明说,“我想我猜到是谁了。”

“操,你是不是找抽呢?”莫队提脚就朝着柏笙来,柏笙飞快的闪过,“行行行,我知道了。我一定争取不英年早逝,多祸害你几年。”

易小聊找了件外套穿上,全身隐隐发冷,走到门口拉开一点缝隙就听到柏笙在外面讲电话。

最后易小聊脚步虚浮的走出了肖月的别墅,她扶着墙壁,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易小聊已经完全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与自己同寝室两年的人,此刻,陌生得害怕。

易小聊扯了扯唇角,“肖月,你……我……”

“没有。”易小聊咧开嘴笑,笑得双眼都开始模糊,看着柏笙忽然觉得那么不真切。终于装不下去了,隐忍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她不是演员,更不是那种懂得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弯□子,整个趴在柏笙腿上,眼泪顺着鬓髮流下。

---

“真的?”小聊沉默了几秒,注视着肖月的眼睛,“荣享,是我爸爸。”

易小聊看着笼罩在一层低气压中的柏笙,心里本来很疲惫,但是还是强颜欢笑道,“电话静音,忘记调过来,没听到。”

易小聊摇头,只是低低的呜咽。

……

易小聊惊愕的瞪着她,肖月缓缓的笑开来,“很吃惊么,我爱他。就是因为爱,我才愿意为他付出这一切,一个孩子又算的了什么。当我知道周思成曾经对他做过什么的时候,我就开始恨周思成,即使,荣享是为了他的妻子在报复。”现在想来,自己到底是爱得多么卑微,明明只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却爱得那么极端,明明在他那里,没有一丝地位给自己。

睡得昏昏沉沉的,醒来时,易小聊有些出神,竟有种一时不知今朝是何时的感觉。看着屋顶发了会呆,厚重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光线,屋子里有些昏暗。易小聊拿过手机一看,竟然睡了那么久,已经晚上十点了。奇怪的是,柏笙居然没有喊醒她吃晚饭。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肖月握着她的手,“小聊,你是我的朋友,过去我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现在,我是真心想对你好,我不会再骗你。”

柏笙心里叹气,到底该怎么做才最好,既不让她伤心又可以两全?

肖月住的是东区很高档的一个别墅区,易小聊深吸口气,按响了门铃。随着下人来到肖月的房间,她穿着白色丝质睡衣躺在床上,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到小聊时很高兴的招呼她,一点也没有刚刚失去一个孩子的失落感。

莫英明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这么大的能耐弄到这些资料。证据如此详尽,一定是埋伏在他身边的人才能做到。可是谁又有这个机会呢?谁又跟他有这么大的仇恨要置他于死地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