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了结

上一章:第36章猜忌 下一章:第38章遗憾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混混沉沉的抓着床单,紧闭着眼,眼里早就又湿又涩。脸上却努力笑着,“嗯。”

莫英明在耳机里一直叮嘱柏笙拖延时间,不要轻易做决定。柏笙还是义无反顾的上了游艇,三年,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忍受又一个三年了。

尹盛看到柏笙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甚是满意,他绕到柏笙面前。手里的枪指着他的额头,“你那个市长老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天先解决了你,再把我手里的东西交出去。什么纪委啊,XX报社啊,XX杂誌啊,人手一份,老子要他和荣享都TM身败名裂。”

柏笙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停住所有的动作,覆在她耳边一下下吻着她的颈侧,“傻瓜,难道你还不懂,我的心里,除了你,谁也进不来。”

“柏笙……”易小聊睁开眼,彷如濒死的人想抓住最后一根浮木,“爱我吗?你……爱我吗?”

外面似乎也传来了枪响,柏笙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他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不能放尹盛离开。

“嗯。”易小聊点头,声音软软的,“柏笙念英文,很好听。”

“嗯,所以别说。”

---

柏笙觉得还不够,紧紧的握着她的腰,好像要把她揉进身体里一样,“易小聊,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真的。”

易小聊筋疲力尽的睡去,柏笙却没有一点睡意。看着身侧的人,柏笙觉得爱得既无力却执迷不悔。这辈子,他唯一的骄傲也就是易小聊的爱。唯一拥有过最珍贵的也就是易小聊的爱。那么……也算值得。

柏笙没再说话,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僵局。柏笙圈在她身前的手缓缓上移,揉捏着她胸前的柔软。易小聊身体有些僵硬,她不耐的动了动,“柏笙,累了。”

易小聊似乎都能感觉到身后人的心跳,可是离得那么近,为什么却还是够不到。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至于那么低落,“没有呀,还是很喜欢柏笙。”

柏笙从回家开始就发现易小聊不对劲,一直黏着他不撒手。就跟个小尾巴似的追着他满屋子转。柏笙又好笑又无奈,似乎很久易小聊都不曾有过这样的举动了。他们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平淡疏离,易小聊也很久没有当初那股子天真劲儿了。

易小聊只是笑,没有再说一句话。

柏笙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显然眼下尹盛很激动,不适合和他硬碰硬。柏笙儘量顺着他的话题,不激怒他,“什么意思,我爸和荣享跟你有仇。”

晚上,柏笙很温柔。易小聊也没有拒绝,一直很听话,即使是她平时最不喜欢的后背式她也乖乖顺着柏笙。柏笙心里觉得空空的,为什么易小聊越听话,他越心惊。明明易小聊在床上一直都特别难征服的,总是花样百出。今天却格外的配合,甚至还有意挑衅他。

易小聊胸口一点也不痛,似乎比想像的还要平静。她乖顺的点头,“好。”

柏笙想像易小聊会有多吃惊时,觉得自己身体里都充满了力量。他离开前对易小聊说,“等我。”

柏笙磨着她小巧的鼻尖,觉得再这么跟易小聊厮磨下去,他一定会捨不得离开。他只是握紧她的手,手指不经意的抚摸着那枚戒指,“等我回来我们就去注册,爸妈知道一定会很开心。”还有,如果易小聊看到他穿着警服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很惊喜吧。易小聊是个又色又腐的制服控,成天嚷嚷着军装多帅气。

交易地点忽然改变是柏笙意想不到的,莫英明他们也有些措手不及。只能马上安排海警支援。柏笙没有考虑太多,尹盛带的人很少,所以只放行了柏笙和林锐以及方杰三人。

柏笙没有马上反驳,说多少都是徒劳,易小聊的执拗都在他意料之中。

尹盛目光凶狠的朝着柏笙就挥拳过来,柏笙与他身高体型不相上下。两个人拳脚相向也一时难分伯仲。柏笙揪住他的衬衫领口,曲腿朝他的小腹击去。尹盛眼疾手快的伸掌抵御住他的动作。

柏笙瞇了瞇眼,易小聊现在的顺从反而让他有些不安,他揽过她,轻声安抚,“小聊,如果喜欢孩子,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嗯?”

柏笙圈着她,一直没有动。闻着她身上的奶香味,深深汲取。明天就要开始行动了,他甚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用怎样的心情和易小聊说再见。

易小聊睫毛长长的扑扇着,嘴角噙着笑,“嗯,捨不得。”她抬头,眼睛弯的极好看,“亲亲我。”

易小聊眼皮轻轻颤抖了下,嘴角带着苦涩,“问什么,问为什么,不要我的孩子?”

怀里的人梦呓了句什么,身子不安分的动了动。柏笙任由她在怀里胡乱蹭着调整睡姿,一点也没有想抱她回房的意思。就让他再这么……抱抱她吧。

柏笙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柏笙愣了下,明显的带着笑意,“我还没说你就拒绝了?”

关于孩子的事,关于医生的那些话,他想了一百种最妥善的说辞,却每每看到她那清澈的双眼时,如骾在喉,一句也说不出来。

柏笙将她翻转过来面对自己,吻得很温柔,每一寸身体都包含深情的膜拜。他吻着她心脏的地方,印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抬起头与她对视。那双深沉的眼里,有太多的情绪,“易小聊,你这里要一直留给我。”

柏笙蹙眉,目光随着眼前幽黑的枪管微微晃动。尹盛似乎是想起了极不痛快的事,情绪有些不稳,全身都开始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柏笙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迅速抬脚一个侧踢将他手中的枪踢飞。

柏笙垂下眼,一阵尴尬的缄默之后,他终于说出口,“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不问我?”

柏笙咬牙切齿的想狠狠收拾她,可是又怕不小心弄伤她。虽然下定决心不要孩子,可是他还是做不到一点顾及也没有。也许……他内心深处真的不够冷血。他一边想发洩自己心里的郁结,一边又要顾着她的感受。那种冰火煎熬的处境,让他觉得自己快被分裂开了。

“嗯。”易小聊踮脚,拽着他的领带咬住他,“柏笙,我会想你。”

柏笙带着笑,下巴在她颈窝处轻轻磨蹭,短短的胡茬扎得她咯咯笑出声来。听着她脆生生的笑,柏笙心情一片静朗。他翻开第一页,慢慢的开始念。柏笙的英文一直很好,发英也很纯正。易小聊喜欢他念英文时的嗓音,透着一股子磁性的性感在里面。

尹盛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在甲板上吹着海风。和柏笙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柏笙有些摸不清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天色完全暗了,尹盛才带着柏笙到了船舱。柏笙刚走进船舱就被尹盛有枪抵住了太阳穴。

易小聊是养女,所以她对待亲情的态度是要比一般人更强硬。尤其是他们的孩子,易小聊会比谁都要热爱。她所表现出的强硬是柏笙意想不到的。

“那如果我坚持呢?”柏笙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易小聊看不懂他现在的想法,似乎他在想什么,她十三年来都没弄明白过。

“不好。”

柏笙心里有一瞬间的徬徨,“彭”一声枪响,却不是尹盛的。柏笙看着站在尹盛身后的人,轻轻叹了口气,她的出现,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他从后面啃咬着她的耳垂,紧紧的贴合着她滚烫的肌肤,好像在要什么承诺一般,“易小聊,你答应过我的话,会做到的对不对?”

尹盛勾起唇角一笑,“不管你是不是警察,我都不可能放过你。”

柏笙看不到的地方,是易小聊晶莹的泪,鹹鹹的流进嘴角。她仰起头与柏笙耳鬓厮磨,“柏笙,我爱你。很爱,很爱。”

柏笙去港口之前,易小聊帮她打领带。她垂着眼专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打领带,好像是在进行什么庄严肃穆的仪式一般。柏笙不禁莞尔,调笑到,“易小聊,你这领带打了快十分钟了。是不是捨不得我?”

他甚至不敢告诉易小聊,她肚子里的不是一个孩子,是双胞胎。可是其中一个……很可能是“星期六婴儿”。他开不了口劝她放弃,可是又要理智对待。他是男人,在很多事情上总是理性多于感性。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孩子将来痛苦,更害怕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不测,这样的一个易小聊,带着另一个像她一样的孩子该怎么生活?所以,柏笙选择放弃。这两个孩子,他不要。

柏笙捧着她的脸,亲着她粉粉得唇瓣,有些捨不得放开,“乖,等我回来。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柏笙眼神一黯,尹盛认识易风?这么说,尹盛早就开始算计他了?

柏笙起身,站在她面前。颀长的身形打下大片的阴影覆住她,易小聊看着逆光中他不甚清晰的五官,他好看的双唇间慢慢吐出一句话,“别再做无谓的抵抗,这个孩子,我不要。后天手术,乖乖听话。”

易小聊睡得不安稳,柏笙怀里很暖和,可是坐卧的姿势还是饶了她的兴致。迷迷糊糊睁眼,客厅里落地檯灯洒下一层橘色的光影笼罩着两个人。她望着面前的客厅愣了好一会,柏笙枕着她的头顶,有些嘶哑的声音似乎从胸腔处传来,“易小聊,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尹盛眼神顿时冷下不少,他眉宇间都透着一股戾气,“你知不知道你那个道貌岸然的老爸,年轻的时候有多禽兽?嗯?”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现在,每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他那副亲民的样子,我TM都噁心。一个个装得跟救世主似的,当初毁了人家家庭的时候,怎么一点人性都没有!”

尹盛冷笑着直起身,将手里的枪慢慢对準柏笙,他狠啐一口带血的唾沫,“今天,我就叫你易家的人去给我姐陪葬,不过你不用担心。很快,你全家,还有荣享全家。都会去和你作伴的。我对你还不薄吧。”他猖狂的笑出声来,手指扣动扳机。

柏笙拽着尹盛就是朝船舱里的桌沿狠狠撞击,尹盛被重力撞得摔倒在地。眼神一扫,柏笙也不由的一惊。迅速扑身上去想抢他身侧的那把枪,还是慢了一步。

尹盛皱了皱鼻翼,诡异的笑,“NO、NO、NO,我还不至于那么小家子气。我想,你还不太清楚,我认识你老子吧?”

易小聊被柏笙抱在怀里,拿着纯英文版的《乱世佳人》要柏笙唸给她听。柏笙下巴枕着她的肩膀,圈着她一页页翻看,“易小聊,要我念纯英的?你确定?”

柏笙唸着唸着自己完全沉浸在故事里了,感觉到怀里的人很久没有捣乱,呼吸也开始绵长。柏笙悄悄的合起书放在身旁,易小聊歪着头,散乱的长髮滑落在脸颊上。柏笙将它们撩在耳后,看着她仰靠在自己胸前,嘴角似乎带着一抹微笑。柏笙忍不住在她髮丝上允吻,真是个瞌睡虫。

“就因为我三年前得罪过你?”柏笙一点也不意外他会有这种举动,尹盛是什么样的人,他太了解。

柏笙似乎在她耳边沉沉的叹息,“易小聊,你又在彆扭什么?我哪里让你不开心了吗?”易小聊不懂掩饰情绪,两个人现在这种相处模式让他觉得头疼。不知道该怎么缓解,他不擅长揣摩人的心思。尤其是易小聊的,她明明很单纯,可是也许就因为太单纯。常常让他想不透到底是什么让她离他越来越远。

尹盛反手朝着柏笙的后背就是一拳,柏笙也极快的抓紧他的手臂想将他过肩摔倒。尹盛反应很快,几个回合下来。柏笙一点便宜也佔不到。

到了港口,天色渐暗。当尹盛在游艇上对柏笙笑的时候,柏笙有一瞬间的错觉,似乎……有些东西失控了。尹盛挑眉,“怎么,不敢上来?”

23岁的他,足够爱她,却没能用最好的、最妥帖的情感来留住她,来保护他们那份得来不易的爱情。

“……我……”柏笙哑口无言,他要怎么说?说孩子很可能将来会智力低下?很可能会伴有残疾?无论那一个都是雷区,易小聊都接受不了。

易小聊直起身,挣脱他的怀抱。柏笙看着她慢慢转向自己,易小聊脸上很平静,没有想像中的愤怒,她只是目光如水的望着他,“我最后说一次,你没权利决定。他是我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