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遗憾

上一章:第37章了结 下一章:第39章回家(上)

努力加载中...

“不要。”这一声是来自她身旁的尹盛。

林琳的枪口转而对準柏笙,柏笙有些弄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林琳刚才的举动,难道不是帮他?

柏笙没说话,心里一遍遍问自己,是啊,他到底做了什么?易小聊思维、常识都比正常人慢半拍。孩子可能会出问题,无论结局如何他应该试着和她沟通,而不是自己单方面强势的做决定。更不应该什么都不跟她说,一味的以自己的方式来爱她,让她在猜忌中失了安全感。

尹盛露出一个诡异的笑,随即凌厉的瞪着林琳,“别跟他废话。”

---

柏笙失神的看着上面的字,什么叫失去我你也能好好生活?!柏笙闭眼,心里泛起一阵阵苦涩。易小聊,谁告诉你离开你我会好的。

柏笙惊愕的瞪大眼,“林琳!”

“柏笙,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我,我会好好的。二十年来,第一次有了和自己这么亲密的亲人,我做不到放弃他。被放弃的滋味,真的很难受。所以,原谅我决定牺牲你。宝宝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弥补了我缺失了二十年的母爱。失去我,你也能好好生活对吗?可是失去他……我却好不了。对不起,柏笙,原谅我。”

千北紧紧的攥着他的衣领,咬着牙,“易柏笙,你个混蛋!说了多少次要好好对她。你除了伤害她你还做了什么?”

蒋陌半天才恍悟,诧异的看着他,“小聊不是住在学校?现在应该在宿舍啊,怎么会在家?”

他说不清楚自己此刻的感受,尹盛作恶太多,死一千次也不为过。可是林琳,终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知道她吃了太多苦,可是因为这些就变得昧心无良,她也活该。但是,她刚才还是救了他,而且这样,是不是说明她至少还有一点良知?多少他还是希望她能有个善果。

柏笙开始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常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总是累得自己筋疲力尽之后倒头就睡。

柏笙看出林琳想带尹盛走,出口拦她,“你以为你能带他去哪里,他现在受了伤,走不远的。外面都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柏笙好似耳鸣一样,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他觉得……有那么一秒,他似乎离真相很近。现在,一切都随着尹盛和林琳葬于海底了。身旁有直升机和游艇的声音,海浪声伴着枪鸣。

柏笙觉得今晚有太多的东西都超出了他的想像,一切都背离了他想像的轨迹。还未从刚才的震愕中回神,只听耳边此起彼伏的枪声。

林琳微微一笑,“没关係,不原谅也没关係。”

柏笙闭了闭眼,近乎绝望的说,“我把她弄丢了。”这次,是真的丢了。

“林琳,放下枪吧,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尹盛知道很多唐有天和周思成的罪证,只要他肯配合,一定可以宽大处理的。”

他拒绝去想易小聊真的不会再回来,也不愿意去面对易小聊有可能真的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嫁人生子,从此与他形同路人。他接受不了,所以他不能让自己静下来。

随着枪响,林琳的心脏处绽开一朵暗红的雪莲。

柏笙和千北找遍了机场和火车站,乘客名单里也没有易小聊的名字。柏笙已经确定,易小聊是真的不要他了。她在躲他,世界何其大,大到他也许一辈子也找不回他的易小聊。

柏笙常常晚上躺在易小聊的床上发呆,即使这样,也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承认自己很自私,承认自己很混蛋。为了他的狗屁信仰,牺牲了易小聊太多次。又因为自己对她爱的佔有慾,一直捨不得鬆手。等她有了孩子,又因为自己那点自尊心和大男子主义,霸道专权的做着自以为是的决定。

林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了身旁的尹盛一眼,“你不懂,尹盛要的,不是什么宽大处理。他做这一切,只是要报复你们易家和荣享。报复不了,活着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种折磨。”尹盛惊愕的看着她,没想到她居然都明白他心里所想。

尹盛回头看她时,脸上没有一点震惊,只是手紧紧的摀住被击中的肩膀,脸色白的惊人。

柏笙归队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心情远没有想像的那么激动,因为之前在唐有天处卧底破了不少毒品走私案,再加上尹盛的案子立了功。柏笙被晋陞为市局缉私队大队长,再好的功勛,再大的殊荣,也唤不起他最初发自内心的热情。说来的确很讽刺,明明只是在这场阴谋里扮演了一枚棋子的角色,却还是阴差阳错的得到了年轻时盼望的荣耀,柏笙想,不知道周思成和尹盛会不会有种得不偿失的感觉。

柏笙顿时满脑子的绝望,易小聊甚至连蒋陌都没有告别。她是铁了心的让他找不到她!可是……这样的易小聊能去哪里?离开他,离开易家她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视线移到床头柜上,一张信笺安静的放在那里。柏笙打开檯灯,上面是易小聊娟秀的字体:

柏笙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他不想去想自己三年来在这场报复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也不想去想,他的父亲和荣享究竟做了什么,让尹盛恨得那么刻骨铭心。他只想赶快见到易小聊,然后……默默相守,不离不弃。

易小聊闭着眼靠在椅背上,看着机舱外沉沉的夜色,身旁是荣享的秘书Tina。她睡得很沉,易小聊帮她拉了拉毯子。继续转向窗外,手轻轻的覆在小腹上。

“我知道。”柏笙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样的报复游戏,到底还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

柏笙全身的力气都在这一秒被抽空了,他不相信。易小聊一定是回易家了!要不就是生他的气跑去千北那里了。易小聊那么爱他,怎么也不可能离开他。更不可能不告而别。

林琳嘴唇有些乾涩,她警惕的盯着柏笙,慢慢走近尹盛,小心的搀起他。尹盛看向她的目光複杂难辨,但是没有过激的举动,只是失了血色的脸盘能隐约看出他此刻有些虚弱。

柏笙几步向前想拦住她,林琳马上戒备的枪口移向他,“别过来,我真的会开枪。”

林琳没有回答柏笙的问题,而是说出了一个让柏笙震惊的事实,“柏笙,别傻了。尹盛早就知道你是卧底,唐有天也知道。唐有天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他不过是在帮周思成演戏。你一直被捲进了一场名为报复的游戏而不自知,那些什么狗屁警察,全都是帮兇!你还在这傻傻为他们卖命。”

柏笙呆怔在原地,大脑瞬时当机一般,完全没法理清林琳说的话。他去做卧底是周思成设计的?可是当时是自己主动报名的啊?现在想来,却是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警队那么多人,要启用他们这些刚刚入校的学生呢?即使要用新人,也不需要他这样的大二学生啊,还有那么多的大三大四学长!

现在想来,那晚她之所以会问自己爱不爱她,她是真的在怀疑他爱的真实性了吧?柏笙有些懊恼,他为什么就不能坦诚的对她说出自己的爱呢,为什么就不能多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多留意一下她的变化。在他们的关係里,他的确是一直佔据了主导。总是潜意识的忽略易小聊的感受。一味考虑的都是自己的想法,根本不懂好好尊重她。

柏笙心里百感交集,他不知道尹盛和易风到底有什么仇恨,易风从未提起过,而尹盛也一直太善于伪装。他一直被隐瞒得太深,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原来只缘于尹盛对易风的报复。而自己,刚才真的就命悬一线了。

---

林琳沖尹盛笑,“我害你完成不了你的计画了,别生我的气。”她说着,枪口忽然对準她自己的胸膛。

易小聊完全没了音讯。在荣享那里连连碰壁,柏笙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找到她。他回了易家,却越发的难受。易家属于易小聊的记忆太多,他才发现,他离开的三年,易小聊是怎么度过的。也是这样每天看着他的房间发呆吗?

尹盛和林琳坠海前说的话,还清晰的徘徊在他耳边,好像噩梦一样摆脱不掉。

他始终抱着一丝希望,易小聊一定会回来。易小聊捨不得他,一定会在某一天,带着他熟悉的微笑站在她面前,对着他说,“柏笙,亲亲我。”

尹盛缓缓跪倒在地,林琳大脑一片空白,握枪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枪口处似乎还有袅袅硝烟瀰漫着。

他跌坐在床上,沉溺于那一片夜色中。很久很久才如梦初醒一般拿出手机疯了一样的拨打易小聊的电话,机械的女声不断重複着,“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

林琳搀着尹盛慢慢后退準备走到甲板上,枪口径直对着柏笙,“柏笙,警队里的害群之马太多。别再傻了,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太多坏事。今天……能够救你一命也算是我最后为曾经的林琳做一点善事。也不枉费我们相识一场。所以,别再为难他了,我只想他能死的有尊严一点。”

林琳和尹盛站在船尾的甲板上,海风吹得衣服里都灌满了风,身后是漫天的星光。海面上投射来很多灯光,一束束刺眼的打在他们身上。扩音器里是莫英明劝降的声音,柏笙知道林琳和尹盛走不了,海面上早已停满了警队的游艇。

尹盛一怔,因为中枪的缘故,全身虚软无力的倚靠在她身上,“你这么做,我也不会原谅你。”

尹盛苍白的脸笑得触目惊心,“想知道了?”他喘息着,额头都是细细的汗珠,说的话也断断续续有些气息不稳,“你以为你为什么会被选中去做卧底?周思成太了解你,早就知道你会主动报名。和我的合作,是我早就预谋的。我一早就和唐有天说好指明要你来。这次你来,一定没命回去。”他剧烈的咳了几声,林琳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林琳看着他幽黑的眼,会心一笑,“对不起。”说完这句话她眼眶有些泛红,“即使你杀了柏笙,你也离不开这里。我们早就被警察包围了,你做了那么多错事。只是想为你姐姐报仇,她知道了,也不会安心的。她不想你变成这样。我做了那么多坏事,也想在临死前,做一点点好事来弥补。”

尹盛紧抿着唇,颤抖着抱紧她,头低低的垂着,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林琳嘴唇动了动,覆在尹盛耳旁说了句什么。柏笙听不到,只是看到尹盛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忽然看了自己一眼,那一眼,似乎有太多话包含在里面。

至少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千北接到蒋陌的电话赶回家就看到一脸失落的柏笙,他木讷的坐在沙发上,任由蒋陌问他什么他都不说。千北一看就知道出事了,几步走到他跟前拽起他的领子,“是不是易小聊出事了,你又怎么她了?啊?”

柏笙慌张的跑出公寓,开着车回了易家。蒋陌见到他完全惊愕的说不出话,柏笙紧紧的握着蒋陌的双手,声音透着一股焦躁不安,“妈,易小聊有没有回来?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千北不搭理他,总是很少和他正面相遇。蒋陌夹在中间很为难,劝了几次之后也索性任由他折腾,他不把自己折腾够是不会罢休的。柏笙好像觉得自己欠了易小聊的都要用这种折腾自己身体的方式来偿还一样。

尹盛和林琳一起跳进了冰冷深寒的海里。

尹盛接着说,“可惜计画赶不上变化,我还是失算了。”他看向林琳,“我独独算计少了一样。”算计少了,林琳会出手帮易柏笙。

一室的黑暗,柏笙看着空蕩蕩的客厅,大脑轰一声炸开来,不好的预感佔据了整个身体。他冲进卧室,打开衣柜,什么都没有了。属于易小聊的东西,全都没了。柏笙无法相信,早晨还在为他打领带的人,昨晚还抱着自己撒娇的人,今天……是真的不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