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回家(上)

上一章:第38章遗憾 下一章:第40章回家(下)

努力加载中...

林锐看着週身都散发着悲伤情绪的人,“有可能”三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了,故作轻鬆的说道,“哪能呀,易小聊那脾气,那智商,估计就你能受得了,别人还不定欣赏得来呢。”说完又觉得不妥,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易小聊那性子太单纯,说她话痨,说她极品。可是她又特招人爱,别说柏笙了,连他都觉得要早些遇着易小聊了指不定他也会动心。

易小聊慢慢转向他,千北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小聊,我们结婚吧?”

……

“千北,别难过。你难过,我很伤心。”

“……千北,我要跳车。”

易小聊笑着把怀里吸着手指头的绿茶放在橙子身边,抱起橙子帮她擦眼泪,“橙子,又不乖?妈妈生气了。”

“……你妈妈还真会起名字。”千北忍着笑,易小聊就一吃货,给自己孩子起名也不忘本。然后歪着头看身边闪着黑眼睛看自己的小男孩,“你呢,小家伙,你叫什么?”

“……好听。”千北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大脑里乱成一团。心情也微妙的理不清思绪,他看着身侧的小孩子,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晃着腿的姿势像极了小时候的易小聊。心,抑制不住的开始疼。这就是易小聊三年都不回易家的原因?

车厢里一时静谧无声,林锐僵着身子,连口水都不敢咽一下,生怕柏笙爆发。

绿茶抬头望她,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又垂下头继续自己的游戏。

林锐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柏笙只是安静的听着,嘴角带着笑。林锐觉得无趣,敛了笑意,“我说,你这黑面神要装到什么时候,这女人我也是因为你才招惹上的,你好歹安慰安慰我啊。”

千北笑着抱起橙子,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宝贝,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简笑嚥了嚥口水,乾脆直说,“你刚才带绿茶出去的时候,千北正好来电话。我已经告诉他你在这了……”

林锐看着柏笙踩了急剎车,把车停在马路边就开了车门冲出去。林锐打开车门在他身后喊,“你干嘛去啊?”

“爸请了佣人帮我,我一个人,照顾不了。”

“谁?”千北明知故问的睨了她一眼。

千北有些疑惑,是不是小孩子怕生?橙子伸手抓住千北的胳膊,“哥哥不会说话,他叫绿茶。”

易小聊抬头笑笑,“别说这了,我走了。”伸手去接橙子,简笑拉开她的手,“我送你们吧,你一个人怎么带两个孩子回去。”

千北一愣,良久才低低的笑,“易小聊,开始学着人家做媒婆了。已婚的妇女才爱干这事呢。”

柏笙总算看了他一眼,“什么叫因为我招惹上的,我要把这话跟谷蓝说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回谁家?”

柏笙坐在车里等林锐,倚在车窗上抽着烟。夜晚的风吹得他头髮有些纷乱,看着霓虹闪烁的街灯,心里有些烦躁,将手中的烟蒂弹出窗外。

千北一愣,易小聊脸都白了,对着她吼,“不许瞎叫。”

易小聊环着胳膊,一副天下我最大的样子,“当然,母性的光辉,最了不起。”

千北熟悉的五官还是记忆里帅气的样子,26岁的男人,浑身都透着成熟稳重的气息。他不说话看着她的眼神,像极了记忆里那人,易小聊移开目光,不敢再看下去。

“……你个坏人。”

林锐接着说,“要我看,她八成已经找了个人嫁……”

易小聊垂下眼没作声,如果见千北,难免会被柏笙知道。她现在还不知道以什么心情去面对柏笙。易小聊深深呼出口气,笑着说,“以后再说,我走了。”她拿出手机準备给荣享的司机打电话,简笑忽然蓦地抢过她的手机。

易小聊抿着唇笑,带着些愧疚,“简笑是个好姑娘。”

“我知道,既然放不下,那折腾什么呢?”简笑有些不懂易小聊,都回来了大半月了,为什么就是迟迟不去见柏笙,她在旁边都替他们乾着急。

千北努力压住心里升起的怨气,他走向她,每一步都觉得很沉重,腿似乎都有些迈不开步子。一度,他真的以为易小聊彻底的消失在他生活里了。看着她怀里的小孩子,千北眼神黯了黯。

“……你个叛徒。”林锐将手里大大的购物袋扔到后座,看了眼面无表情开车的人,“都三年了还想着小聊呢?她要回来,早就回来了,要是真是怕你不要孩子,背着你去生孩子。这孩子都早会走了,她不回来,八成是……啊,靠!我就说了句……哎,柏笙?”

待易小聊上车后,千北没有马上发动车子,他想了很久终于开口,“小聊,我们谈谈。”

“……”简笑默了,橙子绝对是易小聊的翻版,她以后知道该怎么和这小祖宗相处了,怎么跟易小聊一样色女转世呀。

柏笙狠狠的扫了他一眼,林锐差点咬着舌头,讪讪的闭嘴了。每次说到这话茬,柏笙就跟发狂的豹子,几次下来,他们都极有眼色的不敢触这霉头了。

简笑看了眼时间,默默嗑瓜子,“咳,小聊啊,那个……你真的不打算去找易……”看到易小聊瞅过来的眼神,简笑换了种方式,“你不想回去看看易叔叔和蒋阿姨,他们都可想你了。”

“警队?”易小聊瞪大眼,这是神马情况?

易小聊嘟喃,“我是孩儿他妈。”

千北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易小聊,你还爱柏笙吗?”

千北身子一僵,下意识的看向易小聊,易小聊一笑,“绿茶,不好听么?”

易小聊柏了半天,千北无奈的吐了口气,“柏半天都笙不出来,他今天有任务没在家,估计还在警队呢。”

柏笙没有回答,只是心跳得不能自已,刚才就那么一秒,他看到她了,易小聊抱着个孩子走在街边。他一定没看错,柏笙跑到刚才的街边,透过橱窗一家家店里看都没看到易小聊的影子。难道……他又看错了?

千北是易小聊心里很特殊的一个存在,柏笙是她的心,那么千北就是她身体里其他的一部分。只可惜,少了任何一部分都能活,唯独,少了心就不可以。易小聊看着一向温和沉稳的人,突然在自己面前失了所有掩饰,一下子挫败失落,心里不是不心疼。

易小聊僵着身子看向车窗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易小聊紧咬着唇,看到简笑气急败坏的神色,她慢慢开口,“简笑,喜欢千北,就告诉他。”

林锐带着一身寒意钻进了车里,“走吧,走吧。真冷这天,妈的,以后再也不答应给那娘们捎东西了,真够麻烦的,这什么都让老子帮着买。”他脸涨得通红,“你看,TM卫生棉也要我帮忙买,还指明分什么绵柔,带翅膀的啥的,靠。”

想到柏笙,易小聊觉得坐不住了。好像尾巴要着火似的,“千北,那个……那谁……在家?”

林锐看着一身挫败回来的人,心里叹息着,“又看错了?你这都快成惊弓之鸟了,她要回来了能不去找你嘛,要是真不想找你,那不是说明不想再见你了。”

“……”易小聊无语,走的时候就说了她招呼不了吧,简笑死活抱着橙子不鬆开,捏着橙子肉呼呼的小脸就不撒爪子了。

橙子在沙发上扑腾,肉呼呼的小脸上眼泪鼻涕糊在一起。看到妈妈抱着哥哥回来,顿时抽抽搭搭的噤声了。

偷偷瞄了眼开车的人,柏笙脸色果然不见好转。林锐开始后悔今天搭某人的车了,现在的柏笙,是个有眼力价的人都巴不得离他十米开外。生怕一不小心误伤到,自己真是不长记性啊,林锐开始默默慼慼焉。这易小聊实在是个祸害,自己拍拍屁股带球跑了,留下柏笙在这祸害N市人民。

走在街上,千北抱着绿茶,身旁的易小聊怀里抱着橙子。橙子睡着了,趴在易小聊肩头,口水濡湿了她的外套。她一直没怎么说话,默默的跟在千北一旁。到了千北的车旁,绿茶爬进后座,帮着妈妈把橙子放好,给她盖上外套。

橙子咧着嘴笑,上牙还缺了一颗,“橙子。”

简笑怒瞪着她,“小屁孩子,见你老妈就立马给我闭嘴了。刚才那嚎嚎劲呢?”

易小聊抱着绿茶来到简笑家门外,刚按响门铃简笑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的打开了门。简笑苦着脸,手里提着布偶的一只脚,“祖宗,你可算回来了。快,我拿你家橙子一点办法也没了。”

易小聊看着怀里迷茫的绿茶,再看看在简笑怀里玩手指的橙子,声音低了下来,“柏笙,不会喜欢绿茶。”

橙子委屈的嘟嘴,“照片上的爸爸就长这样。”

易小聊抱着橙子,把手里的魔方转来转去,拼了半天也没弄出个头绪,索性丢还给橙子。橙子嘟着嘴抬头看自己笨笨的老妈,敢怒不敢言。

千北冲她笑,“小聊,你23岁了,怎么还是这么几句骂人的话。回头哥教教你哈。”

易小聊好半天才消化掉他话里的意思,她扯了扯嘴角,有些艰涩的说到,“千……千北,你……说什么呢?”

柏笙沉默着发动车子,直接忽略身边的噪音。易小聊不想见他?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有这种可能。

这三年,柏笙已经完全不再像以前那么锐利锋芒了,成稳了很多。这时候的他,也许更能给易小聊安全感吧?千北专注的看着车前的路况,柏笙,希望这次,别再让我失望了。

“如果你是害怕柏笙在乎绿茶的问题,我可以保证,他一定不会介意。如果……”千北顿了顿,鼓足勇气接着说,“如果是不爱了,累了。还有我!”

简笑知道易小聊这三年和荣享、荣绒的关係进展很大,亲密了很多。能和亲生父母相认,她打心眼里为易小聊高兴。可是……简笑咳嗽一声,“那……千北呢?他这三年可是花了很多功夫找你,光是我这都跑了不知道多少趟了。”

看着一路熟悉的风景,易小聊不淡定了,她瞪向千北,“千北,去哪?”

他苦笑的样子让易小聊心里很难受,千北闭了闭眼,“你们两个人之间,谁也插不进去,我都懂。可是,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傻了这么多年。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是我先动的心,可是为什么就是错过了。我可以更好的保护你,可以更懂得怎么爱你,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我不懂,也不甘心。”

柏笙忽然开口,“你说……她真的会嫁人,带着我的孩子……”如果当初知道因为孩子会逼得她逃开自己,他绝对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曾经那么不想要的孩子,现在却带着些侥倖,至少,有孩子,他们之间就还有联繫,易小聊就不会真的不要他。

易小聊脸色突变,抱起绿茶,另一只手牵着橙子就準备走。小孩子走得慢吞吞的,简笑拦住她,一把抱起地上的橙子,“易小聊,你要逃到什么时候?你要不想和易柏笙在一起了,就考虑千北。我早就说过,只有千北那么温柔的人才适合你,柏笙太霸道了,你和他在一起只会屈服。被伤了就躲起来,你自己没关係,那孩子呢?他们也需要爸爸。”

易小聊叹气,“你知道,除了柏笙……”

千北看着绿茶的动作,心里百味杂陈,多懂事的孩子。两岁多的小孩子,为什么会遭遇这么不公平的待遇。

“回家。”

“……跳吧,我把绿茶和橙子带回去给老太太看看就成。孩他妈,悉听尊便,该哪去哪去。”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睡着的两小孩,蒋陌见了还不知道得多喜欢呢。

橙子撇着嘴,小胖手抓着易小聊的手指头,“那个阿姨怪怪的,老亲我,亲我一脸口水。”

绿茶长长的睫毛扑扇着,好奇的望着千北,就是不说话。

易小聊目瞪口呆的看着千北,千北现在……怎么跟柏笙一样浑蛋了,完全就是柏笙的翻版嘛。

柏笙把自己包得太严实,易小聊不够了解他,孩子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到导火索。所以在遇到问题时,易小聊甚至连柏笙到底爱不爱她都无法得到肯定回答。

易小聊诧异的看着她,“简笑?”

千北看了她一会,眼神闪烁了下,重重的靠回椅背,呢喃到,“我也想知道我在说什么,明明知道不可能,还要强求。这么多年,看着你和他纠缠。看着你被他一次次伤害,看着你们互相折磨。我什么也做不了,爱情也许就是这样。越是折腾,越是爱得深。”

易小聊愤懑的磨牙,“千北,过河拆桥不好,回来时没桥了,还得重新搭。”

重新回到简笑家,橙子和绿茶瞪着眼看一屋子大人演哑剧。绿茶小胳膊撞了撞橙子,正在抬头盯着千北的橙子回头看绿茶,两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起看着千北,橙子诺诺的喊,“爸爸?”

绿茶眨巴着眼睛抓过一旁的加菲猫玩偶玩起来,简笑坐到他身旁,摸着绿茶的脑袋,“还是绿茶乖,阿姨喜欢你。”

“我们家。”

“没关係,反正你又不打算嫁我,有桥没桥都没事。”

---

千北想起易小聊走的时候柏笙还没恢复警员身份,于是把柏笙这几年发生的事都给易小聊讲了讲。易小聊听完就沉默了,一直没再出声。千北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再说话,默默的开着车。柏笙和易小聊的问题,只有他们自己才可以解决,当初最大的问题就是孩子。

简笑一怔,移开视线,“胡说什么呢,那都是小时候的事,现在我们是朋友。千北的心里……一直都是你。”

“现在暂时先不回去了,一会回我爸那。”

“……多自豪的事儿?”千北发动车子。

简笑看着默默低头玩耍的绿茶,有些心疼,随即无比崇拜的看着易小聊,“易小聊,你这三年怎么过的啊,两个小孩子,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的。”

橙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马上又续起了水雾,简笑看她作势又要哭,连忙举手投降,“祖宗,别哭。再哭邻居该投诉了。”

---

“谈……什么?”易小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是不是三年不见,所以觉得陌生了?

“……怎么可能,那是他的孩子。”简笑知道绿茶的情况,手臂不自觉的用了点力,心里也闷闷的。

千北侧过脸看她,看着她还是那副傻傻的样子,忍不住扬起唇角,“你总是这样,我还能生的起气来么?”

刚走到电梯门口,电梯门就打开了。看着里面缓缓走出的人,易小聊心一颤,随即挤出一个微笑,“千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