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回家(下)

上一章:第39章回家(上) 下一章:第41章幸福

努力加载中...

柏笙是被楼下叽叽喳喳的声音给吵醒的,凌晨三点多才回来,洗完澡睡下已经四点了。瞇着眼拿起枕边的手机一看,才七点多。他拉过被子蒙头继续睡,片刻之后猛然掀开被子。似乎……有小孩子的笑声?是他耳鸣了?易家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子。

蒋陌看着千北怀里的小人儿,双眼放着亮光,“小聊,这是……这是什么?”

闭上眼又重新埋进枕头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耳边一直嗡嗡响着,楼下嘈杂的声音里似乎还伴着他熟悉到梦里都清晰可忆的笑声。他心怦怦跳个不停,那是易小聊的声音?她……回来了?

柏笙握着刀叉的手指不断用力,恨恨的瞅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她现在是什么意思?一看到他就要走了?

易小聊最终还是妥协了,看着身侧睡得横七扭八的两小家伙,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这样的感觉很微妙,她很想他,想得胸口一阵阵的钝痛。可是又害怕见他,害怕他发脾气,害怕他接受不了绿茶。

蒋陌愣了一下,两眼冒火的去看柏笙,眼里分明写着“你个笨蛋!”

橙子小额头都皱得紧紧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真不该跟这个叔叔比眼力呀,眼睛酸死了。她悻悻的开口,“妈妈骗人,照片上一个爸爸,这里又有两个爸爸,到底谁才是我们爸爸?”

易小聊脸瞬间就白了,她紧抿着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示威?他就是这么想的?想过一百种见面之后他的反应,却怎么也没料到会是这种。说到底,他是不希望她再出现在他面前就是了。

柏笙深呼吸,一步步走向她,绕过她之后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易小聊头垂得更低了,几乎要埋进粥碗里,只觉得对面那两道视线盯得她如芒在身,她慌张的往嘴里送东西,不让自己有时间去思考。

绿茶正和一个茶叶蛋斗争,拿着筷子戳了半天抓不住,又抓起一旁的叉子奋斗。柏笙看着他那副笨笨的样子有些想笑,却又怕伤了小孩子的自尊,于是一直强忍着。

“咳咳……”易小聊差点被噎死,她瞪着橙子,“吃东西。”

柏笙个子很高,直接把绿茶高高举起,易小聊蹦跶着也够不到。她气得紧咬着唇,“易柏笙,你想怎么样?”

易风开口劝她,“就住这吧,都这么晚了。好不容易回来了,让我们也和孩子亲近亲近,明天一家人好好吃个饭。这也是你的家不是?”

---

柏笙握着她手的五指慢慢鬆开,一点点温度渐渐从她的手腕消失,那种空虚感瞬间潜入心脾。易小聊觉得浑身都开始无力,连忙扶着身旁的楼梯扶手,她不能在他面前失态。即使分开,也要以最骄傲的姿态。

易风也看着俩小家伙发呆,这就是传说中的孙子、孙女,这……怎么突然就空降了?

易小聊几步走到他面前去抢孩子,“凭什么,他们是我的。”

易小聊哪还敢抬头看他,一个劲的低头吃东西。柏笙的目光移到一旁的绿茶身上,小家伙也是一副打量的目光审视着他。柏笙歪着头细细看他,这眉眼间似乎是更像易小聊多一点,不是都说男孩随妈么?

“……”易小聊很想说一句,从我肚子里出来的。

柏笙冷着张脸,易小聊一点自觉也没有,直接忽略某人週身的黑气压,牵着绿茶的手起身。绿茶蹭着从凳子上下来,抱着小胳膊看对面的柏笙。

看着往外走的人,蒋陌冲门口喊,“易柏笙,知法犯法呀你,绑架可是要被判刑的?”

“不想怎么样,孩子我也有份,要么你一起留下,要么你走。”

柏笙闻言,俊脸一黑瞪着易小聊,从橙子话里得到了太多讯息,偏偏他只听进去了一句,两个爸爸?!

易小聊露出一个久违的微笑,险些刺瞎他的眼,“要不是千北,你以为我会来。”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易小聊睡着前还在提醒着自己,天亮就走,一早就走。柏笙就算回来了,也不会起那么早的。

易风也沉默着,看着忽然出现的孩子,大概猜出了个所以然。柏笙这三年只字不提,可是看这情况……这臭小子敢情偷偷摸摸都当爹了,给他们整出俩孙子孙女还闷葫芦似的。还一副被抛弃的可怜样儿,弄得他们这三年捧着护着他那颗小玻璃心,现在看,摆明了是这小子不负责任,回来看抽不死他!

“……”柏笙终于有些忍无可忍了,易小聊到底在彆扭什么?要闹到什么时候,甚至说出打官司!他把绿茶抱给一旁的千北,二话不说直接拽着易小聊就走。易小聊不听话,用脚踹他,柏笙扛上肩头就走人。

易小聊心里也难受极了,蒋陌和易风对她一直都好得不行,当初自己为了躲着柏笙,甚至都不敢和他们联繫。现在再见,觉得对二老除了内疚还是内疚。

忽然想起医生的话,现在看……这两个孩子都没一丁点问题啊,刚才说的话也很正常不是么?柏笙一直盯着绿茶发呆,易小聊一抬头就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一沉,难道柏笙已经看出绿茶的问题了?他那个样子,怎么看都是不高兴的脸。

“要你管。”易小聊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气息不稳,“放我下来,头髮都乱啦!”

心里难免开始有些心疼,易小聊这三年是怎么过的?

四个月胎检的时候她才从医生那得知孩子可能有一个会是“星期六婴儿”。柏笙那晚的确喝了很多酒,喝道失态成那样。现在想来,他一直反对要孩子也许和这个有关。可是易小聊心里还是接受不了因为这点可能性就放弃他们的孩子。她做不到柏笙那么理智果决,现在看着绿茶,她也同样不后悔。绿茶不会说话,可是他很聪明。智力测试比其他小孩子还要高出很多。

蒋陌也连连附和,“是啊,小聊。就住下吧,回去的事儿不急,我这几年找你妈妈都快找疯了。现在好不容易有她消息,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见她。嗯?”

易风和蒋陌还在劝她,话还没说几句呢,易小聊就被一阵蛮力给拽走了。柏笙恼怒的扯着她的手腕就往楼上拖,易小聊使劲掰也掰不开他的箝制。索性放弃,但是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友善,“干什么,你就光会暴力?”

在她对面坐着的是蒋陌,她怀里抱着个小女孩,小女孩头髮束得高高的,鼓着腮帮子在吃东西,蒋陌宠溺得笑得瞇起眼。

橙子四处看了看,摇了摇头,“不要,外公家的房子更大,那里还有橙子喜欢的毛毛。”

“没有交代,就这样吧。”

千北看老头老太太傻不愣瞪的望着孩子,清咳一声,“孩子都睏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无耻。”易小聊觉得柏笙真卑鄙,明明是他不要他们的,现在呢?现在又要和她争孩子,她看着绿茶好奇的眼神,敛下眸,“柏笙,把孩子还我,如果要,打官司。”

柏笙皱眉,鼻子里哼道,“易小聊,你还是改不了你这烂毛病,动不动就扮狗咬人,除了我谁受得了你。”

“……”蒋陌和易风看着突然出现的易小聊,再看看两个肉团团,顿时傻眼了。蒋陌看着面前的易小聊,一阵心疼。扑过去就是把她和怀里的橙子给勒住了,“你个死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么?”

柏笙还在为刚才的气话懊恼,一听她这话,火气又蹭蹭的上来了。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冷静,冷静,一发火事情就会更糟糕。可是易小聊这性子,掐准了他的七寸打。柏笙忍得牙都快咬碎了,冷笑着,“是嘛,原来是因为千北才回来的。那偷偷摸摸生我的孩子又算怎么回事?”

千北一手抱着绿茶,一手拽着彆扭的易小聊进屋时,蒋陌和易风正在客厅抢遥控器抢得兴起。千北翻白眼瞪他们,“都做爷爷奶奶的人了,还跟老顽童似的。”

……

“就是,分手。”

“爸爸”两个字让柏笙彻底的石化了,他皱眉缓缓看向身边的橙子,橙子也皱着眉看他。这个小东西就是他的女儿?他和易小聊的……女儿?这感觉好奇妙,就好像是……忽然有什么东西塞进了心里,软得甜腻腻的。

易小聊身旁还坐着个小男孩,柏笙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见他专心埋头吃东西。易小聊时不时的低头帮他擦擦嘴。

“……”蒋陌小心的接过绿茶,绿茶好奇的望着面前的人,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沖蒋陌直乐。蒋陌顿时就喜欢得不行,喜逐颜开的,“哎呦喂,我的大胖孙子,你是从哪蹦出来的?”

柏笙朝着肩上扑腾的人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对身后的人喊道,“去登记结婚,给您孙子上户口!”

易小聊听到“柏笙”两个字就僵直了背,手握着调羹怎么都不会动了。

“好。”柏笙越过她下楼,直接走向还在地上站着的小家伙。绿茶安静的站在餐桌旁看着好像在闹彆扭的两人,直到柏笙蹲在他面前。柏笙抚着他的头髮,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抱起他对易小聊说,“你要走可以,孩子留下。”

蒋陌也抬头看到了一直发呆的人,“柏笙,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她这个儿子还真是没出息,孩子都有了还搞不定易小聊。难道她一把年纪了还要她亲自出马哄儿媳妇?

易小聊平静的看着他,这个人,她爱了整个少女时代。是她所有快乐的源泉,即使现在这样的境地,依旧爱得整颗心都是疼的。

柏笙甚至傻乎乎的伸手捏了自己手臂一下,这不是梦,是真的!这样的场景,他在梦里梦到过很多次。这次是真的发生了!

千北先看到他,偷偷瞄了眼易小聊,不知道易小聊待会会有什么反应。

柏笙一骨碌从床上蹦起,趿拉着拖鞋就冲下楼。还未走近餐厅就听到了有小孩子咯咯的笑声,他有些恍惚,分不清是不是又在做梦。一步步失了知觉般走向餐桌,易小聊背对着他坐着。即使是个背影,他也能一眼确定那是易小聊。三年的光阴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改变的痕迹,依旧是那个瘦削单薄的背影。

易小聊一愣,心事被众目睽睽下拆穿,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关他什么事。”

易小聊觉得都快脑溢血了,所有血气都往脑门沖,朝着他肩膀就是一口。

身后几人都齐齐翻白眼,两幼稚鬼!没救了。

易小聊还是犹豫,这留下来,不是就要碰到柏笙了?见她还在挣扎,千北貌似无意的说了句,“柏笙常常加班晚了就住办公室了,不一定回来。”

柏笙的心被无形的力量给越攥越紧,都快不能跳动了。他阖了阖眼,几乎是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声音都在发颤,“什么叫,就这样?”

“……”蒋陌和易风、千北都齐齐用“你丫接茬装”的神情鄙视她。

千北觉得自己这个妈还真是让人无语,他把怀里的孩子递到伸出手的蒋陌怀里,“您觉着这是什么?反正看着像是您天天念叨着的 『大胖孙子』。”

趁着柏笙不在赶紧离开才是正事,易小聊接过橙子对蒋陌和易风说,“易叔,陌姨,我还是回去吧。小孩子认床,还是回家好。”

蒋陌一听“奶奶”俩字就红了眼眶,“宝宝乖啊,我是奶奶呀,这是爷爷。这里是咱们家,以后宝宝就住这里好不好。”

柏笙身形一顿,转身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心里那团火越烧越旺,“易小聊,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带着我的孩子跑了三年,现在回来又莫名其妙的跑我家干什么?示威呢,啊?”

柏笙只是声线沉稳的问了句,“不后悔?”

“柏笙,你个BT狂!”

柏笙一口气堵在胸口,易小聊三年不见口才渐长,他竟然都说不过她了。柏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好,易小聊。我现在问你,你是什么意思?当初就那么跑了,现在回来不该给我个交代吗?”

越是在乎他,就越是害怕。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和柏笙的种种,易小聊心里不禁有些物是人非的挫败感。

“不后悔。”

蒋陌还没抱够呢,这就要撒手,有些不情愿,伸手再去抱橙子。橙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喃,“奶奶,你是谁呀?这里是哪儿?”

易小聊也被他的话彻底激怒了,“你的孩子?你有资格?不想要他们,现在凭什么质问我!”

易小聊吃得差不多了,看到柏笙那没什么表情的脸就难受。帮绿茶擦擦嘴就对蒋陌说,“陌姨,我们该走了。”

“……毛毛是什么?”蒋陌诧异的问。

坐在易小聊身旁的绿茶看到柏笙,马上眼睛一亮,一直昂着头盯着他看。橙子瞇着眼笑,“又一个爸爸。”

她现在不怨柏笙,也不恨。只是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无端分开的这三年,柏笙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按他的性格,再见到她,应该是会暴躁抓狂,狠狠发一通脾气然后几天不搭理她吧?

“是只金毛。”易小聊连忙打岔,不想蒋陌再说住下这个话题。今天带着孩子来看蒋陌和易风,真的只是想让他们见见孩子。住下来,她没想过。至少现在该用什么心情面对柏笙,她一点也不知道。柏笙见到她,应该会很生气吧?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亏得他三年来想尽一切办法找她,用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等着重逢这天。结果她就这么一句话把自己三年的等待给判了死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