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幸福

上一章:第40章回家(下) 下一章:第42章依赖*

努力加载中...

柏笙轻轻的叹气,“那时候想放弃他们的时候,我的难过一点也不比你少。常常做梦梦到他们缺了这里,少了那里。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陪你走完后半辈子,真的不想你带着这样的两个孩子……现在看来,我真的很感谢老天待我还不错,绿茶只是语言中枢发展缓慢,并不是完全的语言障碍。咱们可以慢慢治疗,就算他说不了话,他也是我的儿子。”

“嗯。”可不是后悔了么?早知道就吊吊他,不求个十次八次的婚都不嫁的。

“……忙什么?”易小聊手忙脚乱的去制服身上人的两只大手。

易小聊是跪趴在床上铺床单的,柏笙顺势将她整个扑倒在床上,唇贴着她白皙的颈就吻了上去,“我们还有别的要忙。”

“爸爸,你们在打架吗?”橙子咬着棒棒糖怀里还抱着个小枕头站在门口,一副好奇宝宝的盯着还在地上发火的柏笙。

易小聊默默的看着荣绒,荣绒脸上很平静很柔和的样子。易小聊想,是啊,也许……这样的结局就是她妈妈曾经期望过的。

柏笙有些失控的吻着她,双手在她身上到处游移。易小聊被他撩拨得浑身发热,头稍稍一侧就僵住了,一脚就把身上的人给踹了下去。

柏笙放好户口本,易小聊连忙繫好安全带,正襟危坐的等着柏笙开车。等了半天没见人有反应,狐疑的歪过头看他,“柏笙?”

“想不到结婚这么简单,还这么便宜。”柏笙拿着结婚证感叹到。

---

“洞房。”

“虽然我和易风也不讚成荣享当年的那些做法,可是我们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当初知道你出了事,我们就到处打听你的消息。等找到你老家的时候,你早就没了蹤影。”蒋陌自言自语一般的回忆着,满脸凝重,“只知道小聊不见了,我公公拖了不少关係才找到小聊。我们也不敢声张,生怕周思成再使坏。可是要是知道荣享把你藏起来了,我就把小聊给你送来了。那样……你们母女也不至于分开二十年。你也不会病成这样。”

“……”柏笙被噎住了,好像是他逼着她嫁来着,“不管了,嫁都嫁了。”看着情绪低落的人,柏笙心里有些倍受打击,“喂,你该不是真后悔了吧?”

柏笙揽过她抱紧,“你离开以后,我反而很感谢有了孩子。因为他们成为了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隔断的羁绊,你逃得再远,也是我孩子的妈。”

易小聊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心里不断挣扎着。柏笙根本就不给她考虑的时间,直接发动车子,“宝宝都这么大了,你总不想他们没有爸爸吧?”

柏笙看着易小聊,露出个灿烂的笑脸,“易小聊,过来让我亲亲。”

“……”

“嗯。”易小聊垂着头,忽然而来的幸福有些快到不真实,今天之前他们还在天各一方,前一秒还在互相猜忌。这一刻,却相约白首。

易小聊叉着腰站在他身后,扯着嗓子就喊,“易柏笙,你个大骗子,我要离婚。”

易小聊翻过身看着身上的人,环着他的颈,轻轻的开口,“柏笙,我想你,很想。”

易小聊趴在他肩膀上,安心的闭上眼,“这么多好话,以前都不说?”她脑子本来就不聪明,柏笙不说,她猜不到。两个人心里的距离越来越远,白白的错过了这么久的岁月。

小聊在一旁坐着,绿茶和橙子在院子里逗毛毛玩。小聊安静的听着蒋陌对荣绒说的话,这些事,她从来都没听谁提起过。这三年,荣享也不刻意提起。似乎对于过去,他一点也不想再记起。

“……绿茶是什么?”柏笙有些不明所以。

下午柏笙回队里,易小聊和蒋陌带着两个孩子回荣宅。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易小聊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也许有一天绿茶长大发现自己和其他小孩子的区别之后,也是会恨她的吧?

“还有!”柏笙想了想又折回来冲着她吼,“现在开始,你的签证也归我保管了!”

“……医生说,语言中枢,发育缓慢。”易小聊说话的时候几乎不敢去看柏笙的脸色。

“?!”柏笙纳闷的拿着手里的戒指,压了压太阳穴,“易小聊,别闹了。你要是气我那时候不要孩子的事,我知道错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成,就是别再离开我了,成么?”

等等,柏笙也刚反应过来,“你说他不会说话是什么意思?”刚才他的确没留意到绿茶这方面的问题,现在回忆起来,他似乎真的没有开口说过话。

易小聊懒得理那俩小没良心的,才一天哪就“爸爸、爸爸”的叫得那么顺嘴了,她一个人起身到楼上去收拾小家伙的行李。正在铺床的时候就被人从身后给搂住了腰,易小聊闻着熟悉的香味,低笑道,“没见我正忙。”

易小聊好不容易才缓过劲,上涌的血气充斥得脸颊红扑扑的。她抬手扇着风给脸降温,眼睛一点也不闲着,狠狠得抛了几个大白眼给柏笙,“说嫁就嫁,凭什么?”

“以前一直害怕自己给不了你幸福,总是犹豫不定。直到你走了才知道,什么都没你重要,没你在身边,得到全世界也没意义。”

“我也想你。”柏笙顺着她的髮丝,那熟悉的眉眼铭记于心的笑容,每一样都是他爱到骨子里的。俯身吻她,软软的唇瓣深深汲取属于她的馨香。柏笙在她唇间探索,明明还是那个人,还是那么生涩的反应,却好像点燃了他身体里沉睡已久的激情一样。

柏笙一听这话就变脸了,自己说简单、便宜是真的纯粹感叹下,可是易小聊一说,怎么就那么不对味?他瞪着易小聊,“怎么了,想耍赖,没用。”

柏笙很久都没说话,易小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越安静,易小聊心里就越忐忑。柏笙反握住她的手,“所以你一直不来找我?你以为我以前不接受他,现在也一样接受不了是不是?”柏笙心里很难受,这三年,他在易小聊心里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形象存在着?他给她的安全感就这么少吗?

易小聊看着荣绒依旧安静的好似雕像一般坐着,一点也听不进去身边人的话。她挽着蒋陌的胳膊,“陌姨,谢谢您。”

蒋陌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食指扣响车窗玻璃。柏笙黑着脸按下车窗,“干嘛?”

易小聊抽回手,马上瞇眼笑,“是準备带着,见你了,还给你!”说完就摘下戒指扔还给柏笙,一点留恋的样子都不带的。

柏笙倚在车边心情大好的笑出声,看着炸毛的某人,心里默默在想,真好,易小聊又回来了。

柏笙恼怒的揉着头,“易小聊,你又发什么神经?”

“易小聊,你居然给我儿子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荣绒现在没那么牴触易小聊了,会对着她笑,但是也很少说话。即使说了也都是些没什么逻辑,理不清楚的话题。但是易小聊不介意,现在她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有了失散多年的父母,还有宝宝,还有最爱的人厮守一生。不管曾经失去过些什么,现在的一切于她已足以。

荣绒对着别人都没有太多意识,可是唯独对着荣享却总是一副小女孩的样子。会和他说话,会对他撒娇,还会闹脾气。在她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一个叫做荣享的人。

柏笙见她不说话,接着软言细语的诱哄,“我以前忽略了你的感受,孩子的事没好好和你沟通,也没站在你的角度想这事。”牵过她的手握在掌心,“我承认我处理事情的方法不够好,很偏激。这三年,我想了很多,也想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以,再给我次机会好吗?”

易小聊不搭理他,难道柏笙这三年被自己给气傻了?还是记忆减退了,这刚登记完就玩选择性失忆?

“……”

---

“……”易小聊愣了下,那句话的重点不是这里吧?

---

易小聊撅着嘴哼哼,“……是挺便宜。”难不成发现结婚简单、便宜,还有什么想法了?

橙子和绿茶显然对新环境很好奇,被蒋陌和易风拉着在客厅玩得很高兴。易风竟然还一改往日不苟言笑的样子,趴在地上让孙子当马骑。易小聊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要知道易风连千北小时候都没这么宠过的。原来真的有隔代亲这个说法吗?

“傻丫头,是我和你易叔叔太自私,明知道你爸是谁,就是不把你送到他身边。”蒋陌深深呼出口气,苦笑到,“他当年做了很多伤害你妈妈的事,我们都有些怨他。我总觉得,他不是真心待你妈妈的。所以……我一点也不放心你跟着他。”出于仇恨的爱,要真的让人信服的经历多少真心?荣享能做到今天这样,是真的爱荣绒吧?蒋陌心里暗暗叹息,所谓造化弄人就是这样。

看着荣绒只是含着笑看自己,蒋陌开始有些哽咽,“死丫头,我怎么也没想到荣享会把你藏起来了。他一定是怕周思成再纠缠你,可是也没必要连我们都瞒着啊。”

蒋陌看到荣绒时眼眶就红了,拉着荣绒叽里呱啦抱怨了一大堆。荣绒还是不记得她,但是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排斥感。也许是蒋陌比较温和,从一开始就没表现得过激。只是声音低低的和她说着这些年的事。

“凭你三年前就答应的。”柏笙眼睛迅速的捕捉到了她手上的那枚戒指,捉住她的手笑得一脸暧昧,“哟,还带着呢?你该不会骗我说是戴久了摘不下来了吧?”

“小白眼狼,给你送户口本。怎么现在的男人一提到娶媳妇都智商下降得这么厉害,没户口本你结什么婚呀。”蒋陌没好气的把户口本从车窗里塞进去,瞪了眼柏笙就走了。

“还敢要下辈子,你个混蛋。”易小聊就差脱下自己的鞋砸过去了,想了想自己待会还得跳脚去捡鞋,磨了磨牙忍下了。

柏笙执起她的手,将戒指重新套回她指间,“等会我们重新去选对戒,以后不许再随便摘下来。”

一家子和乐融融,柏笙和两个小家伙也慢慢熟稔起来。绿茶虽然不说话,可是好像特别黏柏笙。总是扑扇着大眼睛盯着柏笙看,橙子把易小聊转了很久也没拼好的魔方递给柏笙。柏笙三两下就给弄好了。

“我是被逼婚的!”易小聊斜睨着他,好像自己真的很委屈的样子。想想的确有那么点委屈,求婚该有的惊喜呀、鲜花呀、婚戒呀、下跪呀,什么都没。果然生了孩子的妇女就是待遇不一样了。

柏笙脸沉得更黑了,咬着牙挤出一句话,“后悔也不管用,民政局我这辈子就来这么一次,以后结婚证交给我保管。”

“……”看着自己手中的小红本被抢走,在看着那人气呼呼的往前大步走了。这……谁招他了,怎么就彆扭上了?

“……”柏笙忽然觉得……结婚不是他幸福的开始,似乎……是被折磨的初始?后背蹭蹭的冒着凉意。

柏笙把人塞进车里,沉着脸警告道,“易小聊,你给我老实点。今天你就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少在这瞎折腾!”反正他算是闹明白了,易小聊这人就不能试图好好沟通,非得来强的,先登记结婚娶回去再慢慢收拾。

晚上,柏笙和荣享关在书房谈了两小时,荣享才同意柏笙把易小聊接回易家。

“……”易小聊算是明白了,柏笙这家伙登记前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什么知错了,看他以后的表现了,全是为了这小本子!合着是等在这跟她慢慢算总账呢。

“你儿子!”

“……”流氓!

柏笙突然软下来的语气和认真的神情,易小聊一下子也蔫了。她知道自己闹归闹,要真的和他桥归桥路归路,她又真的做不到。可是还是害怕,万一两人在一起还是和以前一样,她一点也弄不懂柏笙的心思,到时候还不是互相伤害。

两个人登记注册还算顺利,易小聊比想像的要配合,没在众目睽睽之下整出什么太惊人的举动。登记完出来,柏笙还有些飘飘然,这就真的成合法夫妻了?瞟了眼走在身旁的人,柏笙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凑在她耳边,“易小聊,你真成我媳妇了?”

橙子拍着肥嘟嘟的小爪子叫,“爸爸好厉害。”

“陌姨。”小聊挽着她胳膊的手紧了紧,“都过去了,妈妈见到你,很开心。”

“白纸黑字,你自己签的,这可都有法律效力的,你现在就是我老婆了。”

易小聊连忙抓住他发动汽车的手,犹豫了几秒还是说出口,“绿茶,他……不会说话。”

柏笙大步走到自己车前,回身对着她笑,“离婚?下辈子吧?”

蒋陌看着荣绒,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出来,连忙抬手拭去,“唔,我有空会经常来陪她的。她以前就特别喜欢和我在一起,就啪一个人孤单。”蒋陌伸手握住小聊的手,“这样的结局,对你妈妈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吧。至少,她和你爸爸在一起了。一个女人,一辈子还能求什么。不就是能和自己爱的人相守一生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