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依赖*

上一章:第41章幸福 下一章:第43章变化

努力加载中...

“不管,就要一起睡。”柏笙很郁闷,凭什么呀,老婆是他的,孩子也是他的。干嘛就要把他排斥在外,四个人挤就四个人挤。他才不在乎呢,两个小孩子能佔多大地方。小孩子睡觉很沉吧?那是不是说明晚上可以……

“……呃……”恶毒后妈的故事?怎么怪怪的。

看着橙子一副小天使的模样,正在禽兽边缘挣扎的柏笙顿时挫败了。易小聊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蹲在橙子面前,温柔的神情看得柏笙那叫一个抓狂。

柏笙蹦上床,抱起橙子举高高,“宝贝,晚上和爸爸一起睡好不好?”

柏笙挫败的拉过被子躺好,好,他忍了。看这小家伙能熬得住多久!

“从前有个公主,她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柏笙正讲得兴起。橙子忽然蹙着眉不解的问,“爸爸,这是那个恶毒后妈的故事?”

易小聊对他勾了勾手指,柏笙马上坏笑着凑过去,易小聊双唇在他脸颊轻轻一蹭就过了。

橙子和绿茶趴在枕头上,捧着小脑袋,大眼睛水汪汪的瞪着他们俩。

“……”这跟身上的肉多少有半毛钱关係么?

直到晚上躺在一起柏笙才终于明白橙子的话,他怎么不知道小孩子睡觉会有这种毛病?非要抱在怀里,趴在大人胸膛上听故事。还好易小聊以前就幼稚得够可以,柏笙对于讲童话故事很拿手。被绿茶和橙子扒着胳膊,柏笙想了想,“给你们讲个白雪公主的故事吧。”

易小聊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柏笙一副很痛苦的样子,俩小家伙一看易小聊出来都嚷嚷着要抱。柏笙顿时就炸毛了,他媳妇他还没来得及抱呢,对着两小孩就是一通斥,“都给我老实坐好。”

“……”

易小聊呼吸慢慢不稳,手也在他背上摩挲着。柏笙支着身子怕压着她,唇贴着她软软的唇瓣就是一个深吻。余光似乎看到什么,两个人僵直着背侧过脸。

“要什么?”

“跟孩子抢床,家里这么多床。”

易小聊颈间是他温热的呼吸,身上刚一被他触碰就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出。她有些羞恼的紧咬着唇不敢哼出声。柏笙俯身吻她,慢慢撬开她的唇齿,寻到她的舌就一阵舔舐吸吮。

柏笙快抓狂了,他哄着俩小东西,“宝贝,睡在爸爸妈妈中间不好,这样爸爸会失眠的。”

“咳……”千北咳嗽了下,“那个,小聊,有人找。”

柏笙帮着她铺好床,拉着她抱呀摸呀的。易小聊没好气的pia他,“怎么跟橙子似的,这么难缠。”

“……”橙子和绿茶乖乖的高高举起胳膊,绿茶的叮噹猫睡衣因为太短,举胳膊的时候还俏皮的露出了圆圆的小肚腩。

柏笙覆在易小聊耳边低声说,“易小聊,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婴儿床?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房间叫婴儿房?”为什么非要这俩磨人精和他们一起睡?

“……”明天买本十万个为什么看看,小孩子为什么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

易小聊跟在柏笙身后下楼,站在楼梯上看到沙发上注视自己的人,那一秒,整个脊背都是僵硬的。身侧的手紧紧攥起,此刻……她还真的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个人。

---

“……”柏笙觉得……有种要爆发的冲动,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易小聊不知道说这些话很容易让他联想么!!

第二天柏笙是被橙子踩到脊背给踩醒的。

“好啊。”两小家伙支着下巴枕着他的胸口,一左一右极认真的样子。

“……”柏笙怎么觉得眼下这情景似曾相识呢,橙子怎么有点易小聊的缩小版的感觉?

“我是你老公,从昨天登记完开始,我连你的手指头都没沾过。”

“柏笙,你羞不羞?”

易小聊觉得这样的柏笙就跟小孩子闹着要吃糖一样,无奈的起身勾住他的颈,贴着他的唇吻了上去。柏笙一碰到她就不想鬆开,揽着她的腰就不撒手了,最后还是被易小聊使劲推开的。

“……”柏笙觉得自己似乎在她的话里错过了点什么,他起身拉过易小聊小声嘀咕,“易小聊,这是什么意思?”

“……”柏笙哀怨的望着她,这算哪门子的晚安吻!和俩小东西的待遇差太多了,亲他们的时候就满含深情的,怎么到他就这么敷衍了事。

“妈妈,我瞌睡了,该睡觉了。”橙子抱着枕头就蹭到了床上,小手啪啪拍了拍自己的专用枕头,眨巴着眼睛看柏笙,“爸爸,你为什么一直坐在地上,地板很凉,肚肚会疼。”

“自己的孩子都嫌弃,滚出去。”

“宝贝,怎么了?”

“举起手。”

“好。”橙子咯咯笑着,“爸爸身上比妈妈肉肉多。”

“……”

易小聊看着柏笙被噎住的样子,偷偷捂嘴笑,把绿茶搂在怀里,对着绿茶的小脑门“吧唧”了一口,橙子也凑过去要亲亲。易小聊亲完她就搂着俩小东西闭上了眼,一点也没有搭理某人的意思。

“晚安吻。”

橙子整个小PP都滑进了马桶里,双手扒着马桶边缘就双眼蓄满了泪水,张着嘴哇哇哭开来。

柏笙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易小聊那边没什么动静。柏笙盯着中间的两个小东西,橙子睡相很不安稳,举着两只胳膊呈大字型,佔了大半个床。绿茶相比就乖很多,安安静静的躺着,也不胡乱翻身。易小聊侧卧着,只是紧闭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显示了她装睡的事实。

柏笙这时忽然很想问易小聊……你这三年都是怎么过的,剎那间心里百感交集。他欠易小聊的,真的很多,似乎,越来越多了。

易小聊帮橙子收拾完,柏笙把她送下楼丢给蒋陌就奔楼上找易小聊了。他现在可是得抓紧机会和易小聊腻歪。两个小东西在的时候,易小聊的归属权基本都不属于他。

柏笙懊恼的躺下,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三年没吃肉的人伤不起口牙!!

“……”

“妈妈胸口软软的,肉肉很多。”

柏笙手很快就探进了她的睡衣寻到了呢呢的所在处,“小聊……”

“为什么?”橙子好奇的从被子里探出小脑袋,头髮也顶得毛茸茸的。

“……”柏笙想,明天一定要去跟他老爹取经!

柏笙白她,他当然知道这是她睏了的意思,柏笙讨好的勾住易小聊的脖子,“老婆,晚上是咱们俩一起睡吧?”

橙子拽着易小聊的衣襟,声音甜腻腻的,“妈妈,橙子要喝呢呢(奶奶)……”

“骗人。”橙子不满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橙子是女孩子,胸口也很宽广,和妈妈的不一样。爸爸没有妈妈软,还骗人,一点也不好。”

柏笙也举得自己的话似乎没什么信服力,搂着易小聊的腰,“小聊,我今天休息,可以陪你……陪你们去转转。”

“你女儿,睏了的意思。”

“……”

易小聊狠狠踹了柏笙一脚,“神经病,警察当出毛病了?”

柏笙悄悄爬过去,掀开易小聊身边的被子钻进去,从后面拥住她。易小聊睁开眼,柏笙对着她笑,“呢呢今天不开门是在等我吗?”

“以前老不要人家一起睡。”

绿茶也一本正经的擂着小拳头朝柏笙的胸口捶了两下,随即皱眉,似乎真的在测验他胸口的柔软弹性度一样。

易小聊忽视某人投射过来诧异的目光,下楼找绿茶準备带他去洗澡。

柏笙很不淡定的猛然睁开眼,一双漆黑的眼紧紧的盯着易小聊,易小聊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脸红得更彻底了。强自镇定的摸着橙子的头髮,“宝贝乖,呢呢今天不开门哦。”

“四个人很挤。”

看到易小聊满脸凝重的盯着自己,柏笙有种不好的预感。易小聊露出了极複杂的神情,柏笙觉得为什么她看他那眼神里似乎有着……鄙视?

“……”

柏笙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要不要当他是真空的?柏笙鼻子里哼哼,“易小聊,我也要。”

“我们听过了。”橙子撇着小嘴,食指戳戳柏笙的胸口,“爸爸,你没有妈妈枕着舒服。”

柏笙和易小聊都一愣,易小聊没什么朋友,能跑到易家来找她的更是想不出会有谁。

易小聊刚把绿茶抱下楼给蒋陌,还没进房间就听到橙子的哭声。快步走进卫生间就愣住了,柏笙手忙脚乱的提着橙子。就那么双手架着橙子的胳膊,不知所措的看易小聊。

橙子在床上蹦Q着嚷着要去卫生间,易小聊不知道去哪了。柏笙顶着黑眼圈抱她进卫生间,迷糊着眼帮她脱了裤子就放在马桶上……顿时……傻眼了。

易小聊躺下去,柏笙连忙贴着她钻进被子。橙子和绿茶对望一眼,迅速的从中间的被子顶了进去,跻身在柏笙和易小聊中间。

易小聊红着脸骂了句,“不要脸。”

柏笙讪讪的对俩小家伙做鬼脸,来日方长他还不信制服不了俩小皮孩子。想当初他收拾易小聊可是很有一手的。

柏笙压在易小聊身上半天反应不过来……易小聊一巴拉就把他整个掀了下去,拉过被子摀住头,“睡觉,都给我睡觉,谁不睡打屁屁。”

橙子和绿茶捂着嘴偷笑,柏笙黑着脸看过去,两人连忙十个小胖指头捂着眼睛,还不时偷看下。

“……”见人睁着眼说瞎话的,没见过这么能睁眼说瞎话的。

“……”

柏笙闭着眼,还没五分钟就被身后橙子的一句话给弄得再次炸毛了。

柏笙黑线了,他侧过脸看着绿茶,“儿子,咱们是男人,当然和女人不一样。咱们的胸襟要宽广,至于有没有弹性跟咱男子汉没关係。”

易小聊看着他生硬的拐了个弯,抿着嘴笑,“柏笙,你变了。”枕着他的肩膀,易小聊闭上眼,舒服的感叹,“变得真好,虽然幼稚,可我喜欢。”柏笙现在一点也不掩饰对她的喜欢,对她的依赖表现得这么明显,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虽然跟个大孩子似的,可是……很幸福。

易小聊不知道柏笙的小算盘,只是看着他从刚才的义愤填膺忽然露出诡异的微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易小聊无奈的接过橙子,放了热水给她洗澡。

易小聊没好气的回头瞪了他一眼,“禽兽,他们这么小,能一个人睡嘛!”

柏笙收紧手臂,下巴在低着她的肩膀,“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一家人好好在一起。”欠她的,他一定好好补偿她。

柏笙俯身靠近她,“老婆,我要亲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唇间,声音低沉,“以后的晚安吻,都是这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