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失去

上一章:第43章变化 下一章:第45章端倪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垂着眼没再说话,为了柏笙活着?这个理由,真的可以支撑她度过剩下的半生吗?

病房里,刺目惊心的白布,易小聊机械的拉开。颤抖着手指想去抚那熟悉的眉眼,怎么也碰不到他的脸。

千北抬手替她拭去眼角的泪,“如果我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就好,那样,至少可以帮助林锐早点找到兇手。”

“小聊,好好活着好吗?为了柏笙,为了孩子,也为了易家的每一个人。需要你的,不只是柏笙,还有我们。我们已经失去了柏笙,再也承受不了失去你的痛苦了。”千北的眼泪滴在易小聊手背上,滚烫惊人。

葬礼那天,她完全不知道身边的人都对着她说了些什么。林锐走的时候,对着她又是叹气又是一通劝,欲言又止了好几次还是离开了。

千北大多时候是沉默的,总是一个人坐在房间阳台抽菸。遇到易小聊时,他也只是脸上淡淡的笑着。不再像以前那样,和她肆无忌惮的说笑。易家每一个人都刻意掩饰着心里的那个伤口,柏笙就好像六年前离开易家那样,成了易家人口中不敢触碰的话题。

千北垂下眼,手心的余温包裹着她微凉的手指。

易小聊站在他床边,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怔怔的看着千北那漆黑的眼紧紧的注视着自己。总有一种错觉,下一秒,千北口中说出的会是,“易小聊,对不起,我没能赶上我们的婚礼。”

即使知道不可能,那种几率微乎其微,她还是抱着一点点希冀在等待。但是,怎么会有那种可能?千北怎么可能换上柏笙的新郎礼服?柏笙又怎么可能会去穿伴郎服!易小聊就在这绝望与期望中不断折磨着自己。

可是千北迷迷糊糊的看了她一阵之后,声音低沉的说,“小聊,对不起,我没能把他安全的带到你身边。”

“嫂子。”

柏笙穿着笔挺的黑色礼服,安静的闭着眼,好像睡着了一样。就这么静谧的画面,他也好看的如童话中的王子一样。脸上隐约还有点黑浊的血迹,易小聊扯着嘴角,努力笑着,用手上的蕾丝手套轻轻擦着他的面颊。

千北闭了闭眼,轻轻仰头,“我活着,是为了柏笙没完成的梦想。他丢下的,还需要我去照顾。包括你和孩子们。”

易小聊乾脆住在了易家,一边照顾蒋陌,一边照顾千北。晚上躺在和柏笙的房间,梦魇一个接着一个。几乎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柏笙常常在她半梦半醒间抱着她睡一整晚。醒来时,只剩枕边濡湿的泪痕。

易小聊意识恍惚的靠在他胸前,鼻端若有似无的萦绕着柏笙身上特有的味道。她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襟,脸颊在他胸前蹭了蹭,“柏笙……是你吗?”

第二天,她偷偷在急救病房的玻璃外看了眼里面躺着的千北,说她恶毒也好,说她自私也罢。有那么一秒,她努力在他身上寻找柏笙的影子。可是自从柏笙恢复警员身份以后就理了和千北一样的寸头,除了眼神和平时的衣着,几乎是很难分辨究竟谁是谁。

那里,柏笙还活得明媚灿烂。

蒋陌走近她,声音嘶哑粗噶,颤抖着手递给她一部手机。那是柏笙的手机,还未来得及发出的短信,一字字让易小聊的心瞬间跌到最绝望的深渊。

“大懒猪,这么重要的日子也迟到,快醒醒。以后再不吵你,怎么睡都不嚷你。”

“哥……没抢救过来,里面在抢救的……是千北。”林锐看着易小聊这样,心里一阵阵的钝痛,实在不忍心说这番话。

易小聊脸色苍白,大脑嗡嗡直响。看着手术中几个红字,眼前模糊一片。

易小聊苦涩的牵了牵唇角,发出的声音自己都觉得难听至极,“没关係……”心里不断鄙视自己,易小聊,你到底是有多恶毒。为什么此刻,你心里居然是罪恶的觉得失望了,难道千北离开你才会开心吗?

易小聊的睫毛颤得更加厉害,眼泪顺着眼角流出。唇角也轻轻颤抖。

千北撞到了头部,脑子里还留有淤青。记忆不甚清晰,对过去的事记得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只记得重要的那么几个人,至于谁身上发生过什么事都不记得了。腿伤也慢慢康复,只是脑中的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慢慢散去。

看着墓碑上“易柏笙”三个字,易小聊只觉得好像是老天在和她开一个愚人节玩笑一样。柏笙也许某一天还是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后悔极了,后悔曾经和他闹了那么久得彆扭。分开了三年又三年,如果知道他们之间的时光这么短暂,她一定不会轻易挥霍他们间那有限的爱情。

荣享走过去揽住她,“去看看他吧,别让他走得不安心。”

荣享开车载易小聊到医院,车刚停稳易小聊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在急救室门口只看到了林锐,易风和蒋陌、千北都不在,易小聊忽然觉得心口压了块沉重的大石,已经呼吸不能。她脚步不稳的走近林锐,林锐看着她的眼神,深邃複杂。

三个月后,千北出院回了易家。部队也准了他假期,千北迴到易家后,蒋陌的情况也慢慢好转。易小聊把橙子和绿茶接回了易家,橙子和绿茶常常追着易小聊问爸爸去哪了。易小聊每次都含糊的解释说爸爸出任务了,这个藉口已经用了很多遍。

---

自杀事件之后,易家的人都格外留意易小聊。绿茶和橙子也更黏她了,她去哪都要跟着。看着两个稚子,易小聊那颗本就不够坚硬的心也一点点的磨平柔软下来。柏笙离开了,如果她也离开,两个孩子该怎么办?没有了父亲,连母亲也不负责任的离开,对于还不到三岁的他们来说,是多残忍的事。

易小聊缓缓睁开眼,“千北,你怎么做到的,我受不了,撑不住了。”

易小聊不能想像柏笙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编辑的这条短信。她把手机紧紧的攥在手心,哭得岔气,拚命摇着头,“不是柏笙,不是柏笙,他还能发短信,一定没死。不是他!”这些话柏笙从来没对她说过,她甚至觉得柏笙一辈子也许都说不出口他爱她。现在,却是在他弥留之际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

千北住院的日子,易家几乎是死气沉沉的。两个孩子都是福妈在带,蒋陌病倒了,易风医院家里市局三点一线。

“对。”荣享安抚她,心里也在默默祈祷。这两孩子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如果再有什么意外,小聊一定承受不了。

荣享正好上楼,走到易风身边,深深叹气,一时不知怎么开口安慰。

易小聊使劲擦着眼泪,不肯让自己的双眼模糊到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即使这个人躺在这里,即使是他的样子,易小聊都无法接受柏笙真的离开了她。昨天还说着要一辈子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消失了。

易小聊的眼泪隐忍在眼眶里,紧紧的咬着唇肉,死活不愿哭出来,“胡说,柏笙不会丢下我。我不信!”

手里的捧花掉在地板上,易小聊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房间。荣享追上她,“冷静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还不清楚,也许伤得不重。”

易小聊哭出声来,那种心里的揪痛伴着绝望,很想大声喊出来。是啊,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不是柏笙,那就是千北。即使是千北离开,也一样对易家任何人都是沉重的打击。对她亦是一样。

日子过得很快,半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柏笙不再是个不敢提及的隐秘,可是,易小聊的心里,还是单独划出了一块属于他的角落,谁也进不去。

易小聊的睫毛轻轻的颤着,没有睁开眼。

易小聊不敢去火葬场,躲在柏笙的房间哭了一整天。

“花车被人动了手脚,剎车失灵了。去荣家的路上,车子冲下了山坡……”林锐很艰涩的开口,眼神黯淡,“柏笙他……不在了。”

易小聊好半天才发出声音,“怎么……回事?”

千北紧抿着唇不说话,脸色苍白额际渗着细细的汗珠,腿伤被拉得生疼。心口也是一阵阵的刺痛,他甚至想,如果离开的是他,是不是会好很多?

听到这话,易小聊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攥着荣享的袖子,“一定会没事,对不对?”

蒋陌抽泣着看向易小聊,一字一句都击溃了易小聊最后一点防线,“去看看他吧……柏笙一定放不下你。”

因为抢救及时,输了血,易小聊脸色也渐渐好了很多。千北守着她,一步也不敢离开。坐在床边看着明显消瘦下来的人,心被攥得越来越紧。悄悄握起她的手,慢慢收紧,“易小聊,那么坚强勇敢的你去哪了?为了孩子,你也不能勇敢的活下去吗?”

蒋陌抱紧她,在她肩膀也哭的全身颤抖,“小聊,急救室的是千北,他穿着伴郎服。”

荣享站在门外,转过身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么?可是,如果是要报应他曾经做了那么多坏事的话,都报应到他身上吧。和柏笙、小聊一点关係也没有。为什么所有错都要报复在他的妻儿身上?

易小聊扒着玻璃窗,无耻的想着,也许……醒过来的会是柏笙?这样的想法她都觉得自己很龌龊。可是她离不开柏笙,想到这个世界上,也许再也没有一个人叫易柏笙,她的心就彻底的死了。

---

千北会哄他们,带着两个孩子玩电玩。看着他们欢笑颜颜的样子,易小聊常常错觉柏笙从未离开过。

易小聊守在床边,呆呆的坐了很久。不许护士接近柏笙,最后还是被蒋陌和荣享给带走的。

千北不醒过来不代表柏笙的葬礼可以逃避得过去,易小聊拒绝任何人接近他。可是最后还是被蒋陌劝服了,她几乎是暴跳如雷的对着易小聊吼,“柏笙真的走了,你就让他安心的离开,他看到你这样,会安心的闭眼吗?”

“老婆,欠了你好多,来不及实现了,好多话没对你说。七岁,对不起。十五岁,对不起。十七岁,对不起。二十岁,对不起。二十三岁,不能陪你一辈子,可是,不想再说对不起,我爱你!很爱。”

柏笙葬礼结束后第三天,千北醒了。

易小聊撑到柏笙离开的第100天,终于撑不下去了。

千北在浴室发现她割腕的时候,双眼腥红暴戾的一边抱着她往外跑,一边吼,“易小聊,你要是敢就这么死了,柏笙他一定不会原谅你。你敢这么扔下橙子和绿茶,他只会恨你!恨你,你懂不懂!”

千北一直没醒来,易小聊常常贪恋的看着床上人的脸。伸出手心感受他心跳的频率,那一切……明明都是柏笙的感觉啊。

易风扶着蒋陌慢慢走了过来,易小聊回头看去,蒋陌早已双眼通红,脸上还有未乾涸的泪痕。整个身子几乎都是挂在易风身上的,易风眉眼间也满是沧桑,少了平时那股傲气。

易小聊闭了闭眼,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的缀下。

床上的人没有一点意识,手下触及的肌肤,没有一丝温度。易小聊哭着拽他,用力拍打他的胸口,“骗子,说好了一辈子,才二十年就不要我,易柏笙,你给我起来!”

易小聊失了重心,全身瘫软的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什么?”

---

易小聊趴在他胸口上,眼泪滴在他胸前的黑色礼服上,瞬间消失不见。那里,没了以往有力沉稳的心跳,易小聊绝望的闭上眼。她不愿意去相信,也接受不了,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在她和柏笙身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