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端倪

上一章:第44章失去 下一章:第46章消弭

努力加载中...

柏笙敛去笑意,眼深深的看她,伸手想抱她。

千北的侧脸逆着光透着一层洁白的光晕。他嘴角带着笑,时不时的低头看怀里的橙子。林锐和他说话他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给挡回去,那样的画面,似曾相识。

林锐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真的。”

医生说他也许会清醒,也许会睡一辈子。不确定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但是,至少有了希望。

千北打开门看到门口的易小聊,眼神闪烁了下,“有事?”

“……”千北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他胸膛剧烈起伏着。温软的身体贴着他,他觉得整个胸膛都炽热难耐,伸手拉开易小聊的手臂,厉声道,“出去!”

橙子对着易小聊吐舌头,挤眉弄眼的很欢脱。

林锐也知道他的处境,心里也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想抽菸,看了眼床上的千北又垂下了眼。

橙子和绿茶三岁了,易小聊早早定了蛋糕带回家。荣享和荣绒到日本旅游没赶得及回来,只有易家几个人一起帮他们俩庆祝。易家很久没这么有生气了,所以蒋陌很开心。两个小家伙绕着餐桌跑,咯咯笑个不停。

晚上,易小聊躺在床上,脑子里不断回放着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幕。有些东西,在她的胸口越来越清晰。

易小聊黑着脸警告她,“再不乖,丢给灰太狼。”

那天,周璟澜告诉他尹盛还没死的时候。他就知道尹盛总有一天会再找他报复的,看着易小聊为婚礼忙碌兴奋的样子。他心里焦躁不安,尹盛就好像冤魂一般紧紧追随着他,总是在他不知觉中神出鬼没。却总是没有实质性的举动。

正在插蜡烛的易小聊不知怎么手抖了一下把手里的蜡烛生生扎进了奶油深处。目光呆怔的看着在地毯上坐着玩得兴起的几个人。

柏笙脊背一僵,缓缓回头看去。

从这时候开始,易小聊才留意到。千北有很多习惯是和柏笙一样的,吃早餐的时候不喜欢吃白煮蛋,总是吃煎蛋。不喜欢看书,但是喜欢看法制节目。週末有空总是回去练枪和骑马,还常常和林锐一起去登山。

易小聊眼神黯了黯,逕直走向他的床。坐在床沿,歪着头对他笑,“千北,我喜欢你,你一直喜欢我的。”

真正的千北因为伤势太重,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甚至安排了替身这一幕骗过易小聊。却不曾想,蒋陌不死心的求着医生最后再试试,如果抢救不了再放弃。最后接连用电复律机电击之下,千北居然奇蹟的恢复了微弱的呼吸,只是,还是没能摆脱植物人的厄运。

千北感觉到她的视线,侧过脸笑着看她,“怎么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林锐他们没想到柏笙会突然记起以前的事。催眠竟然对他没有一点用。柏笙想起这事也不过一週都不到,可是他每天对着易小聊和孩子,却不能说实话,那种揪心的感觉更折磨得他白蚁噬心。

易小聊手指攥紧门框边缘,犹豫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千北,一起睡?”

柏笙看着她隐忍的样子,心里好似一刀刀被剜般发疼。伸手抱紧她,“我知道,我都知道。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宝贝别哭。”

柏笙知道林锐在自责,对着他艰涩的笑了笑,“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谁也不怪。怪我自己,当初一时心软,若是当初杀了尹盛也不至于后患无穷。”

柏笙猜不透他的用意,直到婚礼当天花车的剎车被动了手脚。车里只有司机和他还有千北三个人。现在想来,尹盛恨极了易家的人,他和千北都死,对易风来说是最大的打击,那么,他的报复也就达到了目的。

带着橙子和绿茶玩的时候,总是孩子气的和他们抢吃的,抢玩具。打电动的时候有时候玩不过绿茶还会耍赖。

当他知道易小聊险些死了的时候,他内心的惊惶自责差点让他说出一切。可是尹盛一天不落网,他怎么也不敢贸贸然打草惊蛇。

林锐看到他出现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怎么又来了,不怕被她发现么?”

这些,为什么现在才发现?也许……从柏笙不在之后,易小聊潜意识里总是避着千北。害怕看到千北那熟悉的五官。

---

易小聊心脏蓦地停止了跳动,紧紧的盯着千北的脸。

千北说完就弯腰对橙子伸手,“宝贝,过来叔叔这,不许气妈妈。”

林锐一直在病房守着他,争取做第一个见到他清醒的人。柏笙醒来后因为脑子里还留有血块,记忆神经被压迫。很多记忆都混乱不堪,林锐和队里的催眠师趁机混淆了他的记忆。让他以千北的名义活下来。

唐有天那边的线人已经布置周全,一旦收网。柏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易小聊身边。

“易小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千北脸色很难看,看向易小聊的眼里有两团怒火。

别院门口的牌匾顿时让易小聊心跳加速——安民康复中心。易小聊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用力,指尖泛白。如果昨晚的试探还不够清楚,现在她几乎已经确定了心中所想。

这半年来,柏笙的伤势慢慢康复。尹盛也在唐有天的手下又开始茁壮起来,没有再找柏笙的麻烦。似乎真的相信了柏笙已经死了的说法。

易小聊猛翻白眼,这皮孩子,越来越没大小了。都是让福妈给惯的,狠狠磨了磨牙,伸手就去拽她的后领,橙子笑着钻到桌子底下。一屋子人见状抿着嘴不敢笑出声,想当初可都是易小聊把柏笙气得跳脚的。

易小聊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其实力道并不大,只是那声音在寂静的病房里听着格外惊心。

如果当初不是他擅自做主趁千北和柏笙出事时换了他们的衣服,想到用掩人耳目这招来保护柏笙,让尹盛错觉柏笙已经死了。易小聊也不至于差点自杀。

易小聊只觉得胸口快要爆炸开来一样,被自己心里的那团火烧得浑身燥热,她那么伤心,那么绝望过。他却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生气了”

刚才那个字,深深的攥住了易小聊的心脏。有些东西在脑海中盘旋着理不清。

看着床上的人,柏笙心里一阵酸涩,若不是在最后关头千北紧紧护住他,恐怕今天躺在这里变成植物人的就是他易柏笙了。到最后,他还以千北的名义活在当下。

易小聊歪了歪头,瞇起眼笑,“怎么了?”

林锐也买了最新版的游戏光碟来给俩小家伙,绿茶尤其高兴,拽着林锐要他教他们玩。千北和林锐带着他们俩坐在地毯上,一人怀里护着一个準备开战。

易小聊作势真的準备钻进去抓她,千北一手攥住她手腕,笑着拦她,“跟个小孩子计较什么,怎么比橙子还幼稚。咱们易小聊不是一直很厉害么,武松见了都要躲起来的人。现在怎么这么笨了。”

林锐在病房闷得难受,準备出门抽支菸。刚一转身手里的烟就掉落在地上,他定了定神,笑着开口,“嫂……嫂子。”

柏笙进了病房之后就疲惫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床上依旧没什么反应的人,神情落寞,“在家憋得难受。”

“你知道什么,你不是我,什么也不懂。”

“……没什么。”

怒极反笑,她勾着唇对柏笙说,“又玩什么,以前玩卧底,玩失蹤,现在呢?玩重生?”

一点点蛛丝马迹现出端倪后,易小聊才幡然醒悟,千北最近看向她的眼神,越来越奇怪。难道说,他……易小聊不敢想,太多东西她弄不懂。答案,一定要他亲自告诉自己!

易小聊看着他那样子,心里的某些东西几乎已经完全得到了答案。走过他身边时,低低一笑,“原来,角色扮演,很有趣。”

---

而这些,都是和千北以前大相逕庭。

似乎……她错过了些什么。

千北靠着门板,紧紧的闭上眼,睫毛轻轻颤抖。易小聊,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易小聊的车子停在了离他不远的树林里,千北在车里坐了一会才下车。

“你也没料到他命大的还没死。”

身后的门板被用力甩上,易小聊唇角轻轻扬起。

千北垂在身侧的手紧攥着,指尖深深陷进肉里。不断压抑着身体里窜起的那阵火,脸色沉得能滴水,几乎是咬着牙挤出一句话,“易小聊,我再说一次,出去!”

千北一直都是安静温柔的,不喜欢骑马、登山一类出汗多的游戏。他比较洁癖,更多时候会花在书堆里。带绿茶和橙子玩,也极少孩子气。总是对他们极尽宠溺。

“……”

---

橙子和绿茶很调皮,尤其是橙子,胖乎乎的小手指抓了一手的奶油,涂得千北脸颊上到处都是,千北更恶劣,孩子般和她打闹,最后还任由橙子小舌头伸着去舔他的脸。

一切都很顺利的被隐瞒了下来,本来林锐和莫英明他们还在为火葬的事焦虑。却不曾想易小聊那天根本不敢去看柏笙被火葬。这也给了他们很好的机会转移千北。

林锐抱着橙子和千北他们对打,千北很厉害,绿茶在他怀里一双眼亮汪汪的看着他。没几个回合林锐就死了。林锐黑着脸按Return,一边玩一边气急败坏的吼,“哥,你往那边去。没看见Boss在那边!”

“你是不是怪我……”林锐有些自责。

“……”

橙子从桌子下露出个小脑袋,眼睛瞇成一条缝,“妈妈笨笨,进来抓我呀。”

蒋陌那时才知道事情的始末,为了大局着想。只好配合着演戏,欺骗易小聊。

易小聊瞇起眼看他,有这样的反应就对了。但是依旧不动声色的往前迈了一步,整个身子更挨近了他一些,白皙的手臂软软的环住他的脖颈,另一只手轻轻的在他锁骨处画圈。

“……我才不怕,有小灰灰作伴,哼哼。”

他出事时意识不清,几乎觉得自己真的就要离易小聊而去了。拿着手机编辑了自己最想对她说却一直未说出口的话。却还是在林锐和莫英明赶来的时候昏了过去。

“故意惹妈妈生气,是不是!”

“你不喜欢我么?”

易小聊甩开他的手,眼眶开始发红,“混蛋,知不知道,我差点死掉!”他们真的差点就天人永别了,真的就差点,再也不见!

柏笙抬手搓了搓面颊,“以前什么都想不起还好,现在都想起来了,你让我怎么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的面对她。”

柏笙阖了阖眼,轻轻一笑,“生气了?”

吹蜡烛的时候,橙子和绿茶趴在桌子边上握着小胳膊许愿。莹亮的烛火中,小家伙的脸明亮快乐。易小聊眼里带着笑,宠溺的看着他们。稍一抬眸就看到千北注视着自己,那幽黑的眼里,有太多的情绪她看不懂。或许,看懂了不敢去想。

第二天是週六,千北和往常一样,下午的时候会出门。易小聊看着他出门后也偷偷跟了去,走出很远,千北的车子在一个僻静的别院外停下了。

易小聊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看向他的眼里,没有一丝情绪。柏笙心跳得极快,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易小聊大步向自己走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