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甘愿

上一章:第46章消弭 下一章:第48章番外·宝宝们的暴力生活

努力加载中...

柏笙脸一沉,“闭嘴,易小聊,胎教!懂不懂?”敢当着自己和宝宝的面公然爬墙,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

“!”易小聊敢怒不敢言的瞪着柏笙,都说是一百夜了,那不是三个多月才能看完,她一晚上能看得完么?

“你也不变态,也不禽兽。”

易小聊洗完澡出来看到柏笙坐在沙发上发呆,指尖的烟已经燃了长长的一截菸灰。那点腥红很快就要烧到手指了。易小聊连忙走近他,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烟蹄,“又不是猪脚,烤了不能吃。”

柏笙有些头疼,看着身上开始动手动脚的人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回头得好好研究研究到底是什么东西会突然诱导易小聊变身?平时可是自己怎么逗她她都一副极不情愿的样。今天到底是被什么刺激了?

“……”孕妇的情绪也实在太TM喜怒无常了吧?柏笙咬着牙,脸上赔着笑,“老婆,你真好,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我没那么小气,不会跟你较真的。”

“嗯,禽兽。”

柏笙看着气呼呼的易小聊,连忙伸手在她后背帮她顺气,“宝贝乖,彆气,气坏宝宝就不好了。”

柏笙太阳穴跳得更凶了,直接推了她脑门一把,“易小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给我去看安徒生童话一百夜!看不完不许睡觉!!”

“你混蛋。”

柏笙低头看到她亮亮的眼,抿唇笑,却什么动作也没有。

易小聊则是满脑子都是柏笙今天打架的样子,虽然她不觉得自己有暴力倾向。可是那样的柏笙是她第一次看到,挥拳踢腿间都透着一股子阳刚。那种爆发出来的男性气息,一整天都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

两年后……

“你变态!”

基于某人认错态度良好,易小聊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随即又红着眼眶,揪住柏笙的衬衫,“老公,你不混蛋。”

“我嫌弃!”

柏笙没好气的一把掀开她,易小聊整个摔进沙发里,瞪着起身的人。

易小聊靠在病房外的墙壁上,静静的听着柏笙的话。她知道柏笙一直在隐藏自己的情绪,千北的事他从来没有主动谈起过。可是易小聊知道他在自责,半夜常常被柏笙的梦话惊醒。

“……好。”柏笙看着千北似笑非笑的脸,恨得牙痒痒。易小聊哪里是可爱,哪里是天真,简直就是一个好色、重口的悍妇啊。

易小聊眼前黑乎乎的,使劲去拽包着自己的毛巾。头髮也被挠得乱糟糟的,脸颊因为大力的动作被刮得红扑扑,鼓着嘴哼哼,“装柳下惠,这里就我们,装什么呀!”说完就一把将柏笙扑倒在沙发上。

“我要改!”

---

“好,我变态。”

柏笙“啪”一声反锁住浴室的门锁,双手撑在洗手台上,默默看着镜中的自己。疲惫的闭了闭眼,即使刻意的不去想,脑子里总是浮现千北的样子。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和易小聊亲热,每次看着身下的她,总是有种罪恶感。觉得这么幸福的日子全是从千北那抢来的。

“……”鱼小鱼?现在的家长也太不负责任了,怎么能这么随便给小孩子起名呢。蒋陌低头看看自家孙女,嗯,橙子……其实也没那么难听。

千北好笑的站在房间门口敲了敲房门,“我说,你们夫妻俩墨迹够了没,爸在催了。”

易小聊贴着柏笙的脸颊,调皮的眨着眼,睫毛扑闪扑闪的故意挠得柏笙痒痒难挨。

柏笙惊愕的看着兴奋的某人,难道他家易小聊是个隐性的S?柏笙阴恻恻的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铐哪里?不听话,铐浴缸睡整晚。”

“改什么?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腰变粗是正常的。”柏笙沉下脸,易小聊为这事都闹了不下十次了,怎么到这节骨眼了还要折腾。

“还要,手铐。”

易小聊把手里的毛巾丢给他,往他腰间一跨,“擦头髮。”

“柏笙,穿警服啊。那样好看,我特冲动。”

柏笙弯了弯唇角,宠溺的摸摸她的头,“我知道,乖,快去。”

“真的?”易小聊眼睛一亮,抬头看着千北。

“……”

柏笙一愣,漆黑的眼暗了暗。手中的毛巾整个把她脑袋给包裹住,还重重的揉了几下,“小色女,给我老实点,再动打屁股。”

“再不听话拿手铐铐你一整晚,乖乖睡觉!我去洗澡。”

“……”柏笙嘴角的笑意僵住,你这么说他就听不见了?

“……”某人的色女因子又隐隐作祟了?

“虫小虫?”蒋陌诧异的看着那个穿白色蓬蓬裙的小女孩,“还有叫这名的?”

“你禽兽!”

“去啦,去啦。”易小聊在他身上扭着,撒泼耍赖得很得心应手。

易小聊默默低头绞着手指,羞涩的说,“浴缸啊……柏笙,讨厌。你好重口哦……”

易小聊嘟了嘟嘴,搭在沙发边缘的脚翘着,挑衅的将手指慢慢滑到他身下的某个部位,轻轻抚摸着,眼睛猫似的微瞇着。

易小聊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随即一脸沮丧的对身后的柏笙说,“老公,改改婚纱?这样,腰好粗。”

“小聊,去帮我买包烟。”

“……”

“……好。”

易小聊一听这话就蹦了起来,双眼一亮,“手铐?我喜欢!”还伸出双手晃了晃,“铐哪里?”

橙子撅着嘴坐在蒋陌怀里,眼睛斜睨着不远处穿着洁白蕾丝蓬蓬裙站在哥哥身边的小女孩。狠狠的哼了一声,“奶奶,为什么要她做花童?”

橙子哼哼,“是外号,她叫俞小俞,是不是没虫小虫好听?”

“是……是,我混蛋。”

等柏笙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易小聊歪着头趴在床上睡着了,枕头边上还真的放着本童话故事。柏笙轻轻帮她掖好被角,注视着她的睡颜,满脸柔和,“对不起,我们……可不可以等等千北。没有他,我们怎么幸福?”

柏笙和易小聊站在千北的病床前,看着千北安静的睡颜,易小聊觉得胸口涩涩的。柏笙坐在床侧的椅子上,默默的看着千北出神。

《以谁之名,默默爱你》正文完

“笨蛋,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不自私一点。总是为她着想,那么迟钝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懂你的感情。”

柏笙笑着拿起毛巾轻轻擦着她的髮丝,易小聊仰着头。檯灯发出暖暖的光晕笼罩着他,易小聊心里甜甜的。这一刻她才真实感受到这个男人将是她依靠一生的人,是她宝贝们的爸爸,这种彼此间亲密的牵绊让她莫名的踏实、兴奋。

易小聊吸了吸鼻子,“不是,你要混蛋、BT、禽兽,那宝宝成什么了,胎教,不能让他听,不然会变小混蛋,小BT,小禽兽。”

原来……他心里的负罪感这么强烈。

易小聊看着柏笙一脸严肃,撅了撅嘴,“病房,不能抽。”明明菸瘾也不是很大的人,干嘛非得在病房里抽菸。

知道不能抽还要我去买,易小聊不高兴的拎着包出去了。

柏笙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嘶哑,顿了顿才接着说,“我知道你总觉得易家欠了我,什么都让着我。这些补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了?明明是我弟,却总是一副懂事乖巧的样子,看着这样的你,我心里有多难受你懂么。从小就什么都让着我,连易小聊你也让着我。”

蒋陌好笑的在自己孙女脸上吧唧了一口,“小笨蛋,谁让你昨天吃了那么多冰淇淋拉肚子呢。难道你想待会给妈妈托婚纱的时候跑厕所么?那是你爷爷战友家的孙女,临时来救场的。”

橙子气得腮帮子鼓鼓的,伸出短胳膊指着绿茶,“哥哥坏,是哥哥给我吃的。”随即脑子一转,“我知道了,哥哥喜欢那个虫小虫!”

“……”柏笙回过神来,弯了弯唇角,看着她把烟蒂捻灭。

---

---

易小聊心里轻轻叹气,千北何止是柏笙的一个心结,也是她的。欠了千北的,也不只柏笙一个人。如果千北不醒来,他们的婚礼就此搁置。柏笙过不了自己那关,她不介意。只要身边还有这个人,已经足够。

“可是,我一点也不想你这样。”柏笙苦涩的笑了笑,“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是从你哪里抢来的。这样欠来欠去,我们什么时候能彼此还清,互不拖欠?现在,你竟然还想要我欠你一条命!看着这样的你,我要怎么一个人幸福?”

柏笙拉着易小聊往门口走,千北轻咳一声,“易小聊,要是后悔了就告诉我一声,我随时都在哦。”

“一辈子一次,干嘛要趁怀孕结婚!”易小聊忿忿的瞪着柏笙,早不结晚不结,还要挑人家怀孕四个月的时候结。这人安得什么心?

“?!”

千北是柏笙的一个心结,没有千北,柏笙一辈子也释怀不了。

易小聊捂着嘴偷笑,一本正经的叉腰道,“那……晚上穿制服?”

柏笙从后面环住她,低声哄着,“没关係,我不嫌弃你。”

柏笙收敛笑意,轻轻拉着千北明显消瘦下来的手指,缓缓帮他按摩着,“睡了这么久,头不痛么?”看着他微垂的睫毛,柏笙胸口压抑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眼眶隐隐发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