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消弭

上一章:第45章端倪 下一章:第47章甘愿

努力加载中...

荣享和易风几乎已经确定这个人病得不轻,现在和他说什么都只会激怒他。尹盛对身后的人偏了偏头,其中一个手下手里拿着绳子就朝荣享和易风走去。

荣享看见易小聊还完好的站在这,心里稍稍鬆了口气。

“你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尹盛笑,抓着头髮的那只手臂顺势滑了下来,慢慢圈住易小聊的腰肢,“易风,袖手旁观的事儿你不是干习惯了?身为市长……待会要是录下来,明天的新闻标题还真够刺激啊。”他说着就笑出声来,好像真的看到了那幕让自己兴奋的画面一样。

“唔,我也不想怎么样?”尹盛皱了皱眉,抵在易小聊胸口的枪轻轻撞击着她,“你以为我要杀她啊?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坏,无非就是请她拍场戏,看我对你们多好。免费请你们看戏,还要怎么样呀?”

“这次是真的死了,再也不会出现了。”柏笙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帮她擦了擦眼泪,“好了,别哭了。再哭把他给吵恼了,待会会诈尸的。”

易风看着几乎已经癫狂的人,心里恨极却不敢轻易动作,“尹盛,你到底要怎么样?做这一切有什么意义,你姐也活不过来。要报仇、报复,是个男人就冲我们来。对付一个女人算什么,拿她要挟我们又算怎么回事。”

柏笙那边刚把那壮汉打倒,左侧还剩一个人反应极快的掏出枪对準柏笙。柏笙早料到他会有此举动,刚刚朝那壮汉开完枪就有躲在货箱后的準备。那人的子弹打在了货箱上留下几个显眼的弹痕,柏笙探出点头瞄準目标就一枪打中了对方的右手手腕。那人手中的枪应声落地。

荣享和易风对视一眼,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那是你儿子先骗我们小聊生的!还没找你算账呢。白给你们易家这么大便宜,俩大胖孙子就没了。”

“谁死乞白咧了,明明是你女儿死乞白咧的爱我儿子!还偷偷给他生孩子,一生俩!”

“……”柏笙无语的望了望天,低头拽了拽自己的衣服。

“……”荣享噎住了,怎么感觉这话这么耳熟?如果没记错,是自己刚才说的吧?如果没搞错,是被这老小子给否定了吧?

柏笙看着他的枪口不断在自己眉间轻晃,额际渗出细细的汗珠。拇指慢慢滑上去想扣动扳机,还没触到扳机就看到尹盛被什么给撞了下身子偏到一边。两个枪声同时响起,尹盛眉心缓缓溜出暗红血液,身体沉沉倒在地上。

尹盛瞇起眼笑了笑,手里的枪口缓缓从易小聊大腿外侧滑向腰间。转而看向荣享,“我姐当年受的苦,我要一点一点还在你女儿身上!不知道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自己面前亲眼被人LJ,你的心情会怎么样?”

“冲你来?荣享,你也混了这么多年了,还不至于这么傻吧。你那个弱智女儿,我会放过她吗?她要是有什么事,想必比杀了你还让你痛苦吧?”

谷蓝抬脚踢掉身边最近那人手中的枪,柏笙眼疾手快的开枪打中他。那人倒在谷蓝脚下,浑身还抑制不住的痉挛着。

到了指定见面地点,是个老旧仓库。一看到那地方易风和荣享就心情愈发沉重,他们太清楚尹盛在恨什么。这个地方是他们内心最深处避之唯恐不及的噩梦。

柏笙失而复得,千北却意外的经历变故。易小聊觉得生活就是一出时时充满意外、狗血的可怖惊悚片。让她总是提心吊胆、胆颤心惊。

“小聊,你在车里呆着!”谷蓝打开车门查看车子的撞伤程度,只是前盖凹陷了。基本没什么太大的破损,拿出手机準备叫拖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右耳传来,谷蓝左手的手机刚刚垂下,眼前忽地一黑,只觉后颈一阵发凉。

谷蓝情不自禁的抬手去摸腰间的枪,冰凉坚硬的触感让她稍稍安下心来。

易小聊去幼稚园接橙子和绿茶,这次只有谷蓝随行,圆圆被六队借去负责另一起少女失蹤案。

柏笙从仓库后面的通风口跳进去,蹑着脚从大货箱上下来。尹盛身后站着四个人,每个人腰间都有枪。柏笙看到易小聊被尹盛控制在怀里,谷蓝则是被另一个壮汉捏着胳膊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谷蓝眨了眨眼,得,这俩老是用掐架的方式互相吹捧呢。

尹盛一把抓住易小聊的头髮,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易小聊头皮发疼,却还是满眼厌恶的瞪向他。

尹盛的目标从来都是易家和荣家。

尹盛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看去。易风一把勒住手拿绳子的那人,顺势将他手中的绳子绕住他脖子,用力勒紧。然后朝着他的肚子狠狠几拳。那人昏昏沉沉倒下,易风单膝跪在他脊背上,用另一根绳子绑住了他。

易小聊“啪”一声打开他的爪子,“别动,让我咬会。”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断跳脚搓手臂,瞪着眼看柏笙抱着怀里的人,宝贝心肝的道歉哄个不停。

“谁嫌弃了,小聊那是天真、可爱,你懂不懂欣赏?没看柏笙死乞白咧的上桿子追呢么?”

易小聊惊魂未定,身体又被沉沉的撞回了椅背。脑袋一阵发懵,还未来得及缓冲。只听到丰瑞银楼里发出尖锐的警铃声,原来是遇到了打劫。

莫英明调到了市局,直接负责这个案子,柏笙被勒令迴避,不许参加解救行动,柏笙心里乱作一团。不知道易小聊落在尹盛手里会是怎样的处境,脑子里不时浮现出易小聊全身血迹模糊的场景。

柏笙笑了笑,“还不知道是谁给她陪葬,我想她更愿意看见你吧。”

易小聊看到那个人慢慢走近自己的时候只觉得心惊肉跳,慌张的去包里摸自己的手机。好不容易拿起,手指还没碰到1的时候,尹盛一个肘击将车窗玻璃敲碎。

看着尹盛那刺眼的笑,荣享的指节被捏的生响,紧咬着牙恨恨的瞪着他。

易风也有些惊到,“尹盛,小聊是无辜的。她跟当年的时有什么关係,要报复找我们。”

尹盛的枪迅速的抵在易小聊心脏部位,“站住,再往前一步我马上让她死在你面前。”

“我都不嫌弃你的,还吃过。你就嫌弃我,以后别想我吃你口水。”

谷蓝心里突突直跳,总有些惴惴不安。扶着方向盘的手还隐隐颤抖,那辆黑色麵包车挡住她去路的同时,居然没有马上开走。而是看着她的车撞向防护栏才慢慢发动引擎离开,这种现象太诡异。

“呃……”易小聊连忙咬着唇,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尹盛,抽抽搭搭的一口咬住柏笙的衣服开始掉眼泪。诈尸啊,那不就是丧尸出笼似的?

“都给我闭嘴!”尹盛眼神变得阴郁,握着枪的手狠狠撞了易小聊腰部一下,易小聊低低的发出闷哼。

尹盛眼神一凛,看到手下滑落在不远处的枪。迅速扑身过去準备抢,柏笙大步冲过去。还是晚了一步,尹盛抬枪对準柏笙的时候,柏笙的枪也正好对準了尹盛。

“有你这条命作陪,我就算是死也不太亏。”尹盛瞇了瞇眼,“当初答应林琳放过你们易家,可是我过不了自己这关,所以準备放过易千北,也算对林琳有个交代。是你自找的!”

尹盛从C市归来,蠢蠢欲动。谷蓝被派去保护两个小家伙,随行的还有另一名女警圆圆。尹盛性格怪异,一直没有什么举动,但是谷蓝还是格外小心。这几年对尹盛的监控得出的经验,越是平静,往往越是暗涌浮动。一个月下来基本没什么可疑情况,但是谷蓝心里紧绷的那根神经一点也不敢鬆懈。

“旧地重游,不知两位的心情如何?”

易风紧抿着唇不说话,只是铁青的脸色显得他此刻心情很糟糕。而荣享则扯了扯唇角,“你恨的是我,要报仇直接找我!易家和这事没关係,放了他们。有什么冲着我来。”

荣享紧绷着下颚,胸膛剧烈起伏,闭了闭眼,“罪不及妻儿,再说当年,是你姐罪有应得,她活该!”

荣享则在易风刚出手时,趁着尹盛回头的功夫大步冲上前,加大指力控制住尹盛握枪的手腕。尹盛眉间一紧,环在易小聊腰间的手鬆懈下去。手枪掉在地上,抬脚朝荣享胸口踢去。荣享也抬脚去挡,两人互相踢中对方胸口。力道太大都双双向后退去几步。

一路路况良好,基本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到了丰瑞银楼附近,一辆黑色麵包车突兀的横冲出马路。谷蓝猛打方向盘往一旁的防护栏撞了上去,余光看到易小聊整个身体朝前面撞了上去,连忙伸出右胳膊挡住了那股冲力。

“算什么帐?帮你养了这么大个女儿,我才要跟你算账呢!”

荣享看着易小聊那痛苦的样子,心里一阵急躁,“好,只要你不动她,杀了我吧,你要怎么折磨我都行。”

易小聊彷彿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怔怔的看着柏笙。面色苍白,瞬间就眼一弯,“哇”一声哭出来,跑到柏笙怀里就紧紧的圈着他,“柏笙,这人怎么,那么不容易死。”

“这么幼稚的男人,小聊到底看上他哪了。”荣享鄙夷的嗤了声。

柏笙几步上前,勾住面前尹盛手下的脖子,一个手刀将其打晕。抢过他腰间的枪迅速击中桎梏谷蓝的壮汉,那壮汉闷哼一声倒地,痛苦的摀住胸口。

易小聊惊愕的看着面前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他的手……到底什么做的!

尹盛被他的话激怒了,眼神凶狠的瞪着他,“闭嘴,怎么了,现在怕了想推卸责任。我不管我姐和他的情情爱爱,我只知道是你们直接造成了我姐的死!我和她相依为命,你们根本不懂那种感情。在你们这样的人眼里,哪有什么亲情?”

“易小聊,待会衣服上去全是你的口水,很难看!”

柏笙看着尹盛身后的易小聊,对着她艰涩的笑,“笨蛋,我要是没反应过来你不就得守寡了!”尹盛那一枪,柏笙在自己开枪时就飞快的扑向了另一边,子弹堪堪擦着他的衬衫划过。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尹盛冷冷的看着柏笙,有些讽刺的意味,“易柏笙?想不到你还活着,差点就被你骗过去了。本来还準备看在林琳的面子上,给你们易家留个根,既然现在死的是易千北,那么你,也得去给林琳陪葬。”

“儿媳被轮奸,易市长亲自壁上观!这个标题怎么样?”

“……”

---

易风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斜眼瞅着身边的人,“幼稚?还不知道是谁幼稚,都是被你那幼稚女儿带的。我儿子原来多成熟稳重一人,现在活生生变成老妈子了,照顾仨孩子!”

尹盛轻轻拿过她手里的手机,勾起唇角,“要报警?别急,还不是时候。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帮你报警。”

尹盛指名要易风和荣享单独前往,警察只能随后埋伏在外,不敢贸然行动。

“……”

尹盛挑衅的笑,朝身后挥了挥手,一个手下从一排排骯髒发霉的旧杂货架后带出了易小聊和谷蓝。她们俩手臂被绑在身后,嘴也被胶布封住。易小聊一看到荣享和易风就知道了尹盛的用意,嘴里呜呜发出声音,却吐不出来。

“乖乖的坐那,早点完事对大家都好。拍完戏,咱们就收工,嗯?”尹盛笑着看荣享和易风。

易小聊见势马上朝易风跑去,易风接住易小聊,解开她的绳子,唇上的脚步撕开的时候扯得脸颊生疼。易风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去帮谷警官解开绳子,我去帮他们。”

“荣享,你TM还有脸说我姐活该,她怎么活该了,你自己呢?她对你那个妹妹做的事,比起你,到底谁狠!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啊?”尹盛越说越激动,拽着易小聊头髮的手也暗暗用力。

尹盛安静的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看到荣享和易风,那幽黑的眼里顿时暗潮汹涌。

“霍,嫌弃谁呢?我家小聊怎么幼稚了,那叫可爱、纯真,懂不懂?不知道是谁家儿子爱的死乞白咧的。”

尹盛的姐姐尹繁当年就是在这里出的事……

荣享脸色突变,不由的往前迈了一步,狠声道,“尹盛,你敢动她试试!”

荣享和易风也看到了柏笙,眼神变了变。稍稍往后退了一步,易风沉声道,“尹盛,你不觉得就算要报仇也不该找我们?是周思成的错,要不是他当初抛弃尹繁,尹繁会因爱生恨吗?”

荣享翻着白眼,随即一想,“哎,不对啊,我女儿是你养出来教出来的,你有什么立场嫌弃?幼稚也是你给她整幼稚了。我还没找你事儿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