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番外·宝宝们的暴力生活

上一章:第47章甘愿 下一章:第49章番外·单人舞

努力加载中...

易柏笙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清咳一声凑在她耳边用他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乖,别闹。待会再好好抱你,嗯?”

咦,我惊愕的看着他怀里的小抱枕,怎么会和我的是一模一样的?我回头一看,自己包裹里的东西散落一地,沿着我出来的路线蜿蜒到楼梯口。我顿时黑线了,古时候的人发明的什么方法呀这都。

我挺直腰板正色道,“我没错,错的是易暮□!他在学校打架、耍流氓、欺负女孩子。在家欺负妹妹,掩藏真实本性,性质恶劣,人品低俗。”

“……”

---

他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我得管你爸叫什么?”

至于怎么镇压的?那我就不太懂了,只是有一次无意间听到妈妈说什么吃棒棒糖。

“谁准你这么说我哥了?亲你妹?”呃,这话怎么这么像最近微博上盛传的骂人台词来着?其实我是想说亲你妹妹……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千北叔叔,他和易柏笙长得一样。可是比易柏笙温柔多了,我吸了吸鼻子,“叔叔,爸爸妈妈都不喜欢我,就喜欢哥哥。等小宝宝生出来,我在这个家就没地位了,我要离家出走。”

晚上我看到易小聊和易柏笙的卧室熄了灯。找来自己的围巾铺在床上,把存钱罐,我的专用小抱枕,还有那个郝思嘉芭比全都放进去,照着古装电视剧里那些人离开时收拾包裹的样子把围巾给繫好。

叔叔听完我的话垂下头,肩膀都在微微颤抖。我疑惑的弯下腰去看他,难道叔叔也迫于易柏笙的淫威?

我……太阳!易柏笙你可是人民的公僕,中国人民警察,拿出点你办案时的雪亮洞察力呀。易柏笙看了他一会,转而看向我,一脸的……心痛?

我拉着绿茶就往外走,绿茶还对着虫小虫笑。我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那么二的笨丫头,要是绿茶敢说喜欢她,我……我非要和他断绝兄妹关係不可。我可不要这么笨的嫂子。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个合适的棍子,看到阳台的撑衣桿,我叹了口气,离家出走也走得这么寒碜。拿来撑衣桿挑起打好的包裹,我依依不捨的看了眼房间。心里默默的流泪,奶奶对不起了,你得重新买个撑衣桿晾衣服了。

易柏笙看了看绿茶,绿茶水汪汪的大眼睛又开始罪恶的装清纯,他一脸无辜的坐在沙发上,欲言又止的看了眼易柏笙。然后默默的垂下头。

叔叔眼里有浓浓的笑意,牵着我的手站起身,“好了,乖乖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绿茶冷冷的瞅着我,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不解释。当然,他解释也没机会。他只要有想抬胳膊比手语的趋势,我立马将它们扼杀在摇篮里。绿茶八成是看出了我的意图,也就懒得挣扎。

“你当我哥是喷泉么?老拿口水说事,再说,揍你!”我故意瞪大眼扮凶悍,在家易小聊就是这么吓唬我们的。我学得早就青出于蓝了。

绿茶在一班,我在三班。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趁老师不注意偷偷跑去他们班找他。想看看绿茶有没有乖乖吃饭,他特别挑食,总是不好好吃饭。踮着脚站在窗边,我没找着绿茶。奇怪,不是午饭时间吗,他能去哪里?

不过,我没想到和绿茶打架那家伙还真不是菜瓜,一点亏也不吃的。显然也是练过那么几下,绿茶佔不到便宜眉头皱得紧紧的。

易柏笙好死不死正好在我大肆宣扬绿茶的种种恶行的时候进来,他板着脸就呵斥我站好。我趿拉着拖鞋,翻了翻白眼抖着腿。

爸爸一听这名字脸色就难看的不行,我也不喜欢。无论弟弟还是妹妹,带出去的时候给别的小朋友介绍说,这是毛豆!真的很……难道不能叫个正常点的?宝宝啊,贝贝啊,不是都很可爱吗?

叔叔听完我的话就低低的笑了,他笑得时候真好看。眼睛弯弯的,唇角轻轻扬起,他摸了摸我的头髮,“小傻瓜,他们怎么可能不疼你,你和哥哥都是他们的孩子。哪有父母不疼自己孩子的。”

“喜欢啊,橙子这么可爱。”

我没凑热闹的爱好,直接往女厕所跑。虫小虫忽然跑过来抓住我的手,有些着急的说,“易暮橙,你快去看看你哥。”

远远的最先看见了那个讨厌的虫小虫,好吧,是我给她起的外号。她是叫俞小俞来着,谁让她代替我给爸爸妈妈做了花童来着。我到现在还记着呢!

我坚定的点头,看吧,绿茶隐藏的太深。连亲生父母都看不出来,只有深受荼毒的我知道他低劣的本质。我今天一定要揭露他的种种恶行。

我叫易暮橙,今年五岁了。在小牛津幼儿园上大班,我有个双胞胎哥哥,叫易暮□,其实他和我一样,有个特诡异的小名。那是我们妈妈易小聊给取的,哥哥显然特别不喜欢绿茶这个小名,因为在幼儿园他都不喜欢我这么喊他。

我纳闷的看了看身边坐着的绿茶,他一直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小小年纪就敢走后门!我气呼呼的脱了鞋子,往后座上缩了缩。绿茶听到动静回头看我,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他“啪”一声拍响桌子,“易暮橙,我亲眼看着你欺负你哥哥,佔着自己伶牙俐齿就胡乱诋毁他人的品格,性质极端恶劣。给我到卫生间面壁思过,带上英文版的《小妇人》,立刻马上去!”

我踮着脚尖往楼下走,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听到身后有个咳嗽声。我回头,看到叔叔千北拿着我的专用小抱枕对着我挥了挥手,“大半夜,演什么呢?”

虫小虫悄悄跑到那男生旁边拉了拉他的袖子,“可乐,他没弄我一脸口水。”

“……”

“看什么看,在看咬死你!”

我的脚趾头离他的屁屁足足还有一公分的距离呢!

绿茶一下子跌在地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正在开车的老爸。易柏笙也看到了我的动作,一双眼狠狠的从后视镜斜过来。我目瞪口呆、百口莫辩,绿茶这家伙,实在太恶毒了。我压根就没踢到他!

“说说,今天都做错了些什么?”易柏笙把身上的警服一脱,一丝不苟的衬衫格外熨帖,还解了领口处的纽扣。我那个花痴老妈立马就趴了过去,“老公,抱抱,这样好帅。就跟当年,训我一样。”

易柏笙没好气的拍了我屁股一下,“站好了,哪学来的毛病,一个姑娘家家的,抖什么腿。”我清楚的看到易小聊刚刚还在晃着的小短腿瞬间石化在当场,僵着身子坐直了腰。一本正经的捧着她圆滚滚的肚子。

可乐气呼呼的拍开她的袖子,“笨蛋,他倒是想弄你一脸口水,可惜他还没得及蓄水呢。”

试问有几个孕妇挺着大肚子的时候,还成天穿着防辐射服抱着电脑打麻将打到废寝忘食的?易小聊特别神奇,明明有时候笨笨的。可是还特能抓得住我爸的要害,每次我爸发现她又偷偷上网找牌友,还没来得及爆发就会被易小聊神奇的给镇压下来。

“那橙子给叔叔做女朋友吧,叔叔养着我,以后就不怕易柏笙凶我了。有叔叔罩着我!”

于是,我离家出走的闹剧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绿茶的恶行还在继续,脾气品质都朝着顽劣、低俗一路走到黑。我已经放弃拯救他了,就让他将来那倒霉媳妇来收拾他吧。

“橙子要和叔叔一起睡。”我仰着头看他,叔叔宠溺的捏了捏我的脸,然后弯腰抱起我,“好吧,橙子和叔叔一起睡。晚上不许尿床,尿床打屁屁。”

所以儘管虫小虫叽里呱啦的嚷着让我去拉架,我只是抱着胳膊呆一边观战。绿茶完全遗传了老爸的运动细胞,再加上平时叔叔对他的训练。很有几下子,我一点也不担心他吃亏。揍揍别人也好,省的绿茶心里扭曲太久,老在家欺负我。死贫道不如死道友,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他就亲了我脸一下,没口水,真的。”俞小俞一脸真诚的看着那跟个被她叫做可乐的男生,“你错怪好人了。”

绿茶最近好像有些闷闷不乐,无论我怎么逗他,他都只是抿着嘴不笑出来。我想不明白能有什么事让他这么不开心的,在家里爷爷奶奶都很疼我们。外公外婆也宠他宠得不行,我都嫉妒他了。可是到底能有什么让他这么不快乐的?

虫小虫红着眼眶在边上喊,“哥,别打了,回家表姨该揍你了。”

易柏笙和易小聊都惊愕的瞪着眼看我,然后互相对视一眼,“你说的……这是我儿子?”

易小聊和易柏笙也太无耻了,有好吃的居然瞒着我和绿茶!竟然还关起房门躲被子里吃!!天底下还有这么不靠谱的父母么?

好吧,我一直都知道我老妈的脑子构造和常人有异。不过还是很奇怪老爸为什么会那么疼她。无论易小聊怎么折腾怎么抽风,老爸都能面不改色极其镇定的替她解决问题。我真的很佩服我爸,除了他估计没几个人能忍受这样的易小聊。

---

回到家我就去找易小聊,我指望易小聊那不怎么灵光的脑子能偶尔抽呀抽,抽正常点。能替我主持公道。

我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控诉着绿茶的种种恶习,把他在学校亲虫小虫的事给曲解成了他逼虫小虫吃他口水。把他和可乐打架的事,讹传为他拉帮结伙打群架。

“……”所以我说,和易小聊呆久了易柏笙的智商已经成负值了。七步诗,我闭着眼睛也能背出来。那玩意背多了管什么用,还真指望用那几句诗来唤醒我对绿茶的手足情。本来我是很想和他和睦相处的。可是……一肚子黑的绿茶,我怎么看怎么各种讨厌口牙!

“……”呃,的确不好,那样好像我还是得被我爸管,连叔叔都被降了辈分。

“……”我无语的看着易小聊,在自己孩子面前也不知道矜持二字,不过她在爷爷奶奶面前也不知道。

我明显看到可乐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我心里直乐,见过缺心眼的,没见过这么缺心眼的。虫小虫简直该改名叫呆小呆!怎么会这么傻缺,回去我得好好教育教育绿茶,干嘛亲这么个二货啊。

我背着胳膊準备回教室,忽然想嘘嘘。于是转道去了卫生间,离得几步远看到有好几个小朋友在卫生间门口围了一圈,不知道在干嘛。

“……”绿茶遗传易小聊这毛病怎么还没改掉,他以为谁都喜欢满脸口水呀!但是就算绿茶抹虫小虫一脸口水又怎么了,谁准他说绿茶是哑巴的!!

我脑子转了转,“那叔叔呢,叔叔喜欢橙子么?”

易小聊羞射的点头。我顿时风中凌乱了,这都什么父母呀。教训孩子的时候跟变脸似的,就跟人格分裂一样一样的。

相比之下,我那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妹妹还是弟弟就很苦逼,不管男女易小聊都坚决给她起名叫毛豆。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才知道,可乐叫林瑾男,老爸是市委书记林浩初。那时候我爸妈结婚的时候他也来过的,怪不得虫小虫会莫名其妙的代替我做了花童。敢情是潜规则啊?可是谁潜的谁?

摔!小娘我要离家出走!!这个家哪里还有个看得见没瞎眼的。还带英文版的《小妇人》这又是哪国见鬼的规矩。易柏笙完全被易小聊给坑得顽固不化了。没有一点是非观。

“没错,谢吧?”我环着胳膊站在绿茶旁边,绿茶嘴角翘翘的看着我,一脸的愉悦。

叔叔走过来蹲在我面前,笑得格外好看,“橙子,怎么了?这是準备去干嘛呢。”

哥?我纳闷的看着那个已经停手的男生,他长得比绿茶高一点点。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绿茶,“你个小哑巴,要再敢没事亲我妹试试。”

易柏笙还不忘拿过沙发里的垫子垫在她身后,待易小聊躺舒服了才又变了脸盯着我。至于那么苦大仇深么,不就不小心踹了你儿子一脚嘛。全家都跟斗黄世仁似的对我!

“也不看看那个虫小虫哪里值得我哥给他做口水面膜了?再说了,口水是消毒的,懂么?我哥亲她那是好心帮她消毒,不知感激还敢在这恶人先告状!”

我猫着腰站起来,鼓足全身的力气朝绿茶的屁股一脚踢过去,不学好的家伙!让你道德败坏!!

我握紧拳头走过去就朝着那男生脸颊上狠狠揍了一拳。那男生显然没料到我会突然揍他,一下子愣在那,傻不愣登的望着我。

我一愣,连忙跟着她跑到男厕所门口。刚到门口就看到绿茶和一个男生扭打在一起,绿茶平时不说话不代表他脾气好,只有我知道他其实特阴险。总是背地里做着损人利己的事,我这个资深受害人是最有发言权的。

不分是非的易柏笙阴沉着俊脸就厉声道,“易暮橙,回家给我背五百遍七步诗!背不完不许洗澡睡觉。”

虫小虫看见我好像缩了下,眼神怯怯的又看向男厕所里面。我觉得很纳闷,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有这癖好,喜欢看男孩子嘘嘘?

那男生脸色瞬时就黑了,半天才说出一句,“照你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哥弄我妹一脸口水了?”

我自己的小名,勉强能接受,一个女孩子叫橙子,其实也没那么怪。

可乐看着我眨了眨眼,忽然就那么盯着我不说话了。我被他看得一身鸡皮疙瘩,抖了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