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番外·单人舞

上一章:第48章番外·宝宝们的暴力生活

努力加载中...

她和院长在办公室谈了很久,最后院长带着她出现在教室时。每一个十岁以下的孩子都在偷偷雀跃着,林琳坐在最后面,抬头看到纪情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惊艳。随即低下头,不是她的东西,她从不觊觎。

---

谷蓝带着她们几个要好的小伙伴去KTV,中途林琳出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门口撞到一对男女,那个女人一身妖娆,几乎整个身子都挂在那男人身上。唇齿间的交缠,林琳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以谁之名,默默爱你》番外完

“不知道。”

Joy好笑的掩住唇,“哟,还有上赶着的买卖呀。”

林琳呆怔在原地,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

几乎是没有一点犹豫的将她推倒在了床上,林琳瑟缩着,要挣扎吗?

身上的人在她身上胡乱的亲吻,林琳压抑着心里一阵阵的噁心。那股无望的凉意蔓延在全身。

让我好好爱你,这支属于我一个人的单人舞,繁华落尽的时候,慢慢谢幕,此生也无憾。

林琳三两步追上他,手间的花篮掉落在地上,伸出手圈住他的脖颈就吻了上去。青涩的吻,只是唇间轻轻一碰。

林琳再也不期望被收养,但是离开孤儿院的愿望越发强烈了。只有离开这里,她才有机会再见到那个男人。

尹盛在她身体里狂乱掠夺,每一下似乎都带着绝望的气息。为什么此刻,林琳觉得身上的男人是孤单的,那颗萌动的心因为他开始隐隐发疼。

尹盛低笑,伸手将她禁锢在双手与墙壁间,低下头看她,“我那时候什么?那时候杀人么?”

她厌恶这种男女间的亲密,一年前的事成了她心口的一个痂。林琳经过他们身边时,刺鼻的酒精味呛得人她忍不住皱眉。

他抬眼看她,慢慢走了过来,俯身单膝跪在床垫边缘。忽然对着她微笑,那一刻,林琳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几分。尹盛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微凉的手掌覆住她的眼睫,“别这么看着我。”

尹盛的第二次出现,林琳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依旧不知道他是谁。只是内心深处那个背影越发清晰了。

纪情盯着她看了一会,依旧是那柔软的调调,“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

尹盛弯了弯唇角,看了眼她手里的玫瑰,“剩下的我全买了。”

Joy气得跳脚,“盛哥……”

林琳性格内向,几乎没什么朋友。回了孤儿院之后,因为之前不开心的回忆越发沉默了。谷蓝被谷家收养之后会再回来看她们,是她意料之外的事。

林琳渴望外面的世界,在这里,所有东西都要和人一起分享。她不贪心,只想要一份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温暖。无论是一个家,或者一份感情。

十五岁的时候,林琳被纪情送给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林琳在电视里见到过,好像是个很有名的商人。在一个访谈节目里一副成功人士的儒雅摸样,道貌岸然的和主持人谈论着民生经济。

“你是林耀的女儿吧?”

“噢,情姐。”林琳乖顺的坐在她身侧,眼神默默的垂在膝上,不敢往前看一眼。

纪情微笑着摸了摸她的髮丝,“开心吗,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

这一个动作忽然就让他全身的细胞都激扬起来,尹盛含着她的耳垂,手指包裹着她小小挺立的蓓蕾。她的青涩因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给予了最原始的反应。尹盛很快就感觉到了她的濡湿,在她锁骨处印下红色的痕迹,“如果我不爱你,你也要这么做?”

不能爱的人,是不是比不被爱的人,更可悲?

“……你”林琳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会不会杀自己灭口?但是很奇怪,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林琳呼吸一窒,紧紧的盯着那个男人。

她颤抖着手抚摸他滚烫的胸膛,一点点细细描摹着。尹盛俯身吻她,温柔且耐心,舌尖一点点进入她齿间。她的舌小小软软的,在触及他的时还轻轻瑟缩了下。

被尹盛压在身下的时候,林琳大脑还是一阵晕眩。曾经以为离自己那么遥远的人,现在却清晰的能触摸到。

从小,林琳的世界就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那片窄窄的天空就是她每天可以仰望的全部。在这里有很多和她一样同龄的孩子,院长是个刻板的中年女人,不苟言笑,一张脸上鲜少会有太大的表情动作。

纪情很漂亮,她来的时候开了一辆红色雅阁,站在车边,黑色长裙在那刺眼的腥红下显得格外撩人。

“你……还记得我么?”林琳的声音里都带着些抑制不住的轻颤,不是恐惧,是心底那份破土而出的喜悦。

尹盛只是瞥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似乎一点也不记得她了。他将烟蹄按灭之后就抬脚準备离开。林琳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几步走向前拦住他。

一年后,那个男人突然就那么毫无预兆的重新出现在了她的世界。而自此,林琳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尹盛。一个根本不会回应自己的,满心只有仇恨的男人。

6岁那年,父亲公司破产,母亲和他一起开着车撞向了一辆重型货车,两人一起抛下她离开了人世。叔叔偷偷拿走她的保险赔偿金,失蹤了。之后,她被送进了孤儿院。

尹盛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转身準备离开,对于她诡异突兀的行径一点也不好奇。似乎早就知道了她心中所想一般。

“谢谢……你那时候……”林琳说不出话来,十六岁的女孩子盯着他蛊惑的眼睛,心跳如雷。

林琳穿着自己最好的一条纯白棉裙,白色球鞋刷的一尘不染,怯怯的跟在纪情身后。纪情的房子很大,是那种複式别墅。林琳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真的站在这么明亮的大厅中央,一切都彷如梦境一般。

再出来的时候只剩一个男人在那里抽菸,他背对着林琳,身上只是一件灰色条纹衬衫,颀长的身子倚在墙边,背影在昏暗的走道里与那一片暗影融成一片,只剩指间的腥红若隐若现。

明明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犹豫,却依旧倔强的撞上去。这样的人,对待生活该是多积极的态度?身边的Joy不高兴的用身体轻蹭他的手臂,“看什么呢,一个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

“谢谢,妈……”剩下那个妈字被纪情看过来的眼神给生生噎了回去,纪情一直都是温和的,轻声细语的样子格外亲切。刚才那样恐怖的眼神让林琳一霎那绷紧了神经。

纪情是带她走向自由的天使,也是带她走向地狱的恶魔。

林琳惊愕的瞠大眼,父亲的名字,她牢牢记在心里。

林琳看着双眼发红的纪情,她脸色透着苍白,身体无力的沉沉靠在沙发里,“他居然给我吃了打胎药,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还要爬我的床?真是可笑,想要家庭?我要他死也不得宁静!你是他唯一的女儿,我要林耀欠我的,你全部偿还给我!!”

林琳被莫名其妙的解救了,那个人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林琳甚至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名字。但在警察那里,她什么也不说。后来纪情被牵扯出组织未成年从事性交易,被判入狱。林琳重新被送回了孤儿院。

尹盛眉间一蹙,垂下眼打量她。

林琳昂起脸,本来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两抹嫣红,一双眼带着些亮光望着他的眼,“嗯,我只记得你救了我,其他都不记得了。”

情人节的时候,孤儿院参加了红十字会的慈善募捐活动。林琳她们提着小篮子满大街的卖玫瑰花,好心的情侣看到红十字的标誌都会微笑着买下。林琳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尹盛。

纪情染着红色甲油的手指轻轻一指,林琳成为了她领养的孤儿。

尹盛看着她乌黑的眼眸,慢慢笑开来,“我不是救你,是要杀那个人。所以,不需要谢谢。”说完就放下手臂,摸了摸她的髮顶。意味不明的停顿了一秒就转身走了。

林琳霎时有一种週身都披上了五彩霞光的惊异感,一整晚都心潮澎湃到无法入睡。十四岁的少女,微笑着甜美入梦,整个梦境几乎都是粉色的。

---

林琳看着他深邃的眼眸,一点点沉沦进去。紧紧缠住他,“嗯,你不爱我没关係,不要阻止我来爱你。”

尹盛忽然来了些兴致,好整以暇的看着林琳。

“……”

尹盛也不说话,只是眉眼间柔和了些,慢慢走到她身后,伸出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脊背。林琳回身看到他,再看到他身边的人时,眼神轻轻闪烁。

可是眼前的人……和父亲又有什么关係?

如果一个孩子犯了错,不问缘由,所有孩子都要受到责罚。

“因为你姓林。”纪情慢慢点燃一支女士香菸,细细洁白的香菸在她莹白的指间显得格外魅惑。

林琳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微微一笑,“那……你要么?”

林琳不懂她的意思,安静的坐在她身旁。除了紧紧攥住裙角的动作洩露了她此刻的紧张之外,脸上依旧是平静冷淡的样子。

林琳呆呆的看着她隐在烟雾间的五官,那样精緻的眉眼,现在细细看来全都是化妆品勾勒出来的效果而已。林琳忽然后背发凉,看着她嫣红的唇间慢慢吐出一句话,“我不缺女儿,缺的只是个听话的小木偶而已。”

林琳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的点头,她很开心。从未有过的欢欣雀跃!她有家了,有妈妈了,还是这么漂亮的妈妈,这么温暖的家。

十二岁的时候,她彻底的死心了。对于她这么大年纪的孩子被领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要离开这里,要出人头地,每一样都只能倚靠她自己。上帝本来对她就不够偏心,那么再不公平一点,她也不会埋怨。

林琳攥着玫瑰花的手紧了紧,余光瞟到他身边一直蛇一般抖动着腰肢的身影。想也不想的说,“不卖。”

尹盛看着她言笑晏晏的样子,忽然有什么东西极快的掠过心尖。林琳歪着头笑,“要是送给我,我就卖。”

林琳加快脚步走过他身边,在离他不到一步的时候。他转过身的瞬间,轻轻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林琳在那烟雾里,看着他的眉眼,一下子怔在原地迈不开步子。

林琳看着他的背影,手掌覆在胸口的地方,那里悸动得不受控制。

尹盛顿住脚步,转过身看她。嘴角轻扬,“谢我什么?”

林琳穿着紫色小礼服站在房间门口,唇间被咬出一股腥味。裙襬下裸露的肌肤在空调的低温下瑟瑟发着抖,那个男人远远的看了她一会,唇间慢慢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尹盛含糊不清的“唔”了一声,绕过她继续往前走。林琳追上他,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谢谢你。”

尹盛另一只手掀开她身上的人,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道,“我不会杀你,但是,忘记我的样子。”

身上的人忽然发出一声闷哼,沉沉的压在她身上就没了动作。林琳睁开眼,眼里的湿意带着一层模糊不清的光晕。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手里的白色丝绒布轻轻擦拭着刀锋上的暗红血迹。

纪情笑着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侧的位置,“来,坐这里。不用谢,也别叫我妈妈,叫我情姐。”

十四岁那年一个叫做纪情的女人忽然出现,搅乱了她整个人生。

纪情慢慢吐着烟圈,烟雾缭绕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林耀欠了我太多,连死,也要和她一起。可是……为什么他那么绝情,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也要害死我们的孩子。他什么也不愿意给我!吝啬到连一个孩子也不愿意给。”

“你……”Joy气得抬手就想给她一巴掌,林琳虽然只有十六岁,身高却已经长到了165,只比穿着高跟鞋的Joy矮了半个头,可是气场上却一点也不输她。林琳伸手捏住她的手腕,眼神阴郁。

“……”尹盛安静的站在她面前,看向她的眼神幽黑难辨。

她绝望的闭着眼,眼角涩涩的湿意滑进鬓髮之间。爸爸在他心里那么伟岸坚毅的形象早已轰然坍塌,在这个世界上,她有的也只是自己一个人而已,她无路可逃。

她站在一个酒店前面的广场处,看到情侣走过就连忙迎上去。可惜她嘴笨,来来去去就是那么简单的几句话。尹盛站在酒店门口等手下去开车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一次次碰壁又一次次迎上去。

尹盛伸手掰开林琳的手指,顺势扣在自己手心,轻轻一带就把林琳带进了自己怀里,“你这样的举动……是要以身相许?”

……

纪情自那之后鲜少回家,送林琳去了最好的学校。并且请了老师教她餐桌、社交礼仪。在外人看来,纪情是个很富爱心的女人,对林琳宠溺到了极点。只有林琳知道这暴风雨前的宁静也多可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