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她却吻我,仔细地细细地吻着我;情人之间,只要一个吻,就能感觉出对方的心意——她一心一意地待着我。

“馨兰,你为什么要爱我?我这么平凡,我除了攒了点钱,其他什么都没有。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是我?”

要是我早点碰上她,就好了。

我仰起头,昏暗中,看着这个女子,有着甜美的微笑和笑起来弯得像月牙的眼眸,现在它们都黯淡无光,她安静地望着我,好像等待我做个决定。

“为什么是鸵鸟?不是小猫小狗?”我是真的好奇。

在场所有人的愕然无语。

“原来是这样。你就为了一只鸵鸟把自己赔了吗?浪漫的小姑娘。”我确实没有听懂,也来不及听懂。“把这只没用的鸵鸟忘了吧,你就可以找到一只高大又强壮的老鹰。”

“这只是车祸的轻微后遗症。”

“还不止,远不止!他还是我的——他还是,我的亲人。馨兰,我现在不能跟你结婚,我要想办法医好他,他身边什么亲人也没有,我现在不能把他扔下。”

这是谁说的废话,我当时已经分不清,我的脑袋给人狠狠敲了一斧子,我缓不上劲,我远远地坐在离那个人最远的墙角,我麻木地看那些闹腾的人群,我的脚下还踩着有他整幅报导的新闻;我巴不得马上远离这个侵佔雷耀身体,再也赶不走的怪物。

现在,他连跟我说话都做不到。

他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站在他身旁,赵芩也在,还有公司里的一些上层。我想他就算想赶我走,多半一时也做不到了,也就心安理得、众目睽睽地一起等候。

她忽然就使力,按住我的肩,这么大的力气,从她一个娇娇弱弱的小人儿身上使出来,我不动弹了。

七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他,那时我还是个穷学生,我立刻把他看成天神一样的人物,我也让他在心里扎下了根;三年前,我又碰见他,我跟他说:“你跟我在一起,我们一切都会有的。”我诱骗他,我把他拉到了身边,我记得他那时还有个要好的女孩,也被我强横逼开,为了他我确实什么坏事都能做绝;后来他成名,他把我甩掉,他只要自由,从不要我。

我想站起来,拿起身边我早已经準备好的行李。

“为什么?端康,我可以陪你一起照顾他。”

“端康?”熟悉的甜美声音,走近我,用温柔的手臂搂抱住我快裂开来的脑袋。“我听说了,我都知道了。别难受了,我们一起想办法。”

他明明还活得好好。

我也知道,雷耀完了。

“胡说——”

——但居然所有人都会以为我不会走,他们知道就算他们走光了,我还会留下来,我是他的什么人啊?我到底是他的谁?我不是他老婆,我也不是他什么同性恋人!我把什么都给了他,他也从不会多看我一眼,为了离开我,他可以用尽所有手段;爱他的人那么多,他爱的人也到处都是——我就真的搞不懂了,他们凭什么以为我就会守着他,守到我死?!

她没错,我确实是这样的人了,我原来真的是这样的人!如果换作是她现在躺在这里,我又怎会有这样可怕的想法,但他是雷耀,他是那个骄傲的男人啊,让他这样没有尊严的、失去一切的埋葬在医生护士的折磨里,让他就这样毫无知觉的被所有人摆布着,他果真愿意?

我的手收紧,我慢慢地把她抱紧,为她的情义,我势必要负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些骗子没用。

把他交给谁呢?交给谁,我才放心得下?赵芩吗?他再能够也只是他的经济人,可以把他託付给他吗?还有谁呢?或者我该去打听打听他最新的红颜知己是哪位?反正她们也得了他不少好处?再不济,他已经有不少钱了吧,就把他送到最好的医院里,送去国外也可以,请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这样就可以了吧?雷耀也从不跟我谈起他的亲人,那是他的忌讳,可能知道他出事,也会有源源不断的亲戚们找上门来的,把他丢给他们好了——

他不是雷耀,他是一个怪物。他可以瘫掉,可以废掉,他可以一切一切都没有,但我不要这个皮囊,我不要这个行尸走兽!

这样的雷耀,竟变成了这样了的雷耀雷公子雷大明星!

“你肯定不能丢下他,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是你的兄弟。”

我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你给我一点自己做主的权利吧,不是你安排好一切,每个人就都得领情,你太自私,太自私——你才是最最无情的人!——

他现在闭着眼睛。他在熟睡。

我坐在黑暗里,抽着烟,屋子里面给我弄得一片乌烟瘴气。

往事历历在目。

这是怎样一个笑话,竟成了真!他目光的无知觉地呆滞地投在高高的天花板上,这个傲慢得活得恣意潇洒的人物的报应果然来了,注定他再也开不得他的BMW,甚至他的胯下再也不能驰骋在各色男女身上,他只能毫无知觉地,陷在这沼泽的病床上,埋葬掉他的双腿和意志。

我走进他,在那群忙碌的白衣魔鬼里,我找着他——注目着黑色瞳仁里的寂静,手却硬生生地哆嗦起来,心脏跳动愈趋狂乱——他变成这样,真不如死了的好,让他就这样一辈子,还不如不要救他!这个没有思想没有动作的人,怎么会是雷耀?

馨兰,我不能让你看见我的丑态。我是个自私又卑鄙的恶棍。

我跪在地上,十指合拢,默默感谢上苍——至少他还活着,至少他还活着。

但居然,我的担心变成多余。

报纸铺天盖地,全是追忆他的报导,好像他现在已经死了一样,就是这么现实。

这是什么话啊?——

“李端康,你以为你能说走就走吗?你给我一点自己做主的权利吧,不是你安排好一切,每个人就都得领情,你太自私,太自私——你才是最最无情的人!”

我想起来,今天馨兰值夜班,我本要给她去送饭。我全忘了。

他现在非常有名,他现在变成这样。

我往回退,直到撞上我的前董事长,连他也大驾光临,他善意地拍拍我的肩,宽慰我说:“辛苦你了,小李,你是他的好兄弟,多照顾他,钱方面不用担心。“

“我这个没本事又倒霉的人,还从来没有人像你这么喜欢过我,对我真心好过;没有你,我早就醉死在酒馆里了,我喜欢你,从你把我从小酒铺拉出来的那刻,我就真喜欢上你了,但我没办法不管他,馨兰,你不要等我,我一走你就忘了我,我实在配不起你。”

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班驳的影子下,我俯视着的是岁月的刻痕,他的眉宇已经有了成熟的气概,雕凿出的俊美五官比当年还要惊心动魄,只要再过两年,他一定会蜕变得更加绚丽夺目,一定可以成长为真正的天皇巨星。

眼泪夺眶而出。这一刻,我的心才平静。

她拽着我,把脸埋在我的肩上,她不要我看到她的泪,她一向是外柔内刚的,她一向是为我好的,我应该爱她的。

医生纷乱上前,用电筒照他的瞳孔,用听诊器听他的心跳,他们把他围拢严实,做出很有办法的样子。

我慢慢走近他,就像多年前那个五月,他答应我的时候,我无比期待地走近他。阳光下,他的侧面像雕刻一样惊心动魄,旁边的人都在偷偷看着他。我跟自己说,我会让这个男人快乐。因为我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我不要,端康,我要等你。我就是那片沙子。”

我无法自制,一点点低下身子,我用手轻轻抚摩他鲜活的脸颊、稜角、眉目。

我不要变成一个废人的雷耀。

怎么会是我?

门开了,外面的光线刺眼。

已经这么久了,雷耀。我的爱。

赵芩也走过来,脸色沉重,我们能设想到的最坏局面都成了真,“端康,还好有你。“

陪我?陪我这个根本无法克制自己言行的疯子?哪怕只靠近他短短的一刻,都足以让我扑到他身上,求他醒过来,求他站起来。

她捶我肩。

我以为他要很长时间才能接受这个事实。

“馨兰,我对他有责任,我要和他一起去国外,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好;他不好,我就不能再过自己的日子。馨兰,你这么好,我本就配不上你……”

“鸵鸟碰到害怕的事,会把头埋进沙子里,你不知道吗?端康,你找不到可以把脑袋埋进去的沙子,你不留神就错过那片沙漠,所以才会那么孤单。

怎么会是他雷耀从来不曾好好看过一眼的可怜的我!

1999年6月2日 小雨 冷空气来了

“馨兰,馨兰,我——不能丢下他。”我在她的温暖里迷茫,我的声音却格外清晰。

“傻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人的眼神可以这么孤单,好像一只梦游的鸵鸟一样。”

一个医生扭头,给我一个假惺惺的安慰。

“——端康,你抱着我的时候,温柔极了,我好像变成了天底下最重要的人。真的,这就够了。”

她的身子在哆嗦,我更搂紧她,我知道自己一定要负了她,她才能幸福。

“端康,只有你永远不会丢下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