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努力加载中...

还有,就是,雷耀,我最大的唯一的愿已经不可能实现。——”

在我身边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许愿吧,我仰望星空,凌晨1点的时候,流星好多好快。

表面上,他是不动声色的,我抓不住他一点的表里不一,他似乎就是原,他似乎就是那个好心地跟我在一起的温柔男子,他似乎就是我的爱了。

我已经不能坦然地和他一起坐在海边,当我扭头看他,突然之间就会很害怕,如果我看到的将是雷耀的眼神,我该怎么办?!我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做出决定的一向、只能是他,他十有八九会再次扔下没用的我!

我清醒的时候,看见太阳的光,温暖极了,照在我和他的身上。

我没有给馨兰电话。

他自己也一定知道那是个梦了,那是个雷耀的噩梦,在梦里他被小原取代了,他做的事情并不是他意识到的,半梦半醒里面他失去了左右自己的能力。

他的气味是淡的,但还是雄性动物的气味,他的呼吸平静,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他在安睡。昨晚,就是场离奇的梦,被太阳照过,就会发觉虚假。

那天早上我已跟自己说不要再想,但整整一个星期里,我都在想。

这次,就不可以对原说谎了。

他,正在恢复吧?一点点地好起来,一点点地重拾本性。然后,一点点地把我忘记。

今天,我给他洗澡,抹着他身体时,感觉最奇怪的就是这个人会为我这样的人口交——他最讨厌也瞧不起的人——我仔细看他,看不出破绽,在清醒的时候,我和他都没有什么慾望,就算看到他光秃秃的身体,又能怎样?他现在不是完整的人,他不会说话,他不能动作,天知道他还保留住一点思想没有,和他一起,要是真做了那种事,那简直就跟新闻上那些躲在医院里强暴植物人的变态医师没有两样。

只要实现,我们就永远幸福。

2000年1月7日 晴朗的夜空 今晚有狮子座的流星雨

“雷耀,我没有许愿。我已经和小原许过外国人的愿了。”

睡不着的时候,只能看着他,我顺势地挪到了他的床上,在这无人知晓的七天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挨紧他,我沉醉着,他的身体比我高大得多,乾燥而坚实,靠上去,心里就会觉得有底;他的眉心有细的纹路,他皱眉头时成熟俊美的模样仍然是标準的万人迷;我还是希望他不要生气,他生气的样子非常吓人。

我盯着他的眼睛,我留神着他的动作,我鬼鬼祟祟地悄悄然地观察着,他几乎每一个微小的细节,他几乎每一个崭新的变化,我警惕着,提防着,弄到自己杯弓蛇影,颤颤巍巍。

算很高了。从来没有医生在那个10%后再敢对我们夸下这么大的数字来。

我不会对他做坏事的,我也没有那个能力,那个胆量,一想到他万一真醒了过来,我就不寒而慄,但怎样才能阻止他真醒过来?我又实在想不出办法,只好挨一天是一天。

他在一点点康复,直到他终于复原?!——极大的恐惧,和被抛弃的预知,让我彻夜无法安眠——我想到了很多可怕的法子让他不能变回去,反正他身边只有我一个了,没有人会发现,除了我自己,只要我狠下心就好了,不会再有伤害,我们又可以一起看海,又可以一起坐在沙滩上,难道不好吗?

我光明正大地吻着他,在这七天里,我迷恋着与他偷偷接吻的喜悦,冰凉的唇瓣会慢慢热起来,温和的眼神会慢慢氤氲,我可以尽我想像地伸出舌头,一点点描绘他的唇形、齿间,一点点交换着彼此的体液,甚至当我捏着他的下巴,好让他把嘴张开,他也会轻易答应,他欢迎着我的到来,他喜欢和我的接吻,他喜欢着我。

1999年12月25日至2000年1月1日

我记得当年我说过,只要他和我在一起,我们什么都会有的。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永远不变的爱吗?或者,永远不变的忽视?连恨都算不上。

我想自己能变得高大就好,我可以像王子抱着公主一样,抱起他,在漫天的星光和焰火夺目里,尽情地旋转,最后,我会给她许一个最珍贵的心愿。

陈护士催我们进屋的时候,提醒我给女朋友打个电话,我记起来我好像说过我是快结婚了,为了避人耳目的不良动机。

为了保留住我的爱,我竟然会想到要杀死他,再把他的尸身装进我的水晶棺材里去,真是可怕,我对他的感情一向可怕,又难以自制。

我低声说:

我说“知道了。”

我却只是个放牛放羊的穷小子,我也没有力气抱起他,我站在他的身后,他的眼里都是闪烁的星辰,我看不出他的欢喜或忧愁,我只有站在他的身后,我已经没有能力再给他一个心愿了。

倒是赵芩给我打了电话,那端,才刚早上,他很兴奋地通知我说,世界上最怎么怎么有名的也是最怎么怎么难请得动的一个医生在他们怎么怎么的劝说下,终于答应给雷耀做手术。

“雷耀,不要回来,求求你,不要再回来。”

新年到了,新世纪到了,我还是旧的,旧的……

1999年12月24日

我是在骗他,我也不肯定着,但我只能骗他。

我低头,亲了亲他香喷喷的髮丝,是昨晚我替他刚洗过的。

——我啊,真是可悲的人。

我裹在被子里,把头埋在他的心口上,妄想听出一直索求的真心正在如何的跳动。

我们都很为雷耀高兴。

他又给我一个数字,康复率是50%。

我从来没有见过流星雨,这是一个“第一次”,我是与他度过。

他到底是谁?他到底是谁?

我们像两个初生的小小婴儿,没有什么可以隐瞒对方的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