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努力加载中...

我什么都不要再想。

万籁俱寂。连海鸟都归巢。

我愣住了,慢慢地,在荒芜人烟的公路上,我停车。

“跟我走吧,原!逃掉吧,就我们两个,永远在一起,好吧!”

他的眉头才慢慢展开,他的眼睛又是那么美丽和温柔了,他的瞳仁里只有睁大眼睛呆若木鸡的我,他终于回应我的渴望,而微微地微微地点头——真的是对着我,李端康。

“你,不愿意吗?”

再没有人能打扰我们。

“你想怎么样?你不跟我走了,是吧!”我还没能回过劲,我还在想把他带走,话讲出口,才知道不可能,我在说话的人是坚决顽固的雷耀,而不是随我摆布的小原。

我搂他,我只知道我要紧紧地搂着我的他,不然他就要走了,直到第一声渡船鸣笛,催命符一样地急,根本不让我等到他回心转意。

轻微地,他开始说新的词语,我一直一直顾不上听,但最后,我听了,听清楚了——

我把车开到渡口了。渡口只有灯,渡船还没有来。

我没有哭,哭也只是我一个人的眼泪,他也不会因为同情我,为我掉几滴泪,我又何必要在雷耀面前丢人现眼,我倒恨不得现在真用双手把他勒死算了,他以后就再也别想恢复,再别想哄骗我又爱上一个他。

喉头堵着,气都要喘不上,还提什么哭,我的力气都给抽走,我只能看着他,呆愣木然地看他。

剎那,我的心都不能再跳,他真的在出声,他真的在说出我的名字,好像我的名字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所知道的语言。

开到公路上时,我才有心情好言好语地安慰一直沉默不语的他:

我知道那肯定不是悲伤!全是我错乱的想像作怪,我眨眼,使劲盯着被两倒车灯衍射出的路面,我踩下油门。

我不吹口哨了,我把脸埋在方向盘里,深深呼吸。

他说:“端康——端康。”嘶哑地低沉地,他说,他吐露。

“小原,我带你出去过两天好吗?我带你去个特别美的地方,对了!那里也有海,有很蓝很蓝的海水,我们可以在水上玩小帆船,还可以打水漂;还有还有,有很多好吃好玩的,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那种辣得嘴都红了的麵条——我忘了,你不喜欢吃辣,没关係,那还有绿颜色的糖果,还有好多好多我都买给你,你想要什么我全都给你!好不好?原,跟我走吧?只要往前再开五分钟,我们上了渡船,谁都追不到我们了!”

手机突然响了,像把整个黑夜都吵醒,我立刻把它关上。

我欣喜地从后视镜里望了他一眼——

在漫无边际地黑夜与黎明的交界,我被困住,挣扎不得,他却要离开我走进光亮,把我一辈子都扔在黑夜里。

“跟我走吧,原,我不管你是小原还是雷耀,我都要带你走,谁都不能挡着我!”我抓紧方向盘,我的指头尖锐地疼,好像我紧抓的是长满刺的荆棘,但我不能鬆开,倘若这时候再鬆手,连皮带肉,我的筋骨都要拆散。

这个毁灭我一切的他,却在叫出我的名字,一遍接着一遍。

他,是雷耀。他回来了。

我好不容易,抬头看看他。

他的眼神,好像是悲伤——

还有半小时,还有半小时——我开始吹口哨,反而因为紧张而吹得更悠扬,更自在;不想让别人看出来我的本性,只有貌似自在地伪装下去。

他安静地任我发狂。他还要装小原!

我已经望见渡口了,就在前面,再过几个小时,就要有人从上面下来,把我的他带走,他就肯定肯定是永远不会回来了!

车门锁好了,万籁俱寂,四周没有一个人发现,定定心,我发动汽车,车子很容易就发动起来,我们也很容易就驶离停车场,我们的一切都很顺利。

“什么?”

终于,我被他认出来,没错,我就是他最讨厌最讨厌的李端康!

我硬呛呛地问,却又手足并用的跌跌爬爬到后座,我哆嗦地张开双手,像癫狂的猎狗找他迷路的主人,我踉跄爬到他身上,我死死搂着他,我不要鬆开!

当我凝视他的时候,他真的没有动作,他根本还是老样子,我把手朝他伸,想摸摸他的脸,这时候,我就听见他的声音了,无比清晰,无比细弱,无比真实——

“三角形?你的心?——是那个泥巴?”

深夜里,我就像大水袭来前的仓皇老鼠,想要整个搬空我赖以为生的小家庭,我推着原的轮椅,逃出这个蜗居大半年的安全巢穴,我使劲着,汗流浃背,把他搬上我的汽车,这个时候,我哪还顾不上他的反应,他,反正在我的掌控之中。

逐渐地,我的脸一点点吓白,我鼓起我所有勇气,我抬头,我回头,我看着这个男人,像看着终生的敌人,我盯着他的嘴,好确信我真是在发昏。

我完了,我知道我一切的如意算盘都完蛋,他认出我了,他知道我是谁了——这就像有人把我最后一块遮羞布扯掉,我却众目睽睽下行走一样,开始时我自己还不知道,所以可以沾沾自喜,现在我知道了,我傻掉了。

“三角——”

不可能啊,他不可能再说话了,他已经失去一切了,他怎可能说话?

我连他的呼吸声都能听见,我甚至还能听见他的嗫嚅,我的头脑又在发昏——他不可能在说话!

我看表,还差半小时,第一艘渡轮就要来了。我把车里暖气开大,给他套了两件毛衣,还是怕不够。

“心,三角……心,我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