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努力加载中...

这时候,再说这些,会不会太迟。

他却闭上了眼睛,在我留神、凝视他的反应时,他轻鬆地把眼睛闭上,意思是他要休息了,他累了,我当然知道这是要我不要打扰他的意思,但我反正是要一直抱着他的,这些个月过去,他早该习惯了我的抱住,这是亲暱绝不是打扰。

无奈,我小步走近他,撑着扶手,我半跪在他面前,我顶着他的额头,撞着,认真逼问:“你对我——是真的?”

“一定不要忘了我。”我摇晃着他,逼他铭记住我的样子、我的身体、我整个的人!

2000年1月8日

这个咒是事关爱情的咒,这是我秘密的咒语。

关上窗户,我把他扶到床上,盖好被子,我爬到他身上,恶意地骑上去,手撑在枕头旁,现在我是他的主宰了,他一切都要听我的了。

但现在究竟怎样?!

“这是个契约,懂吗,你?雷耀,我李端康会一直等你——不行,等太久你肯定会再忘记我——那要多久?不能太短,电视上面都要两个人等过很久,才能一直幸福地在一起——十年吧?我跟你定下十年之约,我会在这等你整十年。”

他眨眼睛了。

我玩地不亦乐乎。

我低头,再低头,徘徊在他的唇畔,落下我第一个吻,是对我的爱人。

我抓着头髮,完全忽视了身边这个罪魁祸首,彻底陷入无边际的胡思乱想,在我设想了几十种他真的病好与假的病好,我们真的走与真的不走,他真对我有什么和对我一点也没有什么的可能性后,我决定了——

我好像是在逼口供的恶人,要他不承认,我好像就会对他行兇,我承认我在逼迫一个失去行动能力的人,逼迫他对我坦诚他哪怕一点点微薄的情感。

我摸摸他的血迹,揉乾净,他看着我,纵容我的发疯。

我不在乎他究竟是谁,我也不要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意识,我连他是不是一直都在看我笑话,都再也不想知道,我在乎的就他这一句话。

我慢慢扶着他,手握住他的男性,让他进入我的身体,让他进入我的心,他的眼睛像星辰、像我们那晚看到的流星,围着我,闪耀,美极了,我的他,真希望他这个时候可以跟我说出甜言蜜语,就像他电影里演的一样,让我心醉神迷;同时,我拽着他的左手,在那个连接他心脏的伤痕上,默默下咒——

他那时是讨厌我讨厌得要死了。

屋里没人说话。

他的眼睛没有动,清澈地深不见底地回望我。

“你捏的那个东西是心?是给谁的?”我疑惑,吃味,再自审,“是给我的?给我李端康的吗?你想清楚再告诉我!”

好像小孩子扮家家酒。

我探探身,我亲了他一下,他颜色竟不稍变,他没有厌恶的表示——太离奇了!

他的手很热。

我拉出他的手,亲了下他的手心,但想了想,我还是狠狠加了力气,快速地,就在他宽大的手心里咬出我的齿痕——流血了,一道成功的伤疤,一道我的印记,我刻在他身上,他就是我的了。

但我也要和他一起去。

我指望他自动缴械投降。

等你回来,回到我身边,和我幸福地过一辈子,我就告诉你它的秘密。

是真的?还是只是骗骗我玩?

击掌,为誓。

我是在做梦吧?!

就眨了一次。

就算我以前是像个傻子,我现在也不是。

然后,他就一瞬不瞬,炯炯地盯着我。

打开窗户透气,寒冷,捲进心里。

我沉默,他也无声。

赵芩来了,要把他带走,我同意了。

“我还是不去了。”我背对他,没有踌躇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吃惊。

要是,要是他真对我有什么,那么就在他健健康康、蹦蹦跳跳,重新变成正常的雷耀的时候,亲口告诉我李端康!

我知道了。

我收了一件衬衫,叠好了,发现手上的是裤子,衬衫还被扔在旁边,我拾起衬衫再叠,塞到箱子里,发现冬天衣服应该垫底下,夏天衣服应该放上面,全都乱了,我又拆箱重装。

他握住我的手,这个时候,他用沾血的左手真的握紧我的手。

“我问你——你说是就眨下眼睛,就眨一次——我问你——”我靠着窗稜,转过身,我遥望坐在轮椅上的他,“你知道我要问什么的,是吧?”

“我哪都不去,我就在这等你。我等你回来。”我扯下他的扣子,胡乱地扔出,我这个採花大盗,粗野地咬到他的胸口,咬疼他的凸起,我舔他,一遍一遍地迷恋他甘醇地甜蜜,微微地,他呻吟,眼里露出的却不是痛苦。

他是该闭上眼睛不要看我,我的心跳才能慢慢正常跳动,我的脑袋才能进去氧气正常思考——我真是不敢相信,我又不得不相信,要他真是雷耀,他就不会骗我,他一向说到做到,从答应我到抛弃我,他确实是用尽手段,但仔细想了,他却真的没用过下三滥的手法欺骗我,他把我乾脆利落地扔掉,他说要自由就一定要离开我,他还给我一张加了好几位零的支票——那时候,他也不算很有钱,一定也是拿出了所有财产,仅为了打发我这个一手捧红他的恩人。

他当我是傻子吗?

他以为他会叫出我的名字了,还省掉前面那个姓,我就会感恩戴德了吗?他以为他拿出个什么破泥巴,哄骗我是什么心不心的,我就会相信他?怎么可能!他竟然还以为让我亲亲他,再装死人不动弹,就能表现出他对我还有点情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