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努力加载中...

他依附在我耳朵边上,他往我耳朵里轻轻地吹气,轻轻地甜言蜜语。

我抬头,手继续削苹果,人还在茫然,心还留在别个地方。

我的眼睛泪汪汪,我听着我这辈子都没听过的好听话,做梦都想听到的好听话,终于成真了!我除了眼泪汪汪,觉得自己就是个无药可救的大傻瓜。

赵芩奇怪地看我,还是闭紧了嘴,不再说话。

“你们俩到底在玩什么?”赵芩狐疑地看我,他收起笑,正颜看我:“端康,你不是糊涂人,别做什么傻事啊?”

“你这是干嘛?我不明白。”

我的心归他。我不能离开他。

“怎么了?”我满脸通红地直起身,眼巴巴地盯着他薄如刀刻的嘴唇,依依不捨地回味刚刚享用过的那个柔情似水的吻,我可耻地还想要再勒索一个,我犹豫地摇晃着又弯了下腰——

他皱起眉,眉峰顶成尖,顶着我手,他蹭蹭我,以示亲暱。

哪怕我就是罪人,无药可救。

“坏小子。”我俯低身,跪在她身旁,头贴在那个微小颤动的生命之上,我和他在突然之间如此紧密相连——我并不期待他会真的动,那多半是出自馨兰的甜蜜的想像——猛然间,他踢我,他又像凑近我,他动了,他确实因为我的靠近而大大地动作了——就在眨眼间,我的心里涌进了一个陌生的东西,他砸开我防守严密的高墙,他在我一点都没有警惕的时候,他在我满怀着将来美好幸福生活的憧憬,他就不期然闯了进来,砸进我心里,他粗鲁莽撞地在我心里开始扎根,开始生长,那种东西,跟以往的情情爱爱截然不同。

“端康……”低沉的喃喃而语,低沉的像正抚过落花的水面,低沉又魅惑,让我完全迷惑。

我盯着那张鬍子拉碴,眼睛贼亮,嘴巴叭叽叭叽连说一大坨的脸,耐心打断他:“雷耀让你跟着我?”

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对,我只是觉得事情出乎意料,他是雷耀,他不会、他也不该对我这么好,的,他对我说这些话,我就像在听外星人对我说话一样——我是他生命中的污点,我伤害到他高高在上的自尊,他恨不得快点把我抹乾殆尽,但他竟然对我说这些!

“他在踢我……过来,端康。靠近点我。”她伸出她的手,让我接住,和我相握,紧紧握住,她心满意足,她会是个好母亲。

“我记不清了,端康,你揉着我的手,你在我耳边上说话,你在海边上光着脚丫跳来跳去,你唠叨说完一大堆又趴在我床边上睡,你紧紧抱住我说『跟我走』!——多奇怪的端康,他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只是交易,他为什么要在冬夜游过整个海峡?为什么要满身的伤口和血迹?就为了把我的一扇窗户关上?就为了伸出手摸摸我有没有发烫的额头?端康,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从没有好好对待过你。”

他张着他的手心,他的手心上面有我的刻痕,我蓄意留下来的,我要让他记着有我李端康,他现在记住了,他还把他的手心着我,盖住我,遮天蔽日,他沉着起他的声音,他镇定起他的神色,他同样蓄意端详我,好像我是易碎的瓷器,他说:“端康,从你在我手心里留下这道疤痕开始,我们就不再是交易了。”

“我们的孩子,我和端康的孩子。”

我的生活被割裂两半,我的一半是归我爱的人所有,我爱他,我要他;另一半是归我终生势必要愧对的女人,我的孩子的母亲,她正幸福地孕育一个微小的生命,她对我的丑陋一面毫不知情;我要做个决定,我的心只能做出一个决定。

“可以带端康上我的游船了。端康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耀,再过十天就好了。”我沿他的眉型一点点勾划,是剑眉,神采飞扬、挺拔俊洒;跟我完全不同。

为什么?为什么!还能为什么?

我忍不住了,我立刻又死死扒在了他身上,我立刻又死死投在了他怀里。

“你别问为什么,我会解决的,你相信我!你跟他说,你跟他说……”

“为什么?”

他看出来我的企图,嘴角弯出一个淡淡的笑。

我心脏狠狠加速。

“端康,太不像话了啊!有好事,也不通知你兄弟们,要不是今天雷耀喊我跟着你,我还真不知道你这种老实疙瘩也会金屋藏娇!——还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你完了你完了,哈哈!什么时候请吃喜酒,我可等不及了!”

走出七楼,我开始等往十一楼的电梯,十一楼,十一楼,默唸着,我的心飞扬到跋扈的兴奋。

有趣吗?我几乎要悲凉地回他一抹笑。我有趣吗?我是真愿意为这个男子提供一点我最后的有趣了,只要他不嫌弃。

“别跟他说,赵哥,别跟他说!你听到吗?”我抓住赵芩的肩膀,使劲摇啊摇。

我回头——

“谁说的?!”我嘴硬,我不相信他。

肩被重重拍打一下。

“端康……”细腻的柔情,微微地怅然。

他笑,嘴角微微地翘,非常温柔,他对着我笑。

“你跟他说,我都在装修我以前住的房子,就是跟他合住的那间;你说我忙极了,天天都来不及赶过来看他,你说我有意不让他知道,说我是想等他十天后出院再给他一个惊喜,你一定要这样跟他说——”

“哪不舒服?再过十天,就没事了。”我审视着她挺得太大的肚子,和消瘦的双颊,佯装体贴入微,我真是个混蛋!

我着迷地听他说端康怎么样怎么样,我们怎么样怎么样;我听得心花怒放,听得晕晕陶陶。是的,我知道,如果能和他在一起,地狱就是天堂。

我抬起头——秀丽的面庞染上几近神圣的光彩,轻柔的声音迴荡耳际,宛如符咒——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背叛我爱的人!离开他,我活着就再没有期待了。

“端康,真是有趣的人。”

“是啊,他喊我看看你离开他房间后又跑去哪里?端康你是不是最近都有点心不在焉?也没怎么去看他吧?你看你,又不是没时间,你兄弟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你就去多陪陪他,就当是可怜可怜那个花花公子了?再说你都陪了他大半年了,还差这几个月?”

“——我不想在他这么难过的时候,让他知道我老婆孩子都有了,我什么都不如他,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时候比他强!赵芩,你一定要这样对他说,你记住没有?拜託了,求你一定帮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