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努力加载中...

“你以为五年的时间很短吗?五年就可以把你的那道小伤口磨得一点都看不见;李端康,我跟你已经定下了十年的约,在践约前,这伤疤要是这么容易就消失了,你不就可以赖帐?”

我再一次全身发凉,是因为这次轮到我变成了犯罪的人;这么多年来,我本来不觉得我有做错,但突然我发现其实我重重伤害到我曾经深爱的人,可能还给他带来莫大的痛苦,我虽然是个糊涂人,但在他混杂着悲伤的语言、眼神和动作下,不知怎的,我开始慢慢、逐渐、彻底觉得是我李端康对他雷耀干下了最坏的恶事!

从我关上门那刻起,我们就错过。

他低沉地,带点微微的低落。

感激和爱差得很远吧!

——他,果真、立刻就放了。

馨兰不也这样骂过我?

“你干什么?放开我爸爸!”

我昏乱得摇头,胡乱得开口,我颠三倒四,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拿他的那只左手摸我的脸,短促,瞬间滑落,我只闻到淡淡的血腥,从他的手传进我的身体,我的思想。

“雷耀,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他用那么黯淡的眼睛看我,却还是用那么狠毒和冷酷的语气:

我抬头,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四目相对,此刻,好像真有一个叫灵魂的玩意,它是赤裸的,在它面前,什么相貌、什么身份、什么聪明都能一样样抛开。他的灵魂,在受着鞭笞,道德和罪恶不再作祟,那是因为无法实现的感情和思念,清清楚楚,赤裸在我的面前。

我垂着脑袋,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萎着,我牢牢盯着地面,我短促摇头——

“你自己把它弄成这样?”我牙齿都在发抖,我料不到埋藏在这外面优雅冷俊男人心底的不知道是什么疯狂的人性。

我一下子醒过来,我马上抛掉刚才那被拽进激情漩涡的混沌感,我动我的脖子,我动我的手,还有我被屈着的腿,我歪斜着脖子,也大喝着:

小飞反倒开始喳喳乎乎,挨着我,哼起颠来倒去的半调子。

可刚才根本不是嫉妒或失落的表现!刚刚他简直是在要我的命!

馨兰,馨兰,馨兰!家,家,家!

“别哭了,端康,求你,我的爱。”

他只和我相隔一步,他倾过身,我只有向后退,于是他不再靠近,他只把手抬起,他把手平摊,他把手给我——还是那个印子,还是那个轻易许下的诺,无法实现。

我知道他在演戏,只是不知道他所为何演,他有千回百转的心思,他有深藏难测的城府,这就是我最害怕,最难懂的地方!

我知道他这次没有演戏,这让我简直失去逃跑的力气,我几乎又要软了骨头,我几乎走不了了——不能,我不能!什么都晚了,什么都完了。

断然大喝的,竟然是我小小的儿子,他竟然口齿伶俐、满身正气地冲过来,捶打着我的胁迫者的腿,他也只够得着的地方。

“你总是想要就要,说走就走,端康,从当年你逼我定下契约,到你说声再见就立刻消失不见,有哪一次你不是只凭着自己的想法就随便摆布别人的生活?”

他突然又变了,他这个绝好的演员,一下子又变了!

他把我的脸拉过来,我没有反抗,他却没亲吻我的唇,他把吻落在我的脸上——

我绞着手,我紧张听他形同悲伤的诘问,我感受到弥天大罪加身的沉重。

我垂着眼睑,我一手揽着儿子,一手护着心口,我的心冷飕飕,我避免看到他,我怕一接触眼神,我就会为他眼中不亚于刚才言语的冷酷邪恶而拔腿就跑。

在他初初流露的狠毒面前,我彻底呆愕,我只知道我绝不能让他这么恨我!

“端康,我是感激你,我难道不该感激你?”

“端康是我见过最狡猾的人,你总在为我做事,你总在为我付出——就在我什么都来不及做的时候,就在我什么都来不及付出的时候,你就给我决定了我的命运,我的爱,我的恨。”

他连弯曲手指都好像在费力,究竟是谁能伤了他?

“我不是有意的,不要怕我,端康。”

他又问我,他好像真的不懂。

我僵硬地看着他的手——

“雷耀,你放开我!”

那就像是寄託给我的感情和思念,从来都无法传递。

我也不懂,他的难以捉摸。

我揉着自己的脑袋,把头髮揉成鸟窝,我想不到今天会见到他,我想不到他会对我说这些,我已经不能像当年的欣喜若狂,我只能谨慎地拒绝:

他沉默,我也不支声。

“我对不起你,雷耀,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我真的对不起你。”

他冷冷地笑,他把手收回,握成拳头。

“端康,我实在是嫉妒你,你成家了,你还有儿子。”

“……你是应该感激我。你没错。”我还是低着脑袋,像罚站的差生等教鞭抽下,“是我误会你对我有别的什么,我自己糊涂了。”

——“这个印记是你五年前留给我,你跟我许下什么十年,你还说什么永远不要忘了你——李端康,你一定会有报应。”

“你说感激我,我偷听到你跟赵芩说的话,你只感激我,我受不了。我就走了。”

“你为我这种人不值得,我什么都配不上你,我又老,我长得也不好看,我又只为自己着想,我没钱,我也没本事让你更红更有名,我又是个男的,喜欢你的人这么多,比我强的多的是,我也娶老婆,我也有孩子——”

我警惕地挪开,我小心着他的紧迫,他也像觉察到了,他自觉地后退,退到一步之遥。

“我做错什么了?端康,五年前你这样对我,现在你又要走,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放弃去追悔,我不能去追悔!

我现在绝对不能跑,我要保护我的儿子,我不要跑,我不要害怕他。

地上的影子屹立不动,他罩在我的身上,就像当年我背着阳,我说我走了,他没办法动弹,他的面目模糊,再也无法看清。

难道是我错了?他是肯定不会错的!但此刻,我只能懦弱地逃避,我不想再有变化,我有妻有子,我摀住脑袋,我受不了他的眼神和谴责——

“端康,感激和爱就差这么远吗?”

我盯着他的手心上,不敢相信我见到的——那道赤红色的疤痕,那道贯穿整个手心纹路的疤痕,绝不是当年我咬下的小伤口;它已经完全如同扭曲蜈蚣一样深深重重叠叠,已经完全如同被火烧、被刀割的丑陋与可怕,它根本是常年累月积下的新旧印记,哪怕是最高明的医生也根本无法修复。

我咬牙,弯身拎行李,牵儿子。

除了扎手的疼,我几乎以为刚刚不过是我的错觉,小飞扑到我身边,他挨近我,他在发抖,我于是拚命克制住我全身的发抖,慢慢悠悠地侧过身,转过身。

“我不知道,我这么笨,你说的话我都信了,你说是感激不就是感激?”

我被谴责,尽力忽视他张开的手,他仍然清晰的印,我瞥过眼,我不能看他。

“怎么会这样?”

我茫然,我实在量不出我的爱和他的感激究竟相差多远!

我可能真的是很狡猾很任性很自私的懦夫!

我被他蛊惑了,毫无疑问,但可能蛊惑也是事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