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努力加载中...

“馨兰,我以前,我遇到你之前,我喝酒住进医院,都是因为我爱上一个人,他是个男的——”

我点着头,擦乾净手上的油污,今天是小飞的生日,答应馨兰要早回家,早上就跟老闆请了今天的假,等会去买个蛋糕,就可以回家大大享受一桌馨兰的好菜了。

他停在我面前,彬彬有理:“请问是李端康先生吗?”

天色还早,我悠悠闲闲走在小城的路上,乾净宽敞的道两边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树叶子还在晃蕩着眼睛,我哼起小调,想像等会小飞的雀跃。

“过去的都过去了,端康,我在你身边,从前,现在,以后,我一直都在。”

“端康,我克制不住我自己,我知道你心里面还有别人,那天晚上你又出去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那么害怕,我怕你会跟别的人走了,我想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小飞在我肚子里,我又疼又害怕,我知道你一直有记日记,我想看看,我只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我、怎么看我——端康,我都做了什么?你会恨我!端康?”

我是想跑的,但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愤怒,那种剎那间怒火烧得我连脑袋都糊涂,我一直保卫的东西被侵犯掉了,我一直以为安全的堡垒被破坏掉了,我的家,我的地盘,我的平静,统统都要被抢走了,而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我一点都不能保护她们!我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到现在还想要跑吗?现在跑又有用吗?

我敲门,往常馨兰总是在我敲门的前一刻就能听到我的声响,就过来开门了,今天她肯定在忙着做菜。

他把亮晶晶的钥匙提起,放在我面前,“这是雷先生送给您的礼物,本年度最新款的敞蓬宝马,请您收下。”

“端康,我们在一起整整五年,我们从没有吵过嘴,我们做什么都想到一起,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我不求什么其他,我很知足。”

我刚要那钥匙,门就开了。

我除了震惊,只有愤怒。

啊!——

“五根。”

我鬆了口气。但那人却直直走向我。

我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我跑啊跑,跑啊跑,终于跑进家里的巷子。我一下子就安心了,我慢下来,我整了整衣服,蜡烛掉出了口袋,蛋糕可能都被挤坏了。

但我也只能一声不吭。

我脚踏实地的生活着,我是真真实实地活着,再没有比劳碌一天可以回到家里,还有人等着自己的感觉更好,我适合这种平凡的生活,虽然我曾经无比嚮往过走在钢丝上的刺激人生,但我也老了,岁月不饶人,时间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性格、生活习惯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做到。

我奇怪地把手上东西放下,我的眼角渗进一点点柔嫩的颜色,我才开始慢慢闻到强烈的香气,整个把我们的屋子笼罩,这都是些什么啊?——我环顾我的家,我的四周,竟然都是花!都是一朵朵香水玫瑰,都是一枝枝粉红色,成百、上千,堆满了整个角落,甚至快要砌到屋子顶,放不下了,就堆到院子里,耳朵鼻子眼睛全都是浓郁的香气,全被佔领,没有一个地方能逃得过。

我已经关上了手机,响声嘎然而止。

“不要说,端康,我不想听。”馨兰别过脸,迴避我的眼光,“你看这些花可能都送错了,我们小城哪见过这些花,他们说这些都是空运过来;送错就送错吧,这些花不是开得很美?”

馨兰握住我的手,合在她手心里。她的手小巧又暖和。她焐着我的冰冷。

馨兰站在我面前,我走进家,逗她:“今天都做什么好菜了?小飞呢?我们先把礼物放起来,等切蛋糕的时候再给他看,他保準会高兴疯掉——馨兰?”

她喊着,她发抖,她眼睛里都是泪,她摀住了眼睛。

车上走下一个人。我不认识。

在将要真正失去的剎那,我才明白她们的意义和珍贵。

跟着我。

我盯着那把车钥匙,就是一条毒蛇咬起人来也不会这么疼。

先响起来的是手机,知道号码的只有馨兰,这也是搬到这小城后她为了方便联繫买给我的;一定是等不及了,我掏口袋,把手机摸出来,看着——

我抬手,碰到馨兰的肩,她没有拒绝我,我搂住她纤弱的肩,我把她搂在自己怀抱。

——

我接过五色的蜡烛,插进衣服口袋,一手拎着大蛋糕,一手提着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一辆超级豪华大坦克,他已经吵着要了大半年了,今天一次头让他小子过足瘾。

天濛濛开始亮,一点都不刺眼,我们的小城安静极了。我的家也安静极了。

我扯着两个大口袋,我一身的修理工打扮,我的头髮乱糟糟的,我的身上都是油渍和油味,我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但馨兰还是会烧好一桌菜,打好洗脸水等我回家,小飞还是会跳到我的怀里,喊着爸爸,爸爸!

院子里,传过来小飞兴奋地叫闹声,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美丽的高贵的花,我送给他母亲的都是一两枝田园里採摘的鲜艳的无名花。

我拎着两口袋,满心欢喜。

这是什么号码?我从没见过。

安静的舒服的下午,要是每一天都这样该有多好。

“是我。”

——车子停在我身边,车门打开。

“还不够,这还差远了,馨兰,我还要跟你一起变成老头老太,一起搀着手过马路,一起看我们的儿子娶上漂亮媳妇。馨兰,千万别丢下我。”

第三个星期到了,我继续数着日子,我继续忐忑不安,我继续在夜半惊醒,馨兰睡在身边,小飞在隔壁小床上,他们幸福而安全——只差那么一点,如果不是那么一点,我就大可以拥有另外一种幸福了,那走在钢丝上的幸福,极端的甜蜜又摇摇欲坠,心会起伏不定,再也没有安宁——我也曾经幻想过有朝一日,雷耀会突然出现,闪闪发光,他会告诉我一切只是个误会,他要带我走,我就会立刻跟他一起走——这个场景在开始的两年里,被我偷偷地幻想过很多很多遍——但这就像是一种生活琐事里的一点娱乐,一点幻想,当不了真;慢慢地,我安于我自己的生活,我开始遗忘掉这种娱乐自己的幻想。

把新的螺丝钳上,发动机就转起来了。轰隆隆,修好了。

一个星期,过去,没事,第二个星期,也没事。

……我好像见过,这个号码,我想想——

“你怎么知道?馨兰是谁告诉你?”我被揭穿了,羞耻扑面而来。“是他说的?”

这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切了蛋糕,吃了一桌的菜,小飞拿到礼物高兴极了。

“我不要,我不要!你跟他说我什么都不要,你喊他不要来打搅我!”我疯了一样蓦然大吼大叫,我提着两个塑料口袋,拔足狂奔。

我竟然一点都没有看见,我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这辆跟在我身后的轿车,跟鬼一样,深沉的怒涛一样的蓝,跟个厉鬼一样!

身上一下子就冷了。搭在腕上的袋子沉得抬不起来。

“为什么你看了日记,还要跟我这种人在一起?我是个同性恋,我喜欢一个男人,我还被他甩了,我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

馨兰反常地一声不吭。

“不要跟我提雷耀!”

我搭拉着两个口袋,迟钝地像四周望——

馨兰背对我,她的声音遥远又痛楚:

“我偷看了你的日记,在你把它烧掉的前一个晚上,在五年前!”

“馨兰,我要跟你说些事。”我木然地说,我知道我最难过的关就在眼前。

这串数字,这串数字——很久很久以前我买的手机,我选的号码,我把它送给了人,我很开心,我控制了这个人,时时刻刻——

我在夜里,家人都睡了,把花都丢出去了。

“端康,今天活差不多了,你先走吧。”老闆拍拍我的肩,“带小飞过来玩啊。”

馨兰在这些花丛中,还是像个小姑娘一样美,还是我的小仙女,我知道我可能马上就要失去她了。

“我害了你,馨兰。我误了你一生。”

我抹了下脸,我要让自己清醒点。我没想到这么快。

我点了根菸,悄悄坐到丝瓜籐下的竹椅子上,一坐竟恍惚到了天亮。

——“请问要几根蜡烛?”

这些,我都不要失去,这些,就是我现在活到现在最大的幸福了。

我停止了呼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