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努力加载中...

我都做了什么?

我不说话,我哽咽,我嘴硬。

“雷耀,我这次要动自己的脑子,我要做个自己的选择;你知道我总是做傻事,我总是要你们替我选择好,到了不得不这样的时候,我就只能去做什么;这次不行,我要靠我自己,不然我一辈子都只能不停跟你们说对不起、原谅我。你懂吗?”

我从自家围墙跳出去,我知道会他会让人守着我家的门,盯住我这个随时会开溜的胆小鬼。跟他在一起就一定会开心吗?有可能吧;为了一个捉摸不透的男人,为了一个自己什么都给了的男人,好像一定要跟他在一起才会得到幸福——还是算了吧,这么多年,我们不是你折磨我,就是我折磨你,总是阴错阳差,到最后还是合不到一起。

他却慢慢说,像要我铭记住:

我看馨兰,她仍然仰着头,她看着闪烁不定的美丽星星,她的眼睛晶莹如水滴。

“端康,别再做傻事。回来吧。”

“——我一定在睡懒觉。”

然后手机就响起来,这次我接了。

早上天没亮的时候,我把所有钱都提出来了,包括后面那几位零,我都放在馨兰看得见的地方;她说的没错,如果让我重选一次,我不会跟她在一起。她也该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机会只有我能给。

“馨兰……”

我坐下来,仰望天空,天空其实也很大,这么大的天空,聪明的和笨的鸟都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

他挂上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看看四周,船上只有我,安全无恙。

他微微地沉默,好像微微地笑,可能又在笑话我。

“我许愿,我想和你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东西都收拾好了,小飞睡着了,我和馨兰坐在院子里。雨从中午就停了,现在丝瓜籐上只慢慢滴点水下来,啪哒啪哒。

——我知道,我看着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了。你为什么要说感激,我也开始明白,我也在感激你爱着我,所以你一定要明白我现在做的选择。——

一片的雾气,连眼睛都潮湿。我弯下身体,把已经消失他声音的电话揣在心口上。

“端康,那颗叫什么?”馨兰看着天空,春初的星空小熊星座在闪耀。

“什么?——是猎户的第七颗子座,那上面最亮的就是他的守护者,大熊星;她们是一对母子,美丽的母亲被嫉妒女神变成了丑陋的熊,儿子在森林里遇见了母亲,举枪便射击,天神怜悯她们,赶紧把母亲和儿子都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就不用彼此伤害了。”

轮船开了,清晨的天空,白茫茫的雾气。

那端,他沉着的声音倒是一贯的优雅平静。

他不懂吧,他这种人是不会懂我这种人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也看过流星雨,狮子座的,满天的都是长长的流星;就在世纪初,那个时候不知道端康在哪?我许了个愿。”

“我没有。”

“我在天文馆打过工,那时候真年轻,记东西都快。”

“还好,最后还可以在一起就好了,端康,你是从书上看来的吗?”

“如果五年前我没有给过端康选择的机会,那现在端康你就做一次自己的选择吧,如果和我在一起,却没有办法忘记那个人,那就回到他身边,真正去爱自己想爱的人,那样,端康才会打心眼里开心快乐起来——总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看着天上星星的端康,眼睛里像要哭出来却还要对我笑的端康,我不想再看见了,一点都不想看见——”

“你做到了,馨兰。”

“我让你心里难过了,我知道,馨兰,从那时候你看了那本日记,你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你心里就扎了根刺,你就被我伤害了,你受了委屈,但你又不能跟我说——你说得对,我是该想清楚,我是该做个决定,我不能再害人害己。”

“端康,我爱你。”

我只带了小飞的照片,要是馨兰捨得,我就把小飞接走,她捨不得,小飞就留给她。 坐不了火车了,我跳上渡轮,从我们的小城要过很久才能到大的地方,五年里面我几乎再也没有踏出过这里,这里就是个安全温暖的避风港,可以躲起来谁都找不着的好地方,现在不用再躲了。

“我们约好了时间,你不要忘记。”

约好的时间,是啊,那时候的自己一定要努力变成能让人相信和值得人爱的自己,一定要能给自己爱的人带来真正的幸福。

我想伸出胳膊抱住她,但我不敢。

我看到馨兰的眼泪,慢慢滑下来,砸进我心里。

我知道再让我选,我还是一定会选错。

我潜逃了,我无耻地做了逃兵。

终于,他回答我:

“端康,就算我守在你身边一辈子,下辈子你还会选跟我在一起吗?”

“你们都这么伟大,你们都这么清楚明白,你们都这么懂得去爱!”我紧紧抱住自己的笨蛋脑袋,“怎么只有我不行?怎么只有我弄不懂?我的爱就这么糊涂吗?我做的事就光是只为我自己一个人吗?我爱他他不要,我想做个好丈夫、好父亲,结果还是没人要;馨兰,我这五年难道都是假的吗?我们在一起过的日子都是假的吗!——为什么那个人一出现,一切就都变了?为什么他一出现,我就要重新做什么选择!”

我站起来,馨兰坐着,她低着头。

我想说点什么,但我知道就连她也不想再听我说话,都是安慰的无用的没办法让她开心喜悦起来的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