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努力加载中...

“您跟先生过来的?他怎么把您从陆地带到海上了?他很不一般吧。”

“小心啊——”她念叨。

苏奶奶的眼睛闪闪得,发出海里宝石一样美丽的光泽,当年她的爱人一定非常喜欢看她的眼睛。

苏奶奶吃素,刘婶做菜手艺很好,我们凑一桌,蔬菜海鲜特色分明,要不是海岛人少,香喷喷的味道肯定能吸引游客到这一游。

我和苏奶奶在风暴来前,安静地喝我们的绿茶。

“苏奶奶,您叫我端康吧,雷耀他还住这吗?”

我跑过去,捡起她掉落的线团,放进布篓子里,我坐在她身边的小凳子上,“奶奶,我以前到这住过两天,您还送给我一盆海草花,说会保佑我的朋友病早点好起来;他真的好了。”

但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我抱着茶杯,我老实问:

恍如隔世。

“苏奶奶,你是海岛上原住民吗?”

“他跟你一样,从来都不挑,像喝茶吧,有什么就喝什么;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我嫌他土气,偷偷在茶水里加了快半瓶子的盐,他居然一声不吭仰头就喝了,还夸我泡得茶是功夫茶,多有趣的人啊;后来他跑去打仗,临走时又是一声不吭就走了,我没办法了,就只有等他,等到追求我的小伙子个个都抱了大胖小子,连我父母都气起我来,我还是不支声,端康,你是不知道我年轻时那个倔脾性,就跟头骡子似的,最后他回来了,只会傻愣愣跟我说——『苏小姐,你从来没跟我说过,我以为你看不上我,我什么都没有配不上你,我想去打仗我跑在最前面我就能立下战功,我就有东西回来跟你说了』,你看,端康,你也笑了,你看我老头子是个多有趣的人啊。”

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到沙滩上钓小螃蟹,特别在涨潮的时候,那些红红的小寄居蟹全都爬啊爬往岸边沟缝岩块里钻,他们老外是不吃这个的,我也不吃,只是用线钓了不尖的钩子,放了点饵食,在一队队斜斜歪歪精神抖擞的外国蟹中间,摇吧摇吧,居然还有不少上钩,一提钩子,它们就又滑下去,继续赶路。当然我也有吃它们的时候,那是真挑了大个的,直接扑上去拎了就走,后来手被夹过一次,就提了个树杈编的篓子,逮着横冲直撞的就径直往里面丢,收穫丰富得绝对媲美养渔场小开。

“苏奶奶,这边缺人手吗?我干什么活都行,我只想一个人待着,您别告诉雷耀我在这?”

“为什么他有趣?您觉得他又傻,还有他好玩,没碰见过,就说他有趣吗?那不是其实觉得他跟自己有点不一样,觉得他只能给您提供点乐子?”

“这个有趣——”苏奶奶捂着嘴,笑呵呵,“是真的有趣,端康,久了你就会明白,没了那个人,就没有什么有趣了。”

她搭住我的手,开心地笑,像抓到淘气的小孩子。

“——您好,苏奶奶。”

我眨巴眼睛,停住动作,觅向声源。

我出来走这一遭,看这世界上有这么多想都想不到的人事,我觉得是有趣。

老妇人放下手中的针线,把头偏向我的方向,她慈祥地对我招招手:“年轻人,你从哪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好像听过你的声音。”

我没有碰他睡过的床,我也再没有进过他的房间,可能会被拉进过去的,还是小心为妙。

“总算找到你了,雷先生每次回来,都要问我们你有没有来过,有没有人见到过你,我看着都替他着急,你这孩子跑去哪呢?去什么地方都要记得说一声,快点给他打个电话啊。”

小飞会爱吃螃蟹,他什么都爱吃。下次可以带他来玩,他想吃什么都替他弄来。我用小海螺壳编了两个项链,大的颜色淡的给馨兰,小的螺纹漂亮的给小飞。

有些东西可以保留,有些却留不住。

苏奶奶坐在花房的凉椅上,髮髻上被我插上了素净的小蓝花,她手上还是没离得了编织。我放下手中的锹,看看玻璃房外的天色,蔚蓝一片,但苏奶奶的话总是跟神仙一样准,我还是赶紧跑去把梯子扛来,爬上顶,关天窗。

大房子的摆设还是没变,去到过去住的房间,发现连以前鬼画符一样自己剪出画好的圣诞卡片都还摆在桌上,卡片上还是署着1999年12月24日,寄给小原,祝他身体健康;雷耀床头有一个玻璃药瓶,拿起来端详半天,才想起来里面装的沙子还是当年的灰颜色,一点都没鲜艳起来,还是自己慎重放在他的床头,亲手放在这个位置。

虽然也想跑到远的地方,但身上也没什么钱,嘴上说着散心是要到优美文雅的地方,最好还能到哪个欧洲国家街心角的露天茶亭上坐坐晒晒太阳,想是想这样最好,但家当叮噹凑起来也就够买张通往这个孤僻无人小岛的机票和船票,连欧洲的犄角旮旯都摸不上边。就将就到这里算了吧,毕竟在这里我也度过了像做梦一样的魔幻时光。

苏奶奶侧着头,她顺着我的声音看我,她的眼睛仍像从前一样明亮有神,绝没有人能一眼看出她的眼已经坏了几十年。

苏奶奶还是慈祥地笑,就像故事书里面银白头髮的好神仙,她没有问我什么,就让我留在这个房子里,这个海岛上,成了一名看守一大片花园的普通花匠。

“年轻人要把心放宽,心宽了,什么就都看得清了。”

她抿着口,背挺得直直,银髮一丝不苟地梳理着。

又是从围墙跳过去,蹑手蹑脚,蹲在墙角观望一番,这里仍然是宽敞整洁乾净,这里的草啊花啊还是原来的模样,连屋顶那个木头风车上漆的红色都没褪掉,上次漆它还是我搭起梯子爬上去的,好像只有它还停留在时间的尽头。

“端康,今晚又要有暴风雨了。花房的门窗要缩好。”

“迟,暴风雨?今天不来,明天总会来,不迟不早,总归是时候了。”苏奶奶拈着她的银针,照在晚霞的光里,就像是揭佛谛的高明禅师了。

得益于早年丰富的打工经历,我种花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用两个月,那近百平米的花房都被我整饬得像模像样,有海岛上最常见的海草花,珊瑚虫花,小礁巖果,海岛上不常见的蝴蝶兰和小橘子果,把绿色的小棕榈栽在边上,铁锹铲了条沟渠引进来,海水、滤化过的淡水各分一边,浇花的时候拿勺舀了就可以给它们播撒。

我喃喃:“我明白得太迟了。我让这么多人难过。”

“我老家远着了,不怕端康你笑话,也算是地方上的望族了。”

——“是新来的花匠吧?”

顶着同片天空,要跑到哪里才能算彻底跑得无影无蹤,除非是外太空了,太空梭坐一次要多少钱,想都不敢想;跑得远了就越来越像躲猫猫,在暗地里还是会期待对方能抓到自己,只是在做一场你追我赶玩距离的游戏;我笃定他不会发现眼皮底下的小花匠,这可算作我的直觉。

“以前我老头子也爱喝茶,我们这儿只有託人渡船送过来才有得喝。”我递到她手里,她举着,纤长的手指文雅地合拢,瘦削的颈子微微地翘着,看上去就像正牌的大家闺秀,特别端庄又优雅,我看得出苏奶奶年轻时的风姿一定风靡过整个海岛。

“有趣……”我琢磨这个字眼,嚼出点味道来了。

“是李先生吧?你又回来了。”

“这房子就是雷先生买下的,除了我,还有新来的刘婶,平时看看房子,扫扫地什么的,雷先生每年过来几次,他来了也就一个人在附近走走,住几天就走。”

这个岛还是跟五年前一样,人烟稀少。以前住的房子还是矗立在海边的高地上,我回想起那个夜晚,精疲力竭地走在沙滩上,脚都是伤,我远远望着我们的房子,没有灯光,我的心中却看得见希望。

那个砰砰响的窗子,那个火热的唇舌和爱抚,那个七天的相缠。

我跳出去。

苏奶奶点点头,微笑的样子慈祥和善,跟我见过的盛气凌人的大家气派一点也不一样。

我很快地爬上爬下,跑左跑右,拉帘子,盖铺盖,都干完了,我沏了两杯茶,端到桌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