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番外·烧烤?雷耀?天啊!

上一章:第24章

努力加载中...

“谢谢,我的爱人。”

基本没人搭理我,小张最先回神,反映敏捷迅速摸出电话,我知道肯定拨她小女朋友。陈嫂满脸通红,紧紧捂着嘴,快昏倒了,陈哥看得怒从心起!

——这不是真的吧?擦眼睛,互相看,你看我我看你,这不是真的吧!……隐隐,听到抽气和抽泣。

“只能一次——好吧,就两次……啊……”

“其实,他是我爱人。”

他出现了,摘下手套,高大精悍的身体落坐在我身旁,一手搭在我椅背,一边剐了我狠狠一眼,既有魄力又非常魅力,微黄路灯下简直闪烁蒙太奇效应,衬在一片茫茫白雪里,超级美轮美奂,绝对目不暇接,儘管有意摆出那么傲慢潇洒的讨厌态度,但也好可爱!

谁要你服侍啊?坏心眼的家伙,你哪次服侍不是我我受罪!

他们都很好客热情,还马上拿了杯子倒酒,喊着快让他进来。还有人笑:“不是美人不准进啊!”

我对鸡翅膀说:“大明星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就一口吃了你……”

“谁让他不听老婆话!”陈哥瞄了苦巴巴的小张一眼,伸手给他来了个毛栗子,一边还得意地给陈嫂夹块竹笋:“什么叫三从四德?死小子,敢跟女朋友顶嘴?她说那个男人又老又丑你就同意好了,非要跳起来替人出头,那个雷耀的男朋友你认识吗?你激动个屁啊!”

我们走在大雪天里,他虽然当时能喝,但后劲上来却很难收拾,比如现在他揪着我领子,慢慢把我拉近,以无比的煽情诱惑,用薄薄凌厉的双唇,对我低沉轻语:

一屋子说说笑笑的人慢慢都停下来,静看他惊人表演,好厉害,一整瓶都下肚了!小张的老闆是个大块头的男子汉,快四十了,在买卖上一直公道无欺,整个花苗市场里最有威信,我们都喊他“陈哥”。

整屋子人就他还依旧喝着啤酒大块朵颐,一边不屑“现在的年轻人失个恋就成这样了。”

我很有点脸红,在他咬着我嘴巴时也突然抽身坏心叫嚣:“我也饿了!都怪你。”

雷耀这死人拿起酒杯,自顾自喝。我坐他一边,招呼大家快吃快吃。

“他们都说味道很好啊,我今天是主厨哦。”我接过来,咬一口,很美味啊!我捏捏他高挺鼻子,好心好意:“你是不是感冒了?尝不出味道?”

他拍开我手,冷冷一讪,“菜和花我都扔了。你自己玩得开心吧。”

我忙着给这块要焦的肉翻过身,还要给那个递上罐啤酒,热腾腾的火炉子在冬天里备觉温暖啊。

啊……会被眼神杀死的!“这不好吧?”我摸摸自己脑袋,感觉它安全地架在我脖子上才放下心来。“我都习惯了,算了吧——”

“其实——”我挠挠头髮,突然很想说明。

等大家都面红心跳坐回原位,我有点心疼看他只喝了酒没吃东西,赶紧把刚才乘隙烤的好东西都盛他碗里,“快吃吧。”我伸手擦掉他嘴边上的酒渍,他笑笑,在桌底下按住我的手我也笑笑,甜甜蜜蜜。他探头过来,凑到我耳朵边上竟说了句情色,我怒瞪给他腰上一枴子!

《我爱你,只是交易》番外完

虽然在我看来是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却让所有人倒抽凉气,在这个光辉闪亮的小宇宙旁边,好像根本不该存在任何多余的男人女人,因为怎会有人配得上他?

半小时后,我溜出载歌载舞的人群,还抓了根香喷喷的鸡翅膀给我家那位消气。大冬天,檐溜滴着冰稜,出了烧烤店的拐角有张长椅,特意摆在屋檐内,好让情侣静静享受宁静。我呵着白气,抓着那只鸡翅膀,一边吸着鼻子。路灯打下和谐光影,一切突然十分浪漫。

我觉得挺好玩的,又特意给他加了一整勺辣椒,他眼都不眨就默默吞下,竟浑然不觉又吞下第二口、第三口……

原来是这样。小张瞟我一眼,继续闷头吃辣椒。

我主动拉住他胳膊,他颇受宠若惊。

哈哈哈,我笑得瞇起眼,亲亲他嘴巴,“我做梦也梦到你了。”谁之才亲一口,就不知谁黏着谁,亲到张开了嘴巴,舌头也伸了进来,抱着脖子不放。

唉。这个人啊,我伏首认罪。

“我怎么知道你突然就从纽约跑回来?你都没跟我说一声,我这个活动早就安排好了不能推的。”他扭头,不看我,就留给我满眼酷到家的冷硬线条,大雪天里他也不怕冻着我!我狐疑扒着他肩膀,凑近了额头顶着额头盯住他眼睛不放:“才一週啊,你该不是想我了?”

我先探进半个身子,里面果然热气腾腾,依旧夫妻双双笑笑闹闹。

“这么恨我?先从哪边咬起?”

“别胡说了!你就是太老实了,才找不到老婆,好了好了,就明天吧,我定下来了。”陈哥藉着三分酒意,断然拍桌,烧烤大部队纷纷闹事起鬨,要喝我喜酒。

他突然停下来,脸不红气不喘,满意拍拍我脸,好像奖励我的热情表现,明显看到我还要的表情,开口残忍说:“我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这么高这么酷这么有稜有角这么不动声色这么迷死无数人的美人,来见见人吧。我拉着他胳膊按他随便坐下,果然就聆听到剎那间风云变色鸦雀无声,好比哈雷慧星撞地球,还撞了一次又一次——就好比现在激荡在人们心中那种发抖……大家都呆掉了,木掉了,肉都要烤焦掉了。

声音也被吞没,在这个雪天里,能想到的只是其实烧烤真是很美味啊!还有,这个男人的吻,好吧,我承认比烧烤只美味一点点。

“那个——”我跟大家晃晃手,引起注意:“我有个朋友想来一起热闹,可以吗?”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边堵着耳朵方便能在唱着喝着笑着的人群里听得分明,一边我掩着口放小声音好言好语说话——

天啊,不会吧,太可怕了。我呆呆抓着手机,转头看看四周,怎么也有十二三个人吧,他们不会都变成小张一样把辣椒酱当甜品吞吧。

很惊奇,大家竟很平静接受了这个事实,还说“真的很配”“看上去真甜蜜”这样正经八百的危言耸听。小张第一个过来给我们俩敬酒:“我和我女朋友都祝你们长长久久。”他一仰头,喝光。其余人不甘其后,竟演变成闹洞房一样灌起新郎新娘喜酒来。

其实大家都是很朴实善良的人,很直露地表现出见到雷大明星的喜悦,我瞪雷耀,你要好好表现!不能让大家不高兴!不能酷!不然回家就不理你!

小张坐在我边上,闷头吃肉,时不时像瞧珍稀动物露出泫然欲泣的难看表情,于是又慌忙把头低下来,我特意夹了他爱吃的兔子腿,要丢他碗里,结果他抖了抖,又露出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宛如我是火星人登陆地球!

“你回来啦?……我有啊!我把留言条搁桌上了!我今晚要跟朋友玩很晚才能回去……有多晚?这个,我想就快了吧……啊,我不是有意的,那要不你把菜放在冰箱里我回来再吃?……你还点了蜡烛?要不下次用吧?……玫瑰啊?你先插起来?——别扔别扔!多可惜……你别不说话,我知道错了……我没有鬼混!我真的没有!……你要来!不不不!……我没心虚,呵呵,别傻了,要乖乖的等我回家……喂?喂?”

他一笑,非常镇定,隐隐邪恶,再次拉过我,将我牢牢收拢进他宽广温柔怀抱:“菜和花都在桌上好好,我也好好,让我好好服侍『我的爱人』……”

小面积骚动开始了。“你长得好像雷耀!”“你是雷耀吧?”“好帅,天啊,我喜欢你好久!”“请给我签个名吧。”“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迷糊想这是天堂啊天堂。

他也不含糊,拿过就咬,竟就立马皱眉批评:“难吃,你烤的。”

雷耀看看我,有点吃惊,我知道我下意识在避免别人知道我和雷耀的关係,那样可以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吧,其实归根结底,是怕和睦相处的大家会用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吧,我想“爱”始终是关上家门自己的事,我想平静安宁地生活,我想继续热闹快活地和大家一起烧烤,所以就委屈雷耀了,百般要求接送也坚决不允许,但反过来,雷耀从不避及,他能做出我每年过生日就歇业一个月陪我干这干那玩这玩那的厚脸皮事情,我好像从没在他生日请假。

美人啊。美人,进来了。

我双手呈上鸡翅膀,一边作势给鸡翅膀吹吹热气,慇勤谄媚:“快吃吧,都冷了。”

好在陈哥把握大局,在雷耀摆平第四个海量不倒自己却也有点摆不平时,喊我们俩快撤,他来掩护!只要雷耀在女儿生日时到场露个脸,结果当然成交。

越想越觉得身边这个男人很了不起。实在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雷耀的表现堪称完美,他那么友善不摆架子而平易近人地对待了每一个签名和握手,甚至敬酒。他就好像真的是被我突然带进小团体的朋友,而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那个影帝。

“小张跟他女朋友不是挺好?”我叼着嘴里肉,沾点酱油,双手扒着吃得开心。

“对了,小李,你这么大人,还一个人单过?”陈哥大大咧咧灌我酒,露出暧昧的笑:“大冷天一个人炕头,就不冷啊?明天我就介绍个侄女给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