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你·01

上一章:第1章序曲 下一章:第3章你·02

努力加载中...

“……你怎么了?”

福寿小姐手指着水流前行的方向。

她莞尔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池水的波纹在她的瞳中蕩漾,她微微一笑,又转过脸望着水面。

福寿小姐转过头,有些出神地眺望着远处的天空。

“那就是你说的水渠吗?”

我没话找话,硬挤了一句出来。

她抱住了我。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对极了。”

“那就再见了。”

“其实今天我才意识到樱花的神奇。只有开花的时候才会发觉,原来这里有一棵樱花树啊。平时根本就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

她说没什么,但我觉得她只是在刻意迴避某些事。

她的脸紧贴着我的胸口,小声说着我也不明白的话。

我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心跳得厉害,便故意找了个话头。

“我想也是。”

这时她突然抬起手看了看表,那是一只皮革錶带、设计简单的手錶,感觉和她很配。

我就实话实说。

她的语气有些焦急。

这份宁静让我焦急不安,难道是我的告白失败了吗?

“天气不错啊。”

越往前走,公园的气氛也越加浓厚。

“类似报纸上的讽刺漫画吧。这么说明白了吗?”

我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问她时,她已经鬆开了我的怀抱,抓着我的两腕,抬起头看着我。

对,她给人的总体印象用这个词来形容正好:治癒。

“还会再见面的。”

“我名字里的寿和你姓氏的寿是同一个汉字。”

“漫画系?”

我俩穿过车站旁那条貌似过道的公路,边走边自我介绍。

“我不知道。”

“我就在前面的木野美术大学读书。”

“这条小河一直通往水池。”

或许很多人都会选择隐藏自己的感情吧。在人群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装出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儘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前面的弯道两旁栽种着正在吐芽的绿树。转过弯,带着狗狗出来散步的大婶和锻鍊跑步的大叔从我们身边路过。

“啊,我知道那个学校。”

“是一种……感觉吧。”

“再见啦。”

福寿小姐苦笑着转过身小跑起来,但跑了几步又回过身说:

究竟发生什么了?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之前也没有任何徵兆啊。

“很奇怪吧。在日本提到漫画想到的大概会是少年漫画。但我学的不是这个,具体地说是Cartoon。”

听到这句话的她,哭了。

“不是这样的。”

而我则是一个站在山脚下仰视这朵花的旅人。

轻柔的感触和眼泪的温度。

听我这么说,她马上睁大眼睛说:

我心中的不安与期待又开始膨胀。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

“福寿爱美。”

听她的口气,好像是不去不行的要紧事。

“是呀,上面还漂浮着樱花的花瓣哪。”

我们四目相视,她没有移开目光,依然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中带着忧伤。她就像为了要把我画下来,所以拚命记住我长相似的看着我。

“你有事吗?”

那眼泪彷彿是从心中喷涌而出的情感,此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个“水池”可比我想的要大得多,本来还以为只是作为景观的小池塘呢。

“我上的是美容师专科学校。”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伤心的事情……”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是吧……唔,其实我还在考虑。”

接着她抬起头,轻轻地闭上眼睛慢慢呼吸,就像深潜者从海底浮出水面,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能吸上一口新鲜空气。

“还真是。”

“我读的是漫画系。”

她看表时的表情,彷彿蒙上了一层阴霾。

“好……”

福寿小姐温柔地笑了笑,移开视线。

“没什么。”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给出的答案。

沾满泪水的双目注视着我,她张开双唇微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还能再见面吗?”

“我们明天见!”

“唔。”

之前我对她的评价显然偏低了。

她默默地听着,把目光转向水面。

此时她的语气突然变了,变得冷静又慎重。

“我这是怎么了……”

“在通往水池的路上有条与道路平行的水渠。每次听见水流的声音就会觉得内心平静许多。”

“好漂亮啊。”

“有鲤鱼啊。”

穿过马路,我们走上石桥。

“我们名字里有一个字相同哦。”

“那以后要从事美容方面的工作吗?”

我问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水渠。水都快漫到路面上来了。”

我们沿着跑道前行,途中拐进了一间小小的休息所。

“这里的感觉和我住的山田池公园很像。”

对岸的欢笑声飘过水面传进我的耳朵里,温暖而又舒畅,四周的山山水水彷彿一下子变得明豔可爱。

“请问为什么是我……我……”

“唔,路上小心哟。”

“对不起,是不是我这么说让你觉得不舒服?”

“那福寿小姐你呢?还在读大学吗?”

“明白了,我应该看过。”

此时,似乎有视线聚焦在我的脸上。

她用手捋了捋我的外套,点点头说:

说完就消失在樱花飘散的转角处。

似乎太顺利了一点,这种不现实感渐渐转化为不安。

那治癒的双眼,优雅的身段,听了让人无比舒心的声线,还有从小动作和语调中表现出来的聪慧与可爱,无一不贴着“完美”的标籤。她就像一朵绽放着笑颜的高岭之花。

微风乍起,吹皱了池水,波光粼粼,几条鲤鱼在水下游动。

她的样子就像孤身走出秘境或者常年独自研究终于结出硕果后的人,让一旁的我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住她。

这样应该没关係吧……

山丘环绕下的池塘外围是一圈跑道,长长的石桥对面就是京都国际会馆现代化的建筑群。

我也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此时能做的只有牢牢地站在这里让她抱紧。

她说起福笑,我马上想到过年时玩的蒙眼贴五官的游戏。她笑起来眯着眼睛的样子,也的确很像游戏里那个笑嘻嘻的福神。但我又注意到一件事。

眼泪从原本还是笑意满满的脸上不停地往下流。

“没什么。”

她回答完我的提问,鬆开手,上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裙子。

“福寿?这两个字怎么写?”

“的确和一般的不一样。”

她自己也感到十分惊讶,用手去擦眼睛。

休息所里有块类似阳台向外延展的区域。我和福寿小姐站在那里,倚靠在石製扶手上,眺望着面前的水池。

她似乎也想让我体会这个地方给她带来的感受。我突然觉得,喜欢分享的女孩品性一定不坏。

“哪个?”

又是那种眼神,想要把我的形象留存在脑海中似的,有些不可思议。

我转过头看她,她知道我应该明白她的问题,所以便不再说什么,期待着我的答案。

“……怎么了?”

她的鼻樑不高不低,就像平缓的山坡;嘴唇薄厚均匀,唇形精緻;下颌和脸颊的线条柔美,总体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福寿小姐依旧用笑容回应我。

“啊,是的。”

“你很可爱,就像高山上的花朵,所以我觉得没办法接近你……”

“我姓南山,南山高寿。”

“Cartoon?”

我这样说她会明白吗?我不安地看了她一眼,福寿小姐点点头,出神地看着我。

她认真地听我解释,我又鼓起了勇气说:

“是啊,看来你的确没见过。”

她摇摇头。

“不好意思,我必须走了。”

“还挺大的。”

转过头才发现,原来是福寿小姐一直在注视着我。

我还傻呆呆地伫立在原地,回想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然后在心中暗暗地,暗暗地雀跃不已。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极了”三个字让她说出来会这么可爱。彷彿她是在说给自己听,所以故意翘起尾音,显得圆润可爱。

我们一路聊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池边。

“福笑的福,寿就是那个寿。”

“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这个人。所以我必须採取行动。如果什么也不做,恐怕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今天出家门时绝对料想不到会遇到百分百的女孩。

“是呀,这个字可不常见。”

她眯着眼睛欣赏着河边的樱花树,率真地讚叹道。

她睁开眼睛望着天空,出神地沉浸在思绪中。

她一边后退一边说。

澄净,柔和,彷彿随时都会听睡过去一般的治癒。

她笑着向我道歉,我也只能装出无所谓的样子来压制心中的遗憾。但最后,我还是想确认一下。

接触到现在,她最让我欣赏的恐怕是她的声音吧。

“真的很巧。”

“真的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