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序曲

下一章:第2章你·01

努力加载中...

也就在这四分之三秒内,我一个劲儿地“这个”“那个”,彷彿在教别人表示方位的指示代词要怎么说。

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我这样想时,女孩的嘴唇轻轻地张了一下,彷彿是在说:“哎?”

……但好像没有。

看着她的坐姿,我发现她身体各部分的比例是那么的完美。即使坐在一群人中,也能很容易地把她和别人区分开,因为她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好吧……赌一场吧!

“哦,宝池原来真有个池子啊。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下车。”

“我没有手机。”

“请问……”

我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看她。

换乘的电车像个沙丁鱼罐头。

我真想现在就上前搭话,但一想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做这种事,又让我畏缩不前。翻来覆去的感觉真是难受死了……还不如给自己一个痛快,在下站就下车算了。我涌起一股想要提早解脱的冲动。

“还真想去看看呢……”

“三条,三条站到了。”

渐渐地,我发觉她没刚才那么紧张了。

……

要不我就……

她的个子不高,我也没看清长相,但她清丽的长髮和乖巧不俗的穿衣搭配,以及周身散发出的气息,给我一种“肯定非常可爱”的预感。

……是在问我吗?似乎带着这样的疑问转过身。

我也站起来。

“其实……”

她有些尴尬地翘起嘴角,勉强笑了笑。

没有下,还好。我也没到站。

沿途不断有人上车,瞧他们的打扮和气质就看得出来是和我一样的美大学生。有人拎着装有习作的硬纸袋,还有一个女生打扮另类,从头到脚都是绿的,连头髮也是。四月是开学季,新生尤其是美术生都会争相打扮自己。

我死盯着地面,暗暗地给自己鼓气。

“我在电车上看到了你,对你……”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也只有静静地注视着她了。

春日那诱人入眠的暖阳照射在平常得让人不屑入景的站前窄道上,视野中所有色彩彷彿泛起一阵手工饼乾没有添加剂的香气,挑逗着我的嗅觉。

“祇园四条,祇园四条站到了。”

为什么不要?

那种不想放弃的程度不一样。

这站上车的都是在校外租房的学生,一般这个时间没有人会下车。

我的心脏咚咚直跳,生怕她也随人潮消失了,转头一看——

她为了给下车的人让路便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却让我觉得无比轻盈,彷彿如溪流中绕过河石的花瓣一般自然流畅。

是变相拒绝我吧。

在通往大学的电车上,我怦然心动。

“唔……我明白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她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

她也意识到我在等她的回答,便正过身子,面朝我说:

一般我不会这么做,应该说我从来没有这样过。

这个女孩给我一种不同的感觉,彷彿放弃了她,我的人生会变得不完整。

我慌忙收回视线,不能再看下去了,显然这被唤醒的能力已经对我产生了影响。我的心跳加快,呼吸变得急促。

我好歹在这世上存在了五分之一个世纪,这代表着什么当然很清楚。但当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居然是:

我站到车门附近,透过车窗心不在焉地看着昏暗的隧道。

因为对方可是个见过一次或许就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呀。

就在这个时候。

当时的心境仅此而已,恐怕我还没意识到心中的某个齿轮已经开始转动。

嘿嘿,她给我的好感随着时间开始递增。而且不光是外表,内在看起来也很优秀。

眼神告诉我,她多少还记得我的模样。

但她很快又低下头,大概只是想看看面前站着什么人才抬头的吧。

电车渐渐滑向远方,我的心绪也随之平静。就像跑完一百米缓步走了一段,心跳从130又跌到了90。

但这次不一样。

车厢门合上,在两声提示音后,电车缓缓启动。

她诧异地看着我。

算了,豁出去了。我又点燃了斗志。

没有,还在那里。

“因为我想和你聊聊天。”

车内的广播开始报站,几个乘客準备下车。

我自信满满地直视着她的双眼。

如果她是我大学的同学,或者是打工的同事那该多好啊。但如果仅仅是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叉点,即便喜欢了又怎么样……还不如没有遇上比较好呢。

糟糕,那种感觉来了。

“能,能告诉我你的邮箱吗?”

结果见她走进了换乘口后,那一瞬间的喜悦和安逸就像跑完马拉松后扑进了浴缸。

到底是哪一所?她看上去像美术系的学生,但我又不敢确定。

我满怀绝望地注视着她到站下车的背影。

自动扶梯的尽头是地铁出口和换乘睿山电铁的进站口,我在心中默念了数个神佛名号,希望老天助我让她和我一样换乘而不是就此出站。

我把想到的话竹筒倒豆子似的说给她听。我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能说。

拎起包,从那帮学生中间穿过,朝电车后部走去。

她从学生堆里穿过,朝车厢后门走去。乘务员见有乘客下车,为了核对车票,便也离开驾驶席走上站台。

造形大学所在的那一站到站后,学生们一拥而下。这站其他时间很少有人上下车,也只有在上学时间才会派人在检票口负责疏导。

开口时,我才发现情商已经透支。

虽然蹩脚,但还算个像样的开场。

狭窄的街道,路旁有一个小小的自行车存放处和一棵花谢了一半的樱花树。

高中的足球比赛上,我带球闯入对方的禁区将要射门的那种感觉和此时一模一样。

嗯!嗯!就这么定了!

“我真的没有手机……”

她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好像再过一会儿就会尘消雾散露出阳光般的微笑。

“很突然吓到你了,十分抱歉。但我没有开玩笑,真的。其实我自己也很吃惊,但我真的……”

要我拿出勇气沖上去搭讪吗?我可做不出来,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呢。

没有手机,这也太稀罕了。哦……哦,是这个意思啊。

我被惊豔到了。

放弃是我的常规选项。如果只是一个“看上去很可爱”“是我喜欢的类型”的女孩,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

我明显感到自己额头的血管在跳动,饶了我吧,我真没用。

我“发作”了。

她只要走出车门,对我来说就是永别了。

那就是说她没有拒绝我咯?我瞬间从马里亚纳海沟飞昇上平流层。

当我的视线扫到她时,彷彿心中某种长眠已久的能力被唤醒了。

但离我的目的地出町柳只有两站了。

“一见锺情!”

情况突变,我却无能为力。失落的感觉让浮现在脑海中的语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蹤。焦虑、悔恨,以及放弃后的轻鬆交织在一起抚慰我又刺疼我。

我不能卡壳。

之后我挠挠头说:

好奇心敦促我一探究竟,我偷偷地向她投去一瞥。

“修学院,修学院站到了。”

我猛地意识到自己这样说很失礼,便拚命地想要怎么给她一个台阶下,但她却抢先说:

——是造形大学?京产大学?还是和我一样是木野美大的学生?

不会吧!我差点叫出声。

电车驶达每日都要路过的京阪线丹波桥站。开门的一剎那,早高峰的人潮推送她来到我的面前。她就拉着吊环,站在车厢的正中。

要一鼓作气,把想的全说出来。

就在听见背后有人搭话的那一瞬间,她那平稳的肩膀微微一颤。

“那还真是少见呢。”

“那个……”

我迅速朝左右看去。还好,没有人。我再次直视着她说:

果然是个可爱的女生。达到甚至超出期望值让我颇感满足,但也开始紧张起来。

但是……

说绝世美女有些夸张,但她毋庸置疑是一个和风袅袅、容貌端庄的女孩。

女孩转过头望向街对面。

等吐完最后一个字,我沉默了。

我看见乘务员正在检查她的月票。

好漂亮的眼睛,讚美在惊喜的那一剎那油然而生。

在这宁和的氛围中,她那可爱的小脸露出迷人的微笑,带着俏皮的升调回答我说:

她站在我斜对面的车门旁,正在读一册文库本。

车厢一下子变空不少,我俩也不用再挨得那么近,虽然有些遗憾,我还是很自觉地与她拉开距离。

她运气比较好,很快就找到了座位,就在车厢的正中间。

对,不要。

“宝池,宝池站到了。”

“……是这样啊。”

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好不容易赶在关门前挤到门口,给乘务员看过月票后,一个箭步跨过与站台相接的短阶,去找寻她的背影。

“可以呀。”

之后我大概只会长叹一声,然后苦笑几下,等到吃中饭时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还是不要吧。

距离出口还有一条上行的自动扶梯,我穿过人潮紧随其后,两人之间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

但她却站了起来。

啊,就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我有些小激动。

该说什么好呢?第一句话第一个字该发哪个音?

还好,还好。

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丁零,丁零,两声铃响。我俩身后的电车合上了车门。

车门敞开,这站有很多人準备下车,她会不会也是其中之一呢?我的心像被拧了一下似的。

“啊,你弄错了。”

“茶山,茶山站到了。去京都造形艺术大学的乘客请……”

宝池只是我上学路程里位于中间的一站,除此之外没有特别的印象。

……啊?

我下意识地露出一个和善的笑脸,打算向她鞠躬道歉后转身离去。

她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话会让人误解。

一见锺情。

剎那间,时空在那一刻凝固了。

她应该听得出我的弦外之音吧。

我怅然若失地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此时我已不再顾忌她或者别人会发现我不同寻常的视线。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呢?”

“我现在要去宝池。”

忽然,她抬起头捕捉到我的目光。

因为是短线,所以站与站之间的距离也不长。

一时间我也挑不出什么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反正就像是某种潜伏已久的疾病突然发作,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我不想错过这个女孩。

如果她和我在同一个站下车,我就上去搭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