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你·07

上一章:第7章你·06 下一章:第9章间奏

努力加载中...

“但也不是谁都可以的哦。”

唉,有些人从不去想却能无师自通,而想不通的人就算踏破铁鞋也找不到答案。

“嘿嘿,你没有发觉吧。”

停顿了一两秒后,她又接着说:

“啊呀,气氛好像变得有点怪。”

福寿爱美。

强风从河面上吹来。

“福寿小姐,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太好?”

“好的。”

平静的脸上,只有两只如星一般的美丽眼眸映射着希望之光。

我是个男人!我必须拿出勇气!

怕我误会,她马上补充道。

看我?为什么?

“但是……”

突然这么做会不会被讨厌?——害怕。

忐忑不安时,我瞅了一眼身边的她。

“其实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对我说。”

“你一定要问清楚她的态度!”我想起了好友说过的话,说清楚绝对要比不说来得好。

“太好吃了。”

于是我转过身面朝她。

“其实我呀,也是完全没有经验,却总是让别人觉得经验丰富,或者很受欢迎。但我也不能和别人说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吧。那挺丢人的。不知不觉,我不去接触别人,也没人会来接触我。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一边是熙熙攘攘的三条街区,另一边是水流潺潺的鸭川,但在河边行走还是能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大概在你开始看我的时候,我就开始看你了。”

我可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初中毕业后的整个高中时期我都和恋情绝缘。

她又接上了我的话。我俩一唱一和,渐渐有了默契。

“……福寿小姐。”

“呼哧。”

声音听着有些黏糊。她抬手擦了下眼睛,又说了一遍:

现在我和她也能像那些情侣一样坐在这里,今非昔比啊。

她没有马上转过来。

发觉被人看穿了,我只能苦笑。

她笑了。

“有这个必要吗?”

“电影真好看。”

娇俏的小耳朵微微地抖动了一下,彷彿在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做準备。

“嗯嗯,必须的。”她斩钉截铁地说。

“非常好看。”

“……没什么。”

“嗯,约会也是第一次。南山君你也是第一次吧。”

“披萨真好吃。”

我把思绪整理了一下说:

福寿小姐吸了一下鼻子,然后我听到一个带着鼻音的回答:

谈恋爱,要怎么谈?

我突然有种游戏里找齐所有道具,打开机关时的感觉。

她对我做出了无言的应许,那强有力的目光,彷彿要将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扫瞄进内心深处保存到永远。

“今天玩得好开心。”

準备好后,她这才转过脸来。

人如其名啊。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今天的约会到现在为止无比顺利,不如就这么结束,然后下一次的时候再说。脑子里的小人已经开始给我提出稳当的建议了。但我还在犹豫,就这么回去吗?要等下一次吗?

因为她全身贴满了完美的标籤啊,才会给人很受欢迎的错觉。不过就算她知道,也没办法为了把这些标籤剥掉而刻意表现得不完美。因为自己的审美和进取心不允许。

为什么我总感觉她注视着水面的侧脸在给我发信号,“我在等你哟……”我甚至都能听见她这么对我说了。

想要从她那里获得一点鼓励。

所以谈恋爱究竟要怎么谈呢?怎样才算恋爱?我现在好像还没有想到答案。

我们眺望着对岸的景色,不知不觉就陷入了舒心的沉默之中。

“请和我交往吧!”

“所以那时候……你突然对我说一见锺情,我有点小兴奋……觉得很高兴。”

看着她的脸,我突然想起她的名字。

她说自己是福笑的福,但我觉得她的名字里还有暖阳一般的笑和能带来闪亮幸福的美。

水面就像一面磨砂的镜子,倒映着轮廓清晰面目模糊的我们。

这一整天我们说了很多话,我体会到了许多男女交往时才有的感觉。

就在我变换坐姿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很多问题。

她刚想补充,却摇了摇头。

夕阳隐去,四周的温度开始降低。

她淡淡一笑,注视着水面出神地说:

“怎么了?”

“唔,没事的。”

“什么秘密?”

但我当时抱着消极的心态,向她搭话的时候,就没想过能成功。

对岸有个人正扛着自行车走上通往街道的楼梯,河堤上红叶繁盛,樱花树低垂的枝丫上开放着花瓣快要落尽的残樱。

但,但还差这临门一脚……

“其实我一直在偷偷地看你。”

我一惊,不知道该说什么。

四周渐渐地安静下来。

“好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她会这么说让我觉得很意外。

……你还在等什么?

大家都心知肚明,来这里就是为了感受气氛。每张长椅之间的距离也刚好,隐约能听到边上的人说话,却听不清具体在说什么。

互相打趣一番后,我们就静静地坐着,用心感受身边那个人的存在,注视着面前的河水缓缓流淌。

“我猜得没错吧。”

“对这件事我一直很慎重,慎重得有些过头了。因为我非常憧憬恋爱,所以才不得不慎重考虑啊。恐怕再这么下去会变得神经质了呢。”

但这只是第一次约会啊——踟蹰。

她的眼睛就像初春解冻的湖水般变得湿润。

“唔,我也好开心。”

这句话在我脑子里绕了一圈我才反应过来。

发觉我在看她,福寿小姐“嗯”了一声也转过头看着我。

她用彷彿融化在薄暮中的声音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说着她抬起头眨巴眼睛看我。

“也没有……”

原来当时她是这样想的啊。

我将此生第一次说出口的话献给了她。

就像被人拍了下脑门似的,这句话突然提醒了我。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我小小地吐了一下槽。

我一直放不开是因为我没有她那么完美,也没有她那么自信。

是说第一次有人向她告白吧。

第一次来三条时因为走累了曾在河边休息,但没坐多久就发现气氛不对——四周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

“你不是说一直吗?”

“反正就是看你。”

静谧的水边的确不同于咖啡馆。

“是吗……”

“你冷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