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间奏

上一章:第8章你·07 下一章:第10章盒子·01

努力加载中...

还是小学生的高寿一边感叹着“不景气啊”,一边朝十字路口走去。

女人走到小店前,卖章鱼烧的大婶似乎被来客的气场给压住了,说完“欢迎光临”就急忙移开了目光。柜檯的玻璃板下压着价格标籤,高寿一直梦想能花五百日元一口气买三十个章鱼烧。只是五百日元有点贵。

“唔唔,我没事。”

他感觉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低头看看自己穿的足球队服,就说:

“唔。”

“阿姨是你吗?”

一个戴墨镜的女人站在那里。

好烫,但很好吃,怀念的味道。

“你觉得呢?”

她叫出了全名,高寿确信是在叫自己。但她是谁啊,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

“答对了!”

“高寿君才十岁,三十个吃不完吧。”

“你想起来啦!”

“那就好。”

“嗯……”

突然她默默地把高寿抱在怀里。

“高寿君。”

我能吃完。高寿这样想着,看阿姨买了二十个分装成两碗。

“哈哈,是不是不好意思啊。”

阿姨轻声对高寿说。

自己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高寿想着,又看看纸袋。

“给你。”

女人也轻回一礼,她掀开装章鱼烧的碗盖。酱油、柴鱼片和海苔混合在一起的香气飘散出来。

“唔,是一家高寿君不知道的电视台。”

“你记得我吗?”

不远处飘来了章鱼烧的香气。

突然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先保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秋高气爽,温度适宜。高寿走进超市旁边的一条小路。这里本来有很多商店,都因为地方建设陆续关门,如今显得很冷清。

哦!一听对方是艺人,高寿开始紧张。

是一个巴掌大的茶色盒子。盒子上面有一个钥匙孔,好像一个设计简单的办公用品。

“马马虎虎。”

“我刚刚踢完足球回来。”

她看到了章鱼烧店的红色布帘。

“当漫画家也行,我还想做游戏。”

阿姨又开始碎碎念了。

“……阿姨你怎么了?”

高寿点点头。

“你想想,五年前的地震。”

高寿接过墨绿色的塑料碗,掌心感触到章鱼烧的温度,嗅到了美味的香气。

啊!

说完,她把盒子放进一个纸袋里,让高寿拿好。

“这样呀。”

高寿点点头。

右边那家卖章鱼烧的小店在高寿很小的时候就有了,今天摆摊的大婶依然卖力地做着章鱼烧。高寿在心里默默地为她打气,大婶加油啊。

看不出具体几岁,但年纪应该不大。女人的髮型和打扮看得出都是花了大价钱的高档货,在这个寂寥的小街市中行走会让人感觉突兀。高寿觉得她就像是从电视里跑出来似的。

“你现在好吗?”

“原来你在踢足球啊。”

“嗯?”

“那就把这个放在那里吧,绝对不要弄丢哦。”

“这很重要哦。你可别弄丢了。”

“——啊,好烫,但真的很好吃。”

“那画好的漫画都放在哪里?”

“好烫,好烫呀。”

“啊,有了。”

“那你喜欢什么?”

“南山君不喜欢足球吗?”

十岁的时候,南山高寿每週六都会去足球培训班。

“……是艺人吗?”

“不用谢。”

“其实今天姐姐来找高寿,是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

“章鱼烧就是这样的美食。”

“你有没有一个放重要物品的地方啊?”

她是在哭吗?高寿才发觉。

“这是什么?”

“很久以前我也来过这里,大概是十年前吧。”

“有一个人这样告诉我的,像章鱼烧这样的美食,并不用做得高端大气上档次,零食店里卖的十元一个的章鱼烧最好吃。”

说完后,高寿突然想起还没为五年前的事道谢呢。

两人靠在小店旁的墙壁上,吃着章鱼烧。

透过墨镜的缝隙,高寿看到了阿姨那双清澈美丽的眼睛。他小小的心激动不已。

高寿点点头。

“你肯定可以的,将来一定能成为创作者。”

“……好怀念啊。”

“唔,应该是的……”

他不想去却拗不过逼他去的父母,所以週五最大的心愿就是週六能下雨停课。

她被烫得连连跺脚,看上去很滑稽。

女人走到高寿的面前,弯下腰看着他的脸。

阿姨又叮嘱他道:

“那你告诉我,我去看。”

“谢谢。”

阿姨鬆开手,那一瞬间,高寿感觉心脏抽动了一下。

她感慨道。

“南山高寿君。”

高寿想想,然后摇摇头。

“这个。”

“我喜欢画漫画。”

只可惜求雨这种事总是不太灵验。今天他也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正拖着疲惫的身子,回父母经营的自行车店。週日和父母在店里吃饭是他们一家的习惯。拿着领来的五百日元硬币,去附近的寿司屋买散寿司也是他这一天唯一的乐趣。

“要吃章鱼烧吗?”

高寿非常紧张,对方是大人,而且是个非常漂亮的阿姨,虽然她戴着墨镜,但从脸型也看得出来,和他平时接触过的那些大人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能弄丢,但也不可以打开哦。”

“在电视上能看到你吗?”

“在我出生前吗?”

她话接得很快,高寿抬起头看着她。

“很久以后吧。”

“谢谢阿姨那时候救了我。”

“阿姨,你是做什么的啊?”

“那个盒子,等下次见面时我们一起打开。”

有人在身后叫自己,高寿回头一看。

说完她用小叉子戳起一个章鱼烧放进嘴里。

“……不要。”

这个阿姨果然和我认识的大人都不一样啊。

摇摇头。她身上的香水味真好闻。高寿底层的记忆微微颤动。

阿姨弯下腰,看着高寿的眼睛伸出小拇指。

“来,我们拉钩钩。”

她说的话,有种高寿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质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相信她说得没错。

“下次什么时候见面?”

高寿点点头。

“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东西。”

“好怀念啊。”

“唔。”

女人对高寿说。

高寿惊呆了。阿姨有些用力,但自己没有反抗,反而心跳不止。

“是的。”

“一定可以的。”

再点点头。

她把章鱼烧放在一边,然后从包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将来想当漫画家吗?”

她展露出成熟的笑容,一直注视着低着头的高寿。

“是什么?”

阿姨严肃的表情让高寿觉得不安。

“踢得好吗?”

“……桌子最下层的抽屉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