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盒子·01

上一章:第9章间奏 下一章:第11章盒子·02

努力加载中...

“那你等我哦,我马上过来。”

——这是我的女朋友。

“我现在就从动物园出来。你等我二十……二十五分钟,就在上次那个地方。”

“没,没事。”

“哪里哪里,我也请您多多关照。”

“这里拍不好看吧?”

我们终于在窄道的正中间会合了。

从前天开始一直是这个状态,而且今天傍晚我们还要约会。紧张死了,紧张死了,压力增大!这一整天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恍恍惚惚,哼哼哈哈。真希望闭眼睁眼就能看见天边的晚霞。

听我这样回答,她就像找到了好吃的零食似的,心满意足地小声对我说:

手机中的她的表情和站姿都很端正,但没那么严肃,看上去依旧很可爱。

穿过平安神宫的鸟居,从大街转入寂静的河岸。转过一个弯后,我惊奇地发现——

虽然她离我有段距离,但我没看错。她站在一个不会影响路人来往的地方。河岸边有间墙壁涂黑的屋子,她就站在屋旁发着呆。

福寿小姐就在石桥的下面。

正在往包里放画材的时候,手机就像和人约好了似的响了起来。

“那又怎么了?”

“别总盯着我看啊,小心摔跤。”

“我说了让你等我嘛。”

“我呀。”

我们向车站出发。

我收起手机,小跑着离开动物园。

“为什么不行?”

我只是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我还是个爱哭鬼。”

她爽快地点点头。

挂上电话。

两人又开始一来一往地互动。

“怎么样?”

“B?是很一般吗?”

“我怕你会。”

我突然想起件事。

“你站着别动,我过来。”

确认是我后,她就笑着朝我走来。

“一开始我站着看书等你……但觉得傻站着等你很无聊……”

“我刚到。”

“那我们走吧。”

“好的,我等你。”

来电显示是“公用电话”,那百分之百是福寿小姐打来的。

“那个扭扭三柱吧,我记得。”

“喂,喂。”

她依然目视前方,一步一步轻巧地向前走着。

“那你干吗还要过来?”

难道说她是想早点见到我才过来找我的?

我低下头盯着柏油路面,挠挠脑袋说。

但她好像没听见,还是朝我走来。我也不能站着傻等,于是继续前进。

起床洗漱时,骑自行车去车站时,搭乘电车时,甚至在上课时,我都会突然摀住嘴防止笑出声来。

和女朋友走在熟悉的道路上,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

我在克制自己不要傻笑。

“好的。”

“其实我也很任性呀。我就是我,不想变成别人的样子。”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啊……我是福寿。”

她转过身,戏谑地对我说:

而且还是一见锺情,我中意的女孩。

我按下按钮,“咔嚓”一声拍好了。

“哦,还有一件事。”

“我还是个吃货,会被食物左右心情。”

我看看她。

她流着泪对我说:

“嗯?”

她却没说什么。我转过头,看见阳光照在脸上,她眯起了眼睛。

我抬起头突然领悟,像这样交流的男生和女生才是……

“唔,有件事拜託你……能不能拍一张照片?”

“好。”

但课还是要上的。

她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才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见我。

“不会的。”

“拍我吗?”

难道说——

“哎,是吗?”

她笑着笑着,鼻子又塞住了。

“知道啦。”她害羞地点点头。

“那很好。”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两个人相亲相爱更加幸福的事呢?

我也向她靠近。

“也是哦,我刚想说来着。你站着别动。”

如果是的话,那她现在心里应该很高兴吧。

“拍得很棒。”

“那我拍咯。”

“这个嘛……”

她突然来了兴趣。

“那个黑色的房子很特别,你以前画过吗?”

只是一天没见,就好像过了很久似的。

我也有女朋友啦。

她应该在用笑容回答我,听到你说的我也很高兴。是不是恋人有时不需要语言,仅用一颦一笑就能传达自己的想法?

不过感觉真是太好了。

她又开启了逗笑模式。我只能学着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拿着手机向后移动,寻找理想的构图——好嘞。

这条路我经常走,沿街都是古色古香的独栋建筑。

我感觉自己笨嘴笨舌的,但马上要见到女朋友的心情却异常激动。

“对,很一般的分数。”

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么远的距离她居然也马上看到了我。

“真正的恋人啊。”

她小跑到石桥边上,以黑色的房子为背景,站好让我拍照。

我很想听她亲口告诉我,便想问她,但想想还是算了。

“不是也没关係啊。”

哇,说出口就感到好害羞。

我把手机拿给她看,她细细审视了一番,点点头说:“通过啦!”果然是女孩子啊,会如此在意自己的形象。

“太好了,谢谢。”

“这样也行?”

“你没忘记吧?”

“那我们就算正式认识啦,爱美与您初次相见,请多多关照。”

啊,不行。一想到这个又要笑了。

可不能因为恋爱就荒废了学业,上课必须集中精神。我相信她肯定和我一样。

“好。”

我拿出手机。

她低下头,想对我说明什么。

此时鸭川的水位不高,河面上有很多交错的小道连接两岸。离我们最近的距离有一条没有栏杆的水泥窄道,我见这条路比较危险,就对她喊道:

因为没有手机,她答应每天都会用公用电话联繫我。

今天的户外教学和往常一样,在三条站下车穿过平安神宫的鸟居,去动物园画素描。四点前有足够的时间让我多画几张。

“是啊,我答应给朋友看的。我有一个名叫上山的好朋友,其实……我经常会和他谈我们的事。”

她没有手机的原因好像不是她不愿意,而是父母不同意。虽然很麻烦,但这件事还是暂时不要干涉比较好。

“好高兴。”

“你已经到了吗?”

“是吗。”

“我可不是治癒系的哟。虽然经常被人这么说。”

“总觉得像做梦似的,让人不敢相信。”

“以前我以它为背景画过一次,结果只得了一个B。”

说完两人都觉得自己很逗。我们还真是一对傻瓜情侣组合。

她抓着裙子的前摆,来回晃动手里的包包。

“好啊,你拍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