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盒子·04

上一章:第12章盒子·03 下一章:第14章盒子·05

努力加载中...

开往淀屋桥的特快刚到站,有关这趟车的信息就从电子显示屏上消失了。

“那就先堆在一边。”

但她不是别人。

接着她又打开一个小纸箱。

我还没说完,她指着盒子下面我自己画的漫画问道。

“理出来放架子上比较方便吧,要用的时候找起来也容易。”

“好麻烦啊,还要去买。”

“走吧。”

“那你待会儿弹给我听。”

“肯定啦。”

房间不大,换鞋的地方就更小了,只有两块棒球垒包那么大。大门左边的炉灶和水池也都是嵌在走廊墙上的精简型。

“这个《勇者斗恶龙》是什么?”

“累了吗?”

“好大呀。”

这是我为了参加升学考试,去画室学习时用的素描本。咖啡色的封面上用毛笔写着一个“8”。

对,我家的爱美酱就是美的化身。她就是女性之美的代表。

“就算没看过,应该也听说过吧。”

她也看到了我,幸福笑容在脸上绽放。

*约9平方米。

“这个漫画是?”

“我说你像哆啦A梦。”

“这个茶色的小盒子是我小的时候……”

我略带不安地瞥了一眼,但见她一门心思都在考虑什么放在哪里就鬆了一口气。大概我想多了,恋人之间还顾忌这些干吗。

我一边泡茶一边嘀咕道。

“啊……是吗?”

我们慢悠悠地走下坡道,然后向左拐。

“嗯,走。”

“嗯?……这个啊,这是我小时候画的《勇者斗恶龙》漫画。”

这是十年前,救命恩人给我的。这件事还没告诉爱美酱。

“往那里走有超市和商店街。”

……我突然想做一件事。

“嘿嘿,喜欢画画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我想告诉她我在写小说,给她看我的作品。

“好厉害,唔,那是个怎么样的故事?”

“可以看看吗?”

爱美酱没注意到我脑内正在进行妄想驱逐战,她就穿着一件既显身材又方便活动的套头针织衫开始整理了。

“你没书立吗?”

“简易洗衣房。房间里没有洗衣机,要洗只能在这里洗了。”

“唉,男人一个人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看着她的眼睛,一股暖流流进心里。

我面朝检票口站着,观察走上台阶準备出站的人。

“高寿君,要坚持下去哦。”

“真简陋啊。”

心情一下子就变成了大晴天。

这个箱子里放的CD和游戏都是我的私房爱好,没想到会被她打开看到,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现在让她知道这些应该没什么……吧。

“是啊,具体哪里像也说不清。大概是氛围吧。”

“先声明啊,我那个地方又小又旧。”

“百元店里都有的呀。”

看来还要买个架子。

“是第八册的意思吗?”

我的心情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紧张,心脏咚咚跳个不停。

我非常想知道她的感想。

她开始清点我房间里的东西。

说完,她从包包里拿出一根扎头髮的皮筋。

为什么隐瞒这件事呢?原因我自己也说不清。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但我就是打心底不想告诉别人。

我指着面前那栋三层的公寓楼说。

“是呀。”

“没有。”

“对了,买点喝的吧。家里什么都没有。”

“其实我在写小说。”

“你是哆啦A梦啊,包里什么都有。”

多谢大小姐。

“就是那一家。”

“哦……”

“好,我帮你整理。”

“那你买东西怎么办?吃饭呢?”

“这些就放纸箱里好了,不用整理了。”

“嗯。”

没有任何损失,也没受到任何伤害,我说出了这个秘密,反而得到了解放一般的喜悦。

外面传来了下楼梯的声音。

听到我的话,她的表情变得很认真。

“那是什么?”

我不光会画画,还会你不知道的事情哦——在别人眼里看来这样做很孩子气,好像要给人展示自己恐怖的“秘密武器”似的。

“哈。”

“高寿君,教科书整理好了放在哪里?”

一般接站只要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就能找到对方,但因为她没有手机,我只能站在检票口附近从到站的乘客中寻找她的身影。突然有种回到了昭和年代的感觉。

“是嘛。”

“唔。”

“好吧。既然是小时候珍贵的东西,那可要放好咯。那这个呢?”

我们在便利店买了两瓶水,然后从西出口出站。

里面放着一个巴掌大的茶色盒子。

“因为才搬过来呀。要不要喝茶?”

“好。”

出了车站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面积不小的住宅小区。

“小学生能画成这样已经很厉害了。”

那种久违的紧张感又出现了。她现在的样子和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大相逕庭。为什么我现在才发觉她还能这么打扮啊。

她喃喃自语道,然后直视着我的双眼。

两个空白图画本订成的画册,封面上是充满孩子气的封绘和logo。她翻开第一页,认认真真地开始看这部到处都是涂改痕迹的自制漫画。

还有一些小说的构思。

“不累。”

我想大家小时候应该都看过吧。

“哈哈,是吗?我在课间休息画的,很多同学看过后都问我有没有后续。我听了可高兴啦。”

这部分收拾好以后,她又打开了一个纸箱。

“你还真喜欢这个游戏啊。”

我举起手轻轻地挥了两下。我俩迫不及待地朝对方走去。

用钥匙打开门。这是我的家,自己的家,充实感扑面而来,我喜欢那一瞬的感觉。

她灿烂的笑容就像一道强光照射在我心中的宝物上。

“我可以看看吗?”

“Perfume。一个主打电音的女子组合。”

柔顺的动作带动纤美的线条,原来这就是女性的艺术之美啊。

“哎,真奇怪哪。”

招待女朋友来独居的家中,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我已经从无数影视剧、漫画、小说中见识过了。我狠嚥了下口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从脑子里驱赶出去。

“……其实我……”

“好啊,不过我只会弹一首。”

我被她看得都不好意思了,连忙别过脑袋。

啊,我都忘了还有这个东西。

“唔唔……嗯。”

我看到了爱美酱。

“啊,电子琴。你说要弹给我听的。”

她放下速写本,转过头。

“从小就成为创作者啦。”

“好有京都的感觉。”

我挠挠头问道。

“唔,那好吧。”

“当然啦。”

别人或许不理解我干吗要这么郑重其事,但写小说这件事是我最大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她眨巴眨巴眼睛显露出迷惑的样子。

“原来我放在这里啊。”

“不错嘛。”

“好吧,就是有点远。”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

“你看就这么点大地方,很多书我都留在家里了,所以就这么多。”

“让我把头髮绑好,然后开工吧。”

“好开心。唔,你的东西不多嘛。”

等我回过头,看见爱美酱用皮筋把本来就不长的头髮拢到脑后,扎成一个小尾巴。白皙的脖颈和靓丽的新造型又直击我的心房。

“原来是因为这个游戏啊。”

从时间上来看,她搭乘这趟车的可能性非常高。

“好玩。乾衣机是三十分钟一百日元。”

厨房后面就是一个六叠*大的木地板房间。地上放着我从家里带来的被缛。四周散乱地放着手机充电器、电视机、拼装收纳柜和几个纸箱。

“这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里面应该是我画的涂鸦吧。”

“啊,你就堆在那里吧。”

“待会儿去买一个吧,会比较方便。”

……感觉待会儿还要出一趟门。

“有什么需要的就到时候再添置吧。现在就这样也不错。”

我和她说这里的房租很便宜,然后带着她呼哧呼哧地爬上三楼。狭窄的水泥走廊到底,第五扇绿色的门内就是我的房间。

“画得很烂吧。”

“我送你一个吧。就当搬家礼物。”

公寓入口处的旁边放着一台洗衣机和乾衣机。

“这是什么?”

没过多久,下车的人群走上通往检票口的楼梯,一波一波地走出车站。

“难道你……没看过?”

“是啊。”

“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

“虽然是车站附近,但什么也没有哦。”

“我不光会画画,还一直在写小说。我从来都没给别人看过,这是个秘密。”

“这下面是素描本?”

“很乾净嘛,清清爽爽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