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盒子·07

上一章:第15章盒子·06 下一章:第17章盒子·08

努力加载中...

“哎?为什么要穿垃圾袋?”

“是吗,我还真想看看。”

“好。”

“垃圾袋。”

此时我下意识的念头就是吻她。

“当然可以。”

“下次换我来做吧。我们做点别的。”

“会不会太短了?”

“高寿。”

“是啊,是啊。”

“……怎么啦?”

“你摸摸脑袋。”

这时电视机的声音反而变得很吵。

“嗯?”

等我坐好,她就把垃圾袋套在我的身上,从洞口露出脑袋,垃圾袋遮住脖子以下的部分。然后再拿毛巾围住我的脖子,防止碎头髮茬掉进洞口的缝隙。她还在手腕上贴了三条胶带备用。

爱美真是个爱哭鬼。

我俩靠着叠好的被缛坐在一起看电视。

我俩几乎同时转头,把脸朝向对方。

“……刚才,我叫你爱美了。”

“有啊。”

“那是你的主观想法好吗。”

“嗯。”

“我以前也套过一次垃圾袋。小学六年级的文化祭上要演儿童剧。我扮演抚养桃太郎的老爷爷,戏服就是垃圾袋。”

“这有什么好哭的啊。”

电视关闭的那一剎那,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彷彿能听见空气在室内流淌。

“是吗。”

但既然有心灵感应,她肯定和我想的一样……

“不过当时玩得很开心。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不肯把垃圾袋脱下来。”

“尝得出是手工製作的吧。”

“……你是不是又要哭了?”

“第一次吃女朋友做的料理,我的人生圆满啦。”

她又开始修剪鬓髮。

“没事的呀。”

咔嚓。

她拿剪刀在一个没用过的大号垃圾袋底部剪出一个大小合适的洞。

剪完了,剪得很漂亮,我很满意。

“技术不错嘛。”

爱美为我準备晚餐。

越来越多的碎髮掉落在垃圾袋上。

“可以吗?”

“这个肉酱真的很不错,都是用西红柿做主料,但和外面卖的口味完全不同。”

“客人您今天想怎么剪啊?”

“哇,短了好多。”

“以前我在电视里见过给恋人剪头髮的情节。”

闭上眼睛能感受到她手指的触碰,背脊有种酥软的顺畅感。

她笑着把捲起的意麵放进嘴里,突然吸了一下鼻子,泪光闪闪。

我一边讚叹一边吃。她却没有动叉子,而是在一旁痴痴地看着我。

“爱美你也吃呀。”

而我们两个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感受寂静扩散。我并不觉得尴尬,也不用为如何打破沉默费心。只需用心感受着身边的她,沉浸在令人愉悦的静谧中。

一开始还会说说笑笑,大家互相吐槽,但渐渐地话就变少了。

“是的是的。”

没想到会如此简单顺利,但内心出乎意料的舒畅,扩散开来的涟漪传遍全身。不知为何,此时我心中“就是这个人”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我感动了。

两人彷彿拥有了心灵感应,我知道她也在享受这份宁和。

“快好啦。”

“你很珍惜那段回忆吧。不想那么快就从老爷爷变回原来的自己。”

听见未来的美髮师这样问我,我觉得有点好笑。

“是啊,是啊。爱美也有类似的回忆吗?”

“好吃!”

“哈哈,是啊。我们只能在一居室的小房间里套着垃圾袋剪头髮,但这更接近现实。”

“那个儿童剧好看吗?高寿君演得好不好?”

“爱美。”

“高寿。”

不知道剪完的效果如何,现在只有耐心等待。我突然发觉理髮店里的镜子原来如此重要。

“……要不要关掉?”

我的讚赏让爱美笑开了花。

“说了是花粉啦。”

“人家那么美,我们这里只有垃圾袋。”

“我才不会呢。”

大家都一样吧。大家在接吻时都会有如此美妙的感受,也一定会被感动吧。

去便宜的理髮店偶尔会遇到技术差的理髮师。他们剪一次头髮,手里的梳子都要掉好几次。爱美酱的动作熟练,我完全不用担心。

因为没有镜子,所以她要不时地来回看。剪几下,就转到我面前看看。有时还扮个鬼脸逗我笑。

剎那间,又被对方的磁性吸引。

和上次一样,爱美扎起马尾,还换上了围裙。一旁的我看得入迷。爱美做菜的样子和她平时说话做事一样,认真又有点倔强。用沸水烫西红柿的皮,她总嫌水开得太慢,结果皮剥不下来只能又放回去;切食材的时候太拘泥于每一块的大小;每做一步,她都会用手指着菜谱比对,还会自言自语,嗯放得太多了,嗯下锅有点早了。还真像她的风格。

“好的。”

“这样不难受吧?”

“唔,小学生的文化祭,服装道具都很随意。”

咔嚓咔嚓,剪刀在耳边轻快地响动。碎髮吹落在肩膀和腿上。

“半夜被热醒了,全身都是汗水。塑料不透气也不吸收汗水,只能脱掉。”

“不会哭,不会哭。那之后呢?你就套着垃圾袋睡着了?”

她打算做意麵和沙拉,意麵的肉酱也是自制的。

“请帮我剪短一些。”

我紧紧地抱住她娇柔的身子。

“不短,读高中那会儿比这还要短呢。”

“我也很厉害吧。”

之前我已经洗过头,她用梳子挑起一缕头髮,熟练地用剪子修剪末尾的部分。

“不难受。”

四瓣唇暂时分离,我俩羞涩地注视着对方。

我俩玩起了过家家,都忍不住偷笑。

爱美也吃了一口自己做的意麵,满意地点点头。

“但我觉得这也不错哦。”

这之后就如同冬去春来一般自然。我们歪着脑袋,试探性地接近对方,一点一点,最后……唇与唇贴合在一起。

“你看看你已经在逞强了。就像什么事儿都说『我行我行』的小朋友。”

“……有点害羞,突然改口。”

“也就那样吧。”

“那有什么关係?”

“剪短点是吗?”

“好像是在一片海岸边,看上去就像一幅画。”

“所以才要穿布做的衣服呀。”

“是呀。”

“……爱美。”

“我花粉过敏。”

“不行的话别逞强哦。”

“太好啦。高寿说好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