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盒子·08

上一章:第16章盒子·07 下一章:第18章盒子·09

努力加载中...

这里的“他”应该就是我。可是今天是四月二十八日啊。我不记得发生过上面写的事,难道是密码?

“快,还有二十秒。”

这要怎么解释?目前我能想到的可能性有三种。

说完就起床,爱美把手伸向叠好的衣服。

通话结束后,我还没放下手里的手机,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

“具体地说,到了零点,我就会原地消失。”

“过了十二点还没回家,魔法就失效了哦。”

“我不想再瞒你了,全都告诉你。”

5月20日

我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在刮十级大风。

看见爱美心事重重地站在门口。

四月末的某个夜晚,两颗无拘无束的心真正融合在了一起。

“……还要赶着回家吗?”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是超现实的。”

从车站走过来没多少路。

“……”

5月22日

“也难怪呀。这时候和你说这些,你也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吧。”

思维和情感都被突如其来的信息给麻痺了。我只能强迫自己冷静地分析她说的话。

“……几点了?”

“我就是从那里来的。”

爱美抬手看表,摇摇头。

“呀……”

“你把十年前交给你的那个盒子带来。就是和漫画放在同一个纸箱里的盒子。”

“……你想说什么。”

消失了。

明天开始就是黄金週了,待会儿查下我俩能去哪里玩。满脑子都是假日计画和出游时的画面,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到了家门口。

……醒不过来,因为这不是梦。

说着我转过头去看爱美。但她还脸朝下趴在枕头上。

是一个小小的记事本。

……这是什么?

她打断我的提问,又接着说。

“啊,你放心。只是你所在世界的时间向前迈进了一天。我则是后退了一天。”

她越说我越觉得跟不上她的节奏。

几乎已经没有人的检票口前,我俩面对面手拉手地站着。

我早有预感,但听她亲口告诉我还是觉得诧异。

“……”

她苦笑着说。

我先想到的是爱美会有很古怪的癖好和习惯,或者异于常人的思维。

我也打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3:58。

“……”

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在对我微笑,她的眼里是我,心里也是我。我能感受到她每一寸肌肤的温柔。我也给以她我的所有。我们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她突然拿起放在枕边的手錶。

“要喝点什么吗?”

问她也不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刚走出公寓我就牵住了爱美的手。余温未退,掌心与掌心之间的温度要比往日温暖,手指的交缠也更加亲密。

我放弃了,抬头看看时间。零点刚过两分钟。

“回家吧。”

我站在换鞋的地方眺望着不大的室内,想从中寻找到一点爱美留下的气息。

“……”

这些我都能接受,没关係的,爱美,你放心吧。

“时间刚好。”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

“没关係,你睡吧。”

我吓了一跳。

“……谢谢你。”

“这么晚了。”

“听我说了这些,你是不是不想碰我了?”

一切都很完美,我甚至觉得此时此刻的体验是我此生最重要的记忆,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我也毫无遗憾。

爱美转过脸,依依不捨地朝我笑着。

无论看多久,眼前就只有墙壁。

“我接下来要说的非常重要,你听好了。”

我一跃而起跑到门口打开门。

我也去拿自己的衣服。

“——路上当心哦。”

她的意思是平行世界?这个话题就有点专业了。不过经常看漫画的人倒也不会陌生。于是我回答:

*特指那种好像会发出怪电波给人洗脑的怪人。电波系的女生一般被称作“电波女”“电波娘”。

“我不是电波女,也没中二病,更没有和你开玩笑。”

“看过……了。”

“那怎么行。”

所有事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了。

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我坐了起来。

我只能把状态切换过来,但身体显然并不情愿。我想和爱美在一起,但如果打破门限让她父母担心的话,恐怕会对我们的将来不利。

“是啊。”

发觉我在看她,爱美用嗔怪的眼神瞪了我一眼。我能想像得出自己的脸上挂着怎样的表情。

恍惚间,我见她叹了一口气。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我才转身回家。

总觉得她这句话似乎别有深意,是什么我还没想到。

5月21日

为何她说的这些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她究竟瞒着我什么?

我脑子开始乱了。

来电显示是“公用电话”,我马上知道是谁打来的。时机太巧了,难道……

“把手放在我肩膀上。”

我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外套柔软的触感和肌肤的弹性传达至掌心。

“我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为什么要骗我?”

“快没时间了。”

原本遮挡住墙壁的那个人却不见了。

“你已经看过记事本了吧。”

那个百元店买来的靠垫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

“那我来啦。”

“我送你回家吧。”

她在说什么啊,我完全不明白。就好像拒绝接受异物塞进脑子。

走在刚才和她一起走过的街道上,我觉得有些孤单。不过一回想起幸福时刻的画面,心里又觉得温暖,下意识地抬起头仰望夜空。

门铃响了。

“那是?”

“高寿,如果我说这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相邻……你怎么想?”

“啊?”

在丹波桥的公寓里过了一天。★

“我说的可能会吓到你,但请你相信我所说的。”

“十一点。”

“……这么晚,爸爸妈妈不会责怪你吗?”

她盯着显示屏的侧脸几近透明,散发着哀愁的气息。为了按捺挽留她的冲动,我随口说道:

不会又哭了吧——我刚这么想,她就一扭身翻了过来。

我惊奇地刚想提问,手掌却“啪”地一下拍在地上。

“……怎么了?”

“……啊?”

见我还在迟疑,爱美原本强撑起的笑容快坚持不下去了。

这次我真的被她吓到了。

“我现在来你那里行吗?”

像这样不知持续了多久。

“我想也是。”

“明天,二十九日早上六点,我会在你大学的教室里等你。”

“啊……?”

我开始做各种假设,为待会儿即将受到的真相冲击做準备。

她深吸一口气,用清晰而又低沉的声音说:

去了他的家里,见了他的父母。

“到零点会发生什么?”

爱美嘟囔道。

伸出手轻轻挥了几下。什么也没有。

“我马上就要消失了,证明给你看。”

就在我想拍拍她的肩膀时。她突然说:

“的确……”

离别的气氛越来越浓,我看了一眼检票口后方的电子显示屏。

她的门限时间快到了。

锁好房间的大门,我俩下了楼。

她无奈地皱起眉头,眯起眼睛,露出哀伤的神情。哎呀,这惹人怜爱的女孩不正是我家的爱哭鬼爱美吗。但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甚至不能理解她为何伤心。

是爱美掉的吧。不过也可能是我的但不记得了。搬家总能挖出很多深藏在回忆中的古物。

剧情似乎拐向另一条路线。

“……”

心绪和房间都整理完毕,我坐在矮桌边焦急地等待。

她看看手錶说。

“『调整』启动。”

但这一条条都被我盖上了“没关係,我能接受”的通行印章。

于是我翻开记事本,想看看里面的内容。

但有一点我能肯定,这的的确确是爱美的字迹。

“魔法要失效了。”

“你应该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吧……”

在西内君的家里聚会。

“嗯,怎么了?”

……两人都不说话。我正想先开口时……

我忐忑不安地按下通话键。

我的世界微微一颤。

我左右看看房间,还是先把被子和被缛整理好吧。

“我是与这个世界相邻的另一个世界的人。我是从那里来的。”

……

我笑着把她领进屋,两人面对面坐下。

电话响了。

这是我和他的最后一天。

“其实那是骗你的。”

然后就像往常那样,她屡屡回头,挥着小手走下通往月台的阶梯。

“我送你。”

5月23日

“是呀。”

① 爱美是个电波女*。

我们在宝池拍了照片。

现在看来第三种推测的可能性最大。我们接触有一段时间了,爱美的性格和脾气我也算了解一些。她不是不可能会和我开这种玩笑。像她这么聪明、这么调皮的女孩,有时会做出些让男朋友无可奈何的事来。

她湿乎乎的鼻音听着感觉很伤心。又在哭了吧。这时我才相信,电话那头的人就是我的爱哭鬼爱美。

爱美看看我,低下头笑着说。

上面明明写的是日语为什么我看不懂?我不明白这几行字写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③她在骗人,想给我一个惊喜。

“你听我说。”

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么诡异的梦,能醒的话还是快点醒过来吧。

平静的脸上突然散发出神秘的气息。她好像什么都知道,还能看见我看不见的东西。

“高寿君刚刚就是这么想的吧。”

“……”

“……?”

哦,原来是这样。她好像一开始就知道我已经看过,问我只是确认。

“其实,我现在在丹波桥车站。刚才我等高寿离开后,马上回到了检票口。”

我突然发觉问这个问题有点蠢。

“高寿。”

“调整……?”

②她是个喜欢妄想的中二病。

我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本子,大概是经常拿出来用,本子都有些旧了。

房间里静得出奇,我彷彿能听见爱美那件羊绒外套上静电发出的噼啪声。

我和爱美相拥在暖和的被窝里,分享着各自的体温和爱意,一些小动作屡屡把对方惹笑。

穿衣服的间隙我瞥了一眼爱美,她穿着内衣的身姿充满了女人味。我想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生一世用尽所能地去保护她。

“电车就要来了。”

“我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时间流动方向完全不同。我只是暂时被你所在世界的时间滞留在这里,所以才会发生很多无法解释的事。为了防止问题扩大,必须进行调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