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盒子·09

上一章:第17章盒子·08 下一章:第19章盒子·10

努力加载中...

“……盒子拿来了吗?”

“……不知道。小时候的事,不太记得了。”

我带着疑惑走到爱美的身边。

放在里面的是……

爱美一脸严肃地问我。

我打开挎包,取出盒子。

那就太奇怪了。

……我觉得眼晕,不由得闭上眼睛。

不是十年前的,而是二十岁的我。

两个人脸上挂着冬日暖阳一般的笑容。

同样朦胧的还有我的思绪。一个个疑问在我的脑海浮现。

“来吧,我们来履行那个约定,一起把盒子打开。”

她缓缓地……转过头。

爱美说。她的语气和昨晚再次来我家时一样平静。

照片中的我拿着我现在正在使用的手机。十年前肯定没有智能手机。

唉,吸了一口满含水分的空气。

她站起来,捧着髮束给我看。

而照片中我身边的人是爱美——现在的爱美。

差不多一个月后。

“是真的。”

“不是长出来的,我只是没剪。”

“我没有预知能力。但因为你我世界的时间流向是相反的,所以我才……”

……

我将视线从爱美身上转向墙上的素描。

“为了证明我们的历史,必须打开。”

“这张照片是我二十四天前,也就是你的二十四天后拍的。”

“十年前把盒子给你的那个人你还记得吗?她看起来有几岁?”

我的大脑空白一片,她说什么我虽然听见了但就是无法做出反应。

我看看爱美,又看看盒子。她想让我亲自打开。

今天她的头髮几乎垂到腰间,比昨天差不多长了二十多公分。一个晚上就能长这么长?

我想起记事本上那些奇怪的话,似乎有点明白了。

她的说法怪怪的。

“为什么……要打开。”

“她就是十年后的我。”

是现在的我的照片。

“……不要想了。”

“……头髮?”

爱美手中的髮束和她圆润的脸庞就像月亮一样散发着朦胧的光。

第一行是五月二十三日,之后第二第三行的日期开始往回算,一直到我们初次相见的四月十三日。

“……”

她用洞察一切的眼神看着我说。

“明天去剪头髮。明天,去美容院,然后在三条站扭扭三柱那里等你……但对你来说,这是昨天发生的事。”

虽然是真相脱离了现实,但证据放在这里,我只有相信。

照片里的人的的确确是我和爱美,但我不记得拍过这张照片。

背着光的爱美对我说。

教室里灰濛蒙的,窗户的玻璃被晨雾濡湿。光线透过玻璃照射在课桌的表面,就像结了一层霜。这幅画面让人想起拂晓的海边。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盒子的?我没有对你说过。”

“哎?”

我不想继续想下去,因为再想下去会触及一个可怕的事实。

“十岁的你遇到的是未来的我。你明白吗?”

“那个阿姨正好三十岁。”

爱美微微一笑。

我拚命抵抗。

“首先是那个。”

……好像是她。

对,还有这件事。

“……历史?”

长尾雉鸣叫着从远处飞过。

爱美对我说。

她指着墙壁上的素描说。

“我很早就知道了。”

爱美坐在我的座位上,看着贴在墙上的长颈鹿素描。

我感到左面有一道强光。

“你还说如果是iPhone就更容易分辨。”

这是一个已经失去光泽的茶色盒子。晨光照射在盒子像是树脂材质的表面上,好像和得到它时没什么两样。

走进教学楼一楼的大厅,因为没有开灯,光线昏暗,室内的空气阴冷潮湿。

她的意思就是说。

“她应该戴着墨镜吧。所以你不记得她的长相。”

“吓了一跳吧。”

她的话像命令又像是解开魔法的咒语,我鬆开了双臂。

“你再仔细看看。”

“那我来打开它。”

她为什么知道我的素描会被贴出来?日期往回写的记事本,比昨天要长很多的头髮,相邻世界的人,流向相反的时间。

墙上的素描翘起了一个角。光照下,纸张和墙上的阴影合起来就像只翅膀颜色不同的蝴蝶。

我现在最希望的是她能对我说“吓了一跳吧”,然后哈哈大笑,开始揭示消失的奥秘。接着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玩笑。我也随之大呼上当,然后开始问她为什么要费心演这样一场大戏。

那个盒子就放在挎包里。

所以呢……

“咔嚓”一声,盒子上的锁打开了。

我整夜没睡,想睡也睡不着。

“高寿。”

脸上带着微笑,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头髮。她的头髮好像不太一样。

这时我才发现……我正死死抱着挎包,像怕被人抢走似的。

“……”

“打算说?但你没说。”

说这话时挤出来的笑容肯定很难看。

“…………”

“所以我才知道,知道你的素描会贴出来。四月十四日对你来说是过去,但对我来说却是未来,从今天开始算起十五天后的未来。头髮也是这个道理。”

我走上正面的楼梯,很快就看到了教室的黑色金属大门。

好像勇者要挑战最终迷宫似的,我一边想一边爬上通往教学楼的坡道。

黄金週第一天的清晨,空无一人的大学校园中瀰漫着白色的雾气。

意识到爱美是真的消失后,我才开始思考眼下的问题。虽然还记得她说过的话,但我一直不敢去面对,仅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来逃避。烦恼都是基于现实的问题,我拚命逃避,是因为知道自己无法解决这超越常识的烦恼。

我也站起来凝视着爱美。听她这样说,我渐渐回想起十年前请我吃章鱼烧的阿姨的长相,因为我曾透过墨镜的缝隙瞥见过她的脸。

一张照片。

“……”

我用大拇指抵住盒盖,慢慢地往上掀开,感觉自己能听见心脏的跳动声。

比昨天要长很多。

“为了让你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先思考几个问题。”

朝阳越过了山脊,刺眼的光束透过水汽已被蒸发的玻璃打在我的脸上。教室每个角落都被晨光笼罩。

那一天上写的是“最后一天”。

“对不起。其实我早就知道,原本打算在那个时候说的。”

依然抱着挎包,一动也不动。

拍摄地点是宝池的东屋,日期是……2010.05.23。

“打开了再和你说。”

掀开三分之一的时候,我有种错觉,好像十年前被封印的气息从盒子里跑了出来。接着我一鼓作气地把盒子完全掀开。

而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于是就问:

“唔,长了很多吧。”

“高寿你也问过我吧?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这幅画会贴出来的,但当时被我应付过去了。”

她盯着我的手,浮现出无可奈何的苦笑。

但还不能肯定。爱美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一把小小的钥匙。

很久没有见到晨雾了。

“是假髮吗?”

“是呀。”

“高寿所在的世界,和我所在的世界,时间前进的方向是相反的。我的明天,就是你的昨天。我的十年后,是你的十年前。”

爱美坐到我的身边,我把盒子的钥匙孔朝向她,她插进钥匙,轻轻转动。

扭动门把手,慢慢地往里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