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盒子·10

上一章:第18章盒子·09 下一章:第20章明天的我与昨天的你约会·01

努力加载中...

“你不需要道歉,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五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来这个世界。”

“那就上!”

我紧紧地抱住爱美。

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吗?她说话时嘴里吐出白色的气息。

冷冽的寒风吹疼了我的耳朵。

“……什么意思?”

“是啊,明天我也要去剪头髮。”

她抬起手,轻柔地摸着我的头髮。

“剪得这么好,当然是我啦。”

“所以呢。”爱美接着说。我最爱她饱含魅力,如呼吸一般自然的吐字发音。

“当时你抱着我,拚命对我说话。但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声音和画面都模模糊糊的。”

“……嗯。”

“我是被双亲带来的。对我们来说,来这个世界就像去遥远的海外旅行。正好那一次我们三人的週期一致,所以才能一起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这样的机会恐怕只有一次。”

“我们今天能像现在这样见面,是因为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向前进发,然后都在未来救了对方。也不知道是谁先救了谁,产生了因果……因为这特殊的缘分,才能让我们在二十岁的现在,能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

“那就是说——”

“是呀,三十岁的你。那时我十岁。”

我怕不这样做,她就马上会在我眼前消失。

但眼前的爱美是真实的,她是我无可替代的唯一。

“五岁的我看到你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生出『就是这个人』的想法。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就是灵光乍现,感觉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认出了你。”

“我们的相逢是暂时的。”

……她说得我脑子有点乱。

为什么我在看她的时候身体会有如此直观的感受?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并不需要思维的介入。难道是因为我们都曾救过对方,两人生命已经成为一体了吗?

我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说。

远处传来睿山电铁疾驰而过的声响。

“怎么样,不错吧。”

我很乐意接受这样的解释。

“命运。”

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往下聊。

“正是阁下。”

“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我们二十岁的恋情限定在五月二十三日与四月十三日之间。”

“你喜欢就好。”

我俩坐在水塔上眺望远处的风景。丘陵连绵起伏,宛如绿色的海洋。山腰下有整齐的田埂和农家,还有四周拉着网的体育场。早两週还能看见成片的樱花树,而今已被后起的新绿取代。

“我见到你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的确如此。

“这是三十岁的高寿告诉我的。”

“我……我们那个世界的人,每五年才能来一次这个世界。五年一度,可以在这个世界停留四十天。”

“有点。”

“好美啊。”

小路两旁的树枝上挂着许多学生做的彩色鸟屋,两棵树干之间还挂着一张吊床。小路的深处有一座水塔,我和林他们曾爬到过水塔的顶端。

我想用这个吻来将某些东西暂时埋藏进心底。

“十五年前。”

“我救了你的命。”

“能看见很漂亮的景色。”

她大笑着说。是知道我在心里想到的那个词了吧。

“下次再见就是五年后了,那时候我十五岁,你二十五岁,我们相差十岁。再下一次是十岁和三十岁……你应该能预见我们的未来了吧。”

我和她走在通往后山的小道上。天亮后教学楼里的人逐渐多起来,我俩决定去外面找个人少的地方。

她接着我的话说。

“三十岁……”

“什么?”

“是呀。”爱美说。

“爱美的未来是怎么样的?”

“要爬上去看看吗?”

爱美就像只小猫钻进了我的臂弯,身体靠着我。我搂住她的腰肢,轻柔的手感和被依赖的感觉让我满心欢悦。

爱美观望着视野中广袤的群山。

“嗯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你,高寿。”

“我也救了你的命。”

对我来说,未来也是很遥远的事情。

或许在别人看来,我和她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男女。但我们却是对方独一无二的恋人,特殊的存在。

她捂着嘴笑道。

“十五年后。”

因为我们真的非常非常特别啊。

“唔,未来的事到了未来才知道。”

爱美看着一脸诧异的我,眯起眼睛笑笑。

爱美轻声说。

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能和特别的人结下特别的羁绊,难道不是一种特别的幸福吗?

“……但也只有现在。”

“上去干吗?”

爱美兴趣盎然地注视着树上的鸟屋,对我说:

我倏地贴近爱美的脸庞,她双目微张随即微笑着眯成两条缝,然后轻轻地合上眼睑,回应我的吻。

“对不起。”

“……那当然了,那时候你还小,又受到那么大的刺激。”

命运啊,这个词虚无缥缈但又份量十足,压得我放弃原来的坐姿,乾脆躺了下来。

我出神地看着爱美,感觉内心深处有一股暖流由下往上渐渐浸透了我的整个身体,我整个人也随之变得透明。

“……靠过来。”

“地震时来救你的人是我。”

“冷吗?”

树林里吹起了寒风,春季的早晨还是挺冷的。

“……对我?”

……

“五岁的时候……你救了我的命。”

“是呀。”

就是这个人?这话听着好耳熟。

她缓缓转过头,凝视着我的眼睛。

“唔,说得也是。”

一下又一下,短髮被她抚摸着,感觉非常舒服。

“这么精神的头髮是谁剪的呀。”

我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深深地联繫在一起。支配我们的,恐怕只有……

我转过头。她依然眺望着风景。

我心如死灰,只剩下看着她眼睛的力气。我从她贮满泪水的双目中读出了无可奈何的哀伤。

“……爱美明天要去剪头髮吗?”

“然后我就对你一见锺情。”

我坐起来问她。

她以前好像是说过五岁的时候差点死了。

“那天,我们全家去庙会玩,结果活动现场有一个摊位爆炸了。是非常严重的爆炸,而我正好站在附近。如果不是那时有人跑来拉了我一把,我就死定了。而那个拉住我手的人就是你呀。高寿。”

我正想说话,发现已经走到了水塔旁。说是水塔,其实就是个鏽迹斑斑的大铁罐子,外壁上有一架金属梯。

爱美犹豫地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