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明天的我与昨天的你约会·03

上一章:第21章明天的我与昨天的你约会·02 下一章:第23章明天的我与昨天的你约会·04

努力加载中...

“对不起,先不管这个……”

但我依然喜欢你,义无反顾地喜欢着你。

是啊,爱美爱笑,但她也经常哭啊。

“因为之前的胡思乱想,我实在忍受不了才会对你说那些过分的话。但现在我都想通了。所有的问题也不再是问题,我都想明白了。”

不对。

“……”

我记得记事本上标记★的记录有两条。

但这都无所谓。

我想像着把手放在她肩膀上的情景,语气轻柔平静,但每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

“……嗯?”

我无意识地把视线投向枕边。

不管什么另一个世界,过去和未来,我不能忘记最重要的东西。

“……”

“是吗……哎?讨厌,我怎么哭了。”

那是我们正式交往后拍的第一张照片。

让我想想,她什么时候哭过。

“嗯,不错嘛。”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但对爱美来说却是“最后一次”。

“……”

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答案,而是我们两个人的答案。

掀开投币洗衣机的盖子,我取出洗好后像甜甜圈缠绕在一起的衣物,然后放进一旁的乾衣机。我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地想了很多事,快睡觉时才发现衣服没洗。

“我还是个爱哭鬼。”

四月二十八日那天发生了什么?是以前没发生过的。是不是因为涉及隐私,所以特意用记号表示,就算被看到了也不会明白?

“……”

再也回不去,逝去的第一次。

“爱美。”

我捧着手机,视线变得模糊,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如果真是预定中会发生的事,也就是说爱美会解开矛盾,让我们再次见面。

她很爱笑,虽然心中堆积着块垒,却还要努力不让我看出来,频频展现笑容。

不会吧。

爱美也一样吧。对,爱美肯定和我一样难受。

也就是说,那天爱美早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包括我俩的第一次,但她却要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怀疑和不满已经在我心里生了根,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光是回想起和她经历过的事就觉得很辛苦。

我们第一次牵手的时候。

我蹲下身子,呆呆地注视着滚筒的玻璃窗。

……但究竟要怎么做?

那天是我和爱美的第一次。

“……——爱美酱。”

……

“好的。”

打开手机,现在是半夜一点十八分。“调整”已经进行过了,爱美已经成为在鞍马分别后前一天的爱美。

我打开门,冲进房间。

我拿出手机,想看看她的照片。

“下次换我来做吧。我们做点别的。”

爱美站在我曾画过的石桥边上,展露出明媚的微笑。

我想把这个答案马上就告诉爱美。

“我明天……对你来说是明天,对你发脾气了。”

“这叫喜极而泣,懂吗!”

她经常因为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哭起来。

“我也是。”

后来我才想到,原来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样的——阴云无声无息地飘离心头,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是爱美的声音,听起来很精神,应该没有睡。

像是一滴墨汁落入原本澄清的水中。

投入一百日元的硬币,乾衣机开始转动。

“我也是义无反顾地喜欢着你。”

这样一来,未来是不是会发生变化?

的确有这种可能。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你。”

爱美的声音比刚才更清晰也更热情了。

“你知道是我打来的吗?”

如果我不再和爱美见面,那她将要回到的过去,以及我的未来都会改变吧。

我甚至萌生出不想再见她的想法。

——因为没有下次了。

我不想纠结这些事了。

现在哪儿还有闲心等衣服烘乾啊,我连忙跑上楼。

这一切难道不是演技吗?全然不顾我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只为了配合过去与未来行动……

第一次给我做饭的时候。

难道我和她产生的矛盾也是预定中会发生的事?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这份恋情会很痛苦必须接受事实,要有包容对方的觉悟。

回想起那天爱美趴在枕头上哭的情景。

分别是“5月21日”和“4月28日”。四月那天是我第一次发现记事本的日子,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真是这样的吗?

“……高寿君。”

“高寿。”

她的那一声“唔”里面混合了好多情感,有喜悦也有心安,但也有孤寂和伤感。

“这有什么好哭的啊。”

就像昨天那样,无论她做什么,我都会怀疑她在按剧本演戏。

——其实我根本就不懂。

“会的。”

第一次改变对方称呼的时候。

“……怎么啦?”

我按下通话键,等待她接电话。等候音响起一声……又一声……

“懂!”

“是吧。”

我不知道那天会发生什么,但从未来来的爱美却知道。

但细想下去,记事本上或许还写着我们什么时候第一次接吻,什么时候第一次牵手,这些对情侣来说重要的发展全都有记录。想到这里……我已经不敢再想了。

“我花粉过敏。”

“唔?”

“是呀。”

其实我们的关係也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嘛,或许会拨云见日哦。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我就没想明白?

“你也很难过吧。”

“嗯。”

——呀。

——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会哭。

“……喂喂。”

简简单单,但也饱含了最纯粹的情感。

但是……

午夜时分,我走出房间下楼,运动鞋踩在楼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唔。”

我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

我已经——找到了答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