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终章·02

上一章:第24章终章·01 下一章:第26章尾声

努力加载中...

“爱美……”

我和爱美靠着石墙。我怕错过时间,一次又一次抬起发抖的手确认。

她摸摸我的头,像哄孩子似的说:

“……哪里,哪里。”爱美则诚惶诚恐。

我们一起去商店街买食材。

“这样的小店看着很别緻啊,像是从住家里延展出来的,真好玩。”

“我喜欢你弹的《雨滴》。”

她靠着我的肩膀,手牵着手。

休息室里一块像阳台一样向外凸出的空间,爱美站在栏杆前,背景是水池和国际会馆。

最后一次吃她做的菜。

倏地——

“那里有一座名叫『枚方公园』的游乐场很有名,最近在网上经常能见到广告。”

“没关係,昨天我已经难受过了,所以心里有準备。”

她露出久违的巧笑。

“哦。”

我猛地想到。

“绝对是。”

“……嗯。”

“是吗?”

“你好像瘦了好多。”

“我又没洗头,洗了头再试啦。”

“哦……!”

“到了,就是这里。”

与其说我们是按照记事本行事,倒不如说记事本给我们提供了出行参考。

父亲也客客气气地笑着回礼。

“呜……嗯……我也是……我也是……我喜欢你!我最喜欢高寿了!”

爱美边看我写的小说边问我。

我已经通知过父母,今天会带女朋友回家。

“味道好极了。”

爱美的身体,如东方发白天空中的明月,淡淡地消失殆尽。

今天结束了。

被委以重任的同时,爱美脸上闪过只有我才能察觉到的哀愁。

“好厉害啊,枚方。”

这的确是生我养我的故乡。

我告诉她说:

“咖啡粉要放多少?”

“正本上记载的就是五年前你告诉我的大概。但你现在的记忆更加鲜明,所以我想再做一本。”

下雨天,在公寓里过了一天。

她用真挚的眼神看着我,如果可以的话,她大概会直接飞入我的脑海,像看电影似的把所有的画面都看一遍。我用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儘可能地把这四十天的回忆说给她听。

“好啊。”

“……好神奇。”

我把电子琴找出来,找了几本很厚的杂誌垫在下面充当台座。打开开关,就响起接通电源的电流声。

金阁寺、清水寺,在高价天妇罗屋尝鲜,在学生食堂解馋。

既然来了就买几个吃吧。

“是啊。”

“啊,你好。”

母亲揶揄我道,我强忍着也只有爱美能察觉到的悲伤,斩钉截铁地说:

说的时候我想起来了。

爱美挪动了一下身子,让我不至于抱得太累,双目依旧注视着稿纸。这种感受真好啊,抱着自己最爱的人,闻着她头髮的香气。温度和感触都在向我传达信息,你最重要的那个人,现在和你之间的距离可是零哦。

我说得口乾舌燥,但说完后总觉得有些事不对劲。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住在丹波桥了。”

“谢谢。”

车厢内没多少人,这时响起了宝池站的到站提示。

“唔,我们走吧。”

她听到后吃惊的表情真是太有趣了。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她一脸很稀奇的样子,拿起锅往里注水。每一步她都学得很认真。

爱美绕到我的身后,趴在我的肩膀上探头看那封信。

“是吗。”

大学的课能不上就不上,我带着爱美去了很多地方。

我告诉她咖啡粉和砂糖还有杯子放在哪里,她开始找水壶。

……

爱美平静地笑着说。

“所以我们会相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父母都到齐了。四人正式见面。我身边这位是我此生第一个恋人。

“乖哦,乖哦。”

我把自己的马克杯放在桌上,然后从后面抱住了爱美娇小的后背。

“初次见面。”

“还有,那里是TSUTAYA的发祥地。”

我按揉着她的后背,用尽所有力气,想让她感受到我的真心。

“这才像情侣应该有的样子嘛。”

我们说累了,就靠在墙边,享受着最后的二人时光。

爱美问我。

罐装热咖啡的香味在休息室中飘散。

“是的。”

“TSUTAYA?就是那个租DVD的连锁店吗?”

两人手牵着手,说了很多话。

哦?爱美兴致勃勃地开始观察四周。

感觉和原来的那张一模一样。

“没事。”爱美摇摇头。

我在空旷的检票口等了没多久,就看见走上阶梯的爱美。

我要履行和她的约定,说出那句话。

“应该拍好了吧。”

我指着月台那段不长的阶梯,爱美往前走去。

“是啊。”

[23时57分]

鼓起勇气向她打招呼;第一次约会,告白,相约去了很多地方;在大学的教室里告诉我真相;我想通后解开了心结,等等等等。

“一般的量就可以了。”

“是我的女朋友。”

闭上眼睛,只留下光晕中爱美幸福的笑容。

“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孩子他爸,你就没有什么要和高寿说的吗?”

我一边走一边向她介绍。

爱美拿起杯子呼呼吹了几口气,然后喝了一口。

“你果然没有打算迴避啊。”

“肖邦的《雨滴》。”

“哇,三十个这么便宜?”

卖章鱼烧的大婶头上的白髮又多了几根,但没有太大的变化。

“就是这个。”

“高寿。”

她嘟囔着,脸明显红了。

今天真是个适合散步的好天气。我的心情也变得如清风一般舒缓。

爱美注视着锅里的水,背对着我自言自语道:

“或许我要比自己想像得更恋家。”

还是直接问她吧。

“让我想想,你站在那里。”

为了让她安心,我要表现得随和一些。于是我主动说:

“如果不够就和家里说哦。”

“……够的,我在打工。”

走到十字路口,我俩向右转,来到卖章鱼烧的小店前。

那阵风彷彿穿透了我的身体,带走了某些东西。

我只是想把她介绍给我的家人。

“啊,是写着『南山Cycle』招牌的那家吗?”

“果然有点冷啊。”

我说。

远处公路上飘来的引擎声。

里面放着一张照片,是我和爱美在宝池拍的。

“因为……你是我的王子。”

“你看,今天应该算相隔多年后的初次见面吧。但现在我已经忘记这点,觉得已经和你很熟了。”

“无聊”这个词一说出口,我自己都有点想哭。

“我这里没有水壶,烧水都用锅。”

“我以前经常在这里买章鱼烧。”

我和爱美并排坐在一起。

穿过马路,走到店门口,母亲就看到了我们。

“啊,真是让你费心了。”

“肯定要记得清楚啊。”

“唔。”

“……我们并没有渐渐远离对方。而是首尾连接,结成一个圆环。”

“哎,去两个学校上课岂不是很辛苦?”

与其相反,我的身心都真正融入其中,喜怒哀乐,所有的情感都发自真心。

这样看来,爱美曾经的口误并不是真正的口误,因为我已经把这些事都告诉她了。

“唔,你不相信是吗,那你看。”

“遵命。”

出了车站,我俩坐上巴士前往父母经营的自行车店。

[22时5分]

我回过头,发现爱美还直愣愣地看着我。

倒映着山色的水面被风吹起阵阵涟漪。

我们在空无一人的车站内对视。

母亲不想让气氛那么尴尬,便打趣道。

不愧是爱美,凡事都很积极。

我一手拿着那张照片,指挥爱美站在正确的位置。等她站好后,我也走进画面,和她并排站在一起。

“哪种感觉?”

“有这么巧?”

就这样,我们最后的活动也结束了。

“哼!”

章鱼烧的香气引起了爱美的注意。

好难为情啊。如果是一般情况,我想早点说完就走了,或者根本不会这么快就带女朋友回家。

“我是不是把读后感写下来给你看了呀。”

拍下来了。

“您好,请给我三十个章鱼烧。”

“冷吗?”

我严肃地看着父亲,等待着他的训诫。

回到房间后,要早一点做午饭。

我想先向母亲介绍她的时候,父亲回来了。髮型还是七三分,身上也还穿着灰色的工作服。

“高寿,有件事想告诉你。”

温暖的夕阳照在我们的身上,心中奇妙的感觉久久难以平复。

“只是一般的卫星城啦。”

“不是你想的那样。”

爱美一听,表情也跟着变得很微妙,她把手放在稿纸上看着我。

自行车存放处旁的樱花树如今已绿叶繁茂。

爱美盯着我的手,不知所措。

“嗯?”

“这么好的姑娘,你这辈子可碰不到第二个。你可千万别让人家跑咯。”

“……好幸福啊。”

“爱美你已经很厉害了。”

“你这么一说的确是,闭上眼睛就能想像出那个画面。”

别到时候太抠让女孩子跑了。我想他心里应该是这个意思。

“本来我也不明白,一个人生活,为什么不找个离学校更近一点的地方,而是选了丹波桥那间不远也不近的公寓。”

爱美鼻息平稳,窝在我的胸口轻声说:

“那是因为——”

“你记得真清楚啊。”

我觉得很诧异,便问她为什么要再做一本?

“把你能想起来的全都告诉我吧。我们平时都做什么,去哪里玩。我们之间有没有闹过矛盾,或者说过让对方伤心的话。手机上的通话记录也让我看看吧,我要记下通话时间。”

“……嗯……但是……对不起……”

“那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她说话的声音里还带着距离感和迷惑。清丽的面容让人觉得天真烂漫,未经世故。

她的确就是你,爱美。

她抓住我的手臂,靠在我的肩膀上。

“是吗,我今天才知道。”

明明刚才已经平静下来,但当我感到爱美的温柔和体贴,见到了她聪慧美丽的眼睛,被压抑的情感就再也控制不住。

“没问题吧。”

我喃喃自语道,爱美转过头看着我。

“是我写的?”

确认完毕后,虽然不太熟练,但还是稳稳当当地完成了每一个步骤。给人一种点拨下便能一气呵成的感觉。

但她的头髮要比那天长很多,樱花树上樱花也都谢了,现在不是洋溢着幸福的春日清晨,而是初夏的黄昏。

“完全照抄不太好吧,再说我也的确想看高寿的小说,然后再写出自己的想法啊。”

“……对不起。”

她心领神会地微笑着说。

“不要,人家现在想喝牛奶咖啡。”

“那你好厉害啊。”

“真好吃啊。”

下雨了?窗外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再看下去心情会变得更糟糕吧,意识到这一点,我赶忙把盒子放回原处。

“其实一般在家都是我煮咖啡,应该说你从来就没有煮过。”

“我不是想……想……说这些……”

说完后,不禁苦笑。

我连忙坐起来,转头盯着放那封信的收纳盒。

我看着数码相机的取景框,找到了合适的场所。

爱美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我的房间。不大的空间被她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遍。

“哈哈,这种感觉我明白。”

刚拿起装速溶咖啡的罐子,就感觉有一道视线射向我。

他们接着又问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得知我是在车站向爱美主动搭话,父母觉得非常意外。

“怎么了?”

剩下的只有——等待离别。

“这你都要给我看?”

“这孩子真是长大了。”

[5月22日]

“好啊。”

我发觉身旁的爱美眼神有些特别。她眼睛睁得很大,总是充满好奇地看我。

穿过住宅区的小路,马路对面就有一家不起眼的自行车店。

“有吗?”

“爱美,你再走过来一点。”

“每个小细节都按照剧本写的去做,爱美你这样根本体会不到恋爱的乐趣了呀。”

“是吗?”一旁的父亲反问。

“爱美你十个吃得完吗?”

最后一次看着爱美站在厨房里做菜,我要永远记住这个画面。

远处公路上汽车的引擎声,如风雪般吹进我的耳朵。

我俩走在环绕水池的跑道上,爱美对我这样说。

爱美开始渐渐地,渐渐地消失了。

来杯咖啡吧。于是起身走向厨房。

我捨不得爱美走出我的视野,看一眼就少一眼。爱美经常被我看得不好意思。

“是啊。”

“早上好,高寿君,我要发表今天的行程啦……嗯,今天我们要去银阁寺。”

“当然了。”

墨绿色的塑料碗,附带的小叉子,连包装都没有变,真让人怀念。

我想换一种方式鼓励她。

“我还没习惯呢。”

“这两位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她微笑时,彷彿周身散发着一层光晕。

我看看她又看看崭新的笔记本,她又从包里拿出那个旧的本子。

烫得她直跺脚,但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放。

我突然觉得生命很神奇,天地间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但无形间总是和另一个人存在着命运的联繫,只是大部分人发现不了那另一个人的存在。

“……爱美,你问得那么清楚,到时候岂不是很无聊?”

“我是个合格的女朋友吧?”

爱美说。

“你正要走下去的时候,我在你身后叫住了你。”

休息室下缓缓的池水。

我突然对她说:

“我一直爱着的人是如此爱我。我真的好高兴,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为什么爱美不能成为我们家的一员呢……”

爱美满意地笑着,呼哧呼哧地吃着章鱼烧。

“读小学的时候我学过一段时间足球。”

“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目所能及之处都被染成了金色。

我觉得没意思,就躺在被缛上看着爱美。从原稿的厚度判断,她大概快看到公园分别那一幕了。

但爱美不一样。

我抱住爱美,想用身体感受她的存在,但看不见她的脸又会让我心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望着她,紧紧抓住她的双手。

“喂,你不觉得奇怪吗?”

趁父亲去上厕所的时候,母亲偷偷告诉我。

她看到柜檯玻璃板下的价格标籤。这么便宜的价格让她大吃一惊。

“这里是高寿生长的故乡。”

“……这个罐子,我要带回家做纪念。”

爱美想了想说。

但爱美并没有对我展露出熟悉的笑容。

“这应该是我和爱美的『初次』见面吧。”

母亲去给我们泡茶,顺便把爱美买的点心拆包。

“你也经常回来看看,要和福寿小姐一起来哦。”

真是被你打败了。过往那个爱美的感觉又回来了。

还有,爱美今天花了很多时间了解我,在脑内“预演”我们之后会经历的事。但她并没有顾及到我的心情,投以更多的关心,因为对我来说,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了。

“能在一起就很开心了,就算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幸福依旧是幸福,不会作假。”

“唔,一个是白天一个是晚上。”

“但是……”

“爱美的我也要带走。”

十年前,我上完足球课回家的时候在这里碰到了爱美,还和她一起吃章鱼烧。

*日本发行量最高的连载漫画杂誌。

我正打算像往常那样对她微笑,并举起手打招呼。

爱美向他弯腰行礼。

“我也是这么想的。”

“是啊,车站前就有一号店。”

“去买菸啦。”

“洗乾净就可以。”

巴士晚了一分钟到站。

静悄悄的巴士站只有我们。我俩牵着手坐在长椅上等车。

悲痛,绝望,化成泪水流下。我想要和爱美在一起,我想让她当我的妻子。为什么这样的未来,却永远无法实现呢。

“好吧。那我们先去我住的地方。”

她的眼中倒映着我的身影,落下透明的泪珠。

“是吧。”

“真的,真的,没有问题。”

“哦哦。”

我转过身,像往常那样想要和她牵手便伸出了手。但我没有感受到爱美手的温度,心里咯噔一声,我又忘了。

“当然瘦了。福寿小姐,高寿可就拜託你照顾啦。”

“怎么了?”

“咦,好变态哦。”

说着她打开了燃气灶的点火装置。

“感觉怪怪的。”

“明天——就是和昨天的我相处做準备是吗?”

“嘿嘿,是吧。”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天,到了该走的时候。

认真起来的爱美好迷人。我无奈地一笑,顺手把信封放回原处。结果看到了那个口袋书大小的盒子。

母亲也礼貌性地向她回礼。

是啊。

也是哦,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时空异变呢。

“对啦,我弹个曲子给你听吧。”

外形圆润的路灯倒映在水池宽阔的水面上。

爱美放下圆珠笔。

“我明明已经看过你的读后感,但你现在才开始读我的原稿。”

八天后啊,八天后我和她最后的合影。

“我和你的生命是一体的。”

“遵命!”

既视感出现了,好像之前她也用这种眼神看过我。那是什么时候来着?

“放心吧,那时候你没有哭。”

“是吗?”

我俩在睿山搭乘电车。

我去取相机,确认是否拍好了。

“那天的心情就和现在的你一样。我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

“爱美你要不要看看?”

性格爽利,说话直接,不愧是我的爱美。我慢慢适应状态,但心还是好痛。

两个热恋的傻瓜,疯疯癫癫,时而斗嘴时而傻笑,但也经常觉得伤感。我要把所有爱美存在的美景都装进脑海里。

三十个分成两包。我和爱美站在店旁开始吃起来。

就在我俩都不说话的时候,一阵清风像找準了机会似的吹过。

“我对表演很有兴趣。”

泣不成声。

“您放心吧。”

爱美摊开新的记事本。

西斜的阳光照进车厢。

按照拍好的照片取景拍照的感觉好奇妙。

“……或许是因为离家太远,我会害怕的缘故吧。”

“章鱼烧本来就是这样的小吃。”

“……钱够不够花啊。”

我靠在她的肩膀上,听着彷彿永无止境的雨声。

“啊啊……呜……我……我真的很幸福……”

我弯腰爬到收纳盒边上,深吸一口气,再小心翼翼地翻开盒盖往里一看——

我带她回家,并不是为了和记事本上的内容一致。

“我就是我啊,怎么是像呢。”

我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但又说不出口,只能含糊地笑笑。

我看了一眼倒放在地毯上的自行车问母亲:

“那怎么办,我想看看里面的内容……但又不想因此改变什么。”

“那我呢?”

“好吓人的。不会发生可怕的事吧?”

“就是我帮你泡茶,照顾你的感觉呀——哦,还有,我看见电视里男朋友帮女朋友用毛巾咯吱咯吱擦乾头髮的感觉很不错,我们来试试吧。”

悲伤紧张的情绪压得我快虚脱了。

爱美好像没听见我说明白了。她日后能成为艺人这件事还是别告诉她比较好。

我从口袋里拿出照片对比。

“你不用道歉……”

爱美苦笑。

我也想把家人介绍给爱美。

天色已经很暗了,跑道上的人很少。野鸭拍打翅膀飞进水池,嘎嘎嘎地叫了三声。

“……”

天已经全黑了,天地间彷彿只剩彼此。

“……拍好了吗?”

父亲是对儿子的成长最有发言权的人。不懂事的我经常和他吵架。

[5月15日]

爱美在打听我们目的地的情况。

爱美是相邻世界的人,所以几乎不怎么知道这个世界的名人。

那到昨天为止的三十九天,她其实都知道情节,只是按台本重演一遍吗?

“真的一模一样哎。”

爱美转过身,看到我的一剎那露出为难的神色说:

哦,我想起刚才的既视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我向爱美搭讪的那天,我们在宝池散步的时候她也像今天一样总是看我。

消失了。

“那里。”

还有,我们牵手、接吻、拥抱,以及……

“我想着在来的时候或许能派上用场,所以就去学了下,结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我原本就在读美容师学校,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学表演。”

我把我们经常去的店、喜欢走的路一个个介绍给她。

“枚方是个怎样的地方?”

“没有比和你在一起更开心的了。”

不需要闪光灯,也不知道拍好没有。

“烫,烫,好烫呀。”

“这是本地特有的口感。”

“闻着好香啊。”

“还要演练一遍?”

我不想被悲伤的情绪左右,拚命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

爱美看着我说。她手里拿着和我一样的罐装咖啡。入夜后,温度直线下降。

“不知道。”

我和爱美无事可做乾站着好像有些尴尬。

“要拍咯。”

“初次见面。”

“我知道了。”

“你见过的应该是这本,也就是正本。”

“什么?”

“你听,伴奏声部生动地模仿了单调的雨滴声响。”

“这么多?”

明天,就是分别的日子——

“为什么呢?”

“……谢谢你。”

沖好的牛奶咖啡放在爱美面前。

“不冷。”

我望着天空淡淡地说。

对话进行到一个段落,我眺望着车窗外的风景。独居前每天来回都能看见的八幡市铁桥让我觉得有些怀念。

爱美坐的早班电车到站了。

“谢谢高寿。”

“把我们这四十天来交往的经过都告诉我吧。你记得多少就说多少,我要记下来了。”

还有两天。

“……高寿。”

“训练结束后,就是走这条路回家的。”

我轻轻地取出那个信封。很普通的感觉。

“……我爱你。”

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我想留住守护爱美的一切。

看来她现在心情不错。

“那你和我在一起,开心吗?”

“……还在。”

[19时33分]

她现在的样子和那天的“阿姨”重合在一起。

我记得是和以前画的漫画放在一起,就装在一个淡蓝色信封里。

我俩面对已经设定好时间的相机,最后看了一眼照片,然后把照片放进口袋,再按照里面的样子摆好造型。靠在一起,微笑。

“——对啊。”

“高寿……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再找一个你爱的人……高寿……你一定要幸福……好不好?……答应我……”

爱美马上眯起眼睛,满意地朝我微笑。

“真的,好神奇。”

这样的天气很少见,或许是今天的空气特别清澈。这个时段四周的景物都被夕阳的金光笼罩着。

“是啊。”

“章鱼烧不用做得高端大气上档次,零食店里卖的十元一个的章鱼烧才是最好吃的。怎么样,是不是闻着很香啊?”

[5月23日]

母亲见机缓解气氛。

这句话沁入我的心田。

顺着面颊流下来的泪珠,滴落在我的衣服上。挺翘的睫毛也已沾湿。

“只是,回想起那天的场景我一定会哭的吧。”

唉,你还不明白。两人在一起重要的不是什么事谁来做,而是生活中满怀爱意的小细节。比如女生像小孩似的撒娇,男生帮女生擦乾头髮,这些你还不理解的事情。

演练完后,我俩走向最后一站。

爱美递上特意买的点心。

——啊,又回到这里了。

“我也爱你。”

“好吧,你喜欢就好。”

看着我哭的爱美,也流下眼泪。

下车后要走一段路,我好像很久没有回来了。

我一把抱紧她,在她耳边说,傻瓜,这种事你不用替我考虑。

“今天我想认识并了解你,为明天做準备。”

我突然想起十年前和爱美见面时,她好像说过自己是艺人。

“……是呀。”

见到爱美时,她好像刚刚哭过。

“好。”

四十天前,就是我在宝池向她打招呼的那天。

她打断我的话,深吸一口气说:

“哎呀,这么漂亮的姑娘,真是便宜了我们家高寿呢。”

“有什么奇怪的?”

我正要打算放弃,她抓住了我的手。

我往雪平锅里注满水,因为没有水壶,要烧水只能用锅。

“因为不想改变你和我的历史。”

“我在这里第一次存钱。”

“高寿你是坐这趟车的吗?”

不知不觉中,我发觉自己会站在年长者的角度看待爱美。明明都是二十岁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因为她对我还不熟悉,下意识地把我当成大人造成的吧。

“怎么了?”

我握着她的两只手,合在一起说:

“我一直都爱慕着你,做梦都想和你交往……十五岁的时候,听说梦想能够实现,高兴得都哭出来了。所以我们……”

“是啊。”

像这样出现轮光的地方附近有好几处,宛如一个个观察世界的神秘之眼。

“谢谢,谢谢你……谢谢你。”

“福寿爱美小姐。”

池水中,有鲤鱼在游动。

这种天气,只能弹那首了。

他收起了待客的表情,摆出平常在家那副不咸不淡的态度。

“……这是什么音乐?很好听。”

我站立在毫无变化的夜幕中。

我们一起度过了四十天,但到最后,两人的状态却颠倒了。

“……老爸呢?”

“我也是……我也是……”

“是啊,我对她一见锺情。”说这话时,我看爱美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这只是开始,而我会回到你的昨天,渐渐地与你擦身而过,最终与你分离。”

她把杯底亮给我看。

“那里本来有一家书店, 我的第一本《少年JUMP》*就是在那里买的。”

“清咖吗?”

因为已经过了高峰,丹波桥到淀屋桥的特快车厢内很空。

爱美转过身,她的背影彷彿昨日重现。

店舖不算家,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说“我回来了”,爱美已经先我一步上前向母亲打招呼。

我继续弹琴,爱美也接着看小说。

我忍不住上前抱住了这个此生独一无二的恋人,心疼地轻抚着她顺滑的头髮。

我俩走进店内,马上就闻到了难闻的机油味。那是从地上那张用了很久的旧地毯上散发出来的,平时父亲都在那里整修自行车。旁边还有一张米黄色的工作台。

“那这样吧,我先看小说,然后写感想,最后把两篇读后感合在一起。”

我和爱美开始度过她为数不多的时光。

我是在逞强,準备好了又怎样。

原来视线的发射者是爱美,她用“我也要一杯”的哀求目光看着我。那哀怜的小眼神真是让人受不了,真恨不得走到哪里都把她揣在怀里。

“真像爱美啊。”

这一定是因为昨天才刚与我分别的爱美今天又见到了我的关係吧。所以才会那么热切地看着我。

她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

爱美领会并记住了我的话,连连点头。

“乖啦,乖啦,知道了。”

“哦……我明白了。”

但这对于爱美来说是以后的事,所以今天爱美是第一次看到这家店。

“我帮你泡咖啡吧?”

因为下午要出门,只是今天出去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行吗?”

浮现在她脸上的,是那种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人,略带羞涩又客客气气的笑容。

嗯,爱美点点头。

“为什么?”

明天是最后一天。

“努力,加油!”

“那就三十个,我小时候就很想一次买三十个。”

我指给她看。

“……嗯。”

爱美眯起了眼睛。

午后宁静的巴士站,两个年轻人手牵着手,哭成了泪人。

“嗯……”

“啊,对不起。”

“你爸爸他从早上就开始问,高寿什么时候到,高寿什么时候到。我让他坐着等,他也坐不住。他还嫌弃店里髒,说要打扫卫生。结果去买菸的时候你们就来了。”

“唔。”

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和自己较劲儿吧。于是爱美又把注意力转回到稿纸上。

清风掠过,拉长的倒影轻轻摇曳,看上去就像排列整齐的烛光。

“……这么多行吗?”

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忍不住打开。

那封信现在还在吗?

我也转过头看着她,眼里渗出了泪水。

爱美握紧我的手,她的大拇指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摩擦。

我感觉到爱美来自内心深处的震动。

其实我在家也是那么对他的。

路灯和树枝重叠的地方晕出七彩轮光,彷彿天文照片里遥远的星云。

“正本……?”

我赌气地噘起嘴。哈哈,这种气氛真可爱。

“现在的我,心情很好,感觉很舒服,很幸福。所以没问题的啦。”

“嗯!……不努力不行啊。”

可我也没觉得她是在“演”。到昨天为止,我从没觉得她流露出的情感是装出来的。

“我想那封信是不是还在。”

好吃得我都快哭了。

我弹奏的肖邦在六叠大的房间里缓缓流淌。

“好吧。”

“初次见面。”

她在我耳边发出幸福的哭声。

爱美记下了我的话。

我还重複着最后对她说的那句话。

我们来到三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