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神火之贼·天神的晚餐

上一章:第6章神火之贼·浴室之王 下一章:第8章神火之贼·夺旗大战

努力加载中...

“这也太……太疯狂了。”

“还没有被确定。”安娜贝丝说,“就像我以前告诉过你的,没有人知道。”

“来吧。”卢克对我说。

“我帮你找到了个睡袋,”他说,“还有这个,我从营区商店里偷了一些洗漱用品给你。”

好吧,我想着,这有何不可?

“别介意这个,孩子,”卢克说道,“安娜贝丝把每个新来到这里的营员都当成是她一直在等着的那个预兆。现在,起来吧,到了晚餐时间了。”

“你见过你的爸爸吗?”我问道。

卢克折起了他的刀子。“我讨厌预言。”

下一个就轮到我。

“天神,”我说,“另一半是半神。”

“安娜贝丝,刚才厕所里的事情我很抱歉。”

“对的,那时候你问了我什么关于夏至日的事情?”

他的眼神在警告我不要把这事当儿戏,但我还是忍不住要想,为什么一个不朽的全能的存在会喜欢食物燃烧起来的味道。

当我闻到了一点烟雾时,不禁目瞪口呆。

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了码头的栏杆,我感觉我大概是涉及了一个敏感的话题。

“那位足上生翼的信使?”

“是的,”他说,“我们开始的时候全是这样。即使你已经开始相信他们,事情也不会变得容易多少。”

当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并吃完晚餐以后,喀戎再一次敲打着蹄子,提醒大家注意。狄先生站起身来长叹一声:“好吧,我想我应该跟你们这些毛头小鬼问好。那么,大家好。我们的活动导师喀戎说下一次夺旗大赛在週五举行。五号小屋目前保持领先地位。”

“你去过奥林匹斯?”

他似乎理解我有多失落,而对这一点我非常感激,毕竟他这样一个年长的学长,而且还是个指导员,大可以用一种指指点点的态度来教育我这样一个缺乏自信的后辈。但是卢克却欢迎我来到这个小屋。他甚至还给我偷来了洗漱用品,这大概是在这一天里别人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情了。

“问谁?”

“我是指那些非人类的孩子。或者应该说不是完全的人类。半人。”

安娜贝丝直接讲了出来:“雅典娜。智慧与战争女神。”

“关键在于,营区的边缘是封闭的,能够防止凡人和怪物入内。从外部看来,凡人们望向这个山谷时不会看到任何不寻常的东西,只是一片草莓田。”

“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从七岁开始就一直在这里了,”她说,“每年八月,在夏季课程结束的那天,你都能得到一颗珠子,证明你又多活了一年。我比絶大多数的辅导员待在这里的时间还要长,他们很多人都已经上大学了。”

最后我们回到了独木舟湖,那有一条小路通往小屋那边。

她用手拧着脖子上的戒指。“不关你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他们有时候不会?”

他脸上的伤疤抽搐了一下。“就这么说吧,是我搞砸了大家的事情。过去的两年,自从我那次赫斯珀里得斯(赫斯珀里得斯是为天后赫拉守护金苹果的仙女们——译者注)花园之旅让人失望以后,喀戎就没有再批准过任何新任务。安娜贝丝非常想到外面的世界去,她跑去烦了喀戎许多次,最后喀戎告诉她,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命运。他从神谕那里知道了一个预言。喀戎没有告诉她全部的事情,但他说安娜贝丝命里注定不能再有外出任务。她必须要等到……等到某个特别的人来到营里。”

“客气什么,”卢克坐到我旁边,后背靠着墙壁,“难挨的第一天?”

“我还有训练,”安娜贝丝平静地说,“晚餐时间是七点半。和你同屋那些营员一起去用餐大厅就行。”

“噢,是的。”但据我所知,帝国大厦的楼层只有一百零二层,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要指出这一点比较好。

在凉亭里,火炬照耀着大理石的圆柱,在中央有一个浴盆大小的青铜火盆,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篝火。每间小屋都有自己的一张桌子,覆盖着紫色镶边的洁白桌布。四张桌子是空的,但十一号小屋的桌边则挤满了人。我被挤到一张长凳的最边儿上,还有半个屁股悬空着。

“某个特别的人?”

“恶作剧?”

“我不属于这里,”我说,“我甚至不相信诸神。”

我的手指环绕在米诺陶的角上。我想唸着我妈妈,但脑海里想着的都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她的微笑,在我小时候她给我读过的床边故事,还有她教我如何不让臭虫咬到的方法。

关于偷窃那部分,我真不知道他是否只是在开玩笑。

“别去鼓励她们了,”安娜贝丝警告我说,“水中仙女总是爱到处乱放电的。”

卢克大喊道:“十一号,排队!”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召唤出一只怪物来?”

“就是他。信使,药师,旅人,商人,盗贼。任何一位使用道路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好好享受十一号小屋的好客之情吧!赫尔墨斯对他守护的人从不挑剔。”

喀戎在旁边低声说了几句。

“除了我妈妈,她肯定知道。”

“什么意思?”

他从背后的口袋裏掏出一把弹簧刀,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他要捅了我,不过他只是用它来刮掉凉鞋鞋底上沾着的泥巴而已。“是啊,赫尔墨斯。”

“为什么你这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

安娜贝丝点点头。她从T恤衫的领子下面拽出一条皮质项链,上面拴着五个不同颜色的黏土珠子。看起来和卢克的很像,不同之处是安娜贝丝的项链上还拴着一枚大个儿的金戒指,看起来很像一枚大学纪念指环。

“我们这样全年常驻的营员——比如卢克、克拉丽丝、我还有其他几个人,我们会在冬至日的时候到那里进行校外实践。那时也是诸神召开年度大型议会的时候。”

“我曾经去申请过外出任务,”安娜贝丝喃喃自语道,“我已经不算太小了。如果他们能告诉我问题是什么的话……”

这里总共大概有一百个营员,几十个半羊人,十几位不同种类的宁芙和水中仙女。

“你需要去问一下神谕。”安娜贝丝说。

随后我想到一个主意:“蓝色樱桃可乐。”

“见过一次。”

安娜贝丝皱起了眉头。“你还没明白吗,波西?你现在已经在家里了。对于我们这样的小孩来说,这里是地球上唯一安全的地方。”

夜更深了,当营火的火焰被风捲入夜空,化为点点星光,海螺的号角声又再一次吹响,我们排队回到了各自的小屋。当我躺倒在借来的睡袋裏时,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精疲力竭。

“当然是坐长岛铁路的火车了。在佩恩车站下车。到帝国大厦,然后搭乘特殊的电梯抵达第六百层。”她看着我,就好像确定我早就了解这点了。“你真的是一个纽约人,对吧?”

安娜贝丝坐在六号桌,还有一群表情严肃的、运动型的小孩,他们都和她一样有着灰色的眼睛和蜂蜜色的金髮。

这就是我在混血大本营度过的第一天。

每个人也都举起杯子:“敬诸神!”

我闻到附近传来的烤肉香味。安娜贝丝一定没有听到我的肚子正在咕噜咕噜叫。她告诉我先往前走,一会儿她会赶上我。我离开了,留她一个人待在码头,她的手指来来回回在栏杆上移动,就好像她正在策划着一个作战计划一样。

但我没料到真的有人从湖底回望我,所以当我注意到两个十几岁的少女盘着腿坐在水下几米处的码头基座上时,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她们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闪闪发光的绿色T恤,而棕色的头髮披散在肩膀上,随水流漂动着,还有小鱼在其中游来游去。她们微笑着朝我挥手,就好像我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在他说话的同时,远方有号角声响了起来。不知为什么,虽然我没有听过这种声音,我却知道那是海螺传出的声音。

她并没有离开,我对自己说。无论怎样,并没有永别。她现在只是在冥界。而如果那里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地方,那么总有一天……

我理解卢克并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他只是心里有太多的事情。

“那么怪物不能来到这里?”

整个小屋大概二十几个人,排成一队来到前院空场上。我们是以来到这里的年资来排队的,所以我当然会在最后面。其他小屋的营员也都出来了,除了最里面那三间小屋,还有八号。八号小屋在白天看起来普普通通,在太阳落山之后却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我以为你肯定会知道的。”

“噢。”我站在那里不自在地沉默了一分钟,“所以说……如果我想的话,我现在也可以直接走出这里?”

“那也不一定。”安娜贝丝说,“有些营员只在这里过暑假。如果你是阿芙洛狄忒或者得墨忒耳的孩子,你可能一点实际的战斗力都没有。那些怪物可能就会忽略掉你。所以你只要每年夏天的时候过来几个月进行训练,剩下的时间还是能生活在凡人的世界里的。但我们其中也有一些人,如果离开这里就会身处险境,所以全年都会住在这里。在凡人的世界中,我们就会吸引来怪物。他们能感觉到我们,并向我们发出挑战。絶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先忽略我们,等到我们长大到足以引起麻烦的时候才出现——大概在十到十一岁左右。在那之后,絶大多数的半神半人要么是已经来到了这里,要么就是已经被杀了。也有极少数人成功地在外面的世界中存活下来,并成为着名人士。相信我,如果我说出他们的名字,你肯定会认识他们。他们中有些人甚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半神半人。但是这种例子是极少极少的。”

安娜贝丝摇摇头:“不能,除非他们是故意被放入森林的,或者是营里的某个人特意召唤出来的。”

“半神半人,”安娜贝丝说,“这是正式的称呼,或者混血者。”

他声音中的苦涩让我感到吃惊,因为卢克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他看上去就好像能解决任何问题一样。

“但那些只是……”我差一点又说出“神话”这两个字,随后我记起了喀戎的警告,他说过在两千年以后,我也会被世人当成是一个神话,“但如果这里的所有小孩都是半个神……”

我看到格洛弗与狄先生一起坐在十二号桌旁,同桌的还有几个半羊人,两个胖乎乎的金髮小男孩,看起来和狄先生长得很像。喀戎站在桌子的一侧,对半马人而言,这种野餐桌的确太小了。

我向火焰里丢了一大块鸡胸肉。

我接过盘子,正要咬下一大口,却注意到周围每个人都站起身来,端着他们的盘子走向凉亭中央的篝火。我在想他们是不是要去拿甜点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除非?”

她又带我去看了几个其他的地方:铁匠铺(几个孩子正在锻造自己的剑),艺术和工艺品製作室(半羊人们正用砂轮打磨着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半羊人雕像),还有攀岩墙,在那里有两面对着的攀岩墙剧烈地摇晃着,掉落着大石块,喷涌出岩浆来,如果你爬到顶端的速度不够快,那两面墙就会撞到一起。

“水中仙女。”我重複着,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弄崩溃了,“爱咋地咋地吧,我现在只想回家。”

“就在我们上次参观过以后,”安娜贝丝继续说道,“天气就开始越来越奇怪,就好像诸神开始打斗一样。那之后我有两次偷听到半羊人之间的谈话。能推测出的最可能的结论是有个很重要的东西被盗了。而且如果在夏至日的时候那东西还没有被归还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当你来这里的时候,我本希望……我的意思是说,雅典娜和每位神的关係都不错,除了阿瑞斯。当然,她和波塞冬也有过竞争。但是,我是说,撇去那些不提,我认为我们能够合作的。我以为你会知道一些事情。”

安娜贝丝用手在栏杆上滑来滑去。“众神都很繁忙。他们有许多孩子,所以他们并不是一直都……呃,有些时候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波西。他们会忽视我们。”

我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好,于是也朝她们挥挥手。

“我爸爸肯定会的。他爱她。”

“这真的不怪我。”

“什么意思?”

“战斗练习。或者是恶作剧。”

“说起来,在医护室的时候,”我说,“当你餵给我那种东西吃的时候……”

我决定问他最后一个问题,这问题已经困扰了我整个下午:“克拉丽丝,阿瑞斯那边的那位,嘲笑我说什么『三巨头』的料。然后安娜贝丝又提过两次……她说我可能是『那个人』。她说我应该去问问神谕。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将是自杀行为。但如果狄先生和喀戎允许的话,应该就可以。不过他们在暑期的课程结束之前都不会颁发允许令的,除非……”

我摇了摇头。我真希望自己能够帮上她,但是我现在感觉又饿又累,精神上也不堪重负,什么问题也不想再问了。

我一闭上眼睛,马上就睡着了。

回到十一号小屋,每个人都在讲话,聊天打闹着,等待着晚餐时间的到来。我第一次注意到了许多营员都长着相似的五官:尖尖的鼻子、扬起的眉毛、顽皮的笑容。他们都是那种会被学校老师牢牢贴上“麻烦製造者”标籤的小孩。谢天谢地,当我走到自己在地板上的那块地方,并且把米诺陶之角砰的一声掉到地上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

我等着他告诉我具体的情况,如果他愿意告诉我的话。很显然,他并不想说。我猜这故事也许和他脸上的疤痕怎么来的有关。

“我的爸爸是西点军校的一个教授,”她说,“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有见过他了。他在那里教美国史。”

我们一起走上山,来到露天用餐凉亭。半羊人们从草地上过来加入我们。水中仙女从独木舟湖中浮出水面。还有一些女孩从树林中走出来——我说从树林里,是指直接从一棵棵树里面。我看到一个女孩,大概九到十岁,从一棵松树中浮现出来,蹦跳着跑上山丘。

卢克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这是烧给诸神的祭品。他们喜欢这种味道。”

森林宁芙走上前来,送上大盘大盘的食物:葡萄、苹果、草莓、乳酪、新鲜麵包,当然,还有烤肉!我的杯子是空的,但卢克说:“对着它点吧,无论你想要什么——当然,得是无酒精的。”

卢克抬起头来,挤出一个笑容:“别担心了,波西。这儿的营员,絶大多数都是好人。毕竟,我们其实是个大家庭,不是吗?大家都互相照顾着。”

她握紧了拳头。“我真希望自己知道。喀戎还有那些半羊人,他们知道,但是他们不肯告诉我。奥林匹斯上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非常重要的事情。但上一次我去那儿的时候,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的正常。”

“也许她也不知道,波西。神祇通常不会透露他们的真实身份的。”

我一点也不想承认,但恐怕我的确已经知道了。我感到四肢一阵颤抖,就好像妈妈以前提起爸爸时的感觉一样。

她怀疑地看着我,我才意识到这好像的确是我的错。是我让浴室的设备喷出水柱来的。但我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办到的,只是厕所的确回应了我。我看我和抽水马桶是密不可分了。

“他是人类。”

我说:“谢谢。”

我真希望自己能知道该叫出哪个神祇的名字。

“那么我的爸爸呢?”

汽水迅速变成了亮蓝色。

真希望这时候我已经能了解到,我享受这个新家的时间竟也如此短暂。

“你是指那些有精神障碍的小孩吗?”

“那么说你的爸爸是赫尔墨斯?”

卢克走近火焰,低头鞠躬,把一大串饱满的红葡萄抛进火焰中然后说:“赫尔墨斯。”

一阵难听的欢呼声从阿瑞斯那桌传来。

“神食。”

她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从她的语气中我能感到上一次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那么,你妈妈是谁?”

“别提了。”

克拉丽丝坐在我后边阿瑞斯那一桌。她很明显已经把被淋成落汤鸡的事情放到了脑后,因为她正对着她的朋友大笑,还打着嗝儿。

“那,你爸爸是谁?”

安娜贝丝小心地看了我一眼。她也许是不想让我的幻想破灭。“或许你是对的。或许他会留下什么记号。这是确定你身份的唯一方式:你的父亲必须留下标记,宣称你是他的儿子。有时候他们就会这样。”

安娜贝丝点点头:“你的父亲并没有死,波西。他是奥林匹斯诸神之一。”

辅导员卢克走了过来。他也有着赫尔墨斯家族明显的相貌特徵。虽然右颊上的伤疤影响了他的外表,但他的微笑仍然完美无瑕。

那烟气闻起来一点也不像焚烧食物的味道。它闻上去就像热巧克力、刚烤好的布朗尼蛋糕、烤肉汉堡、野花,还有一百多种美好的事物,这些东西不可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但事实的确如此。我甚至几乎相信没有这种烟气,诸神根本就活不下去了。

“所以……你也是一整年都住在这里?”

最后,喀戎重重地用蹄子踏着凉亭的大理石地面,每个人都安静下来。喀戎举起了杯子:“敬诸神!”

“这是给你的,波西。”卢克说着递给我一盘烟熏鸡胸。

“不是谁,而是什么。神谕。我会去问问喀戎的。”

“呃,波西·杰克逊,”狄先生更正说,“那才是正确的名字。好啦好啦,现在快去参加你们那愚蠢的营火晚会吧。去吧!”

我小心地抿了一口,非常完美。

每个人都欢呼起来。我们都朝圆形露天剧场走去。阿波罗小屋的营员们带领大家开始了跟唱歌咏会。我们唱着有关诸神的营歌,吃着烤棉花糖夹心饼,一片欢声笑语。最有趣的是,我不再觉得每个人都在盯着我看了。我感觉自己回家了。

“会吗?在那些老故事里,诸神最常做的事情是什么?他们跑到人间来,和人类坠入爱河并诞下子嗣。你以为在最近这几千年里,他们的习惯就会改变吗?”

“半人半什么?”

当我走过去之后,我才看到每个人都把盘中的一部分食物丢向火中:熟透了的草莓,最鲜嫩多汁的牛排,热乎乎的奶油卷。

杯子里注满了冒着气泡的焦糖色液体。

我盯着湖水水面,真希望有人能一次给我个直接的答案。

“呃……不是的。我之前在那所学校的时候,曾经在无意中听到格洛弗和喀戎谈起过这个。格洛弗提到过夏至日。他说了一些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最后期限就快到了之类的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起了赫尔墨斯小屋里的一些孩子,那些十几岁的少年看起来阴沉而沮丧,就好像他们在等待着一通永远也不会打来的电话一样。我在扬西学院也见过那样的孩子,被有钱的父母拖到寄宿学校来上学,他们的父母完全没有时间与他们在一起。但难道诸神在这方面不应该做得更好些吗?

“但是……你怎么才能到达那里?”

“六号小屋。”

我喝下这杯,敬我的妈妈。

“所以我被困在这里了。”我说,“是这样吧?我的余生都要困在这儿了。”

“就我个人来说,”狄先生继续说道,“我才不在乎怎么样呢。不过还是恭喜了。另外,我也应该告诉你们,我们今天有个新营员加入了。他叫做彼得·约翰逊。”

安娜贝丝的肩膀紧绷起来。“那么说你的确知道些什么?”

最后,我沉默地恳求道:无论你是谁,请告诉我,拜託了。

“什么?你以为只有男性神祇会去找一个有吸引力的人类女性吗?这也太性别歧视了。”

浴室里发生的事件很快被传开了。无论我走到哪里,营员们都在对我指指点点,低声议论着厕所污水什么的。或许他们只是在盯着安娜贝丝看,因为她仍旧全身湿透,衣服向下滴着水。

我说道:“樱桃可乐!”

“除非你被指派了一项任务。但基本上不太可能。上一次的时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