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神火之贼·浴室之王

上一章:第5章神火之贼·我和一匹马玩匹诺克纸牌 下一章:第7章神火之贼·天神的晚餐

努力加载中...

我继续往前走着,小心地避开喀戎的蹄子。“我们还没遇上其他的半马人呢。”我注意到了这点。

好吧。所以说,每一间小屋都对应着一个不同的神,就像吉祥物。十二幢小屋对应着十二位奥林匹斯的天神。但为什么有些是空着的呢?

“这里的絶大多数孩子都经历过。如果你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你不可能从米诺陶面前生还,更别提那些神食和神饮了。”

安娜贝丝站在角落里,从手指缝间看着这边。

“待在外面,智慧的姑娘。”

“半羊人发育的速度是人类的一半,波西。在过去的六年里,格洛弗基本上和一个中学生差不多。”

“克拉丽丝……”安娜贝丝想说些什么。

我努力压下我的困窘之情。“那这些事情间又有什么关係呢?”

我在主楼里遇到的金髮女孩正在左侧最后一间小屋的门口读着一本书,那是十一号小屋。

“我的妈妈叫萨莉·杰克逊。”我说道,“她在中央车站的糖果店工作。至少,之前她是在那儿的。”

“你之后就会知道的。夺旗大赛在週五晚上举行。你现在有自己的长剑和盾牌了吗?”

“那么,波西,”喀戎说,“祝你好运。晚餐时候见!”

“那可不公平,”我说,“在他第一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真的有如此糟糕吗?”

她的朋友们开始讽刺地窃笑。

当她们被冲出门以后,我马上感到身体里的力量消退了下去,而水流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马上关闭了,和它突然开启的时候一样。

“不了解吗?”她扬起了眉毛,“我敢打赌,你一定总是从一所学校转学到另一所学校。我还能打赌说你被好多学校开除过。”

我很想抗议。没有一件事的发生是格洛弗的错。我同时也有了深深的负罪感。如果我在公交车站没有从格洛弗身边偷偷溜走,他也许就不会惹上这些麻烦了。

“我们会把你碾得粉碎的。”克拉丽丝说,但她的眼睛有些抽搐,似乎不大确定这恐吓是否真的能成真,她转身朝向我,“这个矮冬瓜是谁?”

在所有的小屋里,十一号最像正常的老式夏令营小屋,而且要特别强调“老式”这个词。因为门槛已经磨损得差不多了,褐色的油漆也显得十分斑驳。门厅之上有一个医生的标誌图案:一支有翼的手杖上缠绕着两条蛇。这图案叫什么来着?啊,对,神使双蛇杖。

我们穿过草莓田,那儿有些营员正在摘草莓,产量很大,还有一个半羊人正在用芦笛吹奏曲子。

“一个复……我是说,你的代数老师。没错,她仍然还活着。你只是刚好让她非常、非常的生气。”

“走吧,波西,我们去森林那边看看。”

“什么?”我询问道,“你在想什么?”

“这位是卢克。”安娜贝丝的声音听起来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同。我瞥了她一眼,发誓她现在脸红了。她发觉我在看她,脸上的表情又綳得严肃起来了。“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辅导员了。”

喀戎看着我,好像我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那我们仍然得吃饭啊,不是吗?”于是我决定还是换个话题。

“哦,”安娜贝丝提醒我说,“进去吧。”

在他把我拉回来之前,我闻到了房间里面鹹鹹的味道,就好像蒙塔克海岸边吹过的风。内室的墙壁闪耀着鲍鱼贝壳的光泽。里面有六张覆盖着真丝床单的床位,但完全不像曾有人住过的样子。这地方让人感觉如此哀伤而寂寞,所以当喀戎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时,我很高兴地听他说道:“走吧,波西。”

当我们来到她面前时,她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我,就好像她还在考虑我流过多少口水一样。

“从现在开始?”

我站在门厅里,看向那些孩子。他们现在没有在鞠躬了,而是注视着我,上下打量我。我很了解这种惯例,我在好多学校都经历过。

他说狄先生能对植物的生长起到影响:当他在附近的时候,植物们就会疯长。长得最好的当属酿酒用的葡萄,可是狄先生被禁止去种这种水果,于是作为替代品,他们就种了草莓。

“好的,先生。”

我看看她在读的是什么书,可发现完全看不懂题目。我以为这又是閲读障碍症在作怪,后来我意识到,那标题根本不是英语的。那些字母看起来很像希腊文。我的意思是说,就是字面上的希腊文的意思(西方谚语里常把看不懂的複杂文字比喻为希腊文,作者这里的意思是说不是比喻意,而就是字面意思——译者注)。书里有一些庙宇和雕像的图片,还有几种不同类型的圆柱,就好像建筑学书籍里的那种图一样。

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安娜贝丝接口说:“不确定。”

“好吧,到底有什么是我们可以直接说出来而不会打雷的吗?”我听起来肯定牢骚满腹,连我自己都这么觉得了,不过我不大在乎,“不管怎样,为什么我必须得住在十一号小屋?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挤在一起?那边不是有很多空床位吗?”

当我们走近时,我才意识到这座森林有多么大。森林至少占了整个山谷的四分之一,树木是如此粗壮繁茂,想像一下就好像自从美洲土着人消失后就没人在这里居住过一样。

“来吧,波西,”喀戎说,他那原本轻快的嗓音现在带着一点点压迫感,“还有很多要看的呢。”

“没有,”他果断地说,“一个活着的东西也没有。”

“你刚才要叫她什么来着?复仇女神?她们是哈迪斯的行刑者,对吗?”

“他是确定的,还是没确定的?”有人问道。

他俯下身子朝我微笑。“那个故事里的喀戎吗?赫拉克勒斯以及其他英雄的教练吗?是的,波西,我就是。”

“他死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那么那种怪物只有一只。”

我也许应该就此作罢,但我还是回答道:“你还想用马桶水漱口吗,克拉丽丝?不然就闭上你的嘴。”

这幢小屋没有一号的高大,但是更长而低矮,坚固可靠。外墙的质地是粗糙的灰色石材,上面镶嵌着各种贝壳和珊瑚,就好像那石材是直接从深海的海床上挖起来的一样。我从开着的门里偷偷望进去,喀戎说:“噢,如果我是你,我不会那样做的!”

“是的。”

我把米诺陶之角交给安娜贝丝,然后做好打架的準备,但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之前,克拉丽丝就搂住我的脖子,把我拖向一个煤渣砌成的建筑,我突然意识到那是一间浴室。

“我也不知道。”

“不要这么说!”安娜贝丝对我说,“你知道在这个营地里有多少小孩希望获得你这样的机会吗?”

安娜贝丝叹了口气。很明显,她以前和其他的孩子也进行过这种谈话。“波西,你的父亲并没有死。”

“那你怎么能说……”

“有人住在里面吗?”

“那么他早就死了,在好几百万年前就死了,不是吗?忒修斯在迷宫里杀了他的。所以说……”

我回头看向农舍。那房子比我想像中的大了许多,有四层楼高,整体装饰以天蓝色和白色为主,看上去就像高级的海边度假村。我看向房顶上黄铜老鹰状的风向标,忽然间有个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在阁楼山墙最上面的那个窗子里有个影子,有什么人正在拨着窗帘,在那么一瞬间,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正在被监视。

“格洛弗不会有太多麻烦吧,会吗?”我问喀戎,“我的意思是说……他其实是个很好的守护人。真的。”

克拉丽丝的那些朋友全都大笑起来,我极力想发挥出自己和米诺陶战斗时那么大的力气,但现在空空如也。

“你怎么会知道多兹夫人的事情?”

“当然了,公主殿下,”壮女孩说道,“那样我就能在週五晚上的时候用它把你戳出个窟窿来了。”

我拳打脚踢,发现自己虽然以前有许多打架的经验,但这个壮女孩克拉丽丝的手臂就如同钢铁般坚硬。她把我拖进了女生用的浴室。房间里一侧是一排马桶,另一侧则立着一排喷头。这里闻起来就和其他那些公共澡堂一样,于是我在想——在克拉丽丝快要把我的头髮拽光的同时儘可能地想着——如果这地方属于诸神,那他们应该能负担得起更漂亮的浴室才对。

“但,你不应该已经死了吗?”

“是波西。”

喀戎说:“森林里有些东西,如果你想试试运气的话,不要忘记带武器防身。”

“神食和神饮?”

“不,不,”他说,“有时真是令人沮丧到可怕,但从来不会厌烦。”

克拉丽丝压得我双膝着地,她开始把我的脑袋往马桶池里塞。那里散发着生鏽水管的味道,还有,呃,还有那些应该进入马桶的东西的味道。我紧绷着身体,努力抬起头,盯着池子里的髒水,心想,我才不要被按进去呢。不要。

喀戎告诉我,营区的农作物都长得很好,足够供应纽约的各大饭店,以及奥林匹斯山。“这就能提供给我们不少经费,”他解释说,“这里的草莓种起来是最不费力气的。”

“的确没有,”喀戎悲哀地说,“我的那些亲戚都是粗狂野蛮的家伙们。你也许会在荒野或是主要的运动赛事上和他们偶遇,但在这儿却不可能见到。”

营员们全都开始大笑起来。

“你怎么知……”

其他大部分小屋里都挤满了营员。

“你还没有被确定,”卢克耐心地解释道,“他们不知道该把你安置到哪个小屋去,所以你先住在这里。十一号小屋接待所有的新生和来访者。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接纳的。我们的守护神是赫尔墨斯,旅者之神。”

“没错。”

屋里塞满了人,男孩女孩都有,看起来人数比床位的数量还要多。地板上到处都是摊开的睡袋,看起来就像是红十字会用来安置疏散难民的体育场。

“的确。有几个小屋是这样。其中一两间还从来没有住过人。”

“他今年多大了?”

“哦,二十八了。”

“因为我认识你。如果你不是我们其中一员的话,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

“可我的事情你一点也不了解。”

“你被诊断为閲读障碍症。可能还会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

五号小屋是鲜红色的,墙上的油漆真是漆得乱七八糟,就好像那颜色是直接用桶里的油漆泼洒上去的一样。房顶上成排地挂着带倒鈎的线绳。一颗野猪的大头挂在门厅之上,它的眼睛好像在跟着我转。房间里有一群看起来很叛逆恶劣的小孩,男孩女孩都有,他们有的在比赛腕力,有的在相互争吵,刺耳的摇滚乐响彻整个房间。其中吵闹声音最大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她在迷彩夹克底下穿着一件特特特大号的混血大本营T恤。她盯住我,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冷笑,不禁让我想起了南希·鲍伯菲特,不过这个营员女孩更加高大,看起来也更加难缠,她的头髮也不是红色的,而是棕色的长直髮。

这个家伙大概有十九岁,看起来很酷。他长得又高又壮,有一头栗色的头髮,脸上挂着友善的笑容。他穿着一件橘黄色的夹克背心,裤腿很短的短裤,还有罗马式的繫带凉鞋,一条皮质项链挂在脖子上,上面穿着五个不同颜色的黏土珠子。在他外表上唯一不谐调的是一道粗重的白色伤疤,从右眼之下一直贯到下巴,就像一道旧刀疤。

“管他呢。来吧,我会让你见识见识。”

安娜贝丝宣布说:“这位是波西·杰克逊,先到十一号报到。”

“各个小木屋成员之间的挑战赛,还有其他类似的比赛。”他解释道,“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我是说在通常情况下。哦,还有,这儿就是用餐大厅。”

“那里是干什么的?”我问喀戎。

“噢,看啊,”他说,“安娜贝丝在等着我们。”

“有什么东西?”我问,“用什么武器?”

一个嘶哑的声音叫了起来:“呀!有个新来的!”

“喀戎,”我说,“如果诸神和奥林匹斯都是真实的话……”

克拉丽丝咆哮着说:“我们为新来的準备了个入会仪式,皮西。”

“我正在想,”她回答说,“我希望你在夺旗大赛中加入我的队伍。”

“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啊?”我现在有些生气了,“我所知道的只是我杀了个牛头人……”

喀戎似乎完全不想再听到这句话。

随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感到身体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向后拉,我听到管道中发出隆隆的声音,连水管都在震动。克拉丽丝紧抓住我头髮的手鬆开了。有水从马桶里喷了出来,在我头顶上直接喷出一道弧线,接下来我知道的事情就是我倒在浴室地板的瓷砖上,而克拉丽丝在我身后尖叫着。

我指着编号靠前的几座小屋,安娜贝丝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这不单纯是选择小屋的问题,波西。这要取决于你的父母是谁,或者……你的父母之一。”

我在左侧第一个小屋前停下了脚步,这是三号小屋。

“宙斯与赫拉?”我猜测说。

一个看起来比其他人年长的人走上前来。“那么,安静,营员们。这是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原因。欢迎你,波西。你的位子在地板上的那片地方,就在那边。”

他往我指的地方看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只是个阁楼而已。”

我站起身来,腿却还在发抖。

“安娜贝丝,”喀戎说,“我得去教下午的箭术课了。你能带波西过去吗?”

“米诺陶是不死的,波西。他们可以被杀掉,但是他们不会死。”

最后,他带我去看了小木屋。一共有十二幢木屋,坐落在湖边的森林里。这些小屋排成一个U字形,有两幢在最里面,剩下的分成两排,每排五幢。它们毫无疑问是我所见过的最奇异的建筑大集合了。

安娜贝丝注视着我。我不知道她是觉得我讨厌,还是对我害得她全身湿透表示气愤。

“他们的小屋看起来是空的。”

她翻了翻眼睛,低声嘟囔道:“我真不敢相信我会认为你就是那个人。”

在空地最前端的两座小屋,门牌号是一号和二号,看起来就像一对夫妻合在一起的陵墓,巨大的白色大理石箱子外面装饰着沉重的希腊圆柱。一号小屋是这十二幢里最庞大也是最厚重的一幢。光滑的青铜大门闪耀得如同全息激光图象,不同角度的闪电式门闩横在大门之上。相比之下,二号小屋就显得优雅得多,较细的圆柱上围绕着石榴和花朵组成的花环 壁上则雕刻着孔雀的图案。

“Erre es korakas!”安娜贝丝说道。我居然不知为什么明白那句话是希腊语里“下地狱去吧!”的意思,不过我感觉那里的诅咒意味比字面上听起来的更加深刻。“你一点机会都不可能有。”

“他们并不像你我一样都拥有灵魂。你可以驱散他们一段时间,运气好的话,也许整个一生都不会再遇到他们。但他们是最原始的力量,喀戎称其为『原型』。最终,他们还是会再次重生。”

除了每幢小屋的房门上都有一个大大的黄铜门牌,上面写着编号(奇数的在左侧,偶数的在右侧),这些屋子完全没有其他的相似之处。九号小屋有很多烟囱,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工厂。四号的墙壁上爬满番茄藤蔓,房顶上铺满了真正的草皮。七号看起来完全是用纯金打造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让人几乎无法直视。所有的屋子都面朝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地,那里摆放着一些希腊雕像,还有喷泉和花床,甚至还有一对篮球架(这令我不禁加快脚步)。

我们经过一个排球场,那里有几个营员正在用手肘互相推挤着。其中一个人指着我手里拿着的米诺陶之角。另一个人说道:“那个人就是他啊。”

喀戎停顿了一下,好像这个问题让他感觉到很複杂。“我其实真的不知道应该的事情会是怎样的。事情的真相是,我不可能会死。你知道的,千万年前,诸神同意了我的愿望。我可以一直继续我爱着的这项工作。只要人类需要我,我可以一直把英雄们的老师这个职业进行下去。我从这个愿望中获得了许多……也放弃了许多。但我现在仍然在这儿,所以我认为自己还是被需要着的。”

“噢,”喀戎说,“我估计你还没有。五号大小的应该正适合你。一会儿我去军械库看看。”

“那也就意味着,冥界也是真实的了?”

“我也许同意你的话,”喀戎说,“但这不是由我来评判的事情。狄奥尼索斯和半羊人长老会才能决定这些。恐怕他们不会认为这次任务很成功。毕竟,格洛弗在纽约时把你弄丢了,然后又发生了你母亲的……不幸命运。而且当你把他拖过分界线的时候他处于失去知觉的状态。长老会也许会质疑,这些事是否体现了格洛弗的勇气。”

她气喘吁吁地挣扎着,她的朋友也开始朝这边过来帮她。但这时,其他的马桶也爆发了,池子里喷出六道水柱把她们喷得退了回去。淋浴喷头也开始运作起来,所有的设备一起运作,把这些迷綵女生直接冲出了浴室,沖得她们的身体打着旋儿,就好像正被水沖走的垃圾一样。

喀戎很快地移开了目光。“让我们再往前走走吧。”

“为什么会感到沮丧呢?”

“是啊,怎么了,孩子?”

我看着那个吹笛子的半羊人。他的音乐可以让昆虫成群结队地离开草莓藤,就好像灾民正在逃离火灾现场一样。我不知道格洛弗能不能使出这样的音乐魔法,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正在农庄里被狄先生骂个狗血淋头。

我看着他们分配给我的那一小块空间。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放在这里标誌出我的舖位,没有行李,没有衣物,也没有睡袋。只有这只米诺陶之角。我本来想把它放在这儿,但我忽然记起赫尔墨斯也同样是盗贼之神。

每个人都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安娜贝丝说:“你是怎么……”

“和米诺陶搏斗的机会!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接受训练?”

“综合在一起,这就是个明显的徵兆了。在你读书的时候,感觉字母都在书页上飘来飘去,对吧?那是因为你的语言思维已经固定成古希腊语的模式了。而多动症的话——你好动,坐不住,根本没法安静地待在教室里。那是因为你自身有着战斗冲动。在真实的战斗中,这会帮你保命的。那些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波西,原因并不是因为你知道得太少了,而是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你的各种感官比凡人要好上许多。你的老师自然想要用药物治疗你,因为他们絶大多数都是怪物假扮的,他们不想让你看出他们是什么。”

“什么?”

我摇了摇头。“你看,如果跟我战斗的那个东西的确是那只米诺陶,和故事里的怪物是同一个……”

“『在我们掌握更多消息之前』是什么意思?”

喀戎的表情沉了下来。

克拉丽丝一声冷笑:“你对此有什么问题吗?”

“波西·杰克逊,”安娜贝丝说,“这位是克拉丽丝,阿瑞斯的女儿。”

“走吧。”她拖着我的手腕把我拽了出去。我仍然能听到身后传来的十一号小屋里孩子们的笑声。

“你怎么会这么讲?你认识他?”

在空地的中心是一个由石头搭成的巨大火炉。即使现在这样一个暖和的午后,炉火仍然在闷烧着。一位大概九岁大的女孩子正在照看着火焰,用棍子拨着炉子里的煤块。

一旦我接受我的拉丁文老师是一匹马这个现实,我们就能相处得很愉快了,不过我还是儘量避免走到他身后去。我曾经在感恩节的游行中担任过几次负责收拾马粪的清洁员,所以,我很抱歉地说,比起喀戎的前面,我可是一点也不信任他的身后。

我环顾四周。那个难看的红色小屋里的那个壮女孩正朝我们走过来。她身后还有其他三个女生,全都和她一样丑陋而壮实,也一样刻薄,每个人都穿着迷彩夹克。

“就是我们当时给你吃的那些能让你迅速好起来的食物饮料。那种东西是神的食物,普通的小孩碰了后会死。它会让人类的血液燃烧殆尽,骨骼化为沙尘而死去。面对现实吧,你就是个混血者。”

我想到了多兹夫人。“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偶然地用一把剑杀死一个……”

“对你母亲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波西。但我指的并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是你的另一位家长,你的爸爸。”

但我还没準备好那么快就改变话题。有些东西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当喀戎谈及我母亲的不幸的时候,他好像有意地避免用死这个字。一个想法在我脑中萌生,一点点微小的希望之光,开始逐渐形成。

“十一号小屋,”喀戎指着那门厅对我说,“先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吧。”

我脑海中纠缠着许多问题,却不知该从哪里开始问起。

喀戎叹了口气。他脱下身上的粗花呢夹克,盖在自己的马背上,就好像一副马鞍。“格洛弗有个很大的梦想,波西。那梦想也许超越了常理。为了让他的目标成真,他必须先成为一个成功的守护人来证明自己的伟大勇气,也就是说,他得找到一名新营员并且把他安全带到混血者之丘。”

大部分营员都比我年龄大。他们的半羊人伙伴也比格洛弗要壮很多,而且半羊人们都只穿着橙色的混血大本营T恤到处跑来跑去,长满粗毛的后臀和后腿就这么直接露在外面。我通常不容易感到不好意思,但他们盯着我看的方式让我不大舒服。我觉得他们就好像在期待我做个后空翻或者其他什么一样。

“那也太可怕了。”

“我要在这里住多久?”我问道。

我眨着眼睛:“是那位……战争之神?”

“那要花上多长时间?”

“什么?他不是才上六年级吗?”

“被杀的机会?”

“我已经看过那里了。”

整个浴室都在淹水。安娜贝丝也没有倖免。她全身上下湿淋淋的,但是却没有被冲出门外。她一直站在原地不动,正震惊地瞪着我。

“问得好,”卢克说,“直到你被确定以后。”

“但是他做到了啊!”

“我自己的什么?”

“你的话听起来……好像你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的确,”喀戎赞成地说,“无论怎么讲,格洛弗都是晚熟的孩子,即使从半羊人的标準来看也是。而且他的森林魔法也没怎么学好。唉,他太渴望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了。也许他现在应该另外找些事情去做……”

“正确。”喀戎说。

“是的,孩子。”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小心地斟酌词句,“的确有一个地方是死后的灵魂们要去的。不过,现在……在我们掌握更多消息之前……我强烈建议你把这件事先放在脑后。”

我进门的时候很自然地就踉跄了一下,让我自己完全像个傻瓜一样 员中传来一阵窃笑,不过没人说话。

“没有,”我恢复了冷静,“怪不得有股臭味。”

安娜贝丝紧张地盯着地面,就好像她害怕地面会突然裂开把她吞下去一样。“你不应该直接用名字称呼她们,即使在这里也一样。如果非要谈到她们,我们一般称她们为仁慈女神(希腊人很敬畏复仇女神,认为直呼其名会招致厄运,一般都以仁慈女神或友好善良的女神等称呼来代替——译者注)。”

我很想问问哪种夏令营还会有个军械库,但仍然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要考虑,所以我们就继续往前走了,经过了射箭场、划独木舟的湖、马廄(喀戎看起来不大喜欢这里)、标枪场、跟唱歌咏会的圆形剧场,还有圆形竟技场,喀戎说那里会举行长剑与长枪的格斗比赛。

我想像了一下当上三千年的老师会是什么感觉,结果确定这种事絶不会被我列入愿望列表里的前十位。

“下雨的时候要怎么办?”我问道。

“你说你的名字是喀戎,你真的是那位……”

“长剑与长枪的格斗比赛?”我问道。

“他会得到第二次机会的吧,不是吗?”

“不,当然不认识。”

喀戎没有跟着进来。那道门对他来说太低了,不过屋里的营员们看到他都站起身来恭敬地鞠着躬。

“来吧,”安娜贝丝对我说,“我带你去看看排球场。”

我低头看了看,才意识到我正坐在整间屋子里唯一一块乾燥的地方。我周围的一圈地板都是乾的,衣服上一滴水也没有沾上,一滴都没有。

喀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恐怕这次就是格洛弗的第二次机会了,波西。长老会其实也不着急再给他另一次机会的。毕竟,考虑到五年前他第一次任务时发生的事情……奥林匹斯诸神知道,我劝过他耐心等待后再去试第二次。他年纪还太小……

“克拉丽丝,”安娜贝丝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去擦擦你的长矛或是干点别的事情?”

安娜贝丝看上去很苦恼,但她还是留在了外面,而我也真的不需要她的帮助。我是个新来的,本就应当自己闯出名声来。

她的朋友们把她拉了回来,拖着她回到了五号小屋,其他营员都纷纷避开她被拖过时经过的地方。

喀戎指着一个露天的凉亭,坐落于一个可以俯瞰大海的小山坡上,主体结构是希腊式的柱子。十二张石质野餐桌摆在那里。但没有房顶,也没有墙壁。

他往射箭场的方向飞奔而去。

“就好像他能是『三巨头』那块料一样。”克拉丽丝边说边把我推向一个厕所隔间。“是啊,没错。米诺陶肯定是因为笑到打跌才失手的,他那样子看起来完全是个傻瓜。”

我们走到门口。在门外,克拉丽丝和她的朋友们正瘫倒在泥浆里,周围围了一大群营员目瞪口呆地看热闹。克拉丽丝的长髮完全披散在脸上,迷彩夹克湿得一塌糊涂,整个人闻起来简直像一摊污水。她用絶对憎恨的眼光狠狠盯着我:“你死定了,新来的男生。你絶对是死定了。”

我能感觉到他说的是真话,但我也确定刚才有东西碰到了那个房间的窗帘。

当我们走出几米远后,安娜贝丝对我说:“杰克逊,你必须要表现得更好些才行。”

我转过身时,水再一次从马桶里喷出来,直接打在克拉丽丝的脸上,力道如此之大,把她沖得一屁股摔倒在地上。水柱像是从消防水管里喷出来的一样,一直朝着她喷射,把她推得后退到了一个淋浴喷头底下。

“你在睡着时梦话里说的。”

一个混血者。

“哦,谢谢。解释得可真清楚啊。”

我环视着这些营员的脸庞,有些人阴沉而多疑,有些人则呆呆地咧嘴笑着,还有些人看我的眼神就好像他们正等着机会从我这里捞走点什么。

她盯着我看,等着我把问题想明白。

“难道你从来没觉得厌烦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