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神火之贼·花园侏儒商店

上一章:第10章神火之贼·我毁坏了一辆公交车 下一章:第12章神火之贼·狮子狗的建议

努力加载中...

“英雄飞行员啊,”我说,“哥们儿,干得好!”

“我们所有的钱都丢在那里了,”我提醒她说,“还有食物和衣服,所有的装备。”

格洛弗嘶叫着悲叹:“空罐头啊……我那完美的一大包空罐头啊。”

安娜贝丝摘下了棒球帽,在我旁边现身。“你必须砍掉她的脑袋。”

在我要戳格洛弗的肋骨之前,埃姆阿姨说:“不,不用的,孩子们。不用付钱了。这是特殊情况,不是吗?就算是我对一些好孤儿的招待吧。”

“请坐吧。”埃姆阿姨说。

“别看她的脸!”安娜贝丝大吼着。她猛地掏出她那美式棒球帽戴在头上,隐形了起来。她用看不见的手把格洛弗和我推离长凳。

从某种角度来说,知道希腊诸神还存在其实很不错,因为这样在出现问题的时候,你就有地方可以埋怨了。比如说,当你从一辆公交车中跑出来,那车刚被怪物老妖婆袭击过,又被闪电炸出个洞来,头顶上雨下个不停淋得浑身湿透的时候,絶大多数人会认为这只是走霉运而已。而当你是个混血者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有些神圣的力量真的是想要把你的日子搅成一团糟。

我掏出笔,拔下笔帽,激流剑的青铜剑刃在手中伸展开来。

“你们两个疯了吗?”格洛弗说,“这地方透着一股子古怪。”

“他们……呃……”安娜贝丝想要说些什么。

暴雨终于停歇了。城市的光线在我们身后逐渐消失,留下的只是黑暗。我基本上看不到安娜贝丝,除了她金髮上反射出的一点亮光。

安娜贝丝从附近的花台支架上抓起一个绿色的玻璃晶球。“用打磨光亮的盾牌当然更好。”她用挑剔的眼光研究着这个球体,“凸面会导致一定的变形。反射的图象大小要减去干扰因素的影响……”

他抓住了空中飘着的鞋子,我盖上笔帽收起了宝剑。我们三个人跌跌撞撞地一起回到了仓库里。

“说不定是个餐厅。”我渴望地说。

我差点想再往上看,但从左边某处传来安娜贝丝的惊叫声:“不!不要看!”

“孤儿?”那妇人说道,从她嘴里发出来的语言听起来好像外国话,“噢,我亲爱的孩子们!不会吧?”

埃姆阿姨往后退了一步,就好像正在取景。“现在,到了脸这个最有难度的部分了。你们每个人都能对着我微笑吗?要灿烂地笑。”

埃姆阿姨带我们走到一张公园长凳前,旁边就是那只石头半羊人。“现在,”她说,“我给你们摆好姿势。我觉得年轻的姑娘应该坐在中间,两位小绅士坐在两边好了。”

她指着一对情侣雕像,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拥抱在一起,他们被这怪物变成了石头。

安娜贝丝的声音就在我身边响起:“波西!”

我一手握剑一手拿着玻璃晶球朝她前进,这可不容易。如果她朝我冲过来,我很难有时间做好防御。

格洛弗呻吟着从灰熊的雕像上爬下来。他的额头上有一道被打过的伤痕。绿色的牙买加风格帽子吊在头上的一只小羊角上。他的假脚从蹄子上脱落下来。魔法飞翼鞋漫无目的地绕着他的脑袋飞啊飞。

“M”阿姨。

“不。”我呻吟着,努力想让自己的双腿移动起来。

随后我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奇怪的纱窗窸窸窣窣声。我抬起眼睛,看到埃姆阿姨的双手,它们开始变得枯黄乾瘦,疙疙瘩瘩,指甲上长出了尖利的铜爪。

我脖子上的汗毛倒竖,就好像还有什么人正在盯着我看。我转过身去,却只看到一个年轻姑娘的雕像,她手里拿着个复活节的篮子,细节逼真到不可思议,比你见过的任何花园雕塑都要细緻。不过她的脸上有什么不大对劲。看上去她满脸惊恐,甚至可以说非常害怕了。

如果我不是已经很了解她的话,我会以为自己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不自信。

“你要我怎么做?难道就看着你们被杀?”

“你真的愿意帮助诸神?”美杜莎问道,“你了解在这个愚蠢的任务中等待着你的将会是些什么吗,波西?如果你到达冥界,又会发生些什么?我亲爱的,不要去当奥林匹斯诸神的爪牙了。你最好还是变成一尊雕像吧。这样痛苦更少些,痛苦会更少些的。”

这并不是我希望中的快餐馆。而是一家奇怪地开在路边的古董纪念品商店,卖那些草编火烈鸟、印第安木雕、水泥灰熊之类的工艺品。主建筑是一间低矮的长条形仓库,周围摆放着几英亩面积的雕像。大门之上的霓虹灯招牌闪烁着字样,但我不可能读得懂。比标準英文更加重我閲读障碍症的,当然是上面的红色花体霓虹灯式英文了。

“拍张照片嘛。我会用它来当图样设计出一组新的雕塑。你们要知道,小孩子很受欢迎的。大家都喜欢孩子。”

我怎么会这么笨?

于是安娜贝丝、格洛弗和我沿着新泽西的河岸走进了树林里,纽约城的灯光把我们身后的夜空染成一片昏黄,哈得孙河的味道充斥在我们的鼻子里。

“呃,”格洛弗不大情愿地说,“夫人,我们可没有钱。”

格洛弗翻译着:“埃姆阿姨的花园侏儒商店。”

“赶紧,”安娜贝丝对我说,“格洛弗的鼻子超级棒,但他最终总会撞错的。”

“别敲门,”格洛弗恳求我们,“我闻到了怪物的味道。”

“你没事吧?”她问我,声音颤抖不已。

“你自从七岁起就没离开过混血大本营吗?”我问她。

“你吃的可是乳酪墨西哥玉米卷和铝罐啊。”我提醒他。

“那咝咝声是什么?”他问道。

砰的一声。

“如此漂亮的灰眼睛,”埃姆阿姨又对安娜贝丝说了一遍,“我啊,嗯,我很久很久前也见过这么一双灰眼睛。”

“嘿,伙计们!”格洛弗在我们头顶上某处喊道,“我觉得她已经被打昏了!”

“你能说英语吗?”

安娜贝丝冲我嘟囔说:“马戏团的车队?”

格洛弗瞥了一眼他旁边的石头半羊人,喃喃自语道:“这真的非常像我的斐迪南叔叔。”

“太棒了。”我说。

“里面的灯还亮着,”安娜贝丝说,“也许这里开着门。”

我跳了起来,跳得如此之高,差点超过身边的一个花园侏儒像。“嘘!别这样!”

我回到野餐桌前,把美杜莎的头打包完毕,填好了一张如下的寄送单:

我们在仓库门前停下脚步。

“嘿,我的芦笛还能用!”格洛弗大叫着,“如果我能记起来《寻路曲》怎么吹,我们就能走出这片森林了!”

“摆个姿势?”安娜贝丝警惕地问。

埃姆阿姨。

安娜贝丝恼怒地瞪着我:“实际上,该感谢的是你爸爸。你难道不记得了吗?美杜莎是波塞冬的女朋友。他们俩在我妈妈的神殿里幽会。因为这个雅典娜才把她变成了怪物。美杜莎,还有帮助她溜进神殿的两个姐妹,她们被变成了三位戈耳工(戈耳工,蛇髮三女妖的统称。她们的目光都有使人石化的能力——译者注)。这就是为什么美杜莎想要把我撕成碎片,而想把你保留下来做成完美的雕像。她仍然对你爸爸抱有感情。你大概让她回忆起了他吧?”

“那可真令人钦佩。”她说,“但是在这儿,请放鬆。”

“不算很多。自从高速公路修好以后就……大部分汽车现在都不走这边了,因此每个顾客我都很珍惜。”

前厅简直是一片雕像的森林:有水泥做的各种动物,水泥的孩子们,甚至还有一只水泥半羊人正在吹奏着芦笛,这让格洛弗浑身一颤。

几分钟之后,安娜贝丝併排走在我身边。“那个,我……”她的声音支支吾吾的,“我很感激你能为了我们冲回来。那真的很勇敢。”

“波西,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安娜贝丝坚持说。

我能听到格洛弗在往一个方向爬去,安娜贝丝逃往另一个方向。但我仍然不知所措,没有动弹。

他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这可真的不好玩。虽然说,用棍子打中她这部分是蛮有意思的。但撞到一只灰熊身上,可一点也不好玩。”

努力思考,我告诉自己说。想想在神话里美杜莎(希腊神话里着名的蛇髮女妖,看到她的脸的人都会变成石头——译者注)是怎么死的。

我不大明白她说的意思,但我为她感到难过。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填满了的胃口让我充满睡意。可怜的老夫人。谁会伤害这么一位好人呢?

最开始我以为是格洛弗撞到了树上,随后美杜莎开始愤怒地咆哮起来。

“嘿……”格洛弗警告我。

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你的鼻子被那些复仇女神矇蔽了,”安娜贝丝告诉他,“我闻到的只有汉堡味。难道你不饿吗?”

“那个见鬼的东西上写的是什么?”我问道。

“咝咝声?”埃姆阿姨问,“也许你听到的是油锅里热油的声音。你的耳朵很灵敏啊,格洛弗。”

“那个就是斐迪南叔叔!”格洛弗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不需要来保护我,波西。我会没事的。”

“我的确莽撞无礼。”我说。

她平时这么爱看书,我差点忘了她也有閲读障碍症了。

有什么东西掉在我脚边的地上。我用自己全部的意志力控制住身体,不要去看。我能感到温热的液体浸透了脚上的袜子,有只垂死中的小蛇头正用力扯着我的鞋带。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直到在森林里看见了一条废弃的双车道公路。路的一侧是一家倒闭了的汽车加油站,旁边破破烂烂的广告牌上贴着的还是九十年代的电影。而另一侧则还有店面在营业中,那里就是霓虹灯光和食物香味的来源。

而我却不愿意离开。我感到饱足而温暖。埃姆阿姨人那么好,我想在她身边多留一会儿。

我很生气,不光是因为安娜贝丝或者她妈妈的事情,还有和整个任务有关的所有神祇,更因为我们之前被炸出公路,在离开营地的第一天就遭遇了两场大战。照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没法活着到洛杉矶,更不要说赶在夏至日之前了。

她挥舞着爪子扑向我。

“是啊!”格洛弗吞下嘴里的蜡纸站了起来,“马戏团团长在等我们呢!赶紧!”

美杜莎高声笑着:“太晚了!”

这一项要加入我所没有的超能力中:红外线夜视。

“是餐厅。”她同意道。

纽约州纽约市 帝国大厦 六百楼

“你不会伤害一个老太太的,波西。”她轻柔地低吟着,“我知道你不会的。”

“波西!”我听到身后传来蜂鸣声,就像一只两百磅重的大蜂鸟正俯冲过来,格洛弗吼叫着,“闪开啊!”

“如果当初你没有跳进来加入战斗……”

安娜贝丝挺直身子,模仿着我说话的声音,不过不怎么像:“只是拍张照片而已,安娜贝丝,拍了又能怎么样呢?”

格洛弗正要再次发动进攻,但这次他飞得有一点点低。美杜莎抓住他手里的棍子,把他扯得偏离飞行路线。他在空中踉跄着跌了下来,一头撞在一尊石头灰熊的前臂上,随后传来一声疼痛的大叫:“啊!”

“什么?你疯了吗?我们赶紧从这儿逃出去吧。”

但她却由着我接近——还有六米,还有三米。

安娜贝丝把身体的重心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脚。“我觉得我们还是不了,夫人。快点吧,波西……”

“格洛弗,”埃姆阿姨责备地说,“亲爱的,看这边。”

格洛弗拿起薯条,眼睛却盯着托盘上垫着的蜡纸衬垫,他好像很想吃这个,但还是太紧张了不敢去吃。

“快跑!”格洛弗咩咩叫着。我听到他迅速地跑过碎石路,大吼着“玛亚”,好启动他的飞翼鞋。

“嗯,”我确定,虽然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丢掉了双层乳酪汉堡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头不会一起消失?”

“要是毁掉这张如此英俊的年轻脸庞实在太可惜了。”她安抚我说,“留下来陪我吧,波西。你只要再往上看看就行了。”

“噢,足够了。”埃姆阿姨说,“足够我们看见彼此了,不是吗?”

我能感觉到安娜贝丝并不喜欢这样,但她还是跟着埃姆阿姨走到前门,走进放着许多雕像的花园。

“我们和大篷车队分开了,”我说,“我们马戏团的车队。马戏团团长告诉我们,如果迷路的话就到加油站那里等他,但也许他忘记这件事了,要不就是他指的是另一个加油站。不管怎么说,我们迷路了。请问这是食物的味道吗?”

她并没有说什么。似乎她已经认清了这个事实,我最主要的天分就是触怒诸神。“来吧,”她喃喃地说,“我们需要一个新计划。”

“只要你砍掉它,它就会变成一种战利品。”她说,“就像你那个米诺陶之角一样。但千万不要打开这块布,它依然有能让人石化的力量。”

“永远要有办法,不是吗?”

“肉食!”他轻蔑地说,“我是个素食主义者。”

“什么?我可做不……”

我看不太清楚,但我觉得她应该是笑了起来。

“我们真的该走了。”

“谢谢您,夫人。”安娜贝丝说。

“安静!”美杜莎怒吼着,随后她的声音又调整成安抚人的呢喃声,“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毁掉这个姑娘,波西。她是我敌人的女儿。我会把她的石像碾成齑粉。而你,亲爱的波西,你不需要遭受这种待遇的。”

埃姆阿姨什么也没有吃。她并没有把头巾拿下来,即使在烹饪的时候也一样,现在她坐在我们面前,交叉着手指看我们吃东西。有人一直盯着我看而我却看不到她的脸,这让人稍微有点不安。不过在吃完汉堡后,我感到心满意足,而且有些想打盹儿。不过我觉得至少要跟招待我们的女主人稍微聊一聊比较好。

在入口的两侧,如同广告般矗立着两尊水泥做的花园侏儒雕像,留着丑陋的小鬍子,正在微笑着挥手,就好像他们正在摆姿势好被人拍成照片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格洛弗在嚼着盘子里垫着的那张蜡纸,不知道埃姆阿姨注意到这件怪事没有,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

格洛弗瑟瑟发抖,他那大大的山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充满了恐惧。他大叫着:“三个仁慈女神啊,一次三个都来了啊!”

“那个灰眼睛的女神把我弄成这样的,波西。”美杜莎的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像个怪物,她的声音怂恿我抬头向上看,好去对这位可怜的老太太表示同情,“安娜贝丝的妈妈,那个该死的雅典娜,把我从一个美女变成了这样。”

“也许还没有……”格洛弗更正。他準备用树枝再一次进行进攻。

“那个历史学教授。”

我转过身去,看到格洛弗在夜空中从十二点钟方向俯冲过来,飞翼鞋拍打着翅膀。他举着一根棒球棒那样粗的树枝,眼睛闭得紧紧的,脑袋转来转去。他正只靠耳朵和鼻子来控制飞行方向。

砰砰!

“嗷嗷嗷!”

我往小袋子里倒进去了几个古希腊金币。当我系好袋子的时候,里面传来了收银机一样的声音。包裹从桌子上飘到空中,噗的一声消失了!

“你知道吗?”她说,“也许我应该告诉你……刚才在公交车后面有件事情很有趣……”

“别听她的!”安娜贝丝的声音从某个雕像后传过来,她大喊着,“快跑啊,波西!”

顷刻之间我已经干掉了一大半汉堡。

“你这个该死的半羊人!”她怒吼着,“我会把你加入我的收藏品的!”

我们歪歪扭扭地踩过烂泥地,穿过噁心的怪树丛,那味道闻上去就像发酸发臭的髒衣服。

来吧,叫我白痴吧,谁让我只因为肚子饿就走进了这样一家由奇怪的妇人开的店呢,但我有时候就是会做出一些很冲动的事情来。再说,你没有闻到过这位埃姆阿姨的汉堡包香味。这味道浓烈得就像看牙医时使用的笑气一样,能让你转移一切注意力。我完全没注意到格洛弗紧张的呜咽声,也没有注意到那些雕像的眼睛好像都在跟着我动,更没有注意到埃姆阿姨在我们身后锁上了门。

我穿过街道,跟随着汉堡包的味道。

他吹起了一小段旋律,但听起来还是很可疑,像希拉莉·达芙。

最后我开口说道:“所以我们应该为了这个怪物而感激雅典娜了?”

我现在能看到她脸孔的反射成像,其实并没有那么丑陋。但玻璃晶球里的绿色螺旋纹路扭曲了图象,她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糟糕。

于是我们不但没有找对路,突然之间我还撞到了一棵树上,头上肿起了一个超大号的包。

奥林匹斯山 诸神 收

“我经常吃维生素。为了维持好听力。”

“我说的就是!”她把那个玻璃晶球扔给我,“只能通过玻璃去看她,絶对不要直接看。”

“不对劲?”埃姆阿姨开始伸手去解开包在头上的东西,“不会的,亲爱的。今晚我这里来了如此高贵的同伴们,怎么会有不对劲的地方呢?”

“像三明治麵包一样被切成块,”格洛弗插进来说,“那也叫没事。”

仓库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很高的中东妇女,至少我觉得她是中东人,因为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全身除了双手以外的部位都覆盖在衣服里面,她头上也整个缠着面纱。我只能看到她的眼睛在黑色的面纱后面闪闪发光。她那咖啡色的双手看起来很苍老,但是指甲修剪得很好,显得很优雅,所以我想像这位老妇人年轻的时候一定曾经是一位很美丽的夫人。

“你的脑袋裏真是塞满了海草。”

“这一击是为了斐迪南叔叔!”格洛弗吼了回去。

“任何一个能骑在复仇女神后肩上的人都会让我这么认为的。”

“噢,是啊。以前我还有两个姐妹,她们帮我一起照顾生意,现在她们都去世了,埃姆阿姨是孤单一人。我所拥有的只有雕像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做出他们。你知道吧,他们就是我的伙伴。”她声音中透出的悲伤是如此深刻而真诚,让我不禁也为她感到难过。

最后关头我终于可以动弹了。我确定格洛弗肯定不会打中美杜莎,他会撞到我身上的,所以我猛地闪到一侧。

我无法动弹,只能盯着埃姆阿姨那疙疙瘩瘩的长爪子,努力与这老妇人在我身上施下的昏沉沉的睡意作斗争。

她手里仍然没有拿着什么照相机。

“是啊,安娜贝丝,”老妇人高兴地咕哝着,“不会怎么样的。”

“我们当然能。”我说。我对安娜贝丝如此蛮横而粗鲁地对待一个刚刚免费招待过我们吃饭的老妇人感到十分愤怒,“只是拍张照片而已,安娜贝丝,拍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爬到一边,藏在一尊雕像后面。与此同时格洛弗俯冲下来,发起了另一次攻击。

“噢,是的,”埃姆阿姨说,“还有各种动物,还有人像。花园里能摆的任何东西,全看顾客的需求。你要知道,雕像现在很流行的。”

“这没关係的,安娜贝丝。”她说,“孩子,你有一双非常美丽的灰眼睛。”事后我才想到,她是怎么知道安娜贝丝的名字的?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

“那些就是素的。来吧,咱们走吧。这些雕像……在盯着我看。”

在我眼中看来,那上面写的是:姨阿姆埃园的儒朱典(ATNYU MES GDERAN GOMEN MEPROUIM)。

我们对她表示感谢,然后走了进去。

“美杜莎是个大威胁。她极其邪恶。我很想自己解决她,但是……”安娜贝丝吞吞口水,就好像她正在经历一个困难的决定,“但你有更好的武器。而且,我根本无法接近她。因为我妈妈的关係,她会把我撕成碎片的。你……你还有机会。”

“这些雕像是你自己雕的?”我问。

“在这条路边开店,生意会很多吗?”

“我也不知道。”安娜贝丝说。

我挥起宝剑向上砍去,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刷的一声,随后传来如同疾风冲过山洞发出的咝咝声——那是怪物正在瓦解碎裂的声音。

美杜莎之前说了什么?

我看向安娜贝丝,準备面对她的批评。

我盯着那个东西。一条小蛇吊在塑料袋的一个破洞外面。袋子的一侧印着几个字:鸣谢惠顾!

我自己也完全处在震惊中。汽车玻璃爆炸的声音仍然在我的耳膜上轰响。不过安娜贝丝仍然在拉着我们前进,她说:“加油!我们走得越远,就越安全。”

我倒在地上,看着埃姆阿姨穿着凉鞋的脚。

“我们是孤儿。”我说。

埃姆阿姨全身僵了一下,就好像安娜贝丝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不过老妇人很快就又恢复了放鬆状态,让我觉得刚才那瞬间肯定是自己想像出来的。

“啊!”美杜莎大吼不已,她那蛇髮咝咝地吐着芯子。

“啊,”埃姆阿姨伤心地说,“你也注意到我的有些作品就没有那么好了。它们各有瑕疵,属于非卖品。脸部总是最难做好的地方,总是脸上出问题。”

她沉默不语地走了几步。“如果你死了……对你自己来说很糟糕不说,这也就意味着这次任务结束了。这或许是我唯一一次能见到真实世界的机会了。”

“噢,拜託了,亲爱的孩子们,”埃姆阿姨央求我们,“我很少能跟孩子们在一起。在你们离开之前,至少坐在那边摆个姿势吧。”

我的脸上开始发烧:“噢,这么说来我们碰到美杜莎都是因为我的错了?”

“这里拍照的话光线可不够啊。”我注意到这点。

“噢,我亲爱的孩子们,”那妇人说,“你们一定要进来,可怜的孩子们。我是埃姆阿姨。进来一直走到仓库的后面吧,那边有用餐区。”

直觉提醒我应该听安娜贝丝的话,但是我正在和睡意作斗争,食物和这位老妇人温和的嗓音让我舒服得睡意浓浓。

我所关心的只有儘快找到用餐区。果然就在仓库的后面,整个快餐柜檯上有烤肉架、汽水机、脆饼乾加热架,还有烤乾酪玉米片供应机。想要的一切都应有尽有,再加上面前的几张不鏽钢野餐桌。

“闪开!”他再次大吼道,“我要打她!”

“噢,真噁心。”格洛弗说,他的眼睛仍然紧紧地闭着,不过我猜他也听到了那东西汩汩地流出液体和变成蒸汽的声音,“超级噁心。”

“你是……”

更多窸窸窣窣声传来——那是很多小蛇蠕动的声音,就在我头顶上,来自……来自埃姆阿姨的脑袋那个位置。

“对。我不想一直待在家里。我的意思是说,混血大本营就是我的家。”她的话语倾泻而出,就好像担心有什么人会阻止她说话一样,“在营地里你总是在训练啊训练。这的确是很酷,一切也都很棒,但真实世界才是怪物会存在的地方。只有在真实世界里,你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够优秀。”

我在收银机里找到二十美元,几个古希腊的金币,还有一些赫尔墨斯通宵快递的寄送单,每张单子上都附着一个皮质的小袋子,用来装金币的。我仔细翻找着办公室里的其他东西,终于找到了一个大小合适的盒子。

“波西……”安娜贝丝说。

她的口音听起来也很含糊,有点中东腔调。她说:“孩子们,现在已经很晚了,不能单独待在外面。你们的父母呢?”

“你用那柄匕首用得很好啊。”我说。

我站起身来。“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那么,您卖的是那些侏儒?”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感兴趣。

“波西,”安娜贝丝在我身后叫道,“你要干什……”

无论她想说的是什么,都被一阵尖鋭的嘟嘟声打断了,那声音就好像被严刑拷打的猫头鹰发出来的一样。

“嘿!”格洛弗打断了我们,“你们两个让我觉得偏头疼,而半羊人根本不会偏头疼的。我们现在要拿这颗头怎么办?”

安娜贝丝走到我身边,她的眼睛向上望天。她手里举着美杜莎的黑色面纱,对我说:“先别动。”

可是我想不出来。印象中在神话里,美杜莎被和我同名的英雄珀修斯杀死时,是在睡着的状态下。她现在可是毫无睏意。如果她想要,甚至现在就可以用她那长爪子划破我的脸。

她伸出手来,好像想要抚摸安娜贝丝的脸颊,但安娜贝丝突然站起身来。

“波西?”安娜贝丝摇晃着我,唤起我的注意,“也许我们该走了。我是说,马戏团团长还在等着我们呢。”

我们无视他的话。

“听着,你难道想让更多无辜的人被她变成雕像吗?”

我们从零售柜檯后面找到几个老旧的杂货店塑料袋,把美杜莎的头又包了几层,然后把它丢到了我们刚才吃晚饭的桌子上。我们围着桌子坐下来,一个个筋疲力尽,不想说话。

我亲爱的,不要去当奥林匹斯诸神的爪牙。你最好还是变成一尊雕像吧。

我极力抵抗着自己身体想服从她的话的冲动。我往相反的方向看去,那边有一个人们经常用来装饰花园的玻璃製品——一个玻璃晶球。我能从那橘黄色的玻璃上看到埃姆阿姨阴沉的身影:她的头巾已经不见了,显露出来的脸庞就像是一个闪耀的白圈。她的头髮四处扭动着,就像蛇群一般翻腾着。

“只要一下子就好,”埃姆阿姨说,“你看,我包着这该死的面纱没法看清楚你们……”

安娜贝丝停止了吃东西。她身体前倾,问道:“两个姐妹?”

我跟随着美杜莎的头髮发出的咝咝吐芯声走了过去。

“我们是个团队,不是吗?”

美杜莎正要朝他猛冲过去,这时我大叫一声:“嘿!”

在摔倒爬起、咒骂不已和其他悲惨的感受之后,我们又走了大概一公里,我开始看到前方有了灯光:是霓虹灯广告牌之类。我能闻到食物的味道,炸好的超棒食物。我忽然意识到,自从来到混血大本营以后,我就再也没吃过任何不健康的食物,在那里我们都以葡萄、麵包、乳酪和宁芙们準备的去脂肪纯烤瘦肉为食。而现在,我这个男孩子则需要一份双层乳酪大汉堡。

“没有……除了偶尔的校外实践。我爸爸他……”

“你才让人没法忍呢。”

从石头灰熊那边传来了格洛弗的呻吟声:“波西,不要听她的!”

“你这么认为吗?”

“你的相机呢?”格洛弗问道。

我迟疑了下来,玻璃中反射出的脸孔慑住了我,让我动弹不得。虽然隔着绿色的玻璃,她那双彷彿燃烧起来的眼睛直射向我,令我的胳膊痠软无力。

“闭嘴,你这只山羊。”安娜贝丝说。

仓库里装着更多的雕像——各种摆着不同姿势的人们,服装不尽相同,脸上的表情也很丰富。我在想,得拥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花园才能摆下这些雕像,因为他们全都是真人大小的。不过我现在几乎满脑子想的都是食物。

我听了听,但什么也没听到。安娜贝丝摇摇头。

“别提了,”我说,“你一点都不像。”

波西·杰克逊

“咩——哈哈!”他咩了一声,“这看上去好像我的斐迪南叔叔!”

我在仓库的后部搜索了一番,最后找到了美杜莎的办公室。她的账目记录显示,她最近的六笔生意,所有的货品都是发送到冥界,去装饰哈迪斯和珀耳塞福涅(哈迪斯的妻子,冥界之后——译者注)的花园。根据一笔运费账单显示,冥界的收货地址是加利福尼亚州西好莱坞的DOA音像工作室。我把这张账单叠起来,塞进口袋裏。

“那是个可怕的故事,”埃姆阿姨说,“真的不适合孩子们听。你看,安娜贝丝,曾经有个坏女人嫉妒我,那是在很多很多年前,我还年轻的时候。我有一位……一位男朋友,而这个坏女人打算拆散我们俩。她製造了一场可怕的事故。我的姐妹们站在我这边。她们尽自己所能分担了我的厄运,但最终还是都死了,弃我而去。我独自一人活了下来,但是代价惨重,如此大的代价啊……”

她极其小心,絶对不向下看去,跪在地上摸索着用那块黑布覆盖住了怪物的头,然后拿了起来。那东西还在往下滴着绿色的汁液。

我的眼睛紧盯着玻璃球,这样我就只会看见美杜莎的倒影,而不是她的真实形象。之后,在绿色的玻璃晶体中,我看到了她。

安娜贝丝吸乾了奶昔。

“他们不会喜欢这样的,”格洛弗警告我说,“他们肯定会认为你这是莽撞无礼。”

我们的女主人消失在小吃柜檯后开始準备食物。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端上来了一大塑料盘的食物,有双层乳酪汉堡、香草奶昔,还有超超大号的法式薯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