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神火之贼·我成了着名通缉犯

上一章:第13章神火之贼·坠入死亡 下一章:第15章神火之贼·骑摩托的战神

努力加载中...

我们绕过了新闻转播车,溜进了一条小巷。

一片白茫茫的气泡过后,我沉到了一片黑暗中。我一定会扎进几十米深的淤泥里,永远消失。

密西西比河以一辆卡车般的速度朝我冲过来。下落中的大风让我的肺无法呼吸。高塔、摩天大楼、大桥都在我的视野里进进出出,翻搅成一团。

“你的爸爸信任你。”她这样说。

啪啦——啪啦——啪啦,一艘在河上行驶的小船的船桨在我头上搅动,激起一片淤泥。

“那很好,亲爱的。”

我迅速转身,拉起安娜贝丝和格洛弗,三个人一起消失在人群之中。

有东西哽在我的喉咙里。我说:“妈妈?”

但真相是?我脑子里想的只有: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娜贝丝站在他身后,努力装出生气的样子,但看到我她还是显得很安心。“我们絶对不能让你一个人单独超过五分钟以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呃……谢谢。”在水下,我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在录唱片,好像另一个岁数更大一点的孩子的声音,“谢谢你……爸爸。”

“波西!那可是将近两百米啊!”

不会吧,我心想。

“我没有发疯!那个男孩跳出了洞口,怪物就不见了。”然后她看到了我,“就是他!就是那个男孩!”

为什么波塞冬要救我?越想这一点我就越觉得惭愧。这样说来,以前几次我都只是运气好而已。和像奇美拉这样的怪物对抗,我一点胜利的机会都不会有。那些在大拱门上的可怜人可能已经被烤熟了。我没有保护得了他们。我根本不是英雄。也许我就应该和那条鲶鱼一起待在这河底,加入水底生物的行列。

然后就是扑通一声。

然后我从这堆淤泥中起身,踩着水往河面上游去。

“然后发生了什么?”安娜贝丝询问我,“她说的是那只电梯里的吉娃娃?”

我告诉了他俩事情的经过,关于奇美拉、厄喀德那、我的高空跳水动作,以及水下夫人的信息。

随后我意识到:我身上并没有湿。我可以感觉到水流的凉意,也能发现衣服上的火焰被熄灭了。但当我触摸到身上的衣服时,我发现它完全是乾的。

“勇士啊,我没办法再待下去了,”那个女人说,她伸出手,我感觉到水流轻轻拂过我的脸颊,就像是在拥抱爱抚,“你必须去圣莫妮卡!而且,波西,不要相信礼物……”

我想问的问题太多了,所有的话语都哽塞在我的喉咙里。

没人回答。只有漆黑的垃圾流向下游,巨大的鲶鱼在身旁滑过。夕阳的余晖在很远的河面上方闪耀,把一切都染成了黄油硬糖的颜色。

不知为何,我们回到全美铁路车站的一路上都没有被认出来。在开往丹佛的前一刻,我们赶上了火车。当黑夜降临之际,火车开始向西行驶,而我们身后的圣路易斯夜空中,警车的灯光依然在闪烁着。

但最奇怪的事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在呼吸。我在水底下,居然能够正常呼吸。

随后,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她——是一位与水色相同的女人,是水流的精灵。她漂浮在宝剑的上方,留着大波浪式的长髮,几乎看不清楚的眼睛颜色和我的一样,也是绿色的。

“……一个未成年男孩,”另一个播报员说着,“五频道由监视器的录影得知,一个未成年男孩在了望台发狂,接着不知如何发生了这起疯狂的爆炸事件。的确令人难以置信,约翰,但这的确是我们听到的最新状况。重複一次,目前为止没有人丧生……”

一个街区之外,圣路易斯的所有救护车都挤在大拱门周围。警察的直升机在头顶上盘旋。围观的人多得像是在大年夜的时代广场。

“不,孩子,我只是一位信使。不过你母亲的命运并没有像你认为的那么絶望。到圣莫妮卡的海滩去吧。”

我和一个漂浮着的麦当劳汉堡一起登上了岸。

她的声音渐渐减弱。

一个小女孩说:“妈妈!那个男生从河水里走了出来。”

她还称呼我为勇士……除非她刚才是在和鲶鱼说话。

我看了看周围漂浮着的垃圾,抓住了一只旧打火机。

我从水流中抓住了一张湿透的汉堡包包装纸,这张纸马上就变乾了。我毫无阻碍地把它点燃。我鬆开手的一剎那,纸片上的火花就熄灭了。包装纸也变成了一团黏糊的破纸。这可真奇怪。

她努力想继续说下去,但是再也发不出声音。她的影像也渐渐消失在水中。如果她真是我妈妈,我又一次失去她了。

我步履艰难地走向激流剑,把它从淤泥里拔了出来。奇美拉也许还在岸上,还有它那蛇一样的胖老妈,她们正等着结果我。而且退一步说,凡人的警察肯定已经来了,他们要弄清是谁在大拱门上喷火喷出了一个洞。如果他们发现了我,肯定有不少疑问等着解决。

我站起身来,大腿陷入泥土里,双手颤颤巍巍。我应该已经死了的,但事实是我居然没事,这简直像是个……奇蹟。我的想像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和妈妈有点像:“波西,你该说些什么?”

“什么?”

此时此刻,我才发现了几件事情:首先,我并没有被拍成煎饼,我也没有被烤熟,甚至再也感觉不到奇美拉的毒液在我的身体内翻腾了。我还活着,这样真好。

我很想告诉你我在下坠的过程中经历的心路历程,比如说我认清了自己必死的命运,或是会微笑着直面死亡之类的。

我沮丧得像是要溺死。唯一的问题是:我是不可能溺死的。

一个播新闻的女士正对着镜头讲话:“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这或许不是一场恐怖袭击,不过这只是非常初步的调查。就像大家现在看到的,损坏十分严重。我们正试图找到一些倖存者,询问他们关于目击到有人从大拱门坠落下来的具体情况。”

我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波西,拿起剑来。你的爸爸信任你。”这一次,我确定这声音不是来自我的脑海里,这不是我自己想像的。她的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像海豚的声吶一般在水中激起圈圈涟漪。

在安娜贝丝开口回答之前,我们又经过了一位正在确认消息的播报员,当听到他说的话时,我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波西·杰克逊。没错,丹。十二频道已经得知,这个有可能导致这场爆炸的男孩符合当局正在通缉的三天前在新泽西造成严重交通事故的年轻人的外形描述。而且,据说,这个男孩正在往西行进。电视机前的观众,让我们来看一下波西·杰克逊的照片。”

但我冲入水里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受伤。我下落得十分缓慢,气泡在我手指间轻轻漂过。我无声地降落在河床上。一只有我继父体形那么大的鲶鱼在我身旁游过,又没入黑暗之中。一团团的淤泥和各种垃圾在我身边打着旋儿,有啤酒瓶子、旧鞋、塑料袋等等。

“至关重要的是,”我对格洛弗说,“我们要先离开这个城市!”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确定这个女人是我的妈妈,或者是她的一个影像,“是谁……你是怎么……”

当我对找到安娜贝丝和格洛弗几乎絶望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咩咩地叫了起来:“波西!”

我转过身,被格洛弗抓住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或者应该说是羊抱。他说:“我们以为你用这种方式去见哈迪斯了!”

在我们身后,一个警察大喊起来:“让开路!”人群分到两边,救护人员冲了出来,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的女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就是那个在了望台上的小男孩的妈妈。她嘴里说着什么“然后那只巨大的狗,那只大个儿的会喷火的吉娃娃……”

“但他身上没有水!”

“只是掉下去了一下下。”

我转身离开,努力低下头。我必须顺着警戒线绕一大圈,到处都是穿着制服的警察和新闻记者。

“好的,夫人,”救护人员说,“冷静下来。你的家人都平安无事。药物治疗开始生效了。”

我努力推开人群往前挤,想去看看警戒线里面的情况。

“这是你父亲的意愿。在你深入冥界之前,你必须去圣莫妮卡。拜託了,波西。我不能维持太长时间的身形。这里的河水太污浊了。”

我弹开了打火机,它居然擦出了火花。一点火光出现了,就在这密西西比河底。

“那很好,亲爱的。”她的妈妈一边答着话一边伸长脖子看着救护车。

“天哪,”格洛弗说,“我们一定得带你去圣莫妮卡!你絶对不能无视来自你爸爸的召唤。”

倖存者。我感到一阵轻鬆。也许那个管理员和那一家三口都安然无恙。我希望安娜贝丝和格洛弗也能平安无事。

“你在哪儿?”我大声喊。

“礼物?”我问,“什么礼物?等等啊!”

我收起了宝剑,把圆珠笔塞回口袋。“谢谢你,爸爸。”我再一次对着幽深的河水说。

在那儿,在我前方不到两米的地方,我的剑插在淤泥里,露出的青铜剑柄闪耀着光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