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神火之贼·坠入死亡

上一章:第12章神火之贼·狮子狗的建议 下一章:第14章神火之贼·我成了着名通缉犯

努力加载中...

“你是指黑暗之盔,”安娜贝丝说,“是的,那就是他的权力象徵。在冬至日诸神开会的时候,我在他的座位旁见过。”

但这里并不是大海。这里是密西西比州,美国的正中心。这里没有海洋之神。

“爸爸,救救我。”我祈祷着。

在我还没有确认我是不是真看到了那种东西之前,她那只吉娃娃就跳了下来,开始冲我狂吠。

“他去参见了?”我问。

“你不是认真的吧?”

安娜贝丝的灰眼睛注视着我,她脸上的表情和那次在营地的森林里,她拿剑对付地狱犬的那一刻一模一样。“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我爸爸就开始怨恨我,波西。”她说,“他根本不想要小孩。当我出生后,他去询问雅典娜能不能把我带回到奥林匹斯山上抚养,因为他的工作实在太忙了。她对这点很不高兴。她告诉他,英雄必须由双亲中凡人的那一方抚养成人。”

“但……你不可能靠自己孤身一人就来到了混血大本营吧?”

“那很简单,”她说,“我会放他烂在那里。”

安娜贝丝帮他整了整帽子,好盖住他的羊角。“波西,你不能和哈迪斯做交易。你知道这一点的,对吗?他虚伪、残酷而贪婪。我不管他手下的仁慈女神这次是不是没那么有进攻性……”

我蹿过了爆炸点,地毯燃烧了起来,那热度如此强烈,差点把我的眉毛烤焦了。

“别担心,”安娜贝丝对我说,“凡人的警察不可能找到我们。”但她的话听起来不是那么确定。

吉娃娃开始狂吠起来。那女人说着:“嘿,嘿,宝宝,注意点。”这只狗有着小而亮的圆眼睛,和它的主人一样,令人感到聪明而恶毒。

我们在全美铁路的火车上花了两天的时间,向西驶去,穿过群山跨过大河,穿过琥珀色的麦浪。

现在留在了望台上的人只有我,一个小男孩以及他的父母,了望台的管理员,还有带着吉娃娃的胖女士。

十二岁的波西·杰克逊,作为两週前在长岛发生的其母的失蹤案的嫌疑人被通缉。照片中是他正从公交车逃离。在那之前他曾和几个年长的女性乘客攀谈。在杰克逊离开现场后不久,那辆公交车就在新泽西东部的公路旁爆炸了。根据目击者的描述,警察认为这个男孩很有可能和另外两位未成年同伙一起行动。他的继父盖博·乌戈里阿诺愿意支付悬赏奖金给提供线索的群众。

“大拱门啊,”她说,“这大概是我唯一能到拱顶看看的机会了。你们两个要不要一起来?”

怪物嗥叫着,既然我已经被打败了,它现在看起来并不急于了结我。

“我妈妈和一个非常糟糕的家伙结婚了,”我告诉她,“格洛弗说她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我,把我藏在人类家庭的气味之下。也许这也是你爸爸所考虑的。”

“那个在哪儿?在哪儿?”

有一次,我发现一个半马人家庭正在一片麦田里飞驰,弓箭握在手里準备着,看起来是在为了午餐捕猎。那个小半马人按马匹的身形推断,看起来也就两岁大小,他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朝我挥手。我环顾整个车厢,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们。成年的旅客们全把头埋在笔记本电脑或者杂誌里。

我拉着格洛弗和安娜贝丝走向出口,把他们推进电梯里,我正打算自己也走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有另外两个乘客了。电梯限乘四人,没有我的地方了。

“好吧,儿子,”胖女士叹了口气,“如果你坚持的话。”

我问:“宝宝——这是它的名字吗?”

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躲闪了,我退到了凹洞的边缘。在很远很远的下方,河水波光粼粼。

安娜贝丝考虑了一会儿。“我猜……造两轮战车的时候是这样吧。”她尝试地说着,“我妈妈发明了它,而波塞冬用浪花创造出了骏马。所以他们必须要合作才能造好战车。”

“父母没跟着一起来?”胖女士问我们。

“他一点也不在乎我。”她说,“他的老婆——也就是我的继母,把我当成一个怪胎。她不许我和她那两个孩子一起玩。我爸爸也由着她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一发生危险的事情,你也知道,就是那些怪物袭击之类的,他们俩都会充满愤恨地看着我,就好像在说:『你怎么敢让我们家陷入危险?』最后,我领会到了他们的暗示,我是不被需要的,所以我离开了。”

她微笑了起来,就好像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呃,对的,”我说,“我们下方的那位朋友。他有没有像安娜贝丝那样的帽子?”

“那个,哈迪斯……”

安娜贝丝还在不停地讲着关于结构支撑的事情,她还说她以后要如何把窗户做大一点,还要设计一个全方位观景台。她大概能一直在这边耗上几个小时,但对我来讲幸运的是了望台的管理员宣布说这里在几分钟后即将关闭。

我望向车窗之外。一座睡梦中的小镇闪出的点点灯光漂流而过。我很想好好安慰安娜贝丝,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她的脸颊绯红。“是啊,建筑家。雅典娜希望她的孩子能去创造新事物,而不只是毁掉东西,就像我能想到的某个地震之神一样。”

当我看到那台我们即将要搭乘去拱顶的狭小电梯时,我差一点就控制不了自己紧绷的神经了。我知道自己有麻烦了。我痛恨封闭的空间,这会让我抓狂。

“嘿,嘿,宝宝,”那女士说,“现在时间合适吗?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在这儿呢。”

我不能让他们受伤。我拔下笔帽亮出了剑,跑到了望台的另一侧大叫:“嘿,吉娃娃!”奇美拉飞速地转过身来,速度之快超出了我的预料。

“你刚才睡着的时候,自己在嘟囔着什么『我不会帮你的』,你梦到的是谁啊?”

“但你是怎么……我是说,我猜你不是在医院里出生的……”

“如果你是波塞冬之子,”厄喀德那发出咝咝的声音,“你就不会害怕水。跳吧,波西·杰克逊。展示给我看看,水不会伤害你。跳下去拿回你的剑,证明你的血统吧!”

“不是。”女士回答我说。

“来吧,山羊男孩,”安娜贝丝说,“我们观光去。”

“谢谢,这样我觉得好多了。”我说,“还有蓝色的软糖吗?”

格洛弗耸耸肩:“只要那里有零食柜檯,而且还没有怪物。”

“你没有信仰,”厄喀德那对我说,“你根本不相信诸神。我没法责怪你,胆小鬼。你最好现在死去。诸神是不可信的。毒液已经进入你的心脏了。”

在我挥起剑之前,它就张开了大嘴,一股世界上最大的烤肉炉的臭气飘了出来,一束火焰直直地朝我喷过来。

这一天里余下的所有时间我都花在用脚步丈量火车车厢的长度上了(因为我的确很难真正坐得住),不然就是一直往窗外看。

我很想拒絶,但我了解,如果安娜贝丝真的要去,我们就不能让她单独行动。

她的眼睛又小又亮,被咖啡染色的牙齿尖尖的,戴着一顶邋遢的劳动布帽子,身上的劳动布牛仔套装挤得鼓鼓囊囊的,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蓝色牛仔服吹起来的热气球飞艇。

格洛弗和我交换了一下眼色。

管理员说:“先生,请搭乘下一班电梯。”

激流剑已经在我手里变成了那把闪闪发光的青铜利刃,当奇美拉转过身来的时候,我砍向它的脖子。

“总有一天,我要亲眼看看那里。我要为诸神建造最伟大的纪念碑。它将屹立一千年而不倒。”

她是对的:我就快死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缓。没人能救我的命,甚至诸神也不能。

“只在照片里看过。”

吉娃娃的吠声更大了,每吼一下,它就变得更大。开始像短毛猎犬那么大,后来就变成和狮子一样了。吠声也变成了咆哮。

格洛弗可能感觉到了我的情绪。他在睡梦里哼哼了一声,嘴里还嘟囔着蔬菜什么的,然后又把头转过去了。

我的整条腿都燃烧起来。我努力用激流剑猛戳奇美拉的嘴,但蛇尾缠住了我的脚踝,让我失去平衡。宝剑从我手里脱了出去,旋转着飞出了拱门的洞外,顺着密西西比河掉落了下去。

真好,我心想,我们正在对着国家纪念建筑大肆喷火。

“那时候你几岁?”

“建造一个像那样的建筑物。你见过帕台农神庙吗,波西?”

安娜贝丝继续拨弄着脖子上的项链。她捏了捏和珠子挂在一起的金质大学指环。这让我想到,那个指环一定是她爸爸的。如果她这么恨他,为什么还会戴着这个东西?

如果我死了,这些怪物会离开吗?他们会放过这几个人吗?

等一下。

她捲起劳动布做的上衣袖子,露出的手臂上长着鳞片,皮肤还是绿色的。当她笑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嘴里的尖牙。她瞳孔的形状狭长,就像是爬虫类动物。

拱门最顶端的了望台让我感觉像一个铺着地毯的大罐头。从成排的小窗子看出去,一面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另一面可以看到大河。景色还算不错,但要说什么比封闭的空间更让我讨厌的,那就是一个在空中一百多米高的封闭空间了。我已经準备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他们在下面,”安娜贝丝告诉她,“有恐高症。”

“我们出去吧,”安娜贝丝说,“我们跟你一起等。”

安娜贝丝正沉浸在了解建造大拱门的建筑仪器设备的介绍之中,不过她还是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我真想做那个。”她叹息着。

“说起来,”在我们终于帮格洛弗把假脚重新调整好之后,安娜贝丝问我说,“是谁想要你的帮助?”

格洛弗和安娜贝丝两人看起来都非常紧张,但电梯门还是关闭了。电梯逐渐消失在了斜坡上。

奇美拉準备冲锋,亮出了它那狮子的牙齿咬过来,我侧身躲过这一咬,刚好跳到那三口之家和管理员旁边,他们全都大声尖叫起来,拚命想打开紧急逃生通道。

“我们就不能好好合作吗?”我恳求着,“我是说,难道雅典娜和波塞冬就没有合作过吗?”

她抬起手摸摸脖子上的项链,用手拨弄着上面的一颗光滑的白色珠子,上面画着一棵松树。那是她每年暑假结束后获得的生存纪念珠子。“我只想说,我对死亡之主一点好感也没有。你不能为了你的妈妈而冒险和他做交易。”

“狗狗!”小男孩说,“看,一只狗狗!”

她点点头。“那是唯一允许他造访奥林匹斯的日子——一年中黑暗最长的一天。不过他的头盔可比我的隐身帽要强大得多,如果我听说过的都是真的的话……”

分岔的舌头?

我刚才站着的地方是大拱门内侧的一个凹洞,现在它边缘的金属已经开始熔化了。

我转过身去看着下面的水流,记起当我是个婴儿的时候,曾经见过的在一片温暖光辉中我爸爸的微笑。他一定来看过我。当我还在襁褓里的时候,他肯定曾经来见过我。

我们进入了市中心的火车站。广播提醒我们,在开往丹佛之前,有三个小时的停车时间。

我退回墙上的凹洞处,奇美拉朝我步步紧逼,它嗥叫着,烟雾从嘴里冒出来。蛇女士厄喀德那咯咯地笑着:“他们现在创造的英雄不如以往了,不是吗,儿子?”

安娜贝丝和格洛弗交换了一下眼色。

我们这两天的火车之旅已经接近尾声,六月十三号,离夏至日还有八天,我们穿过了几座金色的山峰,越过密西西比河,进入了圣路易斯。安娜贝丝伸长脖子看着大拱门(美国的标誌性纪念建筑之一,高度是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的两倍——译者注),在我看来,那东西就像是黏在城市上的巨大购物袋的手提把手。

她号叫着,爬虫样的脸因为愤怒而变成了棕色和绿色。“我讨厌人类这么说!我恨澳大利亚!怎么能用我的名字为那种可笑的动物命名!就为了这个,波西·杰克逊,我的儿子也将会消灭你!”

对啊,没错,我想。我曾在什么地方读到过,从两层楼以上的高度跳进水里,就好像跳到坚固的柏油路一样。从这里跳下去,那冲击力肯定会摔死我。

这成了我致命的失误。剑刃擦过狗脖子上的项圈,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我试图重新找到平衡,但因为太过专注于躲开狮子炙热的大嘴,我完全忘记了它还有一条蛇尾巴,蛇尾朝我扫过来,毒牙刺入了我的小腿。

我瞥了一眼电梯管理员和那三口之家。那个小男孩正藏在他爸爸的腿后面。我必须保护这些人。我不能就这么……死掉。我努力地想着对策,但我整个身子都火烧火燎,头昏脑胀,而且还没有剑了。我面对的是一只会喷火的巨大怪兽,还有它的母亲,我感到很害怕。

我们开始向上升,进入拱门里面。我从来没有搭过这种沿着弧形曲线爬升的电梯,而我的胃口对此也表示不大愉快。

我们再没遭到过攻击,但我仍然不敢放鬆。我感觉我们就好像是在一个展示柜里旅行,头顶上方总有人在看着我们,也许下方也是一样,某个东西正等待着最佳时机。

“是奇美拉(希腊神话中的怪物,狮头羊身蛇尾,会喷火——译者注),亲爱的,”胖女士纠正我说,“不是吉娃娃。这是个很容易犯的错误。”

我们归还狮子狗剑兰得到的奖金只够买到最远通往丹佛的车票,当然也买不起卧铺,只能坐在座位上打瞌睡。我的脖子睡得很僵,而且因为安娜贝丝坐在我旁边,我还得努力不让自己在睡着时流口水。

我盯着她看,直接把脑子里想的说了出来:“那不就是一种食蚁兽(厄喀德那在英语里与澳大利亚的针鼹鼠是同一个词——译者注)吗?”

“这次?”我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以前遭遇过她们?”

格洛弗伸了个懒腰。在他完全清醒过来以前,他已经开始嚷嚷饿了。

他的父母把他拉了回来。

“和我来到营地是在同一年。七岁。”

虽然如此,我还是一直环顾四周,注意着排队的人。“你闻到什么了吗?”我低声对格洛弗说。

吉娃娃对我龇出尖牙,有泡沫从它的黑嘴边流了下来。

那个蛇女士发出了咝咝的声音,好像在笑。“引以为荣吧,波西·杰克逊。神王宙斯很少允许我带着我的小宝贝们来测试英雄呢。我是怪物之母,恐怖的厄喀德那(大地之母盖亚的女儿,上半身为人形,下半身蛇形,生下过许多怪物,如地狱犬、九头蛇、奇美拉、鹰身女妖等——译者注)!”

我笑了起来:“你?建筑家?”

可是这样会让每个人都折腾半天,还会耽误更多的时间,所以我说:“没关係的,我一会儿在下面和你们碰面。”

“我出现在我爸爸门口的台阶上,是放在一个金摇篮里被西风之神从奥林匹斯山上带下来的。你认为我爸爸一定会将这视做奇蹟对吧?比如,也许他还会用数码相机拍下几张照片什么的。但他总是说,我的到来是他这辈子最麻烦的事情。在我五岁的时候,他结婚了,完全忘记了雅典娜。他有了一个『正常的』凡人老婆,还有了两个『正常的』凡人小孩。他平时就装做我根本不存在。”

安娜贝丝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开口说道:“这听起来并不像是哈迪斯。他经常出现在一张黑色的王座上,而且他从来不笑。”

“如果那是你爸爸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我想是吧。”最后她说。

格洛弗清了清嗓子:“我们现在是在公共场合……你是说,我们楼下的那位朋友吗?”

我向下看去,看着密西西比河翻腾不已的褐色河水。

“当然不是一个人。雅典娜在看顾我,指引我寻求帮助。我意外地交到了两个朋友照顾了我一路,儘管时间很短。”

格洛弗一直在打呼噜,还咩咩叫了几声,把我吵醒了。有一次他的脚在地上拖来拖去,结果把假脚弄掉了。在其他乘客没有注意到之前,安娜贝丝和我赶紧帮他把假脚又装了回去。

我不大自在地朝胖女士笑了笑,她也朝我微笑。她那分岔的舌头在牙齿之间不停颤动着。

奇美拉已经变得非常巨大,它的后背直抵着天花板。它的狮子头长着血红色的鬃毛,身体和蹄子则是巨大的山羊,几米长的菱形花纹长在多毛的背后,还有一条蛇尾巴。水钻项圈仍然挂在它的脖子上,大如银盘的狗牌上的字现在已经可以很清晰地认出来:奇美拉——兇猛、会喷火、有毒——发现它的话请联繫塔尔塔罗斯——分机号954。

“我猜猜……如果他说的是『帮我从冥界升起来』,那么他是想要和奥林匹斯诸神开战。但如果他已经得到了闪电权杖,为什么还要让你给他带过去呢?”

“他要用我妈妈和我做交易。还有谁会这么做呢?”

我努力保持低调,因为我的名字和照片出现在了东海岸的几份报纸的头版上。《特伦顿新闻通讯》上面刊登出了一位游客拍下的我在离开灰狗公交车时的照片。我的眼神狂野而疯狂,手里的剑模糊成一团金属,看上去像是棒球棒或者曲棍球棍。

“什么?”我问道。

我们的火车进入市区,安娜贝丝一直盯着大拱门,直到它消失在一座旅馆的身后。

我意识到我已经没法拔出宝剑来了,我的手麻木不已。奇美拉的血盆大口距离我只有几米。只要我动弹一下,这怪物就会猛扑过来。

“但那样的话……我们要怎么才能知道他有没有在这里,有没有看着我们?”我问。

小男孩尖叫起来。他的父母拉着他跑回出口,正好撞到管理员。管理员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直直地站在那里看着怪物。

我记起了夺旗大赛那天晚上,在我头顶上打着转的绿色三叉戟标誌,在那一刻波塞冬宣布我是他的儿子。

但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我有种感觉,我们不应该在这儿。

“它能让他成为黑暗的一部分。”格洛弗确定地说,“他能融入阴影或穿透墙壁。别人摸不到,看不到,也听不到他。他还能散发出极度的恐惧,让你精神崩溃或是心跳停止。不然为什么所有有理性的动物都恐惧黑暗呢?”

“不好意思,”安娜贝丝说,“这样说的确不大好。”

图片旁边加了这样的说明:

我摇摇头,真希望自己能知道答案。我想起了格洛弗告诉我的,复仇女神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伙计们,”我说,“你们知道诸神的权力象徵各自是什么吗?”

“死吧,无信者!”厄喀德那怒斥道。奇美拉喷出一束火焰,直朝我的面门而来。

我勉强站了起来,但我知道大势已去。我手里没有武器,而且能感觉到致命的毒液已经向上流入我的胸膛。我记得喀戎说过激流剑会自己回来,但我在口袋裏就是找不到笔。或许它掉得太远了,或者只能在笔的状态下才会回来。我不知道,而且我大概也活不到弄明白这一点的那刻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安娜贝丝会一整天安静地坐着画图纸,我就会觉得很好笑。

大拱门离火车站有一公里远。已经比较晚了,所以排队进去参观的人并不是特别多。我们一路穿过地下博物馆,看到加了盖子的四轮马车以及一些其他十九世纪的旧展品。看到这些东西其实并不怎么让人兴奋,不过安娜贝丝一直兴沖沖地给我们讲着大拱门建造时的逸事,同时格洛弗一直递给我软糖吃,所以我觉得还不错。

“观光?”

奇美拉的嘴发出红光,它準备好了再一次喷火。

他把鼻子从软糖袋子里移开,嗅了嗅空气,然后厌恶地说:“地下,地下的空气闻起来总是跟怪物很像。也许什么都没有呢。”

还有一次,天快黑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巨大的东西正朝森林处移动。我发誓那是一只狮子,虽然说美国不会有野生的狮子,而且这个东西的个头有一辆悍马越野车那么大。它的皮毛在夕阳下闪烁着金光,随后它跃进树丛消失了。

“什么意思?”

我的胃口开始冷冻结冰。“呃,您刚叫这只吉娃娃为儿子?”

我们和一个大块头的胖女士一起挤进电梯里,那女士还带着她的狗,一只脖子上挂着水钻项圈的吉娃娃。我觉得这只狗也许是条导盲犬,因为建筑物里的保安什么都没有说。

“那我们也可以合作了,对吧?”

我想继续问她后面发生了什么,但安娜贝丝似乎沉浸在悲伤的记忆里。所以我只是听着格洛弗的鼾声,注视着车窗外黑暗的俄亥俄州田野逐渐远去。

我本来什么都不想说,这是我第二次梦到从深渊中传来的那个邪恶的声音,但这实在太让我困扰了,最后我还是告诉了她。

我转过身去一跃而下。身上的衣服着起火来,毒液流遍我全身,我直直地坠入大河中。

“噢,这真可怜。”

“我们没法知道。”格洛弗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