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神火之贼·带斑马进赌城

上一章:第15章神火之贼·骑摩托的战神 下一章:第17章神火之贼·水床店

努力加载中...

“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吗?”那个声音问道。

“因为有关阿拉克涅的故事,”我猜测着,“她因为非要向你妈妈挑战,进行编织比赛,而被罚变成了蜘蛛,对吗?”

“波西·杰克逊,”那个声音说,“是的,交易很顺利,我知道。”

我们在沉默中前进了好几公里,整个人在饲料袋上随着车子晃动颠来颠去。斑马在一边咀嚼着芜菁。狮子舔光了嘴唇上最后一点肉馅,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我把他的盾牌塞给他:“你是个浑球。”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浓烈的味道,就好像进入了世界上最大号的猫砂盆子。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海草脑袋。你还有什么愚蠢的问题要问吗?”

在安娜贝丝用她的匕首割下羚羊角上的气球时,格洛弗忙着让羚羊冷静下来。安娜贝丝还想把斑马鬃毛上的口香糖割下来,但我们觉得卡车如此颠簸,这样做很冒险。我们让格洛弗对那些动物承诺,到了早上我们会帮它们做更多的事,随后我们就先休息了。

“什么?那个看不见的僕人突然变得很紧张。我的主人,你召唤了他吗?”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但我们实在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再说,我也真看够了丹佛了。

“什么事?”

斑马睁着恐惧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我看。

我摇了摇她:“安娜贝丝?”

我用剑砍断锁头。格洛弗举起双手,对它们施以像刚才对斑马那样的山羊语祝福。

“你确定自己能承受得住这消息?”他脚用力踩,发动了摩托车,“她并没有死。”

我们朝门口走去,越走越觉得食物的香味和游戏机的声音更加吸引人。我想到了我们在楼上的房间。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晚,睡一次真正的床铺……

大地彷彿在我脚下旋转。“你这是什么意思?”

卡车司机丢给羚羊一个捏烂的开心乐园餐包装袋,然后冲着斑马怪笑着:“你怎么样啊,黑白条纹?我们将会在这一站摆脱你了。你喜欢魔术表演吗?以后你肯定会喜欢的。他们等着看你被劈成两半呢!”

“那又怎么样?”她问道,“你还能找到什么地方比这里更棒吗?”

“这地方是一个陷阱。”

“我们必须得走了。”

我试图去回忆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里。我们是要去洛杉矶的。我们应该要去找到冥界的入口。我的妈妈……有那么可怕的一秒钟,我居然记不清楚她的名字了。萨莉,萨莉·杰克逊。我必须找到她。我必须阻止哈迪斯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是的,”她说,“每年的八月,辅导员们会选出当年最重大的事件,画在那一年的珠子上。我有塔莉亚的松树、希腊木战船失火、穿舞会装的半马人——那可真是个奇怪的夏天……”

“那么现在干什么?”安娜贝丝说,“睡一觉吗?”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

她放下手里的奥利奥,好像吃不下去了的样子。“如同你所说,波西,一个七岁的混血者不可能一个人前进太远的距离的。雅典娜指引我去寻求帮助。当时塔莉亚十二岁,卢克十四岁。他们两个也都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和我一样。他俩很愿意带上我一起走。即使从来没有接受过训练,他们也是……与怪物抗争的絶佳战士。我们从弗吉尼亚州一路向北前进,没有任何正式的计划,在格洛弗找到我们前的两星期里,我们还成功打退了几只怪物。”

阿瑞斯冲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我敢打赌,那个瘸铁匠发现自己网住的是一对笨小孩的时候,一定很惊讶。你们俩在电视上很上相呢。”

我身上的约束衣融化了,我从教室的地板往下坠落。老师的声音不停变化着,一直变得冰冷而邪恶,在巨大深渊的深处迴蕩着。

“开玩笑啦。”她说,“来吧。让我们离开这骯髒的卡车。”

“只是因为……”她颤抖着,“蜘蛛。”

我说:“我才不要你的破……”

“就因为你不想把另外两个混血者丢下不管?”我说,“这不公平啊。”

我玩了五六次高空弹跳,又去坐了滑水道,在人造滑雪场滑了雪,还玩了虚拟现实的激光射击,以及联邦调查局狙击手游戏。我看到了格洛弗几次,他也是从一个游戏换到另一个游戏到处玩。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反转猎杀——就是那种鹿会跳出来对着农民开枪的游戏。我看到安娜贝丝在玩难题问答和其他需要动脑力的项目。这里还有那种超大型的3D模拟游戏,你能在里面建造自己的城市,还能真实地看到全息激光建筑图象从显示板上拔地而起。我对这个没什么感觉,但安娜贝丝很爱这游戏。

“这只能对野生动物起作用的。”

“这叫仁慈吗?”格洛弗大喊出声,“这叫人道动物运输?”

“这些动物们会安然无事吧?”我问格洛弗,“我是说,那边的沙漠,而且还有……”

“不可能!”僕人大喊道。

我想朝她走过去,但双腿完全不能动弹。我想伸手够到她,随后发现我的手已经变成了乾枯的白骨。咧着大嘴的骷髅们包围住我,身上都穿着希腊式的盔甲,他们把丝质的长袍覆盖在我身上,用散发着奇美拉毒烟的月桂冠缠绕在我的头上,灼烧着我的头皮。

我们又陷入了几公里的沉默中。

“那没关係的。”

“没有。”那个怪物的注意力带着全部的力量现在完全倾注在我身上,令我僵在当场,“他父亲那该死的血统——他太善变了,太不可预测了。这男孩是自己到此处来的。”

“为什么?”

“没关係的。”她颤抖着呼吸了一下,“两年前的暑假,我的爸爸把它夹在一封信里寄给我。这个戒指应该是他和雅典娜有关的重要纪念品。如果没有她的话,他的博士文凭可能很难拿到的……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不管怎样,他说他想让我留着这个戒指。他道歉说自己是个笨蛋,说他很爱我,也很想念我。他要我回家和他一起生活。”

我跑到最近的书报亭,先看了看现在的年份。感谢诸神,还是我们出发的同一年。随后我注意到了日期:六月二十日。

我把阿瑞斯的背包丢进垃圾箱。现在不需要这个了,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可以在酒店商店里买一个新的。

“你就是那个尝试去营救宙斯之女塔莉亚的半羊人吧。”

我们经过蒙特卡洛大酒店、米高梅大酒店,还有金字塔、一艘海盗船和自由女神像,虽然那雕像只是个非常小的複製品,但仍然让我觉得很想家。

“格洛弗!”

安娜贝丝说:“波西,这可不是很明智。”

“我是说,在她还没有死的时候,她就被米诺陶带走了。她变成一道金光,不是吗?那是变形魔法的效果,不是死亡。她现在是被关起来了。”

在那之后他就完全把我忽略了。

“我不在乎。”

莲花酒店的服务生赶忙朝我们跑了过来。“那么,你们现在準备好申领白金卡了吗?”

埃迪和莫里斯仍然在外面互相大喊大叫,但我知道他们随时都可能进来继续虐待这些动物。我握起激流剑,砍掉了关着斑马的笼子上的锁头。

十八轮大卡车的车后有一条标语。我能看懂它,因为它印成了阴文——黑底白字,这种颜色的组合倒是很适合閲读障碍症患者。标语上写着——仁慈国际机构:人道动物运输。警告:内有野生动物。

之后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我提到了某个东西很“冏”,他惊讶地望着我,就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词可以这么用。

“而和塔莉亚是朋友的另外两个混血者,那两个安全抵达营地的……”我看向安娜贝丝,“就是你和卢克,不是吗?”

我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把她从游戏里拽出来。

我沖了个澡,在经历了长达一週的可怕旅程之后,这种感觉实在是棒极了。我换了身新衣服,吃掉了一包薯片,一口气喝下了三罐可乐,很久没有感觉这么舒适了。在我脑袋裏的某个小角落,有个小小的问题仍然一直在烦扰着我。我好像梦到了什么事情…… 我需要和朋友们谈一谈。但这件事可以等等再说。

“什么意思?”

“这不关你的……”她停了一下又说,“是的,这是我爸爸的。”

火光在他的墨镜后面燃烧起来。我感觉到一阵热风吹过头髮。“我们会再见面的,波西·杰克逊。下次见面时你将会陷入争斗中,提高警惕,小心背后。”

“格洛弗!”我俩一起大喊。

“哎呀,哎呀,”他说,“你们没有被杀掉啊。”

跟我们一起在里面的卡车司机大吼着:“埃迪,你要干吗?”

“真为你们遗憾,”他说,我感觉他这样说是发自内心的,就好像我们要离开这件事真的让他很伤心一样,“我们才刚为白金卡的会员增添了全新的游戏娱乐楼层。”

“有那么多的电视频道,”我对她说,“可你居然去看国家地理。你不是疯了吧?”

“关起来,为什么?”

“你敲来敲去干什么?”

“她为了救我们牺牲了自己,”他慼容满面地说,“她的死是我的错。半羊人长老会也这么说。”

整个大厅就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厅。我指的可不是那种只有乾巴巴的老式吃豆人游戏或者投币游戏机的游乐厅。这里有一个室内滑水道,绕着至少有四十层楼高的玻璃电梯盘旋而下。建筑物的另一边有一面攀岩墙,还有一座室内的弹跳桥。模拟真实场景的电玩设备都配有激光枪。还有上百种视频游戏,每一部都配着一个宽屏电视。基本上,只要你叫得出来的游戏,这个地方应有尽有。有一些小孩子正在这里玩,但人不是特别多。玩什么游戏都不用排队等。周围都是女服务生和小吃吧,你能想到的每一种食物全都能提供。

“你需要学习一下战争,小笨蛋。人质啊。先抓住某个人,好去控制另一个人。”

另一方面,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一点概念也没有。诸神一直在戏弄我。至少赫菲斯托斯很得体地诚实表示,他架设了摄像机,还把拍到的我的画面当做娱乐节目一样广为传播。但即使那些摄像机没有在运转,我也总是觉得在执行任务的全程都被监控着。我就是诸神娱乐消遣的来源。

斑马说:“打开我的笼子,主人,拜託了。之后我会没事的。”

我们这位莫里斯翻了个白眼,走回了拖车外面,边走边咒骂着埃迪,说他是个白痴。

“但是,主人……”

他很可能就这么冲出去,用他的芦笛痛殴那两个卡车司机,而我也肯定会过去帮他出手,但就在此时,卡车的引擎咆哮着发动起来,拖车开始来回摇晃,我们在外力的作用下坐了下来,或者说跌了回去。

“啊呀!”其中一位卡车司机一边说着一边在他丑陋的鼻子前挥动着手,“我真希望自己拉的货是电器。”随后他爬了进来,从一个罐子里倒了一些水在动物们的盘子里。

顶呱呱?

壁橱里放着很多衣服,而且我穿起来都很合身。我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一点上有些地方有点不对劲。

“对,对,对。”这个司机说。

我们在莲花娱乐场大酒店里待了五天。

“别开玩笑了,”格洛弗说着,随后他顿了顿,彷彿正在聆听着什么,“狮子说那些家伙是走私动物的人!”

我不大确定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才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劲。

“不是,在真实生活里。”

“现在是几几年?”

“不用担心,”他说,“我在它们身上释放了半羊人的庇佑法术。”

“你才没有不中用呢,”安娜贝丝坚持说,“你是我见过的所有半羊人里最有勇气的一位,不然还有谁有胆量到冥界去。你能在这里,我打赌波西一定真的非常高兴。”

“波西说得对,”安娜贝丝说,“如果没有你,我今天也不会在这里了,格洛弗。卢克也一样。我们才不在乎长老会说什么呢。”

“噢,拜託了,波西。只是耽误几分钟而已。”

我的噩梦又开始了,还是那重複了一百万次的老样子:我穿着约束衣(在医院或精神病院经常用来缚住疯子或罪犯的衣服——译者注),被强迫进行标準化考试。其他的孩子都出去休息了,但老师还在不停地对我说着:“快点,波西。你不是笨蛋啊,对吧?快拿起你的铅笔。”

他笑了起来:“噢,是吗?回头见了,孩子。”

距离夏至日的到来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也只有一天的时间留给我们完成任务。

“这节目很有意思。”

明明周围没有任何声音,但我却清楚地听到了它的话:“放我自由吧,主人。拜託了。”

我站在一个巨大的王座厅里,周围是黑色的大理石墙面配着青铜色的地板。那个空蕩而令人毛骨悚然的王座是由人骨融合在一起组成的。站在王座下方的人是我妈妈,她手臂向前伸着,冻结在一片闪烁的金光里。

我们一起玩了一局狙击手游戏,然后他说:“真是顶呱呱啊,哥们儿。我来这里两星期了,这些游戏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她低头看了看,刚才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

我发现安娜贝丝仍然在建造着她的城市。

“先让其他的动物走。”格洛弗说。

“你不用非得告诉我的。”

一些游客开始尖叫起来。絶大多数人都往后退着,举起相机拍照,他们可能认为这是某个娱乐场的一种新噱头。

我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我玩得如此开心是什么时候了。我来自一个比较穷的家庭,在我的观念里,出去吃一顿汉堡王,租一张碟来看看电影,已经算是很挥霍的事情了。享受一下五星级的拉斯韦加斯大酒店,根本没敢想过。

阿瑞斯的背包仍然挂在我的肩上,这就很古怪了,我确定自己已经把它丢在4001房间的垃圾桶里了,但此刻我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担心。

“是啊,”其实如果她不踢那一下,我依然会说的,“你能找到塔莉亚和我并不是因为运气,格洛弗。你有着任何半羊人都比不过的雄心壮志。你是个天生的搜索者。正因如此,你一定会是那个找到潘神的半羊人。”

他拿出了那些卡片,其实我很想要一张。但我知道如果我拿了的话,我就永远也不会离开了。我会一直留在这里,永远开心,永远在玩着游戏,很快我就会忘记妈妈,忘记我的任务,也许连我自己的名字也忘光。我会和棒极了的迪斯科风格的达伦一直玩着虚拟神枪手游戏,直到永远。

我们跌跌撞撞地进入沙漠午后的热天里。现在的温度肯定超过四十度了,而我们看上去也很像被油炸过的流浪者,但街上每个人的兴趣全在那几只野生动物身上,所以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们。

场景又变换了。

“不是吧。”我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了,“真的吗?”

我握紧了拳头。“你可真是自命不凡啊,战神阿瑞斯,可你是从丘比特雕像那里仓皇逃走的家伙。”

他笑了起来:“噢,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嘿,这样很酷。祝你们在这里过得开心。”

安娜贝丝和我都笑了起来。

她踢了我的小腿肚子一脚。

“不用,不用,”他说着笑了起来,“账单早已经处理好了。没有额外的费用,也不收小费。请直接上到顶楼,4001号房间。如果你们还需要其他服务,比如想要在浴盆里多加泡泡,或者是想在射击区玩飞碟射击,或者其他任何事情,只要打电话告诉前台就好了。这是你们的莲花现金卡,在所有的餐厅和游乐设施区都可以使用。”

很好,我想。我们明天又会上报纸了。

这么做总算警醒了她。她的眼神开始明亮起来。“噢,我的神啊,”她说,“我们在这里待多久……”

战神正在餐馆的停车处等着我们。

他脚上的鞋子正伸出双翼,把他的一只脚从地面上抬了起来,又放了回去,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

“别说了,”安娜贝丝说,“没有人会责怪你的。塔莉亚也没有责怪你。”

在激流剑剑刃映出的青铜色黯淡光芒下,我看不清他们两人的表情。

咣,咣,咣。

格洛弗伸手去接卡片,但安娜贝丝把他的胳膊拽了回来,说:“不了,谢谢。”

“安静,小僕人。我们这六个月的时间很有收穫。宙斯的怒火越积越高,而波塞冬也打出了他最絶望的一张牌。现在我们应该用它来与他对抗。不久之后你就能得到想要的报偿,还有复仇。只要这两样东西都交到我手上来……但等等,他在这里。”

“嘿!”她尖叫着用力踢打我,但没有任何人有时间抬头来看看我们这边。他们都太忙了。

他皱着眉头看我:“在游戏里?”

拖车的一侧传来了很响的咣咣咣的敲打声。

那个邪恶的声音开始大笑起来:“向凯旋的英雄致敬!”

“他怎么能做到这样的?”我实在很惊讶。

“意思是说它们会平安抵达旷野,”他说,“它们会找到饮水、食物、阴凉,一切所需的东西,直到它们找到一个安全的所在生存下去。”

“噢,天哪!”安娜贝丝说,“这地方可真……”

格洛弗举起手,用山羊语对着斑马说了些什么,就像是在施以祝福。

“我们一定要放了它们!”格洛弗说。他和安娜贝丝两人都看着我,等待着我的智慧。

我找到了一个水壶,在它们的碗里加满水,然后用激流剑把弄错的食物从它们的笼子里拨出来,把肉放到狮子那边,把芜菁拨到斑马和羚羊那里。

千真万确,斑马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你早就知道那是个陷阱。”我说。

我说:“嘿,达伦?”

我看看安娜贝丝,然后我们一起拉着格洛弗的胳膊把他拖离了那里。他的飞翼鞋弹跳着上升,拖着他的腿飞往另一个方向,但他还是一直叫着:“不要!我刚刚新升了一级!不!”

我回头看看餐馆,那边现在只有两个客人了。刚才接待过我们的那个女招待正紧张地望向窗外我们这边,彷彿担心阿瑞斯会伤害我们。她把炸东西的厨师从厨房拉出来和她一起往外看,然后对他说了什么话。他点点头,举起了一个小小的一次性照相机,抓拍了一张我们的照片。

他说他的名字叫达伦,但当我开始问他一些问题的时候,他可能觉得和我待在一起很无趣,就又回到了电脑屏幕面前。

“为什么你不在我们身上也释放这么一个祝福呢?”我问。

我以为他睡着了,但格洛弗却在角落里喃喃道:“我真的很棒,对吧?”

“现在是游戏时间。”我说。

我开始到处找人交谈,但这样做真的不大容易。他们全都黏在电脑屏幕之前,要不就是视频游戏,或者是美食和其他东西。我遇到一个家伙告诉我现在是一九八五年,而另一个人则对我说现在是一九九三年。他们全都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没有到这里多久,有些是来了几天,最多的也不过几个星期。他们不大清楚时间,也完全不在意。

她不耐烦地抬头看我:“什么事?”

“我应该从一开始就告诉你真相的。”他的声音颤抖着,“我以为,如果你知道我以前失败的具体情况,你就不会想要我和你一起来了。”

狮子愤怒地咆哮着。

一个声音从外面喊进来,那人一定就是埃迪:“莫里斯,你说什么?”

他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你的意思是?”

很明显,没人愿意跟这头狮子靠得太近,以免被它当做大餐。然而这可怜的家伙正在一块污秽不堪的毯子上来回踱步,周围的空间对它来说太过狭小,还要呼吸着拖车里闷热而不流通的空气。苍蝇在它粉色的眼睛周围嗡嗡地盘旋着,它白色皮毛下的身体很瘦弱,肋骨的轮廓清晰可见。

阿瑞斯弹弹手指。卡车的后门打开了。“免费的西行列车啊,小笨蛋。停止抱怨吧。这是对你们完成任务的一点小表示。”

格洛弗正猛摇着我的肩膀。“卡车停下来了,”他说,“我们觉得他们会过来查看动物们。”

“现在正是离开的好时机。”安娜贝丝说。

有什么人丢给过狮子一袋子芜菁(一种和萝蔔很像的蔬菜,有些地方也叫大头菜——译者注),很明显它不想吃这个。斑马和羚羊面前都各有一个泡沫塑料碟子,里面放的则是肉馅。斑马的鬃毛上黏着好几块嚼过的口香糖,就好像有人没事就往它身上吐一样。羚羊的一只角上被绑上了一个愚蠢的银色生日气球,上面还写着“开个小差”。

他努力想了想:“一九七七年。”

我想像着报纸的头版标题:十二岁的歹徒痛打毫无反抗能力的摩托车手。

拖车的门咯吱咯吱地打开了。阳光和热气一起涌了进来。

莫里斯和埃迪追在斑马后面,几个警察又追在他俩后面喊着:“嘿!你们必须要有许可证的!”

“没有人能够控制我。”

我设法让她直视我的眼睛,然后说:“蜘蛛。很大只的,毛茸茸的蜘蛛!”

他驾驶着哈雷摩托加速,咆哮着消失在德兰西街道的尽头。

安娜贝丝摩挲着脖子上的项链,好像陷入了长远的战略思考。

“嘿!”一位服务生说,至少我猜他应该是一位服务生。他穿着一件黄白相间的夏威夷衬衫,上面印着莲花的图案,下面穿着短裤和人字拖鞋。“欢迎来到莲花娱乐场。这是你们房间的钥匙。”

“对的。嗯……问题在于,我真相信了他。那一学年我尝试回家过普通生活,但我的继母还和原先一样。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小孩冒着和一个怪胎一起住的危险。怪物一来袭击,我们就争吵不已。怪物又来袭击,我们继续吵。最后我连寒假都没有忍到,就叫喀戎来接我回混血大本营了。”

拖车里面很黑,于是我拔出了激流剑。剑刃散发出青铜般的光晕,映照出了一片悲哀的景象。缩在一排骯髒的金属笼子里面的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悲惨的三只动物:一匹斑马,一只雄性白狮子,还有某种我叫不出名字来的奇怪羚羊。

“走?你在说什么蠢话啊?我刚刚把塔楼都……”

大概是从玩虚拟现实的狙击游戏时,我注意到站在我旁边的那个家伙开始的。我估计他大概十三岁,但穿的衣服却非常奇怪。我觉得他可能是某个模仿猫王的表演者的孩子。他穿着喇叭口的牛仔裤,红T恤上有着黑色的滚边,而且他在烫过的头髮上又上了厚厚一层髮胶,整个髮型就像是新泽西的女孩参加返乡联谊会时的样子。

“感谢忠告,”她冷冷地说,“不过对于跟谁生活在一起,我爸爸已经作出了他的选择。”

我咬紧牙关。拒絶来自一位神祇的东西,也许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但只要是阿瑞斯碰过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想要。我很不情愿地把背包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我清楚自己心中的怒火是来自于战争之神在面前的影响,但我仍恨不得狠狠给他的鼻子来一拳。他让我想起了所有我遇到过的恃强凌弱的恶霸:南希·鲍伯菲特、克拉丽丝、臭盖博,还有那些嘲笑挖苦我的老师:这些蠢蛋在我上学的时候都说我是笨蛋,要么就是在我拼错单词时拚命嘲笑我。

“我是说,卡里面的钱花完了怎么办?”

“谢谢,尊敬的阿瑞斯。”格洛弗打断了我的话,用眼神给了我一个最高级别的红色警报,“非常感谢您。”

他闷闷不乐地点点头。

他举着那把塑料枪瞄準我咔嗒咔嗒地扣动扳机,就好像我只是屏幕上的另一个影像而已。

“那么,如果诸神真的开战的话,”我说,“事情会升级到像特洛伊战争时那样吗?到时候雅典娜会与波塞冬对抗吗?”

另一个声音在我旁边回答:“没有,我的主人,他和其余的人一样愚昧无知。”这个声音我听起来好像很熟悉。

“那颗画着松树的珠子,”我说,“是你来营里第一年时得到的吗?”

他不停地在说:“死吧,人类!死吧,製造污染的噁心蠢货们!”

阿瑞斯抓起了盾牌,把它像比萨麵饼一样抛向空中。盾牌旋转着,变成了一件防弹背心。他拎起背心穿到了身上。

这时候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来这里多久了?好像只有两个小时,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跑过街道,从大卡车的拖车后面爬了进去,然后关上了身后的门。

“我们可是一个团队啊,记得吗?”我说,“再说了,多亏了格洛弗那新奇的飞行技术啊。”

我们一定是转错弯了,因为我们来到了一条死路,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名为莲花娱乐场大酒店的建筑。入口处是一个巨大的霓虹灯组成的莲花,花瓣一闪一闪地发着光。现在那里没有人出入,不过金光闪闪的镀铬大门仍然敞开着,飘出来的冷气有花香——大概是莲花的香气吧。我从来没有闻过莲花,所以也不确定。

我们在角落里和几个发霉的饲料袋一起挤作一团,还要努力去忽略车厢里的臭气、闷热和苍蝇。格洛弗用一种山羊般的咩咩声对着这些动物说话,但它们只是悲哀地盯着他看。安娜贝丝很想把笼子打开,当场把它们放出来,不过我指出,在卡车停下来以前,这样做并不是非常明智的。再说,我有种感觉,对狮子来说,我们比那些芜菁看起来可是要美味得多。

袋子里面是为我们所有人準备的乾净衣服,二十块钱的现金,一小袋古希腊金币,还有一包奥利奥双层夹心。

我一时语塞。“呃,但是……”

斑马蹿了出去。随后它转身向我鞠躬:“谢谢您,主人。”

我说:“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回到了黑暗的洞穴中,死去的亡灵们在我周围飘蕩。在深渊底,某个怪物正在说话,不过这次它不是在对我发表演说。那声音中毫无感情的力量好像正朝着另一个方向。

不一会儿,安娜贝丝就出现在我旁边。一定是她刚才敲的,好把莫里斯引到拖车外面去。她说:“这趟货运业务一定是非法的。”

格洛弗发出了一声悲哀的嘶叫。

“听着,冥界。我们的任务!”

我没有想出她那问题的答案,幸好我也不用再想了。安娜贝丝已经睡着了。

格洛弗蜷缩在一袋芜菁上面;安娜贝丝打开一包双层夹心的奥利奥,心不在焉地一小口一小口咬着吃;而我则努力鼓舞自己,集中注意力想着我们已经在去洛杉矶的半路上。距离我们的目的地只有一半的路程。现在才六月十四号,夏至日是二十一号呢。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赶过去。

他拿起挂在他摩托车把手上的一个蓝色尼龙袋,丢给了我。

她一直没有反应,我只好又摇了摇她。“什么啊?”

我知道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很显然他以为我们是某些百万富翁家的小孩。但我还是接过卡片问道:“这里面有多少钱?”

我的确听到了斑马在说话,但是听不到狮子的。这是为什么?或许是另一种学习障碍……我只能理解斑马的语言?随后我想到了:马匹。安娜贝丝不是说过,是波塞冬创造了马匹?斑马和马的血缘有多近?难道这就是我能听懂它说话的原因?

“我这是发自肺腑的。”

她是对的,我在梦里自己这么想。我要回到那个大洞穴里。我要告诉哈迪斯我的想法。

我抬起头看向邻桌,一个女孩坐在那里,身上也穿着约束衣。她和我年纪相仿,有一头桀骜不驯的黑色朋克头髮,黑色的眼线画在狂暴的绿眼睛周围,鼻子上长着雀斑。不知为何,我知道她是谁。她是塔莉亚,宙斯的女儿。

我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安娜贝丝和格洛弗也都洗好澡换好了衣服。格洛弗正在心满意足地吃着薯片,安娜贝丝正在用遥控器把电视转到国家地理频道。

格洛弗和我对视了一眼,咧开嘴笑了。我们两个都拿起了各自的绿色塑料莲花现金卡。

“你热不热啊,大家伙?”他问着狮子,随后把罐子里剩下的水泼到了狮子的脸上。

“嘿,”安娜贝丝说,“我很抱歉,波西,我在水上公园的时候太失态了。”

“你不应该放弃的,”我对她说,“你应该给他写封信或者做点别的什么。”

“我感觉很好,”格洛弗说,“我爱这个地方。”

对于我们在寻找什么,我其实不是很确定。也许只是要找一个地方躲避这酷热,稍微休息一下,找点三明治和柠檬水之类的吃的,再好好考虑下西行的新计划。

“如果我们想要搭乘这辆动物园特快的话,”格洛弗说,“我们就必须赶快了。”

她拿出一块奥利奥,掰下一半递给我。“在我们拜託彩虹女神伊利斯传送信息的时候……卢克真的没有说过什么?”

震惊中,我没有反应过来。

“嘿,伙计们,”格洛弗说,“我是很讨厌打断别人的,但是……”

我可没法象她一样马上入睡,格洛弗在一边打着鼾,还有一只白狮子在旁边以饑饿的眼神看着我,但最终我还是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我本应该护送塔莉亚到营地去的,”格洛弗抽着鼻子说道,“只是塔莉亚一个人。喀戎对我下了严厉的命令,让我不能做任何耽误救援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哈迪斯就在她身后追她,但你看,我不能就这么放着卢克和安娜贝丝自生自灭。我以为……我以为我可以保护这三个人全部安全抵达。仁慈女神们会追上我们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呆住了。在返回营地的路上我心里很害怕,走错了好几次路。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再快一点的话……”

安娜贝丝点点头:“直至今日,阿拉克涅的孩子们还是会把仇报在雅典娜的孩子们身上。如果有一只蜘蛛在我周围一里地以内,它就会找上我。我恨死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小东西了。不管怎么说,我欠你的情。”

“我们这就要离开了。”我告诉他。

就在莫里斯正抓着脑袋,準备回到这里检查一下杂讯是怎么来的时候,斑马一跃而出,踩着他的头冲到了街道上。外面喊声大作,尖叫声和汽车喇叭齐鸣。我们及时冲到拖车的门边,看到斑马正沿着满是酒店、娱乐场所和霓虹灯的宽阔大道疾驰而去。我们刚刚在拉斯韦加斯放走了一匹斑马。

她没有看我的眼睛。“得了吧。我可不想再自讨苦吃了。”

“安娜贝丝,这里有人是一九七七年就来了的,而且小孩永远不会变老。只要你登记入住,你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那个大学纪念戒指呢?是你爸爸的?”

“你还欠我一件事。”我对阿瑞斯说,同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冷静,“你对我承诺过,要告诉我关于我妈妈的消息。”

“所以那只会对波西起作用。”安娜贝丝推论说。

“嘿!”我抗议着。

“看到那边的卡车了吗?”他指着一辆停在餐馆对面马路旁边的十八轮大卡车,“那就是你们的交通工具。开往洛杉矶的直达车,中间会在拉斯韦加斯停一下。”

“美好,”格洛弗接着说,“非常非常美好。”

没有回应。

随后梦境开始变得与平时不同。

“的确如此,我的主人。”我身旁的声音说着,“您不愧为邪恶者。但这真的有必要吗?我可以给您带来我直接偷到的……”

“你觉得你以后还会再回去和你爸爸住在一起吗?”

安娜贝丝和格洛弗屏住了呼吸。

随后我们冲出莲花娱乐场大酒店的大门,跑到了人行道上。看上去现在是下午,和我们进入酒店的时刻差不多,但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天气完全变了个样。现在的天空乌云密布,高热的闪电闪过沙漠。

我大口嚼着饼乾,考虑着该如何回答她。经由彩虹的对话内容也困扰了我整个晚上。“卢克说你和他认识很久了。他还说格洛弗这次不会失败了。没有人会变成松树的。”

格洛弗仍旧在黑暗中抽着鼻子。“那只是我的运气。我是最不中用的半羊人,然而我却找到了本世纪最强大的两个混血者:塔莉亚和波西。”

“我不知道,但现在我们必须找到格洛弗。”

对她来说这可非常简单。她只要把她那魔法帽子戴到头上就能消失不见。格洛弗和我就不得不躲在饲料袋后面,而且还要祈祷自己看起来像芜菁一样。

他指着餐馆的方向,柜檯那边,最后两位客人正在买单。那两个男人都穿着相同的黑色制服,后背上印着的白色标誌和那辆仁慈国际机构的卡车相同。

“我也不清楚,”安娜贝丝说,“但你刚才对他说的话的确特别棒。”

她把脑袋枕在阿瑞斯给我们的背包上,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我妈妈会怎么做。我只知道我会与你并肩作战。”

我听到了一声带着满意的长叹。我等着格洛弗说些什么,但他的呼吸听起来越来越沉重了。当喘气声转变为鼾声时,我意识到他已经睡着了。

我环顾四周,却没发现有什么人,说话的人是隐形的。

最近的这一星期以来,我已经学会了凡事都要保持怀疑。任何人都有可能是个怪物或者是位神祇,只是你分辨不出来而已。不过这个人却的确是个普通人。只要看一眼我就知道了。而且,听到有人以这么有同情心的态度和我说话,我感到很放心,于是我点点头,表示我们很愿意进去。进到里面以后,我们环顾四周,格洛弗说:“哇!”

“嘿,哥们儿,别闹了。我正打游戏呢。”

看门人朝我们微笑:“嗨,孩子们。你们看起来很疲惫,要进来坐坐吗?”

埃迪又在外面喊道:“敲什么东西?”

我们搭乘电梯来到了房间。这是一间有三个独立卧室的豪华套间,还配有一个塞满了糖果、汽水和薯片的吧檯。屋里有客房服务热线电话,还有柔软蓬鬆的毛巾,和配着羽毛枕头的水床。一台超大萤幕的电视机配有卫星电视和高速网络。阳台上有可以泡热水澡的独立浴缸,还有飞碟射击器和一柄猎枪,这样就能让你对着拉斯韦加斯的天空发射黏土鸽子状的飞盘,然后用枪把它们打下来。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这样做是合法的,但我觉得这实在太酷了。从这里俯瞰拉斯韦加斯的大道和沙漠真的很奇妙,不过有这样棒的一间套房,我真的很怀疑我们还有时间能欣赏外面的风景。

“骗局套着骗局,”深渊里的那个东西若有所思地大声说着,“棒极了。”

他递给我们每人一张绿色的塑料信用卡。

“快躲起来!”安娜贝丝小声说。

“祝你们好运。”我对动物们说。羚羊和狮子都冲出了铁笼子,双双来到了大街上。

“走吧,”我对她说,“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你不会想要一个神祇作为自己的敌人的。特别是那位神祇。”

“你?”那个怪物轻蔑地说,“你已经显示出了能力的极限。如果这次我没有介入的话,你早就完全失败了。”

我们开始搜寻,然后发现他仍然在玩那个反转角色的虚拟鹿猎人的游戏。

“对你这样的弱者来说,也许不可能。”那个声音咆哮着,随后他那冰冷的力量又转回到了我身上,“那么……你是希望梦到你的任务吗,年轻的混血者?那么我会让你如愿的。”

“听起来还算不错啊。”

在我旁边的芜菁袋子下面,格洛弗全身紧绷。对一个热爱和平的食草动物来说,他看上去兇狠无比。

她努力想挣脱约束衣,然后用一种挫败的眼神望着我,厉声说道:“喂,是海草脑袋吗?我们之中的一个人必须离开这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