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神火之贼·与笨蛋亲戚的决战

上一章:第19章神火之贼·找到真相了吗 下一章:第21章神火之贼·我贴好了标籤

努力加载中...

在我动弹之前,阿瑞斯似乎就能精确地掌握我的下一步动作。

阿瑞斯耸耸肩膀:“这才是最好的战争类型,总是最血腥的。没有什么比观看亲戚之间打架最精采的了,我一直这么觉得。”

阿瑞斯的下巴抽动了一下。有那么一会儿,他好像正在聆听着另一个声音,发自他头脑的深处:“为什么我不……是啊……用那种火力的武器……”

她瞪着我:“飞着过去,就比如,坐飞机?这是你被警告絶对不能做的事情啊,不然宙斯会把你从天上劈落的,更何况你还带着这么一个比原子弹的破坏力还大的武器?”

阿瑞斯终于回过神来:“我其实是不想惹麻烦。让你带着这个东西被人臓俱获地抓到是更好的选择。”

他继续砍向我,我侧身躲过他的剑刃。我儘可能贴身攻击,尝试用佯攻来伪装攻击,但我的打击都只能歪向一边。海浪现在不停地拍打着我的后背。阿瑞斯大踏步朝我冲过来,对我发动猛烈攻击。

他们把我们放在了圣莫妮卡码头,给了我们一人一条毛巾围在肩膀上,还有一瓶水,上面印着“我是少年海岸警卫队”,之后就冲过去营救更多的人了。

然而在我走到那边之前,我听到皮革翅膀拍动的声音。三个满脸凶神恶煞的老妇人头戴花边帽子,手持冒火的鞭子,从天空中飘下,降落在我面前。

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把锡罐放进后面的口袋裏。

我的脸上感到有些发烧,但我还是儘力保持微笑。“谢谢。”

“黑暗之盔。”格洛弗倒抽了一口冷气。

有什么阻止了他的前进。

我们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我自己的也不例外。当海岸警卫队的船出现的时候,我默默地祈祷他们不会在把我拉出水面时发现我全身是滴水不沾的,这样的话絶对会引起某些不必要的注意。所以我祈祷自己能全身湿透。果然,我通常可见的防水魔力这次离我而去了。而且我还打着赤脚,因为我把自己的鞋子给格洛弗了。让海岸警卫队去奇怪为什么我们中的一个人光着脚总好过让他们发觉我们中的一个人长了蹄子。

我不知道阿瑞斯怎么知道这个的,不过我猜,战争之神必须要负责了解所有的武器吧。

我看向阿瑞斯的武器,上面彷彿闪动着光芒,有时看上去像一把霰弹猎枪,有时候才是一柄双手剑。我不知道在普通人类眼中,我手里的武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不过我很确定他们不大会因为这东西喜欢我。

到达乾燥的陆地上之后,我们蹒跚着离开海滩,看着以美丽的日出为背景的四处起火的城市。我觉得自己就好像刚从鬼门关回来一样——实际上我的确去过了一遭。我的背包里因为装着宙斯的闪电权杖而沉重无比。但看到妈妈之后,我的心比背包还要沉重。

当战神阿瑞斯显露出他真正不朽的形体时,我连忙转过身去。我不知怎的,心里清楚,如果我看到了,那么自己将会灰飞烟灭。

他再次向下砍过来,我被迫跳到了乾燥的土地上。我试图避开他的攻击,回到水里,但阿瑞斯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他想运用策略击败我,对我步步紧逼,我必须集中全部精力才能不被他切成碎片。我从海岸上一直后退,根本找不到回击的机会。他的双手剑比我手里的激流剑要长好多。

“和解达成。”她说,“雅典娜和波塞冬站在一边。”

我看到的东西都变成重影的了,胸口感觉就好像刚被打桩机狠狠砸过一样。不过我还是儘力自己爬了起来。

“你在丹佛的时候把这个背包给我的,”我说,“闪电权杖从那时开始就一直在里面了。”

“这是个诡计,”我说,“一个和雅典娜的智慧旗鼓相当的谋略。”

我没觉得恐怖,也没觉得有多酷。我全身既疲倦又疼痛不堪,彷彿能量完全被耗尽了一样。

他向我的脑袋挥剑砍来,不过我已经成功闪到一边。

“嘿。”她警告我说。

“波西,”安娜贝丝说,“别这样啊。他可是位神祇。”

他就在那儿,正等着我们,穿着他那黑色的皮衣,戴着太阳眼镜。一把铝製的棒球棒扛在肩膀上。他那辆摩托车停在旁边隆隆作响,车灯的光线把沙滩染成一片红色。

我对他举起手中的剑。

“他只是个懦夫而已。”我对她说。

我假装没有听到她的话。如果现在开始谈起有关我妈妈的事,我估计自己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开始哭泣。

我看向安娜贝丝,我们两人之间达成了一个共识。我现在知道那个深渊里的东西是什么,也知道是谁在塔尔塔罗斯的入口处说话了。

“既是又不是,”阿瑞斯说,“对你这样的凡人小脑筋,估计理解起来太过複杂了吧。其实背包是闪电权杖的护鞘,只是稍微有些变形而已。闪电权杖与背包是连在一起的,有点像你得到的那把剑,小子。那把剑不是总会回到你的口袋裏吗,对吧?”

安娜贝丝说:“波西,快跑!”

她从脖子上摘下了自己的项链,上面有她五年份的结营纪念珠子,还有她爸爸送给她的戒指。她把这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他从肩膀上卸下棒球棒挥舞起来。“你喜欢以哪种方式被碾碎呢?古典的还是现代的?”

他保持着这个恍惚的状态,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

“承认吧,小子。”阿瑞斯说,“你没有希望了。我只是在陪你玩玩而已。”

“喂,我可不知道!”格洛弗抱怨说,“到底是什么人……”

他咧嘴大笑:“还不错啊,还不错。”

“格洛弗……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的身体自动思考起来。水流似乎把我推向了空中,于是我借势跃起,在冲下来的时候向他砍了过去。但阿瑞斯的确行动神速,他转身避开,我这一击本来应该直接砍中他的脊椎,结果却歪得只打中了他的剑柄末端。

阿瑞斯迈向我,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我垂下剑锋,做出已经精疲力竭而无法继续打斗的样子。再等等,我在心里对大海说。现在积蓄起来的压力已经能从脚底把我沖飞了。阿瑞斯举起了他的剑。我释放海洋的拉力,跳了起来,踩在浪头上直直地朝阿瑞斯急速冲去。

“让我们回到现在的问题,小子。你现在还活着。我不能让你把闪电权杖带到奥林匹斯去。那些顽固的老白痴们说不定真的会听信你的话。所以我必须杀了你。当然不是亲自动手。”

“那是酷!”格洛弗纠正她。

格洛弗困惑不解地摇摇脑袋:“但有谁那么卑鄙呢?有谁愿意见到如此惨烈的战争?”

我大喊:“海浪!”

我和格洛弗以及安娜贝丝会合到一起。他俩惊异地瞪着我看。

“你们全都说完再见了吗?”阿瑞斯朝我跑过来,他那黑色的皮衣披在肩膀后面,双手剑上闪烁着如同日出和火焰般的光芒,“我可以永恆地战斗,小子。我的力量无穷无尽,我永远是不死的。可是你有什么呢?”

他大笑起来,不过我听得出他的笑声中有些许……担忧不安的成分。“你只有一项天赋,小子,那就是逃命。你从奇美拉麵前逃走了。你从冥界逃走了。你并没有什么本事。”

“一只蟑螂?”我说,“或者一条虫子?是啊,我确定你会这么做的。只有这样你才能保持天神的尊严而不会挨揍,不是吗?”

我滚向一边,与此同时阿瑞斯的剑正砍在沙滩上。

“这只是私人事务!”阿瑞斯咆哮着,“都滚开!”

巨型野猪开始冲过来。

我不能从阿瑞斯身上移开眼睛。我害怕他会趁此机会把我砍成两半,但用一边眼角的余光,我看到海岸线那边的大路上有红光在不停闪烁,还听到汽车车门砰的一声关上的声音。

“也带上这个。”格洛弗说,他递给我挤变形的易拉罐空殻,这个锡罐子可能已经被他藏在口袋裏带了好几千里的路程了,“半羊人们都站在你这边。”

“飞着过去。”我表示赞同。

“但他们是你的家人!”安娜贝丝抗议着。

她咯咯笑着,好好品味着这个想法,随后便和她的姐妹们一起展开蝙蝠的翅膀升到空中,飞过烟雾瀰漫的天空,消失不见了。

“肯定是因为复仇女神在头顶上盘旋吧。”格洛弗说。

但我并不是那么确定。有什么刚才在阻止阿瑞斯杀我,无论那到底是什么,他肯定都比复仇女神强大得多。

阿瑞斯的脸因为愤怒而涨成青紫色。“你等着,小子,我能把你变成……”

“我可是战争之神!没有任何人和神可以命令我!我也不会做梦!”

但我已经受够了从怪物面前,或者从哈迪斯、阿瑞斯或者其他任何人面前逃离。

他挥了挥手,一面红色的火焰墙朝着巡逻警车冲了过去。差一点警察们就没有时间在汽车爆炸前寻找掩护了。围观的人群在他们身后尖叫着四散奔逃。

随后传来的咆哮声让哈迪斯的地震也变得微不足道。海水从阿瑞斯身上退了回去,沙滩上留下了一个大概十几米宽的环形水渍。

“但为什么你不自己留下闪电权杖呢?”我说,“为什么非要送到哈迪斯那里呢?”

“这很酷,死小子。”他说,“这是古典型。”棒球棒变化成一支巨大的双手剑。剑柄上雕刻着一只银色的大骷髅,骷髅口中叼着一块红宝石。

“你们两个感觉到那个……那个什么东西了吗?”我问。

他一瘸一拐地朝我走过来,嘴里不停地用古希腊语诅咒着。

我转身看向阿瑞斯。“你现在要和我来打一架了吗?”我问他,“还是你还想藏在另一只宠物的后面?”

“你在撒谎。”我说,“把闪电权杖送到冥界去并不是你的主意,对不对?”

阿瑞斯发出一声冷笑。

灵液,也就是金色的神祇之血,从战神的靴子上那大裂缝里流了出来。他脸上的表情远比仇恨更複杂。那是混杂了痛苦、震惊,全然不相信自己居然会受伤的表情。

我与安娜贝丝交换了一个紧张的眼神。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他虽然这么说着,但太阳眼镜已经在他眼中灼烧的热度下开始融化,“神祇不能直接涉入。抱歉啦,小子,但你真不是我这个等级的。”

“我们看到了整个过程,”她咝咝地说,“那么……真的不是你干的了?”

一个警察用扩音器大喊着:“把枪丢掉!把武器都放在地上,现在!”

我向前跨了一步进行突刺,不过阿瑞斯正在等待这个机会。他把我的剑打脱了手,用脚踢中了我的胸部。我被打得飞了起来,飞出的距离大概有五米远,甚至有十米远。如果我没正好撞在沙滩上,有鬆软的沙丘做缓冲的话,我的后背估计已经断了。

阿瑞斯垂下他的宝剑。

“我们必须回到纽约去。”我说,“今晚就到。”

阿瑞斯看起来很焦虑,但他试图用假意的微笑来掩饰过去。

“对啊,”我说,“完全正确,就是那样。我们走吧。”

我向后退去,回到海浪之中,这样他就不得不跟过来。

阿瑞斯咧开大嘴笑了:“哈,这么说吧,我并没有亲自去偷那些东西。神祇之间拿走对方的权力象徵,这是絶对办不到的。但你并不是这世界上唯一可以派下差事的英雄啊。”

“那个家伙手里有武器,”另一个警察说,“呼叫支援。”

就好像有乌云遮住了太阳一样,不过实际情况更糟。光亮都退去了,声音和颜色也渐渐枯竭。我感觉到一种冰冷而沉重的东西从海滩上经过。时间变缓了,温度下降到冰点之下,让我觉得生命是如此的絶望,奋斗毫无用处。

光线完全消失了。

“当然是我的主意!”烟雾从他的太阳眼镜后面升腾起来,就好像那里着起了火一样。

我迟疑了一下:“谁也没有提到什么关于做梦的事啊!”

“那不可能,”安娜贝丝说,“除非我们……”

枪?

“极其恐怖。”安娜贝丝评论说。

我能感受到海洋的节奏,当海潮滚滚而来的时候,海浪就会变得更大,忽然之间我有了个主意。海浪变小,我脑子里这样想着。我身后的潮水似乎马上减弱了。我用意念的力量控制潮汐暂时停住,但却任由潮水的拉力慢慢增大,就好像用软木塞密封住的汽水里的气泡一样。

“那里,长官!”有什么人大喊着,“看到了吗?”

“把这个还给哈迪斯大人,”我说,“告诉他真相。告诉他放弃战争吧!”

“你怕了?”

我只有一点小小的自信,我这样想着,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的脚仍然踩在海浪里,我往水里退去,让水没过我的脚踝。我回想起了安娜贝丝在丹佛的小餐馆里说过的话,那好像已经是在很久之前了:阿瑞斯很有力量。但他也只有这个了。即使力大无比,有时候也得向智慧低头。

他的身体开始发光。

接近些,卢克曾经在给我们上剑术课时告诉过我,当你的武器比对方短的时候,要採取近攻。

我的各项感官似乎在加班工作。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安娜贝丝说,得了注意力缺陷症能让你在战斗中存活下来了。我现在完全清醒,能够注意到任何一个小细节。

一个警察粗哑的声音在说:“看起来像是电视上的那个小孩……真是活见鬼了……”

我踏入海浪之中。“你自己来跟我打,阿瑞斯。”

我从格洛弗那里拿回了我的背包,往包里看去。闪电权杖仍然还在包里。这么小的一个东西差一点就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你利用的是谁?克拉丽丝吗?她在冬至日的时候倒是的确在那儿。”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吗?”

“总之呢,”阿瑞斯继续说道,“我用魔法又修改了一点点,这样闪电权杖只会在你到达冥界的时候才会回到护鞘里。当你接近哈迪斯的时候……叮咚一声,你就收到这个邮包了。如果你在路上提前死了,我也没什么损失。反正我还留着这件武器。”

这个想法似乎让他觉得非常搞笑。“那都不重要。最关键的是,小子,你正在妨碍这场战争的进程。你看,你本应该死在冥界的。这样老海草就会因为哈迪斯杀了你而发疯。而老尸头就会得到宙斯的闪电权杖,这样宙斯也会对他发狂。而哈迪斯还是会在寻找这个东西……”

我跑向激流剑那边,把剑拾起来,砍向阿瑞斯的面门,但我的剑刃又一次刺偏了。

我向水中跨了一大步,但阿瑞斯的速度更快。他的剑刃尖端划开了我的袖子,从我手臂上擦过去。

“波西……”安娜贝丝说,“关于你的妈妈,我很抱歉。真对不住……”

当野猪朝我冲过来的时候,我拔下笔帽,闪到侧面。激流剑出现在我手中。我向上挥动长剑,野猪獠牙被我砍断,落在我脚边。而那头现在已经晕头转向的动物则直接冲进了大海。

忽然间,一个大浪头凭空涌现,吞没了野猪,像一张毛毯一样完全覆盖住了它。野兽发出尖厉的哀号声,随即消失不见,完全被大海所吞没。

阿瑞斯开怀大笑:“现在轮到你了,小英雄。我也把你放到烤肉串里去好了。”

中间的那位复仇女神,也就是曾经是多兹夫人的那位,朝我走过来。她虽然露出了尖牙,但这次我感觉不到她是在威胁我。她看起来其实更加失落,就好像她已经打定主意要把我抓去当晚餐,却发现我会让她消化不良一样。

黑暗升起。

“我不相信,”安娜贝丝说,“我们努力了这么多……”

火焰在他眼镜的上方跃动着。“噢,好小子,你现在真的是在邀请我,让我把你碾成一块油渍。”

我向身后看去,阿瑞斯已经不见了。海潮冲开,露出哈迪斯的青铜头盔,那是黑暗之盔。我把它拾起来,走向我的朋友们。

他打了个响指。脚下的沙子忽然爆开,冒出一只大野猪,甚至比挂在混血大本营七号小屋的门前那只野猪要大上好几倍,也更加丑陋。这野兽划拉着沙地,用小圆珠子一样的眼睛瞪视着我,低头亮出锋利的獠牙,等待着杀戮的命令。

警车在我们的身后燃烧着。围观的人们四散奔逃。安娜贝丝和格洛弗站在沙滩上,极度震惊地看着海水再一次冲到阿瑞斯脚下,他那闪闪发光的金色灵液在潮水下沖刷殆尽。

我停下脚步,往海滩的那一边看过去:“哎呀,让我想想是谁。”

“完全正确。”阿瑞斯说,“刚才我说到哪儿了?噢,对,哈迪斯会对宙斯和波塞冬两人同样心存怒气,因为他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偷了这个。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到一场精采的三方决斗了。”

“如果我输了,把我变成什么都行,随你喜好。闪电权杖你也可以拿走。如果我赢了,黑暗之盔和闪电权杖都是我的,而你必须离开。”

他从口袋裏掏出了一顶滑雪帽,就是那些银行劫匪经常爱戴在头上的类型,他把那帽子丢在摩托车的车把中间。眨眼之间,帽子变形成为一顶精緻的青铜战盔。

阿瑞斯看上去呆在了那里。

一面两米来高的水墙直接冲向了他的面门,打了他个满脸花。他嘴里全都是海草,但依然拚命诅咒着。我带着一身水花,在他身后安然着陆,和之前一样朝他的脑袋佯攻过去。他及时转身举起剑来,但这次他终于上当了,他没预料到这次还是骗局。我改变了方向,刺向一边,激流剑直直戳入水中,剑尖戳到了这位神的脚踵之上。

“你诬陷我,”我说,“是你偷了头盔和闪电权杖。”

一艘海岸警卫队的船把我们救了起来,不过他们太忙碌了,没法留我们太长的时间询问,也没工夫奇怪为什么三个穿着街头普通服装的孩子会跑到海湾的深处去。有太多灾难事故等着去收拾救援。他们的无线电里满是紧急呼救的信息。

阿瑞斯转过身去怒视着围观的群众,这正好给了我一会儿喘息的时间。现在已经来了五辆警车,一排警察蹲伏在警车之后,用手枪瞄準着我们。

“你并没有派出窃贼去偷,”我继续猜测着,“而是另有其人,他派出了一个混血英雄去偷这两样东西。之后,宙斯派你去把贼抓捕归案,你其实抓到了那个贼,但并没有把他交给宙斯,有什么东西说服你放走了他。你留着这两件东西,然后等待另一个混血英雄出现,好让他能完成这次传送。是深渊里的那个东西命令你这么做的。”

更多的是警笛声。

我可以看到阿瑞斯现在全身绷紧。我也能知道他下一步会如何出招。与此同时,我还能注意到安娜贝丝和格洛弗,他们俩在我左侧十来米远的地方。我还看到第二辆警车停在不远处,警笛声大作。那些本因为地震而在大街上晃来晃去的人们开始聚集到这边,纷纷围观。在人群中我还见到了几个以奇怪的小碎步跑过来的行人,他们其实是伪装成人类的半羊人。人群中也有亡灵的闪光出现,就好像亡者们都从哈迪斯的国度升到上面来观看这场战斗。我还听到头顶上方某处传来皮革翅膀盘旋拍动的声音。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分岔的舌头舔了舔她那绿色的皮质嘴唇。“好好活着吧,波西·杰克逊。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如果你做不到的话,如果你再一次落入我的掌握的话……”

他俩一脸担忧地点点头。

“波西,”格洛弗说,“这也太难以置信了……”

“你树了一个敌人,小半神,”他对我说,“你封死了自己的命运。每一次,当你在战斗中举起武器的时候,每一次,当你希望成功的时候,你都会感受到我的诅咒。当心点吧,波西·杰克逊。当心点。”

我把黑暗之盔丢给她,她非常惊讶地抓住了头盔。

她垂下了眼皮,怒火消散而去。“是啊,我知道。”

“波西!”安娜贝丝大喊道,“有警察!”

她吞了吞口水:“至少,戴上这个吧。保佑你好运。”

“嘿,小子,”阿瑞斯像是非常真心地愿意见到我一样,“你本来应该死定了的。”

“波西!”安娜贝丝大喊,“不要看他!”

“预言是正确的,”我说,“『你将向西行进,面对变化了的神祇。』不过那变了的人并不是哈迪斯。哈迪斯并不想挑起三巨头之间的战争。另有其人在背后操纵小偷。有人偷了宙斯的闪电权杖,还有哈迪斯的头盔,并且都嫁祸给我,因为我是波塞冬的孩子。波塞冬将会左右为难,两边受责怪。在今天日落的时候,就会有一场三方战争了。而我正是引发这场战争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