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妖魔之海·来自陌生人的礼物

上一章:第28章妖魔之海·食人鸽的袭击 下一章:第30章妖魔之海·我们登上了「安德洛墨达公主」号

努力加载中...

我急得大喊:“等等!格洛弗是我的朋友。梦是我做的。”

没有人敢回答。火焰这时变成了蓝幽幽的颜色,映衬在坦塔罗斯那张扭曲变形的脸上,显得十分阴森可怖。

“你这个年轻人真有趣。既然如此,你打算怎么办?”

“可对欧罗巴却紧要得很。”

“卡德摩斯到达科尔喀斯国后,宰杀了金山羊祭奠诸神,剥下羊皮挂在一棵大树上。自从挂了金羊皮之后,科尔喀斯国风调雨顺、五穀丰登,而且再也没有发生过瘟疫。这就是伊阿宋拼了命也要找到金羊皮的原因。因为金羊皮能够令大地复甦啊。它能有病治病,没病强身,消除污染,保护环境——”

乔治张大嘴巴开始咳嗽,最后咳嗽出一个装满维生素含片的小瓶子。

于是我说:“哦,请便。”

坦塔罗斯问:“你呢,波西?不想再说点什么吗?”

安娜贝丝感到了一丝希望,说:“也许能成吧。咱们抓紧时间,赶快把这些盘子搞定。你能把岩浆喷枪递给我吗?”

“可是一个被众多魔兽佔据的大海——怎么可能避开世人的注意呢?凡人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现象吗……就好像沉船之类的事情?”

“我帮你啊。”

“非也。”

“他们当然注意到了。虽然不明白真相,可他们知道有某种不寻常的东西就在那片海域里。魔兽之海如今距离美国东海岸不太远,就在佛罗里达的东北方向。那些凡人甚至还给它起了个名字。”

他急忙说:“话又说回来,这魔兽之海到底在哪里?连个具体位置都没有,叫人怎么找?”

“听着,波西。魔兽之海就是所有的英雄在他们的历险记必经的一个地方。过去它曾在地中海,可如今世道变了。随着西方文明中心的转移,它也移动地方了。”

乔治正和玛莎缠绕在节杖上,向主人抱怨说:“她碰到我了。”

那男子又拿出手机,说:“速现真身!”

男子哈哈大笑:“不是因为他力大无穷、声名显赫等原因吗?”

火焰变成了橘红色。没等坦塔罗斯出言阻止,我一口气把事情的经过全吐露出来。安娜贝丝从旁补充,向大家解释金羊毛的神奇功效。有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更能令人信服。

赫尔墨斯将手机放进口袋,沿着海滩跑步而去。没有跑出多远便身形一晃,完全消失了。留下我站在原地,手里拿着保温盒和一瓶维生素咀嚼片,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来作一个艰难的决定。

人群中立刻鸦雀无声,显然大家都在听我的下文,这时就连篝火也变得明亮了许多。

我问:“什么呀?”

“那是什么鬼地方?”

阿瑞斯族里的一些人哧哧偷笑。我只当没有听见,站直身子扭头看安娜贝丝。谢天谢地,她也走了过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

我一惊,刚喝进嘴的可乐差点喷了出来。

坦塔罗斯说:“好——吧,谢谢你说了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

男子眼珠一转,说:“那就说我在开会!十分抱歉,波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他微笑着说:“我很喜欢你的这种热情好客。哦,可口可乐!能给我喝一罐吗?”

泰森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却听他呜嚥着说:“安娜贝丝不喜欢我们独眼巨人。所以你……不想带着我去,是吗?”

我说:“就像奥林匹斯山现在在帝国大厦楼顶上。而地狱就在洛杉矶的地底下。”

“我怎么知道怎样才算是万不得已啊?”

过了良久,我说:“好吧……既然如此,至少我们知道该去哪儿找了。”

赫尔墨斯眼中灵光一闪,说:“玛莎,能把第一个包裹递给我吗?”

“她不喜欢留言。上次因为你不接她的电话,害得咱们花店里的花全凋谢了。”

坦塔罗斯温和地说:“真的吗?嗯,如果是关于战车的话——”

我想起去年夏天,巨人王克洛诺斯就是设下圈套,诱骗我们帮他开启战争。假若巨人王当时得逞,那场战争将会毁灭整个西方文明。

我顿时感到喉咙发紧,因为我终于知道眼前这个贼眉鼠眼的男子的真实来历了……

“除非我们在今晚的营火晚会上当众告诉他这件事。这样整个营地都会听到,迫于大伙儿的压力,他不可能不答应。”

虽然有些话我没有说出来,但泰森看出我的心情很糟糕,知道我想去救格洛弗却被坦塔罗斯拦着。

泰森沉默不语,低头摆弄搁在腿上的那堆金属零件——几个弹簧、齿轮和电线。自从贝肯道夫给了他一些工具和零部件后,他每晚都要忙活一阵。有时你真的怀疑他那双巨手究竟是怎么捣鼓这些精巧的小零件的。

详细听完我关于格洛弗的那个梦之后,她开始有几分相信了,喃喃说:“如果他真的找到了那个东西,如果我们能得到它——”

坦塔罗斯怨恨地说:“哼,诸神震怒之下罚他死后不得安寝。不过,这位国王也并非一无所获,是吗?他再也不用听孩子们的忤逆之言,不怕他们的谋反之行了。不知各位是否有所耳闻?有传言说那位国王的幽灵如今就在这营地之内,伺机严惩那些叛逆的、忘恩负义的人。故事就讲到这里……还有谁对委派克拉丽丝寻宝这件事有怨言吗?”

赫尔墨斯警告说:“你们两个注意点举止!再敢胡闹,我就把你们两个变回到手机,然后调成振动状态!波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想怎样对待这次寻宝行动?”

他问:“你还去吗?”

赫尔墨斯说:“波西,事情比你想的要急迫。你的朋友们现在也该来了。”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似乎以为我在装傻,过了半晌方说:“是魔兽之海。奥德修斯航海时就经过那里,还有伊阿宋,艾尼阿斯,反正有好多英雄都去过魔兽之海。”

乔治说:“老调又重弹啦。总喜欢宣扬自己的老皇曆。”

坦塔罗斯说:“这就好。我把话说在前头——未经我的允许,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营地。若有人胆敢违抗命令……哼哼,就算事后侥倖不死,也将永远被逐出营地。自今天起,鹰身女妖们开始执行宵禁令,大家好自为之,可别做了她们的腹中美食!晚安,亲爱的勇士们。睡个好觉。”

我来到海边,铺开毯子坐下,噗的一声打开一罐可乐。也不知为什么,糖和咖啡因总能令我亢奋的脑子平静下来。我喝着可乐,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拯救营地,可是盘算半天也没有一点头绪。真希望这时候波塞冬能跟我说说话,给我一些建议什么的。

说完,他挥了挥手,营火立刻熄灭,众人各回宿舍不提。

我问:“你在製作什么?”

只听坦塔罗斯大声宣布:“我将允许出征的战士去徵询神谕的意见!此行还需要两位战士陪同。而且,我认为这项任务的领头人是显而易见的。”

“道德?”赫尔墨斯问,“老天爷,你还以为我在讲寓言故事呢。我说的可全是事实。现实里有道德吗?”

男子挂完电话,说:“抱歉。夜班快递业务现在太火暴了。我刚才说……”

克拉丽丝尴尬地躬身行礼后,急匆匆地往大堂走去。

安娜贝丝瞅了眼泰森,见他正兴緻勃勃地把茶杯当做小船放在岩浆上漂浮,根本不理会我们在谈论什么。

“你的电话上有蛇。”

克拉丽丝满脸惊讶地站起身,但她随即回过神来,挺胸昂头地回答:“我接受这次寻宝!”

赫尔墨斯皱了皱眉头,将节杖插在沙地上,说:“『卢克的父亲』。一般情况下,人们很少在初次见面时这么称呼我。大都尊称我为偷神。当然啦,有的人若给老朽留个情面,便称呼我是信使之神或者行者之神。”

安娜贝丝叹了口气,说:“是羊皮啊。山羊身上的皮不叫羊皮叫什么?如果那张羊皮上的毛是金色的——”

“胡说八道!”

安娜贝丝迟疑了一下,说:“未免有些太完美了吧,你不觉得吗?如果这是个圈套怎么办?”

赫尔墨斯说:“两份中的一份。喏,拿着!”

我说到后来渐感底气不足。这么多年以来,泰森一直住在纽约大街上的一个破纸箱里。泰森怎么会觉得波塞冬疼爱他呢?就算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魔兽,但作为父亲,他又怎能如此狠心呢?

“给你个提示吧。把一只山羊剥皮之后你能得到什么?

我说:“啊,是大力士海格力斯。可是怎么——”

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趁夜在海滩上跑步锻鍊,结果受到营地魔法防御的影响迷了路。可说不通啊,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山谷。要么就是因为塔莉亚大树的魔力减弱,才令他得以进入?可转念一想这也不对,大半夜的一个普通人瞎逛什么?周围除了农田就是国家圈定的禁区,这个男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将来会明白的。”赫尔墨斯说着,站起身掸去身上的沙土,“我现在得走了。”

“嗯……武仙座是大力士海格力斯的化身啊。他一生命途多舛,甚至比我还倒霉。想起他,我心里就好过些。”

最后她说:“金羊毛能拯救营地。我对此坚信不疑。”

但这时大家都一同喊了起来:“我们要寻宝!我们要寻宝!”

说着,他把瓶子扔了过来。

赫尔墨斯呵斥说:“别人送你礼物,你就要高高兴兴接受,不许多问。这件宝物是《海格力斯半身像》第一集里出现的物品。”

乔治说:“老鼠真好吃!”

我打断他的话说:“是金羊毛。我们知道它在哪里。”

男子说:“我现在不想通话,让她给我留言吧!”

乔治问:“怎么不正经了?主人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泰森却丝毫不惧,空手就伸到了火红的岩浆里。我和安娜贝丝可没有他那么大本事,一边要忍受高温的蒸烤,一边还要战战兢兢地用岩浆洗那堆积如山的盆盆罐罐。坦塔罗斯为了给冠军克拉丽丝庆功,特意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午宴——各式各样的烤斯廷法利斯怪鸟肉。

坦塔罗斯冲剋拉丽丝点点头,说:“亲爱的,去找神谕吧!”

安娜贝丝两眼上翻,絶望地说:“老天爷,波西!你真是没治了。”

阿瑞斯族的欢呼声更大了,雅典娜族自安娜贝丝以下则齐声抗议。其他族的各位勇士也是各执己见,一时间会场秩序大乱,激烈争论到最后,甚至展开了蛋糕大战。就在局势面临失控状态的时候,坦塔罗斯厉声喝道:“安静,小鬼们!”

我胆量壮了几分,朗声说:“我们想出挽救营地的办法了。”

泰森重重叹了口气。我还在等他说下面的话,过了良久,才意识到他已经昏昏入睡了。

我说:“等等!你说这是份礼物?”

我接到手中才发觉这个盒子居然一边冷若寒冰,另一边则炙如烈火。一惊之下,盒子险些从手中落下。更奇的是,无论我怎样转动盒子,朝着大海的一面——也就是北面——总是那冰冷的一面……

只见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身着运动短裤、纽约马拉松比赛T恤衫的高大男子。他身材瘦削却不显病态,头髮梳理得十分整齐,嘴边隐隐挂着一丝微笑。也不知为什么,我看他竟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

安娜贝丝凑近我悄声问:“你知道?”

坦塔罗斯上下打量我几眼,讥讽说:“咱们的厨房男孩有话要说吗?”

“嗯——没有。实际上,这件事最终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那个孩子为了弥补自己的偷盗行为,于是发明了一件乐器送给阿波罗,这件乐器后来被称为小竖琴。阿波罗素来痴迷音律,这么一来就把那些不愉快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赫尔墨斯仰天长叹,说:“堂弟(根据希腊神话,赫尔墨斯为宙斯之子,因为波西的父亲波塞冬是宙斯的哥哥,所以赫尔墨斯称波西为堂弟——译者注)啊,算起来我也活了数千年了,若是我有什么体会的话,那就是无论你的亲人如何作恶多端,你都无法扔下他们不管。虽然他们恨你,令你蒙羞,或者一点也不钦佩你发明了互联网……”

我说:“赫尔墨斯大人,感谢你做的这一切,可是我也许要请你收回这些礼物了。卢克已经无可救药。就算我能找到他……他曾对我说要彻底毁灭奥林匹斯山。他背叛了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尤其是对你恨之入骨。”

玛莎问:“那和这个故事有什么关係?”

我忽然灵机一动,明白了他的问题。他是在问:我打算怎么去办金羊毛这件事?

坦塔罗斯命令说:“都坐下!听我给你们讲一个鬼故事。”

“你说的是地中海吧?”

这时,我听见沙丘那边安娜贝丝在呼唤我的名字。泰森的喊声也从更远的地方传来。

另一个回应说:“是啊,他还想再出风头呢!”

二蛇闻言立刻停止纠缠。

玛莎说:“那是我的主意。”

“好啦好啦,别再斤斤计较啦!”男子说着,把手机放回口袋,“我们刚才谈到哪儿了……哦,对了,祥和又安静。”

这下就连安娜贝丝都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北纬30度31分,西经75度12分。他说得真对!『白头三姐妹』给我们的数字原来是坐标啊。坐标的位置应当是在佛罗里达附近的大西洋里,是魔兽之海。啊,我们需要寻宝!”

“我……我不太明白。”

“为什么?”

我说:“这些数字是航海坐标啊,纬度和经度。我从地理课上学来的。”

“好好听着,听我给你讲真正的金羊毛故事:很久以前,宙斯有两个孩子,卡德摩斯和欧罗巴。一天,他们被凡间的人当做贡品祭祀诸神。情急之中,两个人向宙斯祈祷,祈求帮助。于是宙斯派了一只生有双翼的山羊来搭救他们,这只山羊的毛是纯金的。金山羊从希腊救起两兄妹之后一直飞到黑海沿岸的科尔喀斯国。哦,事实上金山羊只把卡德摩斯带到了目的地,欧罗巴半途中从金山羊上掉下来摔死了。不过这无关紧要啦!”

我说:“可是格洛弗找到了啊!他原想寻找潘神,可误打误撞之下却找到了金羊毛。因为潘神和金羊毛都能辐射出自然魔力。这样就解释得通了。安娜贝丝,我们不但能救出格洛弗,还能找回金羊毛挽救营地。这简直是完美的结局啊!”

我说:“你是说,哪怕未经允许,我也应该去喽?”

我站起身说:“先生。”

唱的都是些营地的老曲目:《漫步在爱琴海畔》、《命运我操纵》和《大地之王迈诺斯》。篝火被施加了魔法,歌声越大,火焰蹿得越高,并且还能随着歌唱者的情绪而变化色彩和温度。但是,今晚这篝火只有一米多高,火焰也摇曳不定,似乎快要熄灭的样子。

坦塔罗斯说:“很好,我将授权一位战士去执行这项光荣的任务,找回金羊毛,挽救营地。当然啦,这一去也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赫尔墨斯惊讶地说:“你真聪明,我竟从未想到过这一点。不过它的原本用途比指南针要神奇得多。打开盖子,大风会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使你能够飞速前进。现在不能用!等要用的时候,只需把盖子旋拧一点点。魔盒产生的风有点类似我的风格——永不停息。有一次,我……哦,不过我相信你肯定会小心使用的。接下来给你看第二份礼物。乔治?”

一个女性声音叱责说:“正经点儿!”

他挨着我坐下,打开可乐喝了一大口,说:“啊……太爽了!祥和,安静——”

我一时间沉默不语,心里暗暗寻思。这件事可比我在混血大本营里见到的任何东西都来得唐突。

“船?”

说着,他恶狠狠地瞪了我和安娜贝丝一眼,彷彿恨不能将我们生吞活剥了一般。然后他说:“我选的这位领头人在营地中素有威望,而且在今天的比赛和战斗中也表现出了超常的机智和勇敢。我宣布,这次寻宝就由你来领队……克拉丽丝!”

“不成。我……哦,我不能让你插手这件事,大个子。太危险啦!”

“什么?哦,他们不咬人。说你好,乔治和玛莎!”

安娜贝丝紧皱眉头,说:“我们必须和坦塔罗斯谈谈,请他批准我们去寻宝。不过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玛莎冲我吐着蛇芯说:“哦,别听乔治胡说!他只是因为赫尔墨斯最喜欢我,而心里不忿罢了。”

没有一个人做声。

我的脑子里都是被他塞进短裤的那两条小绿蛇的影子,听到他问,于是回答说:“哦,我喜欢武仙座。”

乔治说:“给我带只老鼠回来!”

那男子说:“噢。听着……我知道,可是……我不管他是不是被困在一块岩石上,也不管有没有秃鹫在啄食他的肝脏。如果没有他的追蹤号码,我们就无法找出他的包裹的方位……送给人类的礼物,太棒了……你知道我们给了多少那种东西……哦,算啦。听着,只需要按客户厄里斯(厄里斯是纷争女神,曾挑起特洛伊战争——译者注)的要求,把他交给她就行了。我挂电话了。”

“对啦。”

我接住瓶子说:“多谢啦!可是赫尔墨斯大人,你为什么要帮我?”

话音未落,他口袋裏的手机响了。

我说:“等等,我现在还没想好。喂,我还没答应参加这次行动呢!”

夜空晴朗,繁星点点。我仰天而卧,开始按照安娜贝丝教我的方法辨认起星座来——人马座,武仙座,北冕座——忽听有人说话:“真美啊,是吗?”

赫尔墨斯说:“是我想出来的!我是说互联网,不是说老鼠的事。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啦。波西,你能明白我关于亲人的这番话吗?”

玛莎对我说:“祝你好运!”

坦塔罗斯怒气冲冲地叫喊:“好吧!你们这群小鬼是不是想让我批准寻宝呀?”

我躺在床上想合却又不敢合上眼睛,生怕再梦见格洛弗。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心灵感应……如果格洛弗有什么不测……我还能够再度醒来吗?

克拉丽丝表情十分不自然,似乎不愿当着大家的面受到坦塔罗斯的宠信,说:“先生——”

我的脑子里立刻出现一个刺耳的男性声音:“你好啊,乔治和玛莎!”

我转换话题说:“泰森……营地就是你的家,一个温馨的家。相处习惯之后,其他人会接受你的。我向你保证。”

赫尔墨斯拿起瓶子摇了摇,说:“你说的是柠檬味儿的。葡萄味儿的应该是复仇女神的形状吧,要么是鹰眼女妖?不管怎么说,这些药片功效很大。若非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

火焰呼地一下蹿得老高。

我忽然想到格洛弗,记起所有的赛特都能感应人类的喜怒哀乐。不知道独眼巨人有没有这种特异功能。

宵禁之后私自外出也是违反营地纪律的,一旦被逮到,要么受到严厉处罚,要么直接进到鹰身女妖的肚子里。可是我渴望见到大海,在海边能使我心境平和,思路澄明。相比之下,清规戒律显得不再重要。于是,我离开宿舍,朝海边走去。

坦塔罗斯厉声喝道:“还不快去!”

当晚的营火晚会上,阿波罗族领着大家一起唱歌。虽然他们想尽办法提振勇士们的士气,可遭此重创之后,士气很难立即恢复。我们围成半圆坐在石台上,伴着阿波罗族的吉他和竖琴声,看着篝火,心不在焉地随口唱着。

乔治说:“没有关係。可是我饿了。”

“我……我没有得到参与行动的许可。”

赫尔墨斯说:“这么说吧。年轻人不守规矩是常有的事,但只要他最终能够把事情办好,有时就能逃脱惩罚。你看我这么说怎么样?”

节杖又变成了手机。

坦塔罗斯呵斥说:“胡说八道。我们根本不需要拯救。”

阿瑞斯族有人大呼小叫:“快坐下吧!去年夏天你已经风光过一回啦!”

“我很想去。我必须去救格洛弗啊。”

“我妈可不喜欢这种歪理。”

我点点头。原来就在安娜贝丝提到“白头三姐妹”时,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当时我对那三个老太婆的话还全无头绪,可是现在就如拨开云雾一般,全都明白过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相信我。此药含有九种重要维生素、微量元素、胺基酸……哦,反正你自己慢慢体会去吧。”

“你怎么看待这句话:偷窃不总是坏事?”

安娜贝丝点点头:“不但如此,有了它,咱们营地的魔法防御也将威力倍增。可是波西,金羊毛已经失蹤了数百年。无数的英雄曾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只为一览金羊毛的真容,但是均无果而终。”

乔治补充说:“要不是你把盒子塞进玛莎的嘴里,盒子就更值钱啦。”

没等我回答,玛莎的声音从口袋裏传出来:“穀物女神得墨忒耳来电,接二号线通话。”

大家齐声高呼:“是!”

唱完最后一首歌,坦塔罗斯说:“好啊,大家唱得非常好!”

手机瞬间发出耀眼蓝光,变大成一个一米高的木棍,顶端还吐出一对鸽子一样的翅膀。乔治和玛莎也都变成了正常尺寸的大蛇,互相缠绕着盘踞在木棍中部。是节杖,那是第十一主神的标誌。

“别瞎说!波塞冬不是认领你了吗?所以说……他肯定很关心你……非常非常关心……”

玛莎恳求说:“演示给他看!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恢复本来大小了。”

在坦塔罗斯看来,那群斯廷法利斯怪鸟只是来树林里歇息片刻,本来彼此相安无事,都怪安娜贝丝、泰森和我胡乱驾驶战车,惊扰了它们,这才对我们发动攻击。

“你发明了互联网?”

这简直是荒唐透顶,我气得让坦塔罗斯一边凉快去。结果他一怒之下,把我们三个人发配到地下厨房去了——和洗碗工哈耳皮埃鹰身女妖一道刷盘子刷碗。鹰身女妖们喜欢用滚烫的岩浆洗碗,据说这样不但能增加餐具的光泽,还能杀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细菌,害得我和安娜贝丝不得不戴上石棉手套,穿上石棉围裙才敢干活。

“嗨,我可是海神的儿子啊!我去那里,就像逛我家的后花园一样,有什么难的?”

那男子叹了口气,从口袋裏掏出电话。我一看之下登时目瞪口呆,只见那手机发出蓝蓝的光。当那男子拉出手机天线的时候,有两个活物缠着手机蜿蜒游走——居然是两条蚯蚓大小的绿蛇。

坦塔罗斯转身面对我们,绷着脸说:“现在宣布明天的日程安排。”

我问:“他被炸成碎片了吗?”

他抽泣着说:“过去爸爸总是很关心我。现在……我恨他生下我。我本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

他盘膝坐着仰视苍穹,缓缓说:“我好久没有这么放鬆过了。自从有了电话——嘟,嘟,嘟,简直跟催命鬼一般。你喜欢哪个星座,波西?”

我说:“不会吧,这些含片都是牛头怪的形状?”

月光透过窗户缝隙照进屋内。寂静的夜里,隐隐听到远处海浪的哗哗声。空气中透着草莓田飘来的泥土芬芳,时不时地,山林女神在追逐树林里的猫头鹰时发出阵阵欢笑。可就在这静谧的夜晚,到处透出一丝不安的气息——那是塔莉亚大树散发的死亡气息,正在山谷中徘徊蕩漾。

“传说中的金羊毛。你说真的?”

眼泪在泰森的眼睛里滴溜溜打转。

“接受事实吧!”

“那里可是一片广大的海域啊,波西。咱们要在深海群魔的眼皮底下寻找一个小小的孤岛。”

乔治说:“还有一千零三十八封电子邮件,这还不包括要求订购打折仙果仙食的来信呢。”

“像你这么聪明的男孩,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猜出来?”

“还能够治好塔莉亚大树。”

说着,他走到台前,拿起一根插着烤果脯的牙籤,故作漫不经心地想取下来。可没等他碰着,那颗果脯就自动从牙籤上掉落下来。坦塔罗斯急忙去抓,那颗果脯躲无可躲,乾脆一头扎进火堆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

厨房里的工作虽然繁重而危险,但让我和安娜贝丝同仇敌忾,重新和好,而且也给了我们充裕的谈话时间。

于是她压低声音说:“波西,我们面对的是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他是所有独眼巨人中最为兇残的一个。他居住的海岛只可能在一个地方,那就是魔兽之海。”

说着,他打了个响指,我的脚边立刻出现三个黄色帆布行囊。他说:“它们都是防水布料做的。如果好言相求,你的父亲应该会帮你们登上那艘船。”

我说:“哦,知道。不就是那部老电影嘛,关于机器人的。”

那男子似乎毫不在意,看了看屏幕来电显示,嘟囔说:“我得接个电话,稍候……”然后对着电话说,“哪位?”

我说:“等等。听你的口气,好像这个……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的东西是世界上唯一能拯救营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啊?”

他张开手掌,节杖立刻飞了过来落在他的手中。

我说:“你是卢克的父亲,偷神赫尔墨斯。”

赫尔墨斯说:“如果我是你,就会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拿定主意。不然就要被鹰身女妖吃掉啦。话说至此,晚安,堂弟。我这么说会不会显得怪异?愿诸神保佑你!”

我问:“我们还有选择吗?你到底帮不帮我去救格洛弗?”

赫尔墨斯说:“行装都为你準备好了。我经常出门在外,这方面还比较有经验。”

此时,激动的我才不怕坦塔罗斯的恐吓呢。我要去最危险的地方,我要去搭救格洛弗,挽救营地。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我前进的步伐。

乔治说:“老鼠真好吃!”

泰森把手里的零部件放在一张油纸里包好,倒在舖位上,两手抱在胸前,活像一只泰迪小熊。然后他转身朝里沖墙躺着,显露出背上的道道疤痕。那些疤痕就好像被人开着拖拉机从他的背上碾过一样。许久以来,我都很想知道那些伤疤背后隐藏的故事。

坦塔罗斯固执地说:“没有必要嘛!”

我对他的全部了解就是——深更半夜出现的一个陌生人。按理说,我应当大呼救命、拔腿就跑。可是那男子举止和善,我心里竟没有产生丝毫的惧意。

玛莎张开嘴,她的嘴不停张大,最后竟能容纳下我伸进一只胳膊。然后她从嘴里吐出一个不鏽钢罐子——那种带有塑料盖子的老式保温餐盒。保温盒的侧面是红黄色的彩釉,描绘的是古希腊图画——一幅图画画的是一位英雄正在手刃一只雄狮,另一幅画的是一位英雄正举起长着三个头的冥府恶犬。

我哄骗他说:“哪有这回事!安娜贝丝喜欢你呢,真的。”

“《海格力斯半身像》?”

“哦……”

“回答得真明白。谢谢啦。”

玛莎怒道:“看我不收拾你!”两条蛇开始绕着节杖你追我赶。

在他听电话的时候,那两条小蛇就在他耳边上下游走。

我说:“我知道去哪里找。”

男子问:“我能坐下来吗?我已经好久没有坐过了。”

“可是,那小孩的行为毕竟违反道德啊!”

他伸出鈎子一般的手指,朝人群中的几个人指着,其中就有我。

坦塔罗斯说:“等一等!”

我不想给他处罚我的藉口,于是乾脆沉默不语。

赫尔墨斯没有理会,继续说:“一天晚上,这个孩子趁着妈妈一时疏忽,悄悄溜出他们居住的山洞,偷走了阿波罗的几头牛。”

狄奥尼索斯早早便离开了。他勉强听了几首歌后,实在觉得乏味,于是嘴里嘟嘟囔囔地发牢骚,说虽然以前和喀戎玩纸牌时感觉无聊透顶,可如今还不比当初呢。然后他嫌恶地瞪了眼坦塔罗斯,转身回大堂去了。

思绪万千之下,我乾脆从床上爬起穿上衣服,拿了一条毯子,从床下拖出一捆可乐 地里不允许喝可乐,不仅是可乐,所有的外带食品统统禁止。不过只要你去找赫尔墨斯族中的某个人,付给他一些德拉克马金币,他就会从山下的便利超市偷偷运进来你需要的任何东西。

大家的声音更高了:“我们要寻宝!我们要寻宝!”

众人怒目而视,坦塔罗斯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赫尔墨斯没有回答。

玛莎说:“你有六个未接来电。”

我坦白地说:“我正拿不定主意呢。这件事很棘手,非常棘手。”

克拉丽丝瞪了我一眼,又说:“我接受这次寻宝任务!我,克拉丽丝,战神阿瑞斯的女儿,将会拯救我们的营地!”

安娜贝丝将一盘鸽子骨头倒入岩浆里,说:“波西,还记得『白头三姐妹』吗?她们说知道你要找的地方在哪儿。而且她们还提到了伊阿宋。三千年前,她们曾教他如何找到金羊毛。你总该知道伊阿宋和阿耳戈斯的故事(伊阿宋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位王子,他的叔父珀利阿斯篡夺王位后,令伊阿宋去科尔喀斯觅取金羊毛。伊阿宋与阿耳戈斯等英雄历经艰险后取得金羊毛——译者注)吧?”

玛莎怒气冲冲地喝止说:“闭嘴!你想被设置成振动状态吗?”

坦塔罗斯接着说:“诸神甚至邀请这位国王前往奥林匹斯山赴宴。在宴会上,他窃取了些神仙食物和浆露,想带回人间去参详其配製方法——特此声明,他只带了小小的一袋——众神却为这件小事惩罚他,永远禁止他参加奥林匹斯盛宴!这位国王遭到了子民的嘲笑,他的孩子们也责怪他。哦,我忘记说了,他的孩子非常可恨,就像你们一样可恨!”

“百慕达三角?”

他叹了口气,强打笑容说:“也许是因为我希望你能在这次行动中挽救很多人吧,波西。而不仅仅是救你的朋友格洛弗。”

“非常正确。”

乔治说:“叫偷神最贴切。”

大家不知道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只得乖乖地听从命令。这时他头顶上的光环放射出更邪恶、更强大的魔光,比我见过的任何魔兽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久很久以前,人间有一位国王,他深受诸神的宠爱。”说着,他将手放在胸膛上,我觉得他其实就是在说自己。

赫尔墨斯笑了笑,说:“我曾经认识一个男孩……嗯,年龄比现在的你还要小,当时还只是个婴儿吧。”

“不是。哦,也算是吧……不过不是。”

赫尔墨斯叹了口气,说:“它是一部很精采的电视剧。那时赫菲斯托斯电视还没有问世。当然啦,这个保温盒本该更有价值,要不是我把整个盒子——”

他这么大吼一声,全场顿时被吓得不敢再说话。

我突然福至心灵,说:“这是个指南针啊!”

“确实没有。这么说,你打算就此罢手喽?”

克拉丽丝能够挽救混血者之丘吗?我不由得想,若是坦塔罗斯让我去,成功的概率肯定会更大一些。

赫尔墨斯指了指。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艘大型游轮正缓缓驶过长岛湾。整条船上灯火通明,映衬在夜晚的海面上,煞是好看。

“嗯……你究竟是何方高人啊?”

篝火顿时光芒四射、艳丽无比。阿瑞斯族的战士们兴奋得跺足欢呼:“克拉丽丝!克拉丽丝!”

我说:“30,31,75,12。”

赫尔墨斯说:“她当然会碰到你,因为你们缠在一起了呗。再缠下去,你们两个又会打成个死结了!”

“噁心的感觉?”

我凝视着他问:“你不是想要我挽救……格洛弗吧?”

“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对付那几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的吗?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回报诸神对他的惩罚吗?有一天,他邀请诸神到他的宫殿里赴宴。诸神以为他心胸宽广,受到惩罚后竟能不心存怨恨,对之无不交口称讚。盛宴欢飨之际,谁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儿女们始终没有在大家面前出现。就在众神饮酒正酣的时候,这位国王奉上了一道特殊的菜餚。聪明的勇士们,你们知不知道那锅里炖的是什么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