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妖魔之海·崇尚武力的克拉丽丝

上一章:第32章妖魔之海·与殭尸们同行 下一章:第34章妖魔之海·C.C.S温泉胜地

努力加载中...

船长笔直地站在她的身后,一脸愤愤的样子。他死死地盯着我,绿莹莹的眼睛发出饑饿的光芒。他回答说:“只要能结束这场该死的战争,长官,我们愿意为你干任何事,杀任何人。”

“哦……好吧……”

岛屿的形状犹如一把开山利斧将马鞍劈成两半,两端是风景秀丽的山峦,岛中央则为宽阔的大峡谷,峡谷上搭起一座软绳天桥。各处溪水蜿蜒流淌至峡谷边缘时顺势而下,真如银河自九天飞落,水雾溅腾处形成一道道绚丽的瀑布彩虹。树上鹦鹉啼鸣,遍地野花怒放。千百只绵羊在草地间食草,身上的皮毛发出银币一样的奇特光泽。

轰隆!

克拉丽丝说:“我们绕不过礁石。大家都会被她吃掉的。”

克拉丽丝声音颤抖地说:“我会成功的!您会为我骄傲的,父亲大人。”

泰森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安娜贝丝说:“你确实疯了。”

格洛弗激动得抽泣起来。

安娜贝丝说:“你没听懂我说的话。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大家一同渡过难关。”

船长大喊:“克拉丽丝长官,右舷和船首的火炮已经进入射程!”

我拔出激流剑朝伸下来的舌头劈去,可惜晚了一步,又被它捲走了一名殭尸水手。

克拉丽丝微笑说:“杀任何人,我喜欢听这句话。”

安娜贝丝说:“我们得另想法子。这样下去可不行。”

“嘿嘿!”

克拉丽丝说:“大砲不能将岩石轰开。而且,还有魔兽……”

虽然在梦中,但我依然能感觉到它向四周辐射出的能量,这股神奇的能量所及之处,草儿更加嫩绿,百花越发娇艳。此情此景,使我完全能够想像得出这种强大能量对赛特们所产生的吸引力。

我问:“泰森在哪儿?”

安娜贝丝说:“上救生艇!快!”

安娜贝丝说:“他是独眼巨人,不怕火。而且他还懂机械。”

每走过一处,船上的殭尸水手们都友善地看着我们。后来我才得知,那是因为安娜贝丝来自弗吉尼亚,而我则和南北战争中南方将军杰克逊同名的缘故。可是当我告诉他们本人来自北方大城市纽约的时候,他们立刻对我失去了好感。

泰森紧张地小声说:“活塞的压力太大了。”

我说:“克拉丽丝,坦塔罗斯在利用你。他才不管营地的安危呢。相反,他巴不得看到营地被摧毁才好。他在故意让你失败啊!”

“随我来!”独眼巨人抓住格洛弗的腰肢,连扶带拽地将他带到屋外。格洛弗努力装成人行走的模样。他的面纱歪向一边,时刻都可能暴露出真面容。

我问:“什么?神谕对你说什么了?”

随着战舰的加速,蒸汽机发出轰鸣声。

我说:“那是找死啊!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

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殭尸水手们却都非常镇定,有条不紊地进行各项工作。也许是因为他们曾经为了一个失败的决定而付出了生命,此时此刻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旧事重演罢了,自然是早有心理準备。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是死人,即使作最坏的打算也不可能死第二次了吧。不过,我可是活生生的人啊,没有那种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格洛弗看上去彷彿快要哭出来了——自由,近在咫尺的自由,可是又那么遥远,远在天涯。在巨石关闭洞口的一剎那,他的眼眶湿润了。轰隆一声,格洛弗再次被关进暗无天日的洞穴里。

“遵命,长官!”

独眼巨人大声说:“就算他们过得了那一关,最后还得过我这一关才行。”

“当然不是。是我父亲给的。”

安娜贝丝紧抓栏杆站在我的身边,说:“你的魔法保温盒里还能吹出风来吗?”

我说:“克拉丽丝,卡律布狄斯在吞吸海水。这个传说是真的吗?”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自己不断地沉入海底,心里清楚泰森永远地离我而去,恨不得就此淹死在这里,一了百了算了。

泰森被这群活死人吓得不轻,苦苦央求安娜贝丝时刻拉着他的手。

安娜贝丝问:“我们是你的囚徒了?”

她赫然出现在百米之外,笼罩在一片水雾中。我头一眼注意到的是一块暗礁,那是一块黑色的珊瑚礁,上面居然还有一棵无花果树。在这波涛汹涌的漩涡中,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幅平和的景象,显得十分不协调。礁石旁边是涡流旋转出的一个巨大黑洞。我仔细望去,全身的汗毛顿时竖立起来,原来那个黑洞竟然是一张大嘴巴,垢迹斑斑的牙齿足足有划艇大小。更噁心的是,那些牙齿缝中塞了许多腐烂的食物残渣、腐蚀的铁板、浮木和漂流垃圾。

说着,他一拳打在身边的一块岩石上,岩石立刻四分五裂。然后他说:“跟我来!回洞里去!”

“那当然啦,父亲大人。”

赫然便是金羊毛。

安娜贝丝说:“从『撞岩』走行吗?伊阿宋就是从那入口进去的。”

“可是神谕说——”

我在空中连翻跟头,头部不知被什么硬东西撞了一下,接着扑通一声掉进海里。如果我不是波塞冬的儿子,从这么高的空中落下来砸在水面上,只怕会立刻粉身碎骨了。

“你是说,就连你的族人也不帮你?”

独眼巨人咧嘴笑着说:“可怜的小甜心!糟糕的纺织工,哈哈!不必担心,有了这种毛线,你就不用再返工了。明天必须把婚纱织好!”

锅炉舱爆炸的惊人威力,将船体炸得碎片四散飞出。

泰森说:“安娜贝丝说得真对。蒸汽机快不行了。”

“泰森,不要去!”我抓住他的手,“太危险!”

我问:“什么?唯一路径?海面这么宽阔,完全可以绕过去啊!”

独眼巨人说:“你在拆线!可算找到问题所在了!”

克拉丽丝指着礁石上的悬崖说:“从海妖卡律布狄斯与海妖斯库拉中间穿过,是通往魔兽之海的唯一路径。”我有种感觉,某种我不想遇见的东西就住在那个悬崖上。

克拉丽丝在砲台上狠狠一拍,说:“我就需要几分钟!只要能坚持到进入射程就行!”

克拉丽丝听从安娜贝丝的命令,和几个殭尸水手揭开救生艇上的帆布。这时,海妖斯库拉的许多头如流星雨般纷纷落下,捲走了一个又一个殭尸水手。

阿瑞斯喝道:“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他们不……我没让他们来 地需要人手保护。”

克拉丽丝不相信地说:“就凭你?”

“战神阿瑞斯?”

警报声又响起来。我听见有几位指挥员一边下达準备大砲的命令,一边朝这里走来。

我顺着她的方向看去,天阴沉沉的,看不大清楚。海面上云蒸霞蔚,就像熨斗烫起的蒸汽一般,仅能望见远处几个朦朦胧胧的黑影。

船上警报声四起,我顿时醒过来。

我问:“你的同族伙伴在哪里?你不是可以带两名随从吗?”

我点点头,说:“不过现在不能用。在漩涡里,哪怕多一点点风,也可能会使情况更糟。”

岛中央的绳索桥边,有一棵参天橡树。最低的树枝上挂着的一件奇怪东西在闪闪发光。

匆忙中我大约计算了一下,发现海妖卡律布狄斯的吞吸要花三分钟,而其吸力範围则接近方圆一公里。要想避开她,只能从斯库拉礁石边绕行。而那也将会非常凶险。

经过了一夜的航行,此时战舰已离开佛罗里达北海岸,深入至人类船只极少到达的神秘海域。

克拉丽丝唯唯诺诺地说:“是……是,父亲大人。”

那名水手大声说:“不行!那里太热,我们会被蒸化的。”

安娜贝丝倒吸了口气,说:“你疯啦?”

我点点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看到的事情太过突然,令我短时间内还无法想透彻。这件事和晚上做的梦同样令我焦头烂额。

“她住在悬崖上的一个山洞里。如果我们过于靠近,她就会伸出头来把船上的水手们叼走。”

我把保温盒扔给安娜贝丝,说:“你上另一艘小艇。我去找泰森。”

我的拳头一下子攥紧了,因为那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我最讨厌的奥林匹斯诸神中的战神——阿瑞斯。

“到目前为止还算客人吧。”克拉丽丝将双腿搭在桌子上,又打开胡椒酒,“船长,带他们下去,给他们安排几张床位。如果这几个人不守船上的规矩,就按敌方间谍论处。”

安娜贝丝见面就问:“出什么事了?脸色这么差,又做梦了?”

“没错,不但吞吸,还往外喷呢!”

克拉丽丝叫道:“不行!”

接着,他那张魔鬼脸出现在我的正上方,说:“快起床,纽约人!你的朋友们已经上去了。我们快要到入口了。”

克拉丽丝命令:“再打!”大砲重新装上弹药,可我知道就是打过去也毫无用处。战舰下沉得太快,还没等炸伤海妖,我们自己先死几百回了。

克拉丽丝拔出宝剑,说:“不能下去!船舱里着火了!”

战舰浮在一个十米高的浪头上被向后抛出。我使尽了所有的魔力,试图避免战舰发生颠覆,可是战舰依然失去了控制,被浪涛抛向海妖斯库拉的礁岛。

“快下去修好啊!”

就在上楼梯的时候,我忽然心里一颤,感觉有某种东西就在附近——一个熟悉却令人讨厌的东西。也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想打人的冲动。如果这时有个殭尸水手从我身边经过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上前动手。我上一次产生这种怒气的时候是在……

没等船长说完,忽然一根棕绿色的舌头样的东西从天而降,在他腰上一卷,闪电般带走了他。眨眼间,船上只留下他的一双皮靴。

哪个牙医要是碰到卡律布狄斯这副牙齿,恐怕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说起来这个海妖其实也没什么本事,仅仅是长了一张大嘴而已。千百年来什么也不干,就是待在海底张开大嘴这么一吸,吃喝乾净后连牙都不刷。卡律布狄斯吞吸起来,能把周围的海水连带里面的东西——鲨鱼、成群的鱼儿,还有大乌贼全都吸进嘴里。就这么几秒钟工夫,我们的战舰就要成为她的下一顿美食了。

安娜贝丝问:“你说什么?”

我大喊:“大家都下到船舱里去!”

一名水手突然从船舱里跑上来,身上的制服冒着青烟,鬍子都着火了。他向克拉丽丝报告说:“蒸汽机超出了负荷,长官!锅炉舱就要爆炸了!”

独眼巨人得意地说:“看到那边了吗?那金羊毛是我最珍贵的藏品!是很久以前我从英雄们那里偷来的,从那以后——哈哈,就有免费的食物自动送上门来了!全世界的赛特们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来到这里。赛特的肉真是好吃啊!现在嘛——”

“你们有大麻烦了。”克拉丽丝对我们说。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轰隆的机器声也的确令我不安。

“管不了那么多了。波西,打开保温盒。”

“小美人儿害怕了,真可爱!别担心!独眼巨人有随机应变的防御系统。他们要想进来,得先过我的宠物们那一关才行。”

格洛弗朝四周望了望,岛上除了吃草的成群绵羊外,没有看到任何其他异常。

忽然又是一声爆炸,原来是安娜贝丝将赫尔墨斯的魔法保温盒拧得过了一点点。白色旋风顿时向四面八方喷出,救生艇借助风力飞速散开,我则被这股旋风吹得向远处飘去。

格洛弗吓得大叫起来。哪知独眼巨人只是从身边抓起一只绵羊,用剪刀一通乱剪之后,递给格洛弗一大团羊毛。

她问:“那你能控制水吗?你是波塞冬的儿子啊。以前你也干过。”

“可是……可是,亲爱的,”格洛弗嚥了口唾沫,“如果有人来营救……我是说有人来袭击这个小岛,该怎么办呢?”说着,格洛弗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自然知道他这么问是有意让我听的。“你该怎样才能不让他们从这里直接攻入到你的洞里呢?”

泰森拍了拍我的手,说:“只能这样,哥哥。我会修好的,待会儿见。”他的神情是那样的毅然,甚至到了自信的程度。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果敢。

“那海妖斯库拉呢?”

说着,他举起一只拳头。虽然仅是蒸汽中的一幅图象,但克拉丽丝仍是被吓得瑟瑟发抖。

我问:“这艘船是他们给你的吗?”

我匆匆忙忙将随身物品胡乱塞进一个水手背包,往肩后一搭。我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在这艘船上再多待一个晚上了。

克拉丽丝下令:“开火!”

我看着他跟在那个水手后面进入船舱,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刚想追上去,战舰忽然又往前滑行了一段距离,接着我就看见了海妖卡律布狄斯。

“没别的办法,长官。船体快要被炸裂了!没办法……”

克拉丽丝一掌拍在桌上,说:“不行!这次寻宝行动是属于我的,你这如意算盘打得也太精明了吧!这次要由我来唱主角,你们休想插手。”

只听见船长那粗哑的声音喊道:“所有人都上甲板!快去找克拉丽丝女士!那个小姑娘到底去哪儿了?”

克拉丽丝眼珠一转,说:“你怎么什么都不懂?无论我们怎么绕,她们总会出现在正前方。如果想去魔兽之海,你就得从她们之间横穿过去。”

机器轰鸣,锅炉的温度已加热到了极点,就连脚底下的甲板都开始发烫。滚滚黑烟自烟囱中涌出。红色的阿瑞斯战旗迎风飘扬。

我撕心裂肺地吼道:“泰森!”

克拉丽丝幸灾乐祸地告诉我们:“坦塔罗斯已经将你们逐出营地了。狄先生宣布如果你们胆敢再回营地的话,他就要把你们打成肉酱。”

克拉丽丝不屑地说:“你以为普天之下只有你父亲才拥有大海的力量吗?告诉你,每逢战争之后,战败者都要向战神阿瑞斯供奉,作为战败的惩罚,因此我父亲的军舰多的是。于是我就向他祈祷,请他赐予了一艘。喏,就是现在乘坐的这艘。船上的这些活死人全都听我的调遣。是不是,船长?”

她说得没错。我闭上双眼,想运用魔力令海水平静下来,可是却无法集中精神。海妖卡律布狄斯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吵了。

阿瑞斯警告说:“最好如此。是你向我讨来这次行动的。如果你让那个杰克逊小子把功劳抢走的话——”

安娜贝丝问:“是龙捲风吗?”

一名水手惊叫:“斯库拉!”紧接着,又一根彷彿爬行动物舌头样的东西从礁岛的悬崖上伸下来将他捲走。就在这一念之间,两个人消失了,而我除了看见牙齿和鳞片从眼前一晃之外,甚至没看清那妖怪长得什么样。

这时,海妖的大嘴忽然闭合,海面顿时风平浪静。

格洛弗坐在织布机旁,飞快地拆着婚纱上的织线。门口的巨石悄无声息地移开,独眼巨人探进头,大吼道:“哈哈!”

三轮炮火打进海妖的嘴里,第一轮砲弹将她的门牙炸掉了一个角,第二轮被她吸进了肚子里。第三轮则打中了她牙缝间的铁板,反冲回来将阿瑞斯战旗的旗杆炸断了。

水手回答说:“还在下面努力维持。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他得意地说:“用这些羊毛织吧。有魔力的,不会被拆掉。”

她说:“不能下去!你会被烧死的!”

我刚一睡下,噩梦就来了。

我们硬着头皮在船上参观了一圈,船舱内都不点灯,里面挤满了殭尸水手。船上的蒸汽炉轰隆隆震耳欲聋,彷彿随时都可能爆炸。在克拉丽丝的引领下,我们先后看了导航室、弹药库和砲台。砲台左右两侧是道尔格林膛线炮,前后两端则架了两挺机关枪。枪炮的弹药都是用精铜製作,特意用来对付魔兽的。

克拉丽丝喝道:“好,去吧!”

“我不能丢下泰森!”

船长的骷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当然是魔兽之海了。”

克拉丽丝说:“不,是海妖卡律布狄斯。”

克拉丽丝说:“不行!如果斯库拉吃不到嘴边的肉,她就会把整条船都掀翻。而且,她住的地方太高,我的大砲肯定射不準。而卡律布狄斯就坐在旋风中央,我们只要把船开过去,一通炮击过后,送她见冥王去!”

“你……你想得太周到了!”

她说得那么自信,我几乎想相信她了。

格洛弗惊叫说:“亲爱的!我没有听见……你怎么不打招呼就开门了!”

“宠物?”

说着,独眼巨人弯腰抄起一把铜剪刀。

晚餐时,我们一行人来到船长室。这里几米见方,但却是船上最大的舱室了。桌上铺了一层洁白的亚麻桌布,摆放好了各种瓷器餐具。大家就座后,有殭尸船员陆续端上花生酱、果冻三明治、薯片和胡椒酒等食品。我本来不愿吃由殭尸端上来的食物,可是饑肠辘辘之下也顾不了许多了。

独眼巨人没有停留,而是带着格洛弗来到房间尽头的一块巨石前。阳光透过石缝照射进来。格洛弗贪婪地大口吸气。啊,好新鲜的空气!

“住口!我不需要他们帮忙!也不需要你们帮忙!”

还没等他详细解释,就听咕噜噜一声巨响,漩涡又开始往里吸水了。战舰猛地往前滑行,我顿时仰翻倒地。我们掉进漩涡里了。

“不!我才不在乎神谕说什么——”她突然打住了话语。

原来海妖斯库拉咬住了我的背包,想将我叼到崖上的巢穴里去。我想都没有想,反手就是一剑刺出,正中她的黄色眼珠。那海妖闷哼了一声,舌头鬆开了我。

这时,有一个浑身冒着青烟的水手从下面的船舱跑上来,恰和克拉丽丝撞在一起,两人几乎摔出船外。那个水手大声报告:“蒸汽机要炸了!”

安娜贝丝说:“泰森成功了!”

几分钟后,前方的黑影逐渐清晰起来。北边的那个黑影原来是一块露出海面的巨大礁石,有数十米高。礁石的南边大约一公里处的那块黑影却是一个正在形成中的风暴。

我灰心地说:“我……我做不到。”

独眼巨人拉着他走进一处仓库模样的房间里,屋子里到处都是羊皮製作的装饰品。有羊皮躺椅、羊皮电视机,粗陋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绵羊形状的收藏品——绵羊脸咖啡杯、绵羊小雕塑、绵羊桌球、绵羊书和绵羊电影。房间里的灯也是点燃了的绵羊骨头和另外一种形似绵羊骨头的东西——应该是那些曾经到这个小岛来寻找潘神的赛特们的骸骨。

随着战舰逐步接近,只听得海妖卡律布狄斯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那湍流声彷彿是一个宇宙间最大的抽水马桶正在沖水。卡律布狄斯一吞吸,战舰就摇摇晃晃地前进数十米。她一喷吐,我们的战舰便随波而涨,接着便遭到三四米高的巨浪冲击。

“我不管神谕说了什么!”阿瑞斯大吼道,吼声把图象都震得晃动起来,“一定要成功。如果不成功……”

“太好了!真是送上门来了。”

此时我已是身处百丈高空之中,这一摔下去,絶对连完整的骨头都别想找着一块。就在我往下落的时候,“伯明翰”号战舰在我正下方爆炸了。

“我们必须把船準备好!”

“瞧好吧,跟我学着点儿。”克拉丽丝扭头对船长下命令,“设定航道,目标是卡律布狄斯!”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那张大嘴却猛然张开,朝外喷出汹涌巨浪,把所有不能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其中就有我们刚才射出的砲弹,恰好打在战舰的侧面,叮叮噹当,就像杂耍游戏中的钟声。

于是我悄悄地从通风口退回来,下楼去找安娜贝丝和泰森。

克拉丽丝脸颊通红地说:“没什么。你们只需要知道我一定会圆满完成这次寻宝行动就行了,其他不用你们操心。哦,对了,我不会放你们离去的。”

想到这里,我没有继续上楼梯,而是悄悄地爬到通风口,朝下望向锅炉舱。

克拉丽丝说:“等等!我们需要保持近距离发射!”

安娜贝丝说:“克拉丽丝,卢克可能也在打金羊毛的主意。我们见过他了。他居然知道金羊毛的坐标方位,此刻正往南而去。他还拥有一艘载满魔兽的巡洋舰。”

我说:“那就从斯库拉那儿走吧。让大家都下到船舱里就可以了。”

救生艇正离开大船没多远,冒着火的残骸被炸到天上后又如雨般落下。在此情形下,克拉丽丝和安娜贝丝就算不被海妖吃掉,也会被落下的残骸砸中,最后被船体沉没时产生的巨大吸力拖进海里,葬身鱼腹。

泰森大喊:“不!我能修好锅炉。”

只听阿瑞斯吼道:“我不想听藉口,小女孩!”

“那当然啦,父亲大人。”阿瑞斯学着说了一句,然后说,“真是个废物!早知如此,我就该让一个儿子来执行这次寻宝行动。”

此时蒸汽机发挥了全部的动力来对抗海妖的巨大吸力。那面阿瑞斯破旗从我们身边顺流而过,滑进了卡律布狄斯的大口。战舰则因为泰森而倖免于难。

船长冷冷地说:“船身移动得太快了。你就準备等死吧!”

殭尸水手们跑来跑去。螺旋桨开始倒转,试图要减缓战舰的速度,可是我们仍不断地被吸向漩涡中心。

蒸汽机隆隆作响,船板嘎吱摇晃,战舰开始提速。

“锅炉压力太大。活塞需要修理。”

独眼巨人拖着他走到外面,这里是一个能够俯瞰全岛的小山头。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海岛。

“哦,不是。我……我不是……”

这时克拉丽丝也从锅炉舱内上到甲板,抓起一个望远镜朝前方望去,说:“终于到了。船长,全速前进!”

克拉丽丝尖叫说:“全速后退!”海水在我们四周翻涌旋转,浪头不断地打在发烫的甲板上,哧哧地冒起白烟。“进入射程!準备右舷大砲!”

“哪儿的入口啊?”

“你不想让我生气,是吗?”

船长说:“我们必须弃船了。”

只见克拉丽丝站在我的正下方正对着在锅炉蒸汽中显现出来的一个图象说话。那是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身穿黑色紧身皮衣,剃了军人的那种寸头,戴着一副墨镜,一把匕首斜插在腰间。

我没有听,转身冲下楼梯,还没等脚落地,忽然感觉自己腾空而起,风从耳边嗖嗖地颳着,转眼间,礁岛上的悬崖竟然就近在眼前。

忽然,甲板的震动发生了变化。蒸汽机的轰鸣声变得更响,却也更稳定。船身剧烈颤抖起来,开始向后退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