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妖魔之海·C.C.S温泉胜地

上一章:第33章妖魔之海·崇尚武力的克拉丽丝 下一章:第35章妖魔之海·渴望家庭团圆的安娜贝丝

努力加载中...

我几乎都认不出她了。她穿了一件无袖丝衫,和C.C.S穿的一样,都是白色的。洗浴后的金髮被梳理得整整齐齐,髮梢还缀着金珠子。更要命的是,安娜贝丝居然破天荒地化了妆,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我是说,她看上去太美了,美得令人窒息。即使我现在能够说话,只怕也是结结巴巴的。但是,整个事情完全不对劲。她这个样子已经不是原先的安娜贝丝了。

这时,小舟左侧的海面上露出一段长达三米的绿色鱼鳍,随即消失在海里。

她抿起嘴唇,然后说:“波西,我不该——”

我问:“预言里的这个孩子……难道不会是独眼巨人吗?三巨头有很多魔兽孩子啊!”

瑟茜惊叫着,和侍女们慌慌张张地跑出屋外。几个海盗在后面穷追不捨。

也不知小船漂了多少个小时。这里就是魔兽之海,连海水都泛着碧绿,彷彿九头蛇喷出的酸液。海风腥腥的,鹹鹹的,其中还夹杂了奇怪的金属气味,似乎暴风雨就要来了,或者是其他更危险的事情。因为有海神魔力的缘故,我知道我们在往哪个方向走,也知道在目的地的西边稍稍偏北,距离为一百三十海里。可我依然感到茫然。

我有些后悔,不该放这群目无王法的海盗出来。可是他们被关了三百年啊,理所当然会发洩一通。

“可是——”

“我……我不明白。”

“哈,多谢了。”

就在我们从楼梯上往主建筑走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歌。她的歌声如同轻柔的摇篮曲,歌词虽不是古希腊语,但同样很古老,也许是米诺斯文明的语言吧。我大概能听懂歌词的意思——橄榄树林冷月清辉,清晨骄阳火红绚丽。她的歌声中彷彿有一种魔力,令我飘飘欲仙,不由自主地朝她走去。

饮料的味道和看起来的一样——草莓鲜奶的味道。刚喝下去,立刻便有一股暖流涌向腹内,开始还挺舒服,可是随即就变得发热、发烫,彷彿喝下去的饮料在我的肚子里沸腾了。

过了半晌,安娜贝丝劝慰我说:“也许他还活着呢。我的意思是,他不怕火啊。”

我们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后,C.C.S瞅着我,露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似乎是对我的外表打了一个很低的分数。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糟。也不知什么原因,我总有种想取悦她的冲动。

C.C.S叹了口气,说:“噢,亲爱的,你需要我的帮助。”

泰森最喜欢马了,要是他看见这些喷泉,一定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想到这里,我差点儿扭头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忽然想到:泰森已经死了。

我怨恨地说:“是啊,你从来就不相信独眼巨人能说话算话呢。”

迎客的那位女士问:“各位是头一次光临本岛吗?”

安娜贝丝摇头说:“神谕说的是混血。既是混血,当然是一半人一半神了。目前活着的除了你之外,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我扔掉杯子,说:“你给我喝的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嗯,你肯定不满意现在的你吧!天哪,还不止一个人。不过别担心,在温泉胜地,我们能改善每个人的气质。海拉会详细介绍的。亲爱的,你需要把自我解放出来!”

“那个预言的前提是你还能多活三年。三年时间对于混血者来说可不算短。当喀戎刚遇见塔莉亚时,他以为塔莉亚才是预言里的那个孩子。因此他才会拼了老命将塔莉亚安全带回营地。不过她后来在战斗中身亡,变成了一棵大树。在你出现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究竟是谁。”

安娜贝丝环顾房间,皱眉问:“波西在哪儿?”

我第一个拿到药片,其他的荷兰猪也都跑了过来,围在药片边端详。

我惊异地说:“哇哦。”

“呸!男人抢走了所有的荣耀。”C.C.S合上拳头,熄灭了手上的火焰,“女人要想强大起来,只能当女巫。美狄亚,卡里普索,现在都成为有权有势的女人!当然啦,还有我,世界上最伟大的女巫。”

其实真正说起来,我们的小船还不算码头上最怪异的。这里除停靠了一排游艇外,竟然还有美国海军潜艇,几艘炮艇以及一艘老式的三桅帆船。码头附近还有一片直升机机场,机场上停了一架印有“劳德代尔堡第五编队”字样的直升机。还有一小段飞机跑道,停放了一架喷气式飞机和一架螺旋桨飞机。那架螺旋桨飞机看上去很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战斗机。也许这些旧船和旧飞机都是摆放的展览品,用来吸引游客吧。

那个大个子男人怪叫道:“啊哈!看看,这个巫婆对我们干了些什么!”

瑟茜尖叫:“不!”

不论朝着哪个方向,阳光总是能够直射入我的眼睛。我们轮流喝那瓶胡椒酒,每次仅喝一小口。阳光强烈,我们不得不儘可能地躲在船帆的阴影下避暑。在船上闲来无事,我便把关于格洛弗的那个梦给安娜贝丝讲了一遍。

我被那双巨手悬空拎着,又抓又踢,激烈地反抗,可一切都无济于事。我害怕地看着C.C.S那张巨大的脸庞。

她在记事簿上匆匆地写着,没有答理我。

“有时无知反而是件好事。”

C.C.S嘴里用希腊语骂着,把我扔进笼子里,关上笼门。我在笼子里又叫又抓,可没有丝毫用处。只见C.C.S刚将我的衣服踢到织布机下面,安娜贝丝就进来了。

我们急忙上船,安娜贝丝喊道:“来不及开船了。”

海流正将我们的小船朝那个看似热带天堂的小岛送去。

安娜贝丝捡起一看,竟然是树叶,不由得失声叫道:“陆地!附近有陆地!”

她大笑说:“为什么怀疑呢?我是说,你不是想立刻变成那个完美的你吗?”

我心里给船舵下了个命令,帆船随即转弯。

安娜贝丝将匕首插回刀鞘,仔细地看着我。

一缕蓝盈盈的火焰凭空而生,如同蟒蛇般盘绕在安娜贝丝的四周。

我说:“不用试。这……这太神奇了。你真的能——”

C.C.S对安娜贝丝说:“留下来吧,和我一起学习。你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成为一名女巫。学习如何令天下人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你将会长生不老!”

安娜贝丝将那瓶维生素片在瑟茜面前晃了一晃。

“那你就问我的匕首答不答应。”

她说:“快别动!你需要静养。”

我问:“您指什么?女士。”

“我会照顾好你的朋友。他将被运往大陆,住进一个漂亮的新家。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会喜欢他的。与此同时,你将会变得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的小脑子在飞速转动。我需要拿回衣服,然后从兜子里取出激流剑,然后……然后什么?我现在连笔帽都打不开。就算打开笔帽,也举不起来剑啊。

我缓缓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艘救生艇里。船帆是由灰色制服剪裁拼凑而成。安娜贝丝就坐在我旁边。

“不可能!”

女主人微微一笑,说:“你的眼光不错,亲爱的。欢迎各位光临寒舍。我叫C.C.S。”

安娜贝丝凝视着水面,幽幽地说:“对不起,波西。我对泰森的看法是错误的,好吗?真希望我能亲口向他赔个不是。”

瑟茜气急败坏地说:“该死的赫尔墨斯和他的维生素片!这些药片只是一时起效!别指望这个能救你。”

岛上还有各种温驯的动物。一只海龟卧在浴巾堆上打盹儿。一只豹子四仰八叉地躺在跳水板上睡觉。这里的游客们——目前为止我看到的都是女士——倚在躺椅上,有的在喝沙冰饮料,有的在看杂誌。她们的脸上都敷了一层美容草药泥。一群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美甲师正在给她们修脚。

“猜对了,亲爱的。”

“只不过是把他打回原形罢了。”

我点点头,心里却不抱有丝毫希望。刚才的爆炸威力实在惊人,坚固的战舰直接被劈得四分五裂。如果泰森当时在锅炉舱里,活下来的机会简直近乎渺茫。

其中一个男人站起身,他高大的个头,浓黑凌乱的络腮鬍,牙齿和鬍子一个颜色。他穿着一身很不合体的羊毛衣裤,一双长筒靴套在脚上,头戴一顶破毡帽。其他几个男人穿得更简单,都是长马裤和骯髒的白衬衣,脚上没穿鞋。

安娜贝丝讚歎说:“真美啊!”

“因为这个孩子直接关係到奥林匹斯山的命运。他或她将决定拯救或是毁灭『诸神世纪』。”

“我知道喀戎向诸神发过誓不能告诉我。但你没有发过誓,对吗?”

C.C.S安慰说:“没事,没事。不如我们试试……这个。”

“这个。”安娜贝丝说着,拔出她的青铜匕首。

她冲到笼子前,问:“好啦!哪一个才是你呢?”

大个子男人大声说:“是啊,小姐。不过大多数人都称我为『黑鬍子』!就是这个女巫抓住了我们。伙计们,杀了她,然后我要来一大碗芹菜吃!哈哈哈哈!”

我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吃补品!快拔出激流剑啊!

安娜贝丝拧着手里的扬基队棒球帽,说:“波西,我也不知道整个预言是什么,不过它好像与三巨头的一个孩子有关,就是下一个长到十六岁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这个预言,宙斯、波塞冬和哈迪斯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达成协议,禁止再生孩子。据说三巨头下一个长到十六岁的孩子将会是一件非常厉害的武器。”

还没等我为自己的愚蠢行为道歉,她忽然紧紧拥抱住我,然后立刻放开,说:“很高兴你不是一只荷兰猪。”

她吓唬我说:“好好学,波西!这些荷兰猪虽然愚蠢,但是能教你怎样守规矩。他们大都已在这个笼子里关了三百年了。如果你不想和他们一道永远被关在这里的话,我建议你——”

我回答不上来,可我能感觉到这艘船已经和我融为了一体,使我能用意念来操控它,就如指挥自己的胳膊一样轻鬆自如。

一根缆绳从安娜贝丝头上飞过,她急忙躲开。那根缆绳飞到船首斜桅上自动打好结。安娜贝丝惊诧地说:“波西,这怎么……”

C.C.S说:“哦,当然有啦!很快你就会见到他们了。喝一口这个特製饮料试试。你会看到的。”

那女人转过身,光彩照人的容颜竟比她手下的织布还要艳丽百倍。乌黑的长髮缀着一粒粒金珠。碧绿的眼睛蕴涵着深邃的目光。她穿了一身黑纱,上面綉有动物的形象,影影绰绰的似乎是一群小鹿在夜晚的森林里奔跑。

她摇了摇头,说:“波西,我真的很难过。”

我急忙坐起身朝远处望去。果不其然,只见远方出现了一线蓝色和棕色的轮廓。又过了几分钟,那轮廓愈加清晰,原来是一个岛屿。岛中央有一座小山,山上建有许多白色的屋子。岛屿的海滩上长了许多棕榈树,海港处停泊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船舶。

浪花哗哗地打在小舟上。安娜贝丝把她从海水里打捞上来的东西给我看——有赫尔墨斯的魔法保温盒(如今已是空空如也),一个装满神食的密封塑料袋,两件水手T恤,还有一瓶胡椒酒。她把我从水里救上来的时候找到了我的背包。背包被海妖斯库拉的牙齿撕裂了一半,里面装的大部分东西都漂走了,不过幸好还剩有赫尔墨斯赠我的那瓶维生素片。当然了,激流剑还在我的裤兜里,无论到哪儿都是不会丢掉的。

“哦,那自然少不了。”C.C.S说着,朝我投来怜悯的目光,“我得自己照应波西。他需要花的工夫比你多。”

“哈哈哈哈!”我们身后忽然传来“黑鬍子”的怪叫,“我们有船啦!上去抢啊,伙计们!”

“快跑啊!”我对安娜贝丝大叫,可话从嘴里出来,却变成几下吱吱声。其他的荷兰猪全都吓得狂叫起来,蜷缩到笼子的角落里。我心里也十分恐惧,可是我必须想出办法来救安娜贝丝!我已经失去了泰森,不能再失去她了。

我看着窗帘内,那里面是我的镜像,而不是真正的我。

忽然,屋外响起安娜贝丝的声音:“C.C.S小姐在吗?”

“可是——”

安娜贝丝兴高采烈地说:“这儿的图书馆太棒了!”

安娜贝丝退后一步,说:“一名女巫?”

瑟茜叹了口气,说:“真是光阴如箭啊,一分钟转瞬即逝。你的答覆是什么,亲爱的?”

安娜贝丝说:“哦,是的,女士。我母亲是——”

“我能开那个。”

我很少考虑自己的外貌,比如说刚上学那年鼻子上冒起的青春痘,两颗门牙不整齐,或者说头髮从来都是弯弯曲曲。

她急忙奔过去,在我的衣兜里一阵摸索。

C.C.S保证说:“我能让你的形象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我又激烈地叫起来,想引起安娜贝丝的注意。但她还是充耳不闻,就算听见了也没在意。这时,笼子里其他荷兰猪围了过来。我原先以为荷兰猪都是乾乾净净的宠物,可现在我知道这种想法大错特错。这些荷兰猪有十几只,个个是邋里邋遢,身上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彷彿真的在这里生活了三百年,而且从没有打扫过笼子一般。

我朝窗帘内看,不明白她的意思。“我不——”

“波西,我不知道。大概有些神确实想杀了你,但却怕得罪波塞冬。另外一些神……也许他们现在还在观望,看看你究竟能成为一个怎样的英雄。毕竟,如果诸神想避免这场浩劫,有可能还得依靠你这件武器呢。问题关键在于……未来三年内你会如何做?是什么决定了你的成长方向?”

那女人问:“你懂纺织,是吗,亲爱的?”

她招来那位穿着职业装的女士,说:“海拉,带安娜贝丝四处走走,好吗?让她看看我们都有什么。这身衣服需要换换。还有髮型,天哪!等我和这位年轻绅士说完话之后,我们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形象改变。”

但她并没有拿激流剑,而是把赫尔墨斯给我的那瓶维生素片掏了出来。

她将我举在镜子前,我看见自己在尖叫的样子:“吱,吱,吱!”镜子里的,是美丽动人的C.C.S正举着一只毛茸茸的、尖牙利齿的动物。那动物长着四只小爪子,身上的毛白色和橘红色相间。我这里一动,镜子里的那个动物也动。我是……我是……

“一只荷兰猪。”C.C.S说,“很可爱,不是吗?男人都是猪,波西·杰克逊。我原先把男人都变成真的猪,可是他们又臭又大,不好养。跟他们没变之前差别不大,真的。荷兰猪就好养得多!过来,看看其他男人吧!”

管她怎么看呢?我心里有个声音隐隐说。可是站在C.C.S的镜子前,我怎么看自己怎么不顺眼。

瑟茜柔声说:“当然可以,亲爱的。就一分钟。哦……你需要一个完全的个人空间。”说着,她挥了一下手,四周的窗户顿时落下铁栅栏,将出口封死了。然后她翩然而出,我听见锁上房门的声音。

我们一时静默无语,小舟随着海浪上下颠簸。

据她估计,假如我的梦準确无误,并且独眼巨人不会改变主意而提前娶格洛弗的话,我们还有不足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去救他。

安娜贝丝点头说:“你可能对他非常有用。如果他能将你争取过去,诸神就会陷入困境。”

瑟茜惊叫:“不!你这笨蛋!事情全被你搞糟了!”

安娜贝丝脸上那种痴梦般的表情立刻一扫而光。

就在这可怕的瞬间,我眼前一黑,缩进了一个帐篷里。不,我是被自己的衬衫埋住了。我拚命往外逃,忽然被一双大手擒住,一双和我整个身体一般大的手。我大声呼救,哪知发出的声音却是:“吱——吱——吱——”

“多谢……”我顿了一下,“真对不起——”

我细细品味这句话,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我说:“这就是为什么去年暑假巨人王克洛诺斯不杀我的原因了。”

我们沿着阳台一路下山。海盗们开始了大肆劫掠,人们四散奔逃。他们把为烤野猪宴準备的火把砸断,将草药包扔进泳池内,踢翻放浴巾的桌子。

“你……C.C.S……你是女巫瑟茜!”

“你说得没错。”

安娜贝丝仍旧看着我,脸上浮现出一种如梦如痴的表情。方才瑟茜女巫使用魔法诱惑我喝下那杯变形药的时候,我的脸上也是这种表情。于是我拚命地叫啊抓啊,想警告她赶快从巫术中清醒过来。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

C.C.S将我拎到荷兰猪笼子前,打开笼门。

这个地方太妙了。岛上四处都是白色的花岗岩和清澈的泉水。阳台建在半山腰上,每一层都带露天泳池。泳池间用滑水道和瀑布相连。喷泉喷出的水形成各种不可思议的图案,如展翅的雄鹰和奔腾的骏马。

我大叫起来。可是其他的荷兰猪也都一起尖叫。安娜贝丝近乎絶望了,她环视了一眼房间,看见织机下面正是我的衣服。

我想生她的气,可怎么也生不起来。毕竟我们共同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她救过我无数次。如果我再去怨恨她的话就太没有道理了。

“怎么能这么讲?你妈妈可是被称做智慧女神啊!”

那两个侍女上前一步,瑟茜急忙大喝:“都退后!在那些破药片的效力结束前,巫术对她不起作用。”

我们来到船坞,安娜贝丝问:“乘哪一艘船?”

安娜贝丝扫了一眼房间,目光落在笼子上,看见我们这群荷兰猪在笼子里急得抓耳挠腮。她吃惊得睁大眼睛。

安娜贝丝撬开盖子,倒出一粒维生素片放进嘴里。这时门开了,瑟茜回到房间,身后还跟了两个穿着职业装的侍女。

“你对波西做了什么?”

我环顾四周。再乘原来的那艘救生艇显然不行,因为我们需要快速离开这里。但我们还能用哪一艘呢?潜艇,还是飞机?无论哪样我都不会开。

安娜贝丝迟疑了一下。

安娜贝丝说:“把波西变回人形!”

安娜贝丝以为我疯了,刚想说话。忽然,风颳了起来,缆绳砰的一下绷紧了。船帆呼啦张开,桅杆上的滑轮嘎吱作响。

她厉声说:“放老实点,小东西!不然就把你餵猫头鹰。乖乖地进笼子里去!到了明天,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话,就可以自由行事了。新来的荷兰猪都需要先学学规矩。”

“既然如此,为什么诸神不乾脆一刀杀了我得了?这样一来岂不乾乾净净。”

我们进到一个大房间,整个前墙全是窗户,后墙则铺满了镜子,使房间看起来好像没有边界。这里摆设了许多奢华的白色家俱,角落的一张桌子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宠物笼子,和整个房间的格局显得很不协调。我没有多去想这件怪事,因为我终于看到了那位唱歌的女士……哇哦。

对于圈套,安娜贝丝和我已经是这方面的大行家了。而从以往的经验教训看,许多圈套一开始都给人感觉良好。因此我认为这位记事女士会随时变成一条蛇或是其他妖怪什么的。可是我们已经在海上漂流了大半天了,此时是又饑又渴,疲惫不堪。刚刚那位女士一提到烤野猪宴,我的肚子立刻咕咕作响起来。

我问:“一次什么?”

C.C.S问:“你看到什么了?”

“为什么?”

瑟茜无力地说:“不!”

瑟茜说:“忘了他吧!投靠我,学习女巫之道。”

这时,窗帘的颜色发生了变化。接着,我看到了自己,是镜像,不,不是镜像。显映在窗帘内的是一个超级版的波西——时髦的衣服,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牙齿洁白整齐,没有一颗青春痘,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标準的肌肉男。也许还高了一点点。那就是我,一个完美无缺的我。

她走到吧檯前倒了一杯水,然后撕开一个小袋子,往水里倒了一些红色粉末。一阵红光过后,杯子里的水变成了像草莓鲜奶般的饮料。

她坐在一台织布机前,手持綵线娴熟地来回穿梭。正在织的挂毯闪着微光,似乎是三维立体的——上面綉的瀑布如此逼真,彷彿那溪水真的在流淌,云儿真的在飘动。

安娜贝丝倒吸了口气,说:“我认得你!你是阿瑞斯的儿子爱德华·蒂奇(爱德华·蒂奇绰号“黑鬍子”,是十八世纪横行加勒比海地区最恶名昭彰的海盗——译者注)?”

“第一次……来……温泉……胜地,”女士边念边写在她的记事簿上,“让我想想……”

C.C.S牵着我的胳膊,带我走到那面境墙前,说:“你看,波西……释放你的潜质。我得好好帮帮你。第一步就是要承认你并不满意现在的你。”

墙角处笼子里的动物开始吱吱叫起来。从声音上听,应该是属于荷兰猪吧。

“很完美!”她的声音轰隆隆如响雷一般。我尖叫着,她的手收紧了,捏得我喘不过气来。“看到了吗,波西?你已经显露出真实的自我了。”

她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说:“嗯——先给这位年轻女士用一剂草药。当然,这位年轻男士需要一次彻底的形象改变。”

C.C.S微笑说:“他正在接受我们的治疗呢,亲爱的,别担心!你看起来真漂亮!参观得怎么样?”

安娜贝丝问我:“你的脸色不好。没事吧?”

我查看了一下错综複杂的船帆和绳索。儘管经历了三百年,这艘船依然坚固。可是要想把它开动起来,没有几个小时是不行的。眼看着海盗们从楼梯上下来,挥舞着火把和芹菜秆。

“怎么开?”

C.C.S问:“满意吗?要不咱们再试试不同的——”

C.C.S生气地说:“喝啊,波西!形象改变的最关键一步就是你要放弃做自己。你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必须打定主意,是由我来判断呢,还是由你来判断?”

当然可能了,但我们此时别无他法,只能跟着这位女士走。我一边走,一边将手插进裤兜里。裤兜里面装的是我的魔法防御武器——赫尔墨斯的维生素片和激流剑。可是越往岛内走,我就越觉得自己有点警惕过度了。

忽然,我看见那艘古老的帆船,心里顿时有了主意,说:“那边。”

“是啊,亲爱的。”说着,C.C.S举起双手,手心生出一团火焰,在她的手指间跳动轻舞,“我的母亲就是赫卡忒女神(赫卡忒,幽灵和魔法的女神,代表了世界的黑暗面——译者注),魔法的主宰。我一眼就能看出谁是雅典娜的女儿。你和我其实差别不大。我们都崇敬伟大的事物,都不甘心站在男人的阴影下。”

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敢这么说我,我一定跟他急。可是现在C.C.S这么说,我却感到很自卑,觉得自己令她失望了。我必须想办法做得更好些。

我搪塞说:“我没事。只是……唉,走吧!”

C.C.S和善地微笑着说:“你太可爱了,亲爱的!真的!但你并没有把自己的潜质全部展现出来。这么好的一块料,真是浪费了。”

瑟茜尖叫:“这是怎么回事啊!”

安娜贝丝一把将头上的饰物扯下来,说:“走吧,海草脑袋。趁着一片混乱,我们赶快离开这儿。”

瑟茜回头给身后的两个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侍女微微一笑,举起手,似乎要施展巫术。

安娜贝丝惊得后退好几步。瑟茜大笑说:“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疯狂地叫着,可她似乎没有听见我的声音。

我低头看着身边剩余的物品——空的魔法保温盒和那瓶维生素片,不经意想起原先我对卢克谈起他父亲赫尔墨斯的时候,他显得非常愤怒。

我的咽喉发乾,恍恍惚惚听见我自己说:“由你来判断。”

海拉说:“请这边走,亲爱的!”安娜贝丝在她的引领下走进瀑布环绕的温泉花园里。

窗帘再度拉起,露出镜子。我看见自己的手在颤抖,在变形,变成了纤细修长的爪子。脸上、身上开始长出毛。嘴里的牙齿也变重了,身上的衣服越来越肥大。就连C.C.S也变得非常高大——不,是我在缩小。

C.C.S微微一笑,把杯子递过来。我接过杯子咕咚咚喝起来。

“好啦!”写完后,她微笑着说,“在烤野猪宴开始前,C.C.S肯定想和你们单独谈谈。请跟我来!”

C.C.S说:“哦,很简单。多吃水果蔬菜,进行有氧锻鍊。当然啦,还有……这个。”

瑟茜感到非常惊讶,急忙退后两步。但她很快回过神来,轻蔑地说:“来真格的,小姑娘。用一把小刀来对抗我的魔法,这明智吗?”

“我也高兴。”我的脸直髮烫,红得像个大苹果。

C.C.S说:“是的,很棒。它收藏了三千年来所有的文明精华。在这里,你可以学到任何想学的东西,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亲爱的。”

“吱!”我大声抗议,想去抓她。可是C.C.S使劲一捏,我差点儿没昏过去。

“嗯,亚特兰大,阿梅莉亚·啊哈特——”

C.C.S说:“用这种饮料来替代普通饮食。我保证会立刻见效。”

安娜贝丝小声说:“我觉得这不可能是圈套吧。”

安娜贝丝喃喃地说:“容我想想。只是……请给我一分钟,让我静一静。和我的朋友告个别。”

“欢迎光临!”一位带着记事簿的女士说。

我想坐起身,整个身体却瘫软如棉。

我解释不清楚,就是觉得它此时是最佳选择。帆船的船头上印着几个大字:“安妮公主复仇者”号。

安娜贝丝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的神情,激动得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可是……波西怎么办?”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下完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什么异常都没发生。安娜贝丝依旧是安娜贝丝,只是变得更加愤怒。她向前冲去,出其不意地将匕首抵在瑟茜的脖子上。她厉声喝道:“把我变成一只豹子怎么样?一只抓烂你的喉咙的豹子!”

安娜贝丝委屈地说:“可是……我的头髮怎么不好了?”

我闭上眼睛,将精神集中在帆船周围的波浪上,集中在潮水上和四面的风上。忽然,我心里一动,大声喊道:“后桅杆!”

“泰森……”

我心里微微一动,于是问:“这个温泉胜地怎么连一个男人都没有?”

安娜贝丝迷惑地说:“可是——”

“预言没有给出暗示吗?”

我说:“怎么做?是不是要……比如说,改善饮食结构啊?”

“我知道!可每次当混血英雄们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后,总想去改变它。要知道,命运是不能被改变的啊。”

于是我问:“安娜贝丝,喀戎的那个预言是什么?”

安娜贝丝和我互相看了一眼,她说:“嗯……”

“能成为建筑师?”

安娜贝丝说:“好吧……我想……”

可是C.C.S的话令我一股脑儿地想起这些事情,就好像她把我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似的。我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并不酷。

她打住话语。因为你不可能逢人便讲自己的母亲是雅典娜,就是那个发明了织机的女神。大多数人会把你当成神经病的。

“安妮公主复仇者”号摇摇晃晃地驶出码头。等海盗们赶来时,我们已经调正了航道,驶向魔兽之海。

C.C.S说:“别担心,波西!痛苦很快就过去了。看!像我说的吧,立刻就见效了。”

C.C.S说:“你有着非比寻常的聪明智慧,亲爱的。你知道所谓混血英雄们的营地不过是个愚蠢的笑话罢了。说说看,你能数出几个伟大的混血女英雄呢?”

安娜贝丝拽着瑟茜来到笼子前,把药瓶的盖子磕开,将剩余的维生素片全部倒入笼中。

这一切太不合情理了。

我猜测说:“诸神是在担心我长到十六岁时会干出什么事吧。”

她打了个响指,一条天蓝色的窗帘顿时放了下来,遮盖住镜子。窗帘也像织布机上的挂毯一样闪着微光。

C.C.S说:“瞧你说的!亲爱的,你可是具有成为一名女巫的条件啊!就像我一样。”

我把维生素片捧到嘴边一咬,体内顿时产生了一股热流。我狼吞虎嚥地嚼着药片,药片不再显得像原先那样巨大,笼子也变得越来越小,接着就听见砰的一声,铁笼被撑破了。我坐在地板上,已经变回原形。不知怎么的竟然还穿着自己的衣服,谢天谢地,没有让我出丑。和我一起被关着的其他六个人迷迷糊糊的,眨着眼睛直摇头,将头上的木屑抖落在地。

“这怎么可能?”

瑟茜讥笑说:“如果安娜贝丝变形,会变成什么?我猜是一种小小的、脾气暴躁的东西。啊,知道了……一只地鼠!”

她看起来就像是空中小姐——蓝色的职业装,浓淡相宜的化妆,头髮向后梳理成一条马尾辫。我们刚一踏上码头,她便赶上来握手寒暄。看她脸上那副灿烂的笑容,我都觉得自己是刚从一艘超级豪华大游轮而不是一艘四面漏水的小破船上走下来的。

他为我们献出了生命。我这时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想的都是当初我如何感到羞耻,自欺欺人地否认自己和他的血缘关係。

有了!

就在她可能再多透露一些内情的紧要关口,忽然出现一只海鸥,落在了我们的帆桿上。从这只鸟身上掉下一小簇东西,飘到安娜贝丝的腿上。

“浪费?”

“可如果预言里的那个孩子说的是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