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妖魔之海·渴望家庭团圆的安娜贝丝

上一章:第34章妖魔之海·C.C.S温泉胜地 下一章:第36章妖魔之海·食人羊

努力加载中...

安娜贝丝忽然睁大眼睛,说:“波西。”

我原本不想说自己看到女妖塞壬蛊惑她的那一幕,可是我们既然是好朋友,这些话实在无法憋在心里。

“不,我想听她们唱歌。”

我凝视着安娜贝丝,问:“你为什么痛恨独眼巨人……还有,塔莉亚究竟是怎么死的?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听清后面的那句,迷惑地说:“就是女妖们涂在三明治上的那种棕色的东西?”

这些水泡应该能救安娜贝丝一命。于是我开始将意念集中在身边的所有水泡上,将它们收集在一起,送到我们这里。

除了浓雾和礁石,我仍然没看见岛上有任何东西。只是海面上到处漂浮着木块和碎布,都是些古老船只的残骸。有时居然还能看见飞机上配备的救生垫。

我们坐在甲板上,看着夜空中冉冉升起的武仙座。

话虽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连安娜贝丝都能被卢克的歪理邪说打动,不言而喻,将会有多少混血英雄被吸引到他的麾下啊。

那女孩儿低头朝棺内望去。

我随即意识到眼前的图景正是安娜贝丝想要设计的宏伟蓝图。在那个世界里,她成为建筑师,家庭重新团聚,卢克也改过自新。她做到了所有想做的事情。

“卢克在『安德洛墨达公主』号上对你讲的那番话,说什么在废墟上重建世界如何如何的……真的令你动心了?”

我强迫自己移开目光,驱使着“安妮公主复仇者”号儘快离开。

我心里怦怦直跳,双脚如同灌铅,不能挪动丝毫。但我必须阻止克洛诺斯。无论棺材里是什么,我都要毁掉它。

我命令帆船抛下绳梯,然后扶着安娜贝丝爬上甲板。

他们在悄声说:“小心。陷阱。圈套。”

安娜贝丝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边,摇晃着我说:“波西,醒醒,你做噩梦了。快起来!”

安娜贝丝想帮把手,可是帆船却不听她的使唤。折腾了半晌,她的脸涨得像猪肝一样的颜色,最后气呼呼地回到舱内,往吊床上倒头一躺。

安娜贝丝目光低垂,幽幽地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世界大乱,那会如何?如果我们能够从大混乱中重建新世界又会怎样?再也没有战争,再也没有流离失所,再也没有暑假作业。”

这一晚,我没有梦见格洛弗,而是在梦里回到了“安德洛墨达公主”号,回到了卢克的房间。窗帘大开,外面是浓浓的夜色。空气中影影绰绰,四周有许多低沉的声音——鬼魂。

游过那两块鋭利的礁石后,我来到一个半月形的海湾。这里的礁石更加密集,到处散布着船只残骸和漂浮的水雷。整个海滩全是黑色的火山沙粒。

“比如说,铜牛?”

我回头盯着船舵,喊道:“停船!”然后纵身跳入海中。进入海水里,我立刻操控水流在身后形成一股推力,推动我飞速向前。

我控制海流推动着我们的微型潜水气囊,穿过礁石群和铁丝网阵,来到“安妮公主复仇者”号的下面,随着它缓缓离开塞壬岛。

有一次,我竟然还看见大海的女精灵们,闪闪发光的海仙女涅瑞伊得斯。我挥手打招呼,可她们很快便消失在水面下。也不知道她们到底看见我没有。

大约坚持了五分钟后,我扭过头,看到的居然是……一团被割断的绳子和一根空蕩蕩的桅杆。甲板上插着安娜贝丝的匕首。都怪我一时间疏忽大意,没有卸除她的武器。也不知如何鬼使神差,她居然用匕首割断了绳索。

“我是说,西方文明产生了许多人类有史以来最美好的东西,这就是圣火仍旧熊熊燃烧,奥林匹斯山依然耸立的原因。可是,人有的时候会仅仅看到不好的一面,是吗?假如按照卢克的说法来想:『如果能推倒重来,我能做得更好。』你有过这种念头吗?比如,如果让你控制世界,你就能干得更出色。”

请在脑子里想像一下吧,沙滩上的一群秃鹫,近乎成年人的个头,污秽的黑翅膀,灰色的爪子,还有褶皱的粉红色脖颈。想像好了吧?好的,现在再想像一下,就在这些脖颈上长着人的脑袋,而且那些人脸还在不停地变幻。

鱼儿聚拢过来看热闹,是一群梭鱼,还有几只好奇的金枪鱼。

我听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虽然已经时隔六年,但她叙述起这件事的时候依然使人不寒而慄,比我听到的任何恐怖故事都可怕。

过了良久,安娜贝丝才说:“是该给你说说实情了。格洛弗带我们去营地的那天晚上,他迷了路,走错了方向。他曾对你说过,还记得吗?”

我听不到声音,但我知道她们在唱歌。随着嘴唇的动作,她们的脸也在变成我熟悉的面孔——我的妈妈,波塞冬,格洛弗,泰森,还有喀戎。这些都是我最想见到的人。一个个面含微笑,鼓励我朝他们游过去。可不管她们变出什么面孔,嘴角都挂着食物残渣。就像秃鹫一样,她们进食的时候总把脸埋进食物里。

“人们传说塞壬能唱出你内心的真实渴望。那歌声能让你认清自我。多神奇啊!听到她们的歌声后,如果你还能活下来的话……就会变得更有智慧。所以我想听她们唱歌。你说,到哪儿还能找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那是什么?”

“唉,他本来是要杀我的。可是猝不及防之下被我抢了先机,顿时有些惊慌失措。我趁机跑过去割断塔莉亚手上的绳子。她手腕上的伤疤就是这么来的。”

我大喊她的名字,可是她早已入魔,明知前方等待的是死亡,也要如飞蛾扑火般投入其中。

啊,安娜贝丝在那儿。

安娜贝丝说:“那是火神赫菲斯托斯的一个熔炉。他就是在那里製造金属魔兽的。”

她已经把计划告诉我了。没办法,我不答应也得答应啊!

在海流冲击下,我们开始下沉,三米,七米。我谨慎地控制着下沉的深度,因为水压过大,我也一样承受不住。安娜贝丝不停地反抗,身边冒起许多水泡。

克洛诺斯的金棺闪着微弱的光,那是屋子里的唯一光源。

“还有什么比鹰嘴豆泥更糟的?”

她点点头,示意说现在感觉好多了,接着她又说了几句话,因为我的耳朵里塞着蜡泥,所以听不见。

于是我告诉她:“我看见你重建曼哈顿了,还有卢克和你父母。”

说着,她在手腕上轻轻一敲,那条银链立刻发生变化,向四周逐渐延展,形成一面巨大的银铜盾牌。盾牌中央处凸起一张脸庞,赫然是魔兽美杜莎的面孔。这面盾牌散发出一种死亡气息,彷彿那个蛇髮女怪真的被镶嵌在里面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我的胡乱猜想,或是那面盾牌真的能将我化为石头,反正我不敢正眼看它(希腊神话中,美杜莎的头髮被女神雅典娜变成了无数的毒蛇,她的双眼能发出魔光,看见她的人会立刻变成石头——译者注)。仅仅是站在这面盾牌旁边,就已经吓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了。在我看来,无论是谁在战斗中持有这面盾牌,都会变得所向披靡,令敌人望风而逃。

我问:“他们在布鲁克林还有巢穴?”

我以为是安娜贝丝,转头看去时却是一个身穿朋克装的女孩儿,手上还缠着银色链子。那女孩儿长了一头乌黑的秀髮,湛蓝的眼睛外涂了一圈黑眼膏。鼻子上还有一片星星点点的雀斑。我明明从没见过她,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说下去!”

但我们依然没有脱离危险。对泰森的怀念和对格洛弗的担忧在我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她开始挣扎起来,大声呼唤我的名字。虽然我听不到,但是我能读懂她的口形。她脸上的表情很明确:我必须放开她。事关生死,我必须立刻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安娜贝丝正在恳求我,泪水从脸颊滑落。她拚命地挣扎,彷彿死到临头一般。

海风拂面,浪花四溅,令人感到无比惬意。

啊,是水的缘故!声音在水下无法有效传播。如果我带着她潜水而行,就能隔断歌声的干扰。当然,这样一来安娜贝丝就无法呼吸了,可是相比之下短暂的憋气毕竟是小事。

“呃……没有想过。让我控制世界,恐怕就要天下大乱了。”

“不知道。反正混血英雄都有自己的致命弱点。如果你不能发现它并且控制它……嗯,『致命』这个词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我盯着浓雾中的小岛,差点要拔出激流剑了。可是,跟谁打?跟一首歌打吗?

但她充耳不闻,走到棺材前,用力一推,将金色棺盖推开。

水流在我的意念控制下将我们送回海湾。一路上安娜贝丝疯狂挣扎,令我很难集中精神。有一次,她扑腾得太过厉害,我们差点触爆海面上的水雷。我一时间手足无措。照这样下去,我们肯定无法活着回到船上。

“啊!”我腾地一下从吊床上坐起。

忽然,克洛诺斯的狂笑声从海底深处传来,震得整个船体都在颤抖。

在我们沉入水里的时候,安娜贝丝安静下来,脸上浮现出迷茫的神情。可一旦露出水面,她便又开始拚命反抗。

安娜贝丝挖苦似的点了点头,意思是说我的耳塞倒也别具一格。我冲她做了个鬼脸,然后专心驾船。

我用海魔力测量了一下,以确定方位。北纬30度31分,西经75度12分。

我迷惑地眨了眨眼睛,问:“为什么?”

大多数人碰上这种事情,準保趁早躲得远远的。可是安娜贝丝就是安娜贝丝,这么说吧,如果她连古希腊建筑的书籍和历史频道的纪录片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的话,我估摸着女妖塞壬也应该会合她的胃口。

忽然,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哼,海草脑袋!”

那女孩儿问:“嗯?我们到底还要不要阻止他啊?”

她的脸隐没在夜色中,令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想起做的那个女孩儿和金棺的梦。虽然不能理解梦的真意,但我有种感觉,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事情,而这件事情非常可怕,正是克洛诺斯精心策划的。那个女孩儿打开棺材后,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一技之长。

我想起自己的母亲,她孤零零地住在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小公寓里。我努力去回忆她做的那种蓝色华夫蛋糕的香味,但是那香味显得那样遥不可及。

我问安娜贝丝:“你认为值不值?听完塞壬的歌声,是否觉得变得……更聪明了?”

在中央公园的树林后面,一个城市拔地而起。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那个城市居然是曼哈顿。不,不是曼哈顿。它已经完全重建了,整个城市都建立在炫目的白色花岗岩上,比原先的更广大,更宏伟,座座高楼都有金色的窗户,都有楼顶花园。那里比纽约市更美丽,比奥林匹斯山更壮观。

只见前方出现了另一片陆地——一个马鞍形状的小岛,岛上有茂密的山林、银色的沙滩和绿绿的草地——和梦境里的一模一样。

“多如牛毛,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言归正传,就是这只魔兽对我们使用了障眼法。他在弗莱布希小区的一所古屋里利用其中的走廊布置成一座迷宫。他还能模仿各种声音,就像泰森在『安德洛墨达公主』号游轮上模仿的那样惟妙惟肖。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被他迷惑了心智。塔莉亚以为卢克有难,于是跑过去救他。卢克以为他听到我在大喊救命。我……我孤零零地身处在漆黑的屋子里,找不到出口。我那时刚七岁啊!”

我一直不敢回头看安娜贝丝,哪知这么一来却在无意间犯了个大错误。

我眺望远方,多次看到魔兽在月光下喷起的钻天水柱,还有波浪间滑过的一排绿色尖刺,大约三十米长,似乎属于某种爬行类。唉,还是少知为妙。

“你怎么能如此残忍?”她脸上的神情告诉我,“我还以为咱俩是朋友呢。”

堵住耳朵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怪异的寂静。除了脑袋裏血管的搏动,我听不到任何声音。我们越来越接近海岛,奇形怪状的礁石从大雾中显现出来。我小心翼翼地用意念操控帆船避开它们。哪怕再靠近一点点,这些礁石就会像搅拌机的刀片一样把船打个稀巴烂。

瑟茜岛上的经历令我不堪迴首。都是我惹的祸。若不是安娜贝丝,只怕我的后半生就只能做一只荷兰猪,和一群脾气暴烈的海盗们关在牢笼里了。我想起瑟茜说过的话:“看到了吗,波西?你已经显露出真实的自我了。”

这时,安娜贝丝已被水流冲进两块鋭利的礁石间。

直到确认已经超出塞壬歌声所及範围,我们才浮出水面。气泡遇到空气后,自然就破掉了。

抛开这些世界大事不谈,我还注意到安娜贝丝并没有谈起她想努力改变的那些私事,比如说,令家庭团聚啦,或者挽救卢克啦。其实我明白她的感受,因为我自己也做过家庭团圆的美梦。

“哈哈,难说。”

安娜贝丝大口吸气,剧烈地咳嗽,身体也在瑟瑟发抖。可是当她看我的时候,我知道她已经从歌声的魔力中解脱出来了。

她紧了紧毯子,说:“塞壬窥透了我的弱点,这才变化出了那一幕。我的弱点就是自命不凡。”

我絶望地四处张望。

没错,这里就是独眼巨人的老巢。

那女孩儿拔出宝剑朝棺材走去。在盾牌的可怕光芒照射下,鬼魂们纷纷让道,四散躲开。

我点了点头。

此时,她已经成功穿越水雷区和礁石群,就要到达黑海滩了。

“自命不凡意味着极大的傲慢,波西。谢谢你把事情处理得这么好,任何人……即使诸神都没你处理得好。”

我揉揉眼睛,问:“怎……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她点头说:“绕着走!绕远点儿!”

对了,水泡。

安娜贝丝噗哧一乐,笑说:“才不是啦,海草脑袋。那是鹰嘴豆泥。我说的是自命不凡,比那个更要命。”

我当机立断,揽着她的腰,命令海浪将我们送入水里。

安娜贝丝最后说:“去船舱里吧!你需要休息。”

“那你就是幸运的人。你的弱点不是自命不凡。”

这时,金棺开始发出光芒。

我不时回头看看。刚一开始的时候,安娜贝丝还挺正常。可是不一会儿,她的脸上就现出一副痴痴的表情,眼睛也睁大了。

我问:“你还好吗?”话一出口,我便意识到自己问得到底有多蠢。她此刻当然不好啊。

深夜的时候,安娜贝丝回到甲板上。前方是一处冒着浓烟的火山岛,岛岸周围的海水都沸腾了,雾气缭绕。

她摇摇头说:“经过那一次死里逃生之后,我便一直在做噩梦,波西。梦见独眼巨人在学我父亲的声音。就是因为那个独眼巨人半路上横插一棍,后面追赶的魔兽们才有时间撵上我们。塔莉亚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死的呀。如果不是独眼巨人,塔莉亚今天还活着。”

忽然,房间里响起一阵冷笑,彷彿是从海底深处传来:“你没有胆量,年轻人。你无法阻止我。”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我依然感到自己发生了变化。我这么说,不是因为自己突然有种想吃莴苣的冲动,而是因为我现在有些神经兮兮的,似乎小动物们那种战战兢兢的本能如今已经融入我的血液中,成为我的一部分。也许,这才是真实的我吧。想到这里,我便感到莫名焦虑。

魔力驱使下,安娜贝丝朝她们游去。

我急忙将安娜贝丝拽回海水里。她又叫又踢,可是我紧抓不放。

整幅画面都放射出温暖的、乳黄色的光芒。三个人说说笑笑,谈兴正欢。当他们看见安娜贝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欣喜的神情。安娜贝丝的父母向她张开手臂,似欲拥抱。卢克也微笑着招呼她坐过去,彷彿他从未背叛过安娜贝丝,两人依旧是好朋友一般。

我点点头,睏得几乎睁不开眼。可是当我回到舱内躺在吊床上时,却久久不能入睡,脑子里全都是安娜贝丝方才讲的故事。如果我是她,是否还有勇气进行这次寻宝行动呢?又是否仍有胆量向独眼巨人的巢穴进发呢?

“哦,可是……你当时真的很勇敢啊,安娜贝丝!”

我拔下激流剑的笔帽。鬼魂们如同旋风一般围绕着我快速旋转:“当心啊!”

海岛上怪石嶙峋的海岸线刚一进入眼帘,我便用意念将一根绳索捆在安娜贝丝的腰间,繫在帆船的前桅。

那女孩儿眼珠一转,说:“好吧。这件事就让我和宙斯盾来做吧。”

我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我们能堵住耳朵嘛。船舱内还有一大桶蜡泥——”

我想起关于塞壬的传说。据说这些女妖的歌声非常甜美,能将无数水手吸引过去,然后置其于死地。

我巴不得远离这儿,不这浑水。于是我们从火山岛边绕了一大圈,回头望时,那岛已是一团红光,非常遥远了。

我知道自己不能将她拖出水面。因为我一旦离开海水,就无法施展法力,也没有了大海的保护。于是我奋力向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

我知道要拉哪根帆索,升哪面船帆,船会往哪个方向行驶。“安妮公主复仇者”号任凭我随意驱使,乘风破浪,船速居然达到十海里。要知道,对于帆船来说,十海里的速度可是像射出的箭一样迅捷啊!

安娜贝丝面如寒霜,对我说:“前方有陆地。我们正驶向女妖塞壬(塞壬是半人半鸟的女妖,以歌声吸引水手并使船只遇难——译者注)的海岛。”

“你会诱惑我吗?”

她凝望远方,说:“说不清。不过我们必须拯救营地。如果我们不能阻止卢克的话……”

她将拂在脸上的秀髮轻轻掠在耳鬓,接着说:“我就在黑暗中摸索啊摸索,最后来到古屋的主厅。地上到处是骨头。我看见塔莉亚、卢克和格洛弗被捆了起来,塞住嘴巴,就像熏火腿似的被吊在屋顶上。一个独眼巨人站在大厅中央,出神地看着火堆。我拔出匕首,他听到了动静,转过头冲我微笑着,然后开始说起话来。唉,不知为什么,他竟会模仿我父亲的声音。大概他会读心术,因而从我的心灵深处蒐罗到父亲的声音了。他对我说,『安娜贝丝,别担心!我爱你。你能留下来和我在一起。你能永远留下来。』”

“什么?”

海水听从了我的意念。不一会儿,我和安娜贝丝便处在一个大气泡中,只剩下四条腿泡在水里。

我对安娜贝丝说:“我们回船上去。放鬆点,坚持住!”

我问:“当时你怎么办的?”

我没有回答。此时我的整个身体就像被定身法定住一样。

到底是什么音乐,竟能令如此多的人偏离航道啊?虽然我在听流行金曲的时候也会有种激烈的冲动,可仍然……塞壬的歌声到底唱了些什么?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必须把那个棺材打开。

“我用匕首插在他的脚上。”

夜色朦胧,我看不清前方的海岛,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团黑影。

为安全起见,我一直没有取下耳塞。“安妮公主复仇者”号渐行渐远,塞壬岛彻底消失在海平面上。安娜贝丝裹着毯子坐在甲板上,过了良久,方才抬头用口形表示说:“现在安全了。”

我取下耳塞。这时已经听不到丝毫歌声,除了波浪打在船体上的啪啪声,周围一片寂静。大雾消散,露出湛蓝的天空。刚才发生的事情恍若隔世,女妖塞壬也彷彿从未出现过。

我转过头。

她叮嘱我说:“不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论我怎样恳求,都不要解开我身上的绳子。否则我会精神错乱,跳进海里淹死的。”

我吃惊地说:“你没开玩笑吧?你那时才是个七岁的小姑娘啊,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原来那个海滩竟然凭空变成了纽约的中央公园。有三个人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丰盛的野餐。我认得其中一个人,安娜贝丝曾给我看过他的照片,体格健壮,黄头髮,大约四十岁。只见他正抱着一个酷似安娜贝丝的女人。那个女人穿得很随意——蓝色牛仔裤,粗斜纹布衬衫和一双旅游鞋,可是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能量。啊,是女神雅典娜!坐在安娜贝丝父母身边的却是……卢克。

我对它们说:“走开!”

我警告说:“别去!”

她的眼睛就像笼罩在塞壬岛上空的雾气一样朦胧。她说:“我没有意识到诱惑竟能有如此大的力量。”

我拍着胸脯说让她放心。然后从舱内取出两块蜡泥,捏成耳塞的形状塞进耳朵。

就在我接触到她的一剎那,眼前的一幕顿时令我大惊失色。因为我看到了安娜贝丝眼中的景象。

忽然,一阵风吹过,浓雾散尽。我看到她们——女妖塞壬了。

安娜贝丝低语说:“我以前没有意识到。”

她显得那样悽惨,令人忍不住就要去割断绳子。

“不,”那女孩儿声音颤抖地说,“不可能。”

我们航行在夜晚的大海。

我心里细品这句话,不由得感到有些英雄气短。

我急忙奔到船边查看,只见她顺着浪头的方向,正疯狂地扑腾着朝小岛游去。

那一瞬间,我忽然体会到安娜贝丝的好奇心,直想将耳塞拔出,痛痛快快地领略一回这歌声的韵味。即使耳边有怦怦的血管搏动声,我仍能感觉到女妖塞壬的歌声震得船身开始颤动。

“最糟糕的是,他竟然误闯入一个魔兽驻扎在布鲁克林的巢穴。”

安娜贝丝说:“我想让你帮个忙。女妖塞壬……我们很快就要进入她们的领域了。”

安娜贝丝的脸涨得通红,问:“你都看见了?”

“你真这么觉得?”

我从一艘游艇的船底游过,又穿越一片漂浮在海面上被链子串起来的铁球。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水雷。这里水情複杂,处处是礁石,水面下还隐藏着带有倒鈎的渔网。我使尽全力,小心翼翼地躲开它们。

鱼儿立刻散开了,但我能感觉到它们都很不乐意。我能清晰地感知到它们的心情,它们此后一定会散播流言蜚语,说波塞冬的儿子和某个姑娘在塞壬海湾的水底鬼混。

我使劲地眨了眨眼,再次睁开眼时,幻境消失了,出现的是女妖塞壬——几只邋邋遢遢的秃鹫,脖子上长着人脸,正等待着下一顿美餐呢。

她开始哭泣,凄凉的、撕心裂肺的哭泣。她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扶住了她。

女孩儿尖叫道:“不!”话音刚落,立刻被棺内瞬间爆发的金光吞没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