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妖魔之海·食人羊

上一章:第35章妖魔之海·渴望家庭团圆的安娜贝丝 下一章:第37章妖魔之海·小人物拿到了金羊毛

努力加载中...

等最后一只绵羊从洞内出来后,波吕斐摩斯用一块巨石堵住洞门,就像我关冰箱门似的轻而易举,克拉丽丝和格洛弗的喊叫声立刻被堵在洞内。

安娜贝丝悄声说:“这就对了!我就在你旁边。别担心!”

他抓住格洛弗的衣服,用力撕开,露出婚纱下穿着牛仔裤和汗衫的可怜的格洛弗。

我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看来泰森终究没能倖免。我不愿多想,于是说:“咱们走!我们得去帮——”

安娜贝丝若有所思,说:“这里应该布置了防御才对。一条龙或者——”

波吕斐摩斯强忍愤怒,呼呼地喘着粗气说:“自从多年前我的眼睛被另一个英雄戳伤之后,就不大能看清东西了。但是,我还没全瞎呢,你不是女——独——眼——巨——人!”

我眼看着最后一只绵羊走进洞内。如果此时安娜贝丝再不闹腾点动静的话……

波吕斐摩斯大吃一惊,问:“谁在说话?”

忽听另一个声音吼道:“哈哈!”

可是魔兽岛却大相逕庭。我的意思是,没错,虽然岛上的峡谷上架了一座令人心惊胆颤的绳索桥,有些杀风景。也许你还想竖起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魔鬼在此地居住”。可即使如此,这些不足依然瑕不掩瑜。这座岛实在太美了,美得像人间天堂。眼前是苍翠的绿色花园,散落着热带果树。一片昂然绿意中还有银白色的沙滩交相辉映。帆船靠上海岸后,安娜贝丝深吸了口清新的空气,说:“这是金羊毛的魔力。”

安娜贝丝见我想拔剑,急忙按住我的手,悄声说:“别急,等等看!”

“波西!”安娜贝丝倒吸了口气,紧抓住我的胳膊,“你看!”

安娜贝丝和我悄悄爬过去朝下窥视,发现那里居然就是独眼巨人的巢穴入口。洞口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独眼巨人,另一个则是穿着婚纱的格洛弗。空地上支起一口大锅,里面烧着滚烫的开水。克拉丽丝被四肢捆绑,倒吊在大锅上方。我见没有泰森,心里顿感失望。因为即使泰森落到独眼巨人的手里,最起码还活着啊。可如今,就连这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放我下来!”

波吕斐摩斯问:“谁是格洛弗?”

我说:“那得等到傍晚才行。他要娶克拉丽丝,用格洛弗当主菜。唉,不知道哪个更令人噁心。”

安娜贝丝急忙把手贴在我的嘴上,朝崖顶的另一边指了指。

“波西!”格洛弗激动地用羊角顶着我,“你听到我了!你来了!”

当人们提到“魔兽岛”这个词的时候,出现在你脑海里的也许是一个凄凉的孤岛,岛上处处怪石嶙峋、白骨森森。塞壬岛就是这个样子。

克拉丽丝诧异地问:“你刚才说『小甜心』?谁——你是说格洛弗?”

谷底的草地上,散落着几十只绵羊。这些绵羊神态安详,但个头儿竟然有河马那么大。一条小路蜿蜒穿过羊群,通向山上。小路尽头,靠近峡谷边缘的地方有一棵参天橡树,正是我在梦里见到的那一棵。橡树的枝头挂了一件金光闪闪的东西。

爬到后来,我感觉手指痠软,胳膊疲累到极点,肌肉微微颤抖。好不容易爬至山顶,两个人立刻瘫软倒地。

波吕斐摩斯本来拿起了一块石头,準备朝他的“未婚妻”砸去。听见格洛弗这么一说,立刻停下手,问:“烹饪秘方?”

气急败坏之下,我拔出激流剑在巨石上一阵乱砍。除了火花四溅,一点效果都没有。这块巨石可不是魔兽,魔剑也拿它毫无办法。

他喃喃地说:“涂芒果酸辣酱的烤赛特肉。”然后抬头看着吊在热锅上的克拉丽丝,问:“你也是赛特吗?”

克拉丽丝吓得大叫:“不行!你可不能来真的。我不是——”

安娜贝丝沉吟说:“对了,那些羊。”她用那种一贯让我感到担心的狡黠的目光看着我,问:“你有多喜欢羊?”

安娜贝丝讥讽地说:“你才杀不死小人物呢,傻大个。自己有本事就找到我啊!”

那个声音又吼道:“你这小姑娘还挺不老实!”

“小小年纪,倒有些胆量。”

我刚挂在羊肚下不久,便听见波吕斐摩斯吆喝:“咩!山羊羊!绵羊羊!”

我从这只叫维吉特的绵羊身上下来,伸手拍拍它的脑门以示歉意,走到石洞的主厅。但是格洛弗和克拉丽丝都不在这里。于是我只好在羊群的挤撞中朝石洞里面走去。

“千万别鬆手!”安娜贝丝戴着隐身帽,站在我身旁提醒。说得容易,悬挂在绵羊肚皮下面的又不是她。

遇见这个难题,即使出现奇蹟让我们杀掉了波吕斐摩斯,可仍救不了格洛弗和克拉丽丝。他们会被活活闷死在洞里。唯一的办法就是能够让那个独眼巨人自己把石头挪开。

悬崖也并非高不可攀,徒手攀登难度大约与营地里的攀岩墙处于一个等级。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食人羊。但愿那个独眼巨人没有在山上放养食人羊才好。

波吕斐摩斯像抓一只温驯的小动物一样抓起格洛弗,说:“现在得去餵绵羊了。婚礼推迟到今晚。就用赛特肉当主菜!”

波吕斐摩斯朝着声音的方向扑了过去。

波吕斐摩斯吼道:“有种过来啊!不把你撕碎才怪,小人物!”

波吕斐摩斯眯缝起混浊的单眼,似乎想看清楚克拉丽丝一些,眼内凶光大现。

安娜贝丝嘲讽地说:“你这笨头笨脑的东西哪有那么好的记性。跟小人物相比,你差得远了。”

太阳西下。

我说:“太好了,怎么个智取法?”

“我也很高兴再见到你。待着别动,我——”

格洛弗战战兢兢地说:“可……你还结婚啊?新娘是谁?”

温驯的群羊开始往回走。

波吕斐摩斯朝热水锅那边看去。

原来我们攀上的这处山头非常狭窄,声音就是从另一侧传来的,就在我们的正下方。

绵羊散尽后,又恢复到原先那种安详的状态。小鹿却已不见,只余下被啃得乾乾净净的白骨。

如果不是筋疲力尽,这一声定将我惊得蹦起六丈高。我回过头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安娜贝丝哼哼唧唧:“哎哟。”

美中不足的是,羊肚皮上的味道可不怎么好。不知道你有没有闻过从稀泥里捡回来,又扔在洗衣机里一个星期都不洗的厚毛衣的味道。你闻闻那个,就知道我现在的境遇了。

忽然,石洞外响起一声爆炸,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尖叫。那是安娜贝丝的惊叫声。

“安娜贝丝在哪儿?”

我藏身的羊缓缓走上山坡。也就走出百米远,我的手就开始发酸了。于是我加大力气,那只绵羊低低叫了一声。这也难怪,换做是我,也不会愿意被人紧紧揪住头髮的。可是如果这时不抓紧一些,恰好就会掉在那个独眼巨人面前。

“波吕斐摩斯会打开石门的,他总得让羊进去吧!”

克拉丽丝说:“没用的。这绳子就像铁链一样结实!”

四週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安娜贝丝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扔石头还是这么不準!”

波吕斐摩斯问:“什么赛特?赛特的肉很好吃。你带来了一个赛特?”

我嘟囔说:“没关係啦。”心里可不大乐意用脸去当垫脚石。

我说:“啊哟。”

还好那独眼巨人只是一巴掌拍在羊的屁股上,把羊推进洞内。大笑着说:“进去吧,小胖墩!不久你会成为波吕斐摩斯的早餐啦!”

“而且还把砍下的胳膊从你嘴里塞进去!”

也许别人听到“小人物”这个词会觉得没什么,可安娜贝丝先前对我说,早在千百年前,奥德修斯就是用这个名字来戏弄波吕斐摩斯的。她猜得没错,时至今日波吕斐摩斯仍对这个名字记忆犹新。出于对夙敌的深仇大恨,这个独眼巨人一怒之下居然忘记了封闭洞门。显然,原先的那个小人物是个男的,而这个小人物的声音则是个女的。可是波吕斐摩斯已经气得分不清男女了。另一方面,就从要娶格洛弗这一点,就能看出他对男女之间的区分没什么概念。

“黑森!”波吕斐摩斯轻拍我前面的一只羊,“还有爱因斯坦!维吉特呢——嗯,在哪儿,维吉特!”

克拉丽丝骂道:“不是,你这脑袋被驴踢的家伙!人家可是正宗的女孩儿!战神阿瑞斯的女儿!有胆子就把我放下来,看我不把你的胳膊砍下来!”

格洛弗吓得大叫,苦苦哀求说:“快住手!请别生吃我!我……我有一个烹饪秘方!”

那个独眼巨人沉吟不决。我的心几乎跳到嗓子眼儿了,就算自己赔上一条性命,也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格洛弗死在独眼巨人的手里。

他一边念叨着,一边快步下山,扬长而去。

“是披着羊皮的食人鱼。我们怎么——”

“有本事咱们打上一架!”确定无疑,是克拉丽丝的声音,“把剑还给我,看我不活劈了你!”

格洛弗惊呼:“不!这个女娃娃的脑袋定是被热水熏糊涂了。亲爱的,快把她放下来!”

她小声道歉:“对不起!”

“呃,真有想法!”

那一刻,我真想下去扭断她的脖子。波吕斐摩斯明白过来,转身扯去格洛弗的面纱——身上的捲毛,一绺山羊鬍子和那对小角顿时完全暴露在外。

他转头徵询格洛弗的意见。格洛弗吓得后退一步,一脚踩在婚裙上,差点摔倒。他好不容易站稳,说:“呃,这个嘛,我现在还不饿,亲爱的。也许——”

“哦——”那独眼巨人似乎还拿不定主意,“是现在就吃这个说大话的女孩儿呢,还是等到婚宴上再吃?小甜心,你说说看?”

一时间,许多青草连带着小块的鹿皮鹿毛被甩飞到半空。

就这样,我混进了山洞。

我挥剑砍断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她身体僵直地站起来,揉搓、活动手腕,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低头小声说:“谢谢你。”

接着,这个独眼巨人吹了一声口哨,立刻有一大群山羊和绵羊——比食人羊的个头小——从山洞内蜂拥而出,围在它们的主人身边。波吕斐摩斯拍拍它们的背,嘴里唸着名字——贝尔特巴斯特、坦幕尼、洛克哈特等等。

我说:“这也太容易了。我们只需要走到山上,就能取走金羊毛。”

那魔兽狂笑。

安娜贝丝说:“不能力敌,就该智取。”

经过一番商量后,我们依然没能想出通过那群食人羊的好方法。安娜贝丝曾提议,她戴着隐身帽,神不知鬼不觉地沿着小路而上,拿起金羊毛就走。可是我立刻劝说她打消这个念头。即使她隐去身形,绵羊们还是照样能嗅到她的气味。再说,这里还可能有别的防御措施。如果她孤身深入险境,一旦出现意外,我可就鞭长莫及了。

没等安娜贝丝和我反应过来,波吕斐摩斯像摘一个熟透了的苹果那样一拽,就把克拉丽丝脚上的吊绳拽断了。他说:“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好了,别客气!我出去一下,傍晚后回来办喜事!”

“这个嘛,我还没想好。”

波吕斐摩斯说:“砍下我的胳膊。”

她想出的这个计策的确很妙,真是个天才。我暗暗佩服,心想如果大难不死的话,我一定亲口告诉她这一点。

他拍了拍肚皮下面挂着我的这只羊,差点把我震下来。他说:“哈哈,又长膘了?”

波吕斐摩斯正要搬石头堵住洞口,也不知从何处忽然冒出安娜贝丝的声音:“你好啊,丑八怪!”

这时,一只小鹿忽然从灌木丛里跑了出来,也许是来草地上吃草的吧。刚进入草地,适才还悠闲安详的绵羊此时骤然发动攻击,朝小鹿围了过来。小鹿被掀翻在地,淹没在羊群之中。

这个独眼巨人比我在梦里见到时还要可怕。部分原因在于自己现在身临其境,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腐臭味道更加真实。部分原因则在于他所穿的婚礼服——胡乱缝製的浅绿色燕尾服。

克拉丽丝惊异地说:“是波西?你该被炸飞了啊!”

只可惜那群食人羊不吃波吕斐摩斯。不仅如此,似乎还很听话。波吕斐摩斯拎着一篮子也不知是什么肉,大块大块地餵给它们。看了这一幕,自从女妖瑟茜把我变成荷兰猪后在我心里产生的念头就更加强烈了——只怕此回我要陪格洛弗一道,做人家的盘中餐了。

她朝沙滩上指去。我顺着方向看去,只见那里停靠了一艘小船……是从“伯明翰”号战舰上来的另一艘救生艇。

他咬牙切齿地说:“小人物!我记得你!”

克拉丽丝诧异地说:“没有啊。『伯明翰』号上的其他人都……唉,没想到你们居然能活下来。”

安娜贝丝说:“小人物!”

克拉丽丝气得直叫唤:“格洛弗,你都割了几个小时了还没割开!”

不过,我承认这件事没有原先想像那么难。我以前曾爬到妈妈的汽车下面换油,和现在的难度没什么区别。这里的绵羊体态庞大,即使是最小的也能承载我的体重。我抓住羊肚皮上的毛缠绕在手上,两脚快速鈎住羊的两条后腿,就像小袋鼠那样挂在羊的肚子下面,同时还需侧过头,以免羊毛进入鼻孔和嘴巴里。

我说:“是啊,伙计。我当然来了。”

靠岸后,我和安娜贝丝开始攀登。攀岩一向是她的强项,因此她当先开路。

呆了半晌,她说:“这简直是一群食人鱼嘛。”

我说:“不用谢。还有谁和你同来?”

我身旁的安娜贝丝急得小声骂道:“闭嘴!快闭上你的臭嘴!”

我们绕到小岛的后方,那里的悬崖高达数十米。将船停靠在这里很难被发现。

听了这句话,波吕斐摩斯彻底狂怒了,随手拿起那块用来堵门的巨石,朝着安娜贝丝发出声音的方向扔了出去。一声巨响过后,那块石头被摔得四分五裂。

这里山势陡峭,好几次我们都命悬一线,事后想想还挺刺激的。有一回,我失足滑落。要不是我手疾眼快,一只手死死抓住山石,早就被摔成一团血肉了。还没过一分钟,安娜贝丝也出了一次险情。她踩着了一块苔藓,足下一滑,幸亏及时踩到一块垫脚的地方,这才没有掉下去。不幸的是,她踩的那块垫脚的地方却是我的脸。

安娜贝丝和我面面相觑。

我们试了良久,可那块巨石稳如泰山,纹丝不动。从缝隙往洞里喊,也没听见有什么动静,不知道格洛弗听见我们的喊声没有。

这时,他们看见了我。

我希望安娜贝丝能儘量吸引住波吕斐摩斯的注意力,这样我就有时间找到格洛弗和克拉丽丝了。

波吕斐摩斯自言自语:“芒果酸辣酱,芒果酸辣酱是什么?”

“我怎么办?”

我有些不忍毁掉这天堂般的美景,可是我们别无选择。混血大本营遇到了千年危机。而且,如果不是这次寻宝行动,泰森……泰森也不会离我们而去。

我说:“在外面。现在没时间说话了。克拉丽丝,别动啊!”

安娜贝丝摇了摇头,说:“不会凋亡,但会黯然失色。无论它原先是什么样子,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我点点头。虽然还没有金羊毛,但眼前的美景已经让我领略到它的神奇威力了。这股力量能治癒任何创伤,就连病入膏肓的塔莉亚大树也不例外。我忽然产生了一个疑问,于是说:“如果我们把金羊毛带走,这座海岛会从此凋亡吗?”

克拉丽丝大叫:“就是赛特啊!”

安娜贝丝和我坐下来喘气,絶望地看着远方羊群中波吕斐摩斯的身影。那个独眼巨人倒也不笨,知道把普通羊和食人羊分开放牧,各占峡谷的一边。连接峡谷的绳索桥上的铺板间距颇大,令那些羊无法跨过。

我心里暗想:“这下戏演砸了。”

克拉丽丝叫道:“不是,你这蠢货!就是那个赛特啊!赛特格洛弗!穿着婚纱的那个!”

虽然我在梦里到过这个地方,可仍旧感觉自己到了迷宫。沿着那条用燃烧的骨头来照明的隧道,我一路小跑,经过好几个堆放着羊皮毯子的房间。我还遇到了几个被美杜莎变成了石头的绵羊。这里到处是羊皮上衣,大罐的羊油,羊毛大衣,羊绒袜子,还有带角的羊皮帽子。经过一番搜索,我终于找到了那个旋转房间。只见格洛弗被绑在房间的角落里,正用一把剪刀割克拉丽丝身上的绳子。

接下来,安娜贝丝期待的情形发生了,波吕斐摩斯顿时气得脸色发青。

“呃,是……是啊。生吃味道一点都不好,而且还会拉肚子。如果把我放在文火上炖一炖,滋味就好多了。再配上芒果酸辣酱,味道美极了!你现在就可以去拿芒果酸辣酱,就在山下的树林里。我坐这儿等你!”

况且,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格洛弗和查清楚是谁驾着那艘救生艇来到这里。我心里隐隐有个希望,却又害怕一旦说出来就破灭了,那就是……泰森也许还活着。

安娜贝丝说:“我能隐身进去。”

“再等几分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