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妖魔之海·小人物拿到了金羊毛

上一章:第36章妖魔之海·食人羊 下一章:第38章妖魔之海·沉船

努力加载中...

“对。”格洛弗说完后,眨了眨眼睛,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竟然会附和克拉丽丝。

她打了个滚,躲开砸来的巨拳。那一拳没有打中她,而是打中了她身边的一棵橄榄树。

我对安娜贝丝说:“你把金羊毛裹在身上,你的伤还没全好呢。能站起来吗?”

一到海边,我就集中意念控制“安妮公主复仇者”号:起锚,开过来。焦急地等待几分钟后,我看见我们的船正绕过小岛的海角朝我们驶来。

食人羊都围了过去。它们显然是饿了,而且逐渐意识到泰森并没有带肉来给它们吃。因此,它们不可能一直围着泰森,而放着附近的几个大活人不去吃。

我说:“好吧,咱们採用马其顿式攻击法。”

泰森只好尝试着吹口哨说:“来,来,羊羊!呃,想吃人肉的往这边走!”

我躲开伸过来的巨掌,抬腕送剑,戳在他的大腿上。

波吕斐摩斯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哀求说:“英雄饶命啊!英雄饶命啊!”鲜血从他的鼻子里哗哗地往外流,眼角也被我打烂了。“我的羊羊们需要我。我只不过是在保护这群羊而已啊!”

“我来也!”泰森大喊着,从山路上跑下来。那群食人羊饑肠辘辘地跟在后面,失望地咩咩叫着。

格洛弗咧着嘴开玩笑地说:“没有。朋友们都劝我不要结婚。”

好消息是:他终于放下手中的安娜贝丝。坏消息是:安娜贝丝像布娃娃一样瘫软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可是儘管我们不同意,她依然坐起身。我注意到她额头上的伤已经痊癒了,脸色也好了许多。彷彿有人给她注射了萤光剂似的,她整个身体都放射出一层微光。

我举起激流剑,大喊一声:“嗨,丑八怪!”

“没错,你这个臭烘烘的大鼻涕虫!”虽然没有安娜贝丝骂得精采,我也只能想出这些词来,“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小人物。把她放下,走过来,让小英雄再挖出你的眼睛。”

格洛弗看见独眼巨人追赶在后,立刻紧张起来。他会意地点点头。等我和克拉丽丝上了绳索桥,格洛弗便开始用匕首去割绳索桥的绳子。

他们点了点头。马其顿式攻击法是我们在混血大本营里学到的攻击方法。具体做法是:我在前方引开敌人注意,他们二人迂迴两侧包抄。这样一来我们有可能全部战死在这里,而不仅只我一个。想到这些,我心里又是难受又是感激。

泰森问:“哪一个是?”他看了看四週数以百计的绵羊。

波吕斐摩斯转过身,看着我说:“还有一个?你是谁?”

格洛弗吃惊地说:“波西!你怎么能——”

我将它盖住安娜贝丝的全身,只有脸露在外面,然后默默祈祷,求告诸神保佑。即使是我最不喜欢的那些神我也都求到了。

她不由分说地将安娜贝丝背上,朝海滩走去。格洛弗和我跟在后面。

这时,格洛弗突然从右侧冲出来,将手中的骨头扔出,打在独眼巨人的额头上。这一下对波吕斐摩斯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克拉丽丝也从左侧髮动攻击,就在波吕斐摩斯的左脚将要踩在地面上的一瞬间,将手中的骨矛对準了放在下面。波吕斐摩斯猝不及防,左脚一下子就被扎穿了。他大叫一声,拔掉脚上的骨矛,继续朝我扑过来。

我大声道:“格洛弗!把安娜贝丝的匕首拿出来!”

我问:“你怎么知道?”

波吕斐摩斯晃晃悠悠地从绳索桥上追来。我和克拉丽丝用儘力气一跳,跳到岸上。我回身便用宝剑砍断剩余的绳索。

泰森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以免踩着绵羊。如果是我们几个去拿金羊毛,还没等到手就会被食人羊活吃了。可是大概泰森身上的气味和波吕斐摩斯的很像,那些食人羊误认了他,还等着他从篮子里给它们抛肉吃呢。泰森走到橡树下,把金羊毛从上面摘下来。金羊毛刚一离树,那棵橡树的叶子立刻变黄了。看着泰森不紧不慢地走回来,我急得喊道:“没时间了!把金羊毛扔过来!”

克拉丽丝大喊:“杀了他!你还等什么?”

剎那间,一股力量顿时涌遍全身。我忘记了双方的力量悬殊,举剑便刺,插进波吕斐摩斯的肚子里。波吕斐摩斯吃痛,弯下腰来。我紧接着用剑柄狠狠砸在他的鼻子上。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过后,我才意识到波吕斐摩斯已经仰天躺倒在地,彻底被我打晕了。我站在他的胸口上,剑尖悬在那只独眼上面。

说完,他张开血盆大口,我闭目待死。

我原以为这一下可够那个独眼巨人受的,但他太庞大了,些许皮外伤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悄声对克拉丽丝说:“我冲上前去。我们的船就在山后面,你和格洛弗——”

我说:“我们得走了。船在……”我们的“安妮公主复仇者”号停靠在岛后,距离这里很远。最近的路需通过峡谷,可是绳索桥已经被毁了,唯一的路只能通过食人羊才能到达。

波吕斐摩斯抽泣着说:“我美丽的金羊毛。我最心爱的宝贝。拿走吧,狠心人。带着它离开这里吧,我只要平平安安的。”

泰森简要叙述了一下事情经过:那匹叫彩虹的海马自从和泰森分别后,便恋恋不捨地跟在“伯明翰”号后面,等待合适机会再找泰森一同玩耍,不料却遇见“伯明翰”号爆炸的事情。幸亏海马彩虹及时发现正沉入海底的泰森,这才救了他一命。这几天,海马彩虹驮着泰森在魔兽之海中四处寻找我们的下落,直到刚才泰森闻到了绵羊的气味,于是来到这个岛上。

波吕斐摩斯乖乖地点了点头。

要不是害怕泰森身边的食人羊,我真想冲过去抱紧这个大块头。我激动得语无伦次:“泰森,谢天谢地。安娜贝丝受伤了!”

我刚一退后,就如毒蛇一般迅速,波吕斐摩斯突然一掌劈来,将我打倒在悬崖边。

他站起身咆哮说:“愚蠢的凡人!想拿我的金羊毛?哼,我先吃了你再说。”

格洛弗和我相互看着,心里都十分紧张。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说:“泰森,你能帮我把金羊毛取来吗?”

我利用眼角的余光看见格洛弗正扶着安娜贝丝走过那座绳索桥。在正常情况下,打死我也不会跑到峡谷对面的食人羊群里去。但这时我忽然灵机一动,对克拉丽丝说:“撤退!”

更糟的是波吕斐摩斯已经朝我冲过来了。和这个散发出臭味的庞然大物相比,我手中的剑简直微不足道。

我知道格洛弗说得对。换做安娜贝丝,也会这么说。

我对其他人说:“这些羊可能不会跟着我们进到水里。所以我们必须游过去上船。”

她扶着我试着用力,可是脸色立刻就变白了。“唉,还没全好。”

我毅然地说:“大家帮着她,一定能成。”我感觉又充满了信心,因为这里是海,是力量的源泉。“一旦上了船,我们就安全了。”

我们飞奔下山。上那座绳索桥是唯一的机会了。这时,格洛弗已经通过绳索桥,正扶着安娜贝丝坐下。我们必须在被波吕斐摩斯抓住之前到达峡谷对面。

格洛弗警告说:“他是个独眼巨人啊!别相信他的鬼话!”

格洛弗急忙冲过去,捡起掉在地上的隐身帽,把安娜贝丝扶了起来。我和克拉丽丝则负责吸引敌人的注意。

克拉丽丝瞪了我一眼,说:“因为我也断了两根,小子!我背她走。”

波吕斐摩斯哭得那么伤心,就像……就像泰森。

波吕斐摩斯吼道:“我抓住小人物了!”

他气得暴跳如雷:“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安娜贝丝的脸上逐渐显现出一些血色,额头上的伤口开始癒合。她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格洛弗,虚弱地问:“你们没有……结婚吧?”

这时,泰森应付那群食人羊开始有些吃力,有些羊已经爬上他的身体寻找食物了。他命令说:“下去!”然后他看见有几只食人羊扬起鼻子朝我们这个方向嗅,急忙说,“看这边,羊羊!快过来!”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他往草坪中央跑去,羊群在后面追赶。

“不!”我跪在安娜贝丝身边,低头检视她的伤情。她额头上的伤比我料想中还严重,髮际边沾满黏糊糊的血迹,手脚冰凉,面无血色。

绳索桥掉进了峡谷,波吕斐摩斯大吼一声……笑嘻嘻地站在我们旁边。他竟然跳了过来。

克拉丽丝反对说:“安娜贝丝伤成这个样子,怎么游?”

我们三人悄悄伏在洞口,看见那个独眼巨人面露狰狞,手里抓着一把空气。他用力晃了晃,一顶棒球帽落在地上,安娜贝丝立刻现出身形。她头朝下被波吕斐摩斯抓在手里。

可是这个独眼巨人不停地哭。我第一次想到,波吕斐摩斯也是海神波塞冬的儿子啊。和泰森,和我一样。我怎么能忍心杀死他呢?

“哎哟,哎哟。”波吕斐摩斯呻吟着。

砰,第一根绳索割断了!

安娜贝丝不停地挣扎,额头受伤,眼睛呈玻璃样,一副迷茫的神情。

波吕斐摩斯得意扬扬地说:“失败了吧!小人物失败了!”

他气得怪吼:“别叫我抓住你们,否则就把你们和绵羊炖成一锅!挨千刀的小人物!”

波吕斐摩斯说:“哈哈。隐身坏女孩儿!我已经有一个喜欢骂人的女孩儿做老婆了。这样嘛,那就把你涂上芒果酸辣酱烤着吃得了!”

我对克拉丽丝说:“再快些!”

就在我们渡过峡谷的入海口时,忽然响起一声咆哮,转眼望去,只见摔进谷底河流的波吕斐摩斯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浑身青肿,两手抱了一块大石头,着河水朝我们奔来。

原来是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飞进波吕斐摩斯嘴里,卡住了他的咽喉。他憋得满脸涨紫,吐不出来也咽不进去。在悬崖边踉踉跄跄,一失足,摔下山谷。他在空中像挥翅膀似的双手挥舞,一瞬间便消失在谷底。

克拉丽丝叫道:“不能心软!快杀了他!”

克拉丽丝坚毅地说:“我们一起上。”

不得不承认,克拉丽丝确实骁勇善战。她向波吕斐摩斯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攻击。无论敌人如何拳打脚踢,克拉丽丝总能凭藉着敏捷的身手及时躲开。我从旁协助,用手中长剑去砍波吕斐摩斯的手和脚。

我对他说:“我这就从你身上下去。不许乱动,否则……”

于是我对格洛弗喊道:“快去救安娜贝丝!”

我说:“在树上挂着!金色的那个!”

我说:“安娜贝丝,躺着别动。”

泰森迷惑地问:“安娜贝丝都受伤了,你还谢天谢地?”

克拉丽丝弯腰在安娜贝丝的胸口上轻按了一下,痛得安娜贝丝直吸冷气。

我喊道:“泰森,你能把羊群引开吗?”

说着,他开始哭起来。

克拉丽丝和格洛弗刚要冲过去拚命,就被他像拍苍蝇一般拍飞了。

我赢了。现在,我只要把剑刺下去——用力一刺。

“它们想吃东西啦。”

“哦,真漂亮!你等着,我去拿。”

我对这个独眼巨人说:“我们只想要金羊毛,你同意我们拿走它吗?”

金羊毛在空中划过一道金灿灿的弧线,我伸手接住。金羊毛比我料想的要重许多,六七斤的样子,是珍贵的纯金羊毛。

忽然,一个东西嗖地从我头上飞过,只听砰的一声。

我顿时勃然大怒。我不甘心自己大老远来到这里,失去了泰森,承受了这么多的苦难,却换来失败的结局,千辛万苦最后竟因为这个穿着浅绿色苏格兰短裙的傻大个而功亏一篑。再说,我决不容许任何人这样打我的朋友!

我们往绳索桥跑去,波吕斐摩斯紧追不捨。虽然他伤痕纍纍,也只是减慢了些速度而已。

“你是小人物?”

不远处,泰森两手空空地站在一大群食人羊中间。

克拉丽丝说:“肋骨断了。虽然在癒合,但肯定是断了。”

不过这样并不是长久之计,疲惫之下,一旦我们稍有懈怠,波吕斐摩斯就会抓住我们。对于他来说,捏死我们就像捏死只蚂蚁一样容易。

克拉丽丝和格洛弗同声说:“不行。”这时,克拉丽丝已经从洞内找了根锋利的羊角当长矛来用。格洛弗则用一根绵羊的后腿骨来充当棒子了。儘管他不忍心用同类的骨头做武器,可现在也只能如此。

“我知道!它们想吃人肉!你把它们从路上引开就行。等我们到了海滩,你再同我们会合。”

他说:“大坏蛋波吕斐摩斯!独眼巨人不全是好人。”

我转过身。

“放下我的朋友。我才是刚刚辱骂你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