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泰坦魔咒·甩飞镖的副校长

上一章:第43章泰坦魔咒·营救中的意外 下一章:第45章泰坦魔咒·比安卡的抉择

努力加载中...

锥刺气呼呼地从衣服里拿出一件东西。起初我以为是弹簧刀,后来才看清楚是一个电话。锥刺按着电话外侧,对着话筒说:“货已送到,準备提交。”

锥刺大吃一惊。一时间,大家都愣住了。世界彷彿静止不动,只有漫天飞雪簌簌飞舞,直升机螺旋桨呼呼转动。

我回头瞥了一眼,心里暗自计算悬崖的高度。

锥刺怪吼一声,身体骤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雄狮身躯,长满尖刺的尾巴向四周扫来扫去。

她朗声道:“神的战斗是不能被凡人看见的。”说着,单手向前一举,那架直升机立刻炸成碎片——不,不是碎片。那些黑色的金属碎片竟然变成了黑压压的乌鸦群,四散飞入茫茫夜色中。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锥刺,也不知她在等候谁的命令。

锥刺博士怒斥说:“不许放肆。你会改变主意的,孩子。否则,哼……你们这些混血者就是另一个下场。不妨告诉你们,我们正好有许多魔兽等待餵食呢。大浩劫即将来临了。”

锥刺愤愤不平地说:“你们这是赤裸裸地干涉!已经严重违背了古法典。”

赭色长髮女孩儿止住她说:“算了吧,若依,他只是担心朋友的安危罢了,根本不了解现在的情况。”

锥刺博士挡开塔莉亚的攻击,双手变成一对红色的利爪,狠狠地在宙斯魔盾上抓过,飞溅出点点火星。幸好宙斯魔盾比精钢还要坚硬千百倍,否则仅此一下,塔莉亚就会像切豆腐一样被切为几段。

可是安娜贝丝已经跳到锥刺的背上,举起匕首扎了下去。锥刺痛叫连连,蝎尾转着圈一阵狂扫,想把安娜贝丝甩下去。

塔莉亚小声嘟囔说:“真见鬼。”

“嗨,格洛弗!”我在心里呼喊,“我们被锥刺抓住了!他能发射有毒的飞镖!快来救我们啊!”

这群弓箭手里走出一个女孩儿,高挑的身材,古铜色的皮肤,一枚银色的髮环在头顶处将乌黑的长髮扎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波斯王国的公主。那女孩儿张弓搭箭,请示道:“请下令射杀,主人!”

箭雨飞出,第一支射中了锥刺的脖子,紧接着又一支射中胸口。锥刺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暴跳如雷地叫道:“狩猎者,我锥刺跟你们没完!这一笔账我会找你们讨回来的!”他一个箭步,从悬崖边跳了出去,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没等我回答,只见狮身蝎尾魔抓过格洛弗的魔笛,几下便揉成碎片,面目狰狞地转过身来。

锥刺博士厉声喝道:“你在耍什么花招,杰克逊!不许停下脚步!”

这时从森林里走出了十几个女孩儿,最年轻的仅有十岁,最大的也不过十四岁的样子。这些女孩儿都穿着雪银色的夹克和牛仔裤,手持弓箭,一个个神情肃然地朝锥刺走过来。

“格洛弗!”我在心里焦急地大喊,“快来啊。”

“它们不是玩具!它们是人物塑像!你那个见鬼的伟大军队……”

我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闭上眼睛。

我不知道锥刺博士属于哪一类魔兽,不过把他的速度称为“快如疾风”一点也不为过。

安娜贝丝失声叫道:“是狩猎者!”

“做梦!”塔莉亚叫喊着冲向锥刺。忽听一声惊雷般的巨响,我们身后出现一道耀眼的强光。那架直升机终于出现在浓雾之中,悬停在悬崖前。这是一架黑色的武装直升机,两旁挂有激光制导炸弹。像这种飞机只有凡人才会驾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凡人什么时候开始和魔兽打起交道了?强光照射下,塔莉亚一阵目眩。锥刺趁机挥动蝎尾,啪啪两声,塔莉亚的魔盾和锤矛顿时向两旁飞出,落在雪地里。

只听惊呼声起,吧嗒,格洛弗重重摔在地上。

比安卡悄声对我说:“这家伙疯了。”

黑影闪动,一枚飞镖贴着我的耳朵飞了过去。一个弹弓弩样的东西从锥刺博士身后竖立起来——不,那东西比弹弓弩要柔韧得多,好像是尾巴。

我一边走着,一边集中精神在脑中浮想格洛弗的样子,同时在心中会聚恐惧和危险的感觉。去年夏天,格洛弗在九死一生之际,利用我们之间的心灵锁链给我託梦。那件事过后,我们并没有取消这条锁链,但也没有再使用过。也不知道这种心灵传递在人醒着的时候有没有效果。

赭色长髮女孩儿说:“你还是趁早死了心,休想往悬崖下跳吧。”

说完,她面若寒霜地看向我,说:“我是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阿耳忒弥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月光、森林和狩猎女神——译者注)。”

我问:“你说大什么?”我一边在心里筹谋划策,一边儘量拖延时间。

话音戛然而止,银光闪过,一支利箭在锥刺的肩膀上穿过。锥刺惨叫一声,摇晃着后退几步。他怒喝道:“去死吧!”数十支尖刺激射而出,射向森林里利箭飞来的方向。几乎与此同时,森林里又射出数支银光闪闪的利箭,恰好在半空中击中锥刺发出的尖刺。若不是亲眼看见,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奇景。因为即使是阿波罗的孩子也不会有如此神妙精微的箭术。

锥刺厉声喝道:“既然不能生擒,他们也休想活命。”说罢朝我和塔莉亚扑了过来。原来他早已暗自盘算好了,知道我们两个此时最为虚弱。

若依命令道:“放箭!”

若依面色不善地走到我面前。

锥刺望着海面,说:“哈,你们的交通工具到了。”

眼前一片开阔,我们来到悬崖上。虽然天色漆黑且大雾瀰漫,但我依然能感觉到脚下数十丈之处便是滔滔大海,听到汹涌的波浪,嗅到微鹹的海风。

锥刺驱赶着我们走进森林里。路边是旧式的路灯,地上的积雪微弱地反射着灯光。寒风灌进我身上被撕破的衣服,冷彻肌骨。

锥刺咬着牙将肩膀上的箭拔出,剧痛之下,就连呼吸都变得粗重了。我见状急忙提剑砍了过去。锥刺灵巧地避开,同时尾巴一甩,砸在我的盾牌上,将我打翻在地。

“你已经胸有成竹了,对吗?”

“卧倒!”安娜贝丝一把将比安卡姐弟俩推开。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我急忙按了下手錶,一面铜盾瞬间展开。叮叮叮,无数根尖刺打在盾面上,力量之大,竟然将纯铜盾面砸出了许多凹坑。泰森送给我的这面魔盾转眼间即被毁坏,根本不堪抵挡锥刺的第二轮攻击。

锥刺狂笑道:“现在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吧?快快投降,小英雄们。”

锥刺说:“真可惜,我的僱主要我务必活捉你们。否则,你们早被我杀了。”

“你该感到荣幸才对,孩子。你将有幸加入一支伟大的军队!就像你用玩具和卡片玩的那个什么蠢游戏一样。”

安娜贝丝惊叫道:“狮身蝎尾魔!”

“停!”锥刺忽然说道。

“将军?”我问道,突然发觉自己竟然也带了少许锥刺的法国口音,“谁是将军?”

“我……我正在想。”

格洛弗急忙赶上前,拿出他的笛子开始吹奏——一支能令兇残的海盗们疯狂起舞的乐曲飘然而出。雪地上顿时冒出小草,并快速生长着,片刻之间,这些小草已粗如缆绳,死死地缠在锥刺博士的腿上。

比安卡问:“谁要捉我们?如果你想从我们身上拿到赎金的话,你就想错了。我们是孤儿。尼克和我……”她的声音有些呜咽,“我们俩相依为命。”

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孩儿呵斥道:“一派胡言。我就是要杀尽天下的魔兽。而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与前一个不同,这个女孩儿赭色的头髮扎成了一条马尾辫,眼珠如珠玉般的黄色,俏丽的脸庞清秀絶伦,令人暗自讚叹,不过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却冷冰冰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对先前那个头扎银环的女孩儿说,“若依,准许射杀。”

此刻,我们被一个强大的魔兽和一架全副武装的直升机围在中间,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我低声说:“谢谢。”

比安卡问:“什么交通工具?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扎银环的女孩儿喝道:“快快退回去,混血者!小心刀剑无眼!”

狩猎者女孩儿们向我们走过来,若依看见塔莉亚,骤然停住脚步,神情厌恶地说:“原来是你。”

没见过塔莉亚打斗的人,永远也想不到她有多么可怕。不仅是她那根迎风而长的巨大鎚矛,更有那宙斯魔盾——这面盾牌是仿照天神宙斯的神盾製造的。盾牌中央镶嵌有蛇髮女怪美杜莎的雕像。虽然这个美杜莎头像不能令看见它的人变成石头,但依然具有无比强大的震慑力。就连锥刺博士这般凶悍的魔兽见了都不禁胆寒。

若依扫了我们一眼,说:“四个混血者和一个赛特,长官。”

我怒不可遏地说:“放开我!你以为自己是谁呀?”

锥刺说:“别担心,小东西们。一会儿你们就能见到我的僱主了。到那时,你们将会有个新家。”

那个电话发出哗哗的声音,原来居然还是对讲机。嘿嘿,这个锥刺博士未免也太时髦了吧——谁见过用手机的魔兽呢。

塔莉亚大呼“以宙斯神的名义”,手持锤矛冲了过来。

比安卡悄声问:“他刚才叫你什么?”

我在旁边听了,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

“呃,好主意。我看你也疯了。”

锥刺博士喝道:“不许讲话!都面朝我转过来!”

锥刺说:“前方有一片空地。那儿有交通工具等着你们。”

“不!”我急忙冲上前,挥臂挡开砸向塔莉亚胸口的蝎尾,接着举起手上破烂的盾牌护在身前。

“不,”锥刺终于叫喊出来,“这不可能是……”

尼克把玩着手里的一个铁皮人士兵玩具,嘴里嘟囔说:“我害怕了。”

危急时分,我忽然听见森林里响起一阵刺耳的声音:那是捕猎的号角。

锥刺博士没有理他,发出了一声长啸。那声音絶非人类的声音,令我的汗毛都竖立起来。我故意装做束手就擒的样子,同时集中精神,在心里呼喊着任何可能引起格洛弗注意的话:“格洛弗!苹果!罐头!臭山羊,还不赶快来救兄弟我一命!”

我大声喊:“安娜贝丝!放开我,我要去救安娜贝丝!”

赭色长髮女孩儿转身看着我,淡淡地说:“对不起,波西·杰克逊。只怕你无能为力了。”

锥刺冷笑说:“黔驴技穷了吧,波塞冬的儿子。跳啊!下面就是大海。跳下去你就有活路了。”

我忽然想起一个人,于是急忙说:“是卢克。你是卢克的手下?”

我低声说:“我们必须跳下悬崖,跳进海里去。”

锥刺听到卢克的名字,脸上显露出鄙夷的神色,说:“看来你还被蒙在鼓里呢,珀修斯·杰克逊。彆着急,将军大人会点醒你的。今晚,你要为他立一场大功。他正期盼着见你呢。”

尼克说:“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我们转过身。

“哼!那是因为你中了我的毒!放心,死不了的。快走!”

我睁开眼睛,磨磨蹭蹭地挪动脚步,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说:“我的肩膀好痛啊,火辣辣的。”装可怜是我的强项。

我说:“迟些再给你解释。”

锥刺大吼:“投降吧!”

“夜影若依,”塔莉亚压住心头的怒火,“真是冤家路窄啊。”

此时我可以抱着比安卡姐弟俩跳进悬崖下的海里,如果侥倖不死,我就能像以前那样利用海水来保护我们。倘若老天开眼,碰上波塞冬的好心情,他还能出手帮我们一把。

我尖叫道:“不要啊!”

“魔兽带来的大浩劫。”锥刺博士的脸上露出一丝邪笑,“最可怕、最强大的魔兽们已在世界上销声匿迹了数千年,如今正在甦醒。它们将在人类世界中造成前所未闻的死亡和毁灭。而在这些魔兽们中间,伟大的王将要出现——奥林匹斯文明死期不远了。”

这时,我们身后的直升机声音越来越大。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远方出现了一道探照灯光。不一会儿,就听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戴着隐身帽的安娜贝丝快如疾风,将比安卡姐弟和我分别撞开。隐身帽从头上跌落,安娜贝丝立刻显出身形。锥刺博士一怔,发出的飞镖顿时失去了準头。就在这呼吸之间,塔莉亚和格洛弗抢上前来——塔莉亚更是将宙斯魔盾展开。

第一次攻击没有奏效,锥刺博士又朝塔莉亚发出一枚飞镖。这一回我看清锥刺的飞镖是如何发出的了。原来他的尾巴如同一根蝎子鞭,尾尖长了一个尖刺球。尾巴只要一甩,便能射出根根尖刺。这些尖刺打在塔莉亚的魔盾上被纷纷挡开,但尖刺上面附着的强大力量仍将她撞倒在地。

还没等我说话,我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撞翻在地。

尼克声音颤抖地说:“不许你辱骂我姐姐!”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有这等胆量,我心里一阵暗讚。

赭色长髮女孩儿说:“哼,都是喀戎手下的战士。”

我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两个女孩儿死死地按住肩膀。

“住嘴,你这娇滴滴的小姑娘!”

锥刺押着我们走到悬崖边,我打了个趔趄,比安卡急忙扶住我。

我见安娜贝丝仍骑在锥刺的背上,顿时急得叫喊道:“安娜贝丝!”我冲过去营救。突突突,直升机上的机关枪开始了猛烈射击,狩猎者们吓得纷纷避让,只有那个赭色长髮的女孩儿依旧镇定自若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直升机。

我只要在手錶上轻轻一按,就能激活铜盾,到时足以自保。可是要想保护比安卡姐弟俩的周全,便难上加难。

比安卡压低嗓子问:“他是什么怪物?怎么才能打败他?”

“不!”安娜贝丝惊叫着,朝锥刺冲过去。

锥刺似乎读到了我的心思,说:“不等你落进水里我就能杀了你。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是吗?”

比安卡问:“你们是什么人?那又是个什么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